二更到,这段的情节会让周家人心服口服的同意初夏行医

---------------------------------------------------

林家寻亲的时候,周家没掺合,不是不重视不关心,而是周、林两家的亲事,地位相差太悬殊,一直是周家施,林家受,周家出面,不合适。

过后周家没有主动和京城林家联系,并非摆架子,而是做为对初夏爹娘的尊重,希望一切是经由他们双方才建立起真正的联系。

没想到的是,初夏的爹娘还没回来,林文斌就先到了,这时候如果不招待不见面,那就是真的失礼了。

所以,这个晚上原本是属于周家人合家团圆的家宴,变成了欢迎林文斌到来的接风宴。

a市与京城毗领而居,周家与京城林家旗鼓相当,虽然林文斌是小辈儿,但,他现在的出现代表的是京城林家,自然是得到了周老爷子的热情款待。

林文斌性格外向,极善言辞,不一会儿,就和周老爷子周景平许正鸿及周喜康周蜜康等人聊的火热。

周岗平和周山平兄弟相对话少,就坐在一边做陪听,许岩和许淑娴也随周月平和许正鸿一起过来了,年纪最小的周华康便和他们俩缩在一边叽叽咕咕的聊的热乎。

在寻亲这件事儿上,多亏了荆莫年和荆哲,周老爷子本想把他们也请来。被周蜜康给制止了。

荆莫年和江心婉的事儿朱心琴不知道,要是因为这个导致两口子闹矛盾可就没意思了。周蜜康的意思是,这份感谢先记在帐上。在荆家有需要的时候,周家肯定会第一时间顶上去。

真正的朋友,并非欠了情马上还,而是在对方有需要的时候,绝不掉链子。

觉得周蜜康说的有道理,周老爷子就没有再坚持,晚饭的气氛很融洽,周老爷子也和林文斌说好了,过完年以后。让初夏和周蜜康去京城林家给长辈们拜年,以后这亲戚就算正式走动起来了。

至于两家有没有什么合作和帮忙的事儿,暂时还没到那个份儿上,相信处久了,有些事儿不用说,自然而然的也就上了正轨了。

刚收了桌子坐下喝茶,门铃响了起来,小晶赶紧跑出去,一会儿又匆匆的跑回来走到周老爷子身边儿。小声道:“老爷,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同志,说是找您的,姓秦。让她进来吗?”

周老爷子一时也琢磨不出到底是谁,不过这个时候找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儿。就点点头:“让他进来吧。”

小晶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进来的时候,周山平“蹭”的就站了起来。脸涨的通红,“你来我们家干什么?”

初夏和周蜜康都认识这人。就是俩人去红旗供销大楼买各种点心的时候态度不好的那个柜长秦梅,当然,后来态度是好的,只不过那时候态度好不是针对顾客,而是针对周山平的亲人。

秦梅略显哀怨的看一眼周山平,转而“扑通”就给老爷子跪下了:“叔叔,求您给我作主……”

“有话起来说……”周老爷子眉头紧紧的皱着看向周山平,“你认识她?”

周山平点点头:“她是我们单位日用百货区甲班的柜长,叫秦梅。”

初夏一直在留意秦梅的表情,发现她爬起来后,看到这一屋子的人,神色明显僵了僵,尤其看到她和周蜜康的时候,表情更是不自然。

她就蹭到周蜜康身边,小声道:“看这样子是要来赖上三叔了,就三叔那张嘴,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周蜜康点点头:“知道了,她要是太过份,我会帮三叔的。”

初夏斜眼睨着他:“怎么帮?拎出去?”

“嗯。”

初夏:“……”

“逗你玩的,我没那么傻,只要把咱们那天的所见说出来,她就别想进周家的门,爷爷最讨厌的就是狗眼看人低。”

要是平时只当着自家人的面儿也好,偏生今天还有客人,周山平脸憋的通红扯起秦梅:“小秦,有什么事儿明天去了单位再说。”

“我和你说不清,我要和周叔叔说。”秦梅用力挣着胳膊不往外走,“你要是再逼我,我就把咱们的事儿告诉我爸妈,让他们来找你爸妈评评理。”

敢情还是个浑不吝的。

周月平走了过来:“小秦是吧,有事说事儿,不要以为我们这种人家因为好面子,就可以任由你拿捏。”

“你是谁?”秦梅提防的看着周月平,“你能做了得他的主?”

周月平冷冷的看着她:“没人能做得了他的主,我三哥自己的事儿当然是他自己作主,不过你既然进来了,要是不让你把话说完,你肯定觉得我们是在欺负人。

那好,我就看你能说出朵什么花儿来,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我三哥有不对的地方,我爸妈肯定帮你讨回公道,可要是你想冤枉我三哥,那你也绝对要为你的行为负责!”

后面那句,周月平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她三哥周山平老实正直的都快发愚了,要说他会欺负这女人,杀了她都不信。

秦梅就挺直了身子:“他本来答应了和我谈对象的,我们也谈的好好的,可是后来他侄子和侄媳妇去买东西,也不知跟他说了些什么,突然的,他态度就变了。

全单位的人都知道他要娶我,现在他对我不搭不理,对婚事一点儿都不提,我在单位都成了笑话了。

再这么下去,我就没法儿活了,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名声都让他毁了,要是他不负责,我就喝敌敌畏!”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周山平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小秦,冤枉人不是你这样安慰的,我从来都没答应过你,也和你说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是你总是一趟趟的去找我,现在怎么好意思把屎盆子都扣到我身上?”

“你……你要是没答应我,我怎么怀孕了?”

这话太劲爆了!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投向周山平……

“你们不要都这样看着我,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一指头都没碰过她,就算她怀孕了,和我也没关系呀。

秦梅,你如果还要脸,就别在这儿闹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从你进了单位,我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都不能这样来冤枉我,你现在应该去找孩子的爸爸负责,而不是找我负责!”

“就是你的。”秦梅眼睛里噙了泪,“我只和你有过接触,别的男人,我一个指头都没碰到过,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情况未明,谁都不好插话,大家只能沉默着看向周山平。

周山平此时气得脸都黑了,他从来没想到,天上会掉下这样的屎盆子砸在他的身上。

没错,最初的时候,他是有心思和秦梅重新组建家庭,可是在侄子侄媳去买东西后,他这心思就淡了,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娶一个就够了,要是再把自己圈进去,那是他脑子有毛病。

可是他退了,秦梅却不允许,就天天去找他汇报工作,向他承认错误,并说那天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没控制好自己。

过后在工作中她也的确是没再犯那种错误,他对她的排斥就少了些,可他态度的改善却让她误会了,以为俩人之间又有了可能。

恰好那段时间莹儿来到了周家,做为莹儿的姥爷,不管怎么样,他都要负责任,就每天下了班就往家跑。

直到有一天,供销社副主任问他什么时候吃喜糖他才知道,她竟然已经和单位所有人说,他们已经决定结婚了。

他气得去找她,她泪巴巴的说因为爱他,所以才不得不用了这个办法逼他勇敢的迈出这一步。

说实话,那个时候,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动摇,他才不过五十,一个人这样过一生,太孤单了,他也想有个伴儿,作为男人,一个年轻的崇拜自己的伴侣,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心里有所动摇,他嘴上却是坚决的拒绝了。

也就是那几天,他回到家发现莹儿在一点点的发生变化,直到变的和以前完全不同。

这让他深刻的认识到,找一个人品好的妻子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当秦梅再次纠缠他的时候,他用从未有过的冷酷,拒绝了她。

而且,在公共场合,他也不再给她面子,他想彻底让她断了念头,却没想到,她用的是这样的方式。

这更让他庆幸自己的明智,要是真娶了这么个女人,这一辈子,大概是真的就毁了。

“秦梅,我和你,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如何能让你怀了孕?”周山平看着秦梅一字一顿的问道。

秦梅急的道:“怎么没有夫妻之实?就在你办公室那次,周山平,你怎么能这样害我?!”

到了这时候,周老太太只好开口:“老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真的做了错事就承认。”

“妈,你也不相信我?”周山平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