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妈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初夏顿一会儿,又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我才这个年纪就这样想,不会显得太没出息吧?”

林艳秋就故意白她一眼:“听你这意思,是觉得妈没出息?”

“没有没有……,妈是为了家庭才放弃了事业,我和妈的情况不一样,那个,我吃好了,想去看看万爷爷,行吗?”

万老爷子昨晚本来是要来周家一起聚聚的,结果下午的时候,他女儿和外孙女来了,就没能来周家。

初夏和万老爷子的感情林艳秋也知道,就不再为难她,笑着冲她摆摆手:“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的,去吧。”

莹儿见状赶紧从凳子上滑下来,担心万老爷子那边不方便,周喜康一把抱住她:“莹儿,今天大舅舅送你去幼儿园,好不好?”

犹豫一下,莹儿视线转向初夏,见她点了点头,就欢快的应一声:“好。”

初夏就笑,敢情这孩子并不是非她不可,只要有人关心她,她就会特别开心,唉,说起来她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走吧。”周蜜康已经上楼帮她把背包取下来,拥着她的肩头就往外走,俩人自然默契的动作,看得于桃眸中满是羡慕。

留意到妻子的表情,周喜康左手牵着莹儿,右手揽住妻子肩膀,笑眯眯的道:“桃子,走吧。”连说的话都一样。于桃的脸便立时红了,慌乱的把他搭在肩上的手打下来。小步跑着出了门。

“啧啧,一个个的都这么亲热。看来,我也要抓紧时间了。”周华康边说边起身向长辈们告辞。

转眼间,厅里就剩了几位长辈。

周老太太就看向想要起身离开的周山平:“你留一会儿,妈有话和你说。”

“嗯。”闷闷的应一声,周山平坐了回去。

二婶梁晓红见状,便借口时间要来不及了,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整得周老太太一脸的哭笑不得。

林艳秋坐那儿左右为难,她找个什么借口离开呢?

现在来说。就她不大方便留这儿了,可是,如果就这么起身走了,周山平以后见了她也会别扭吧?

这个小叔子她真是太了解了,面嫩,话少,他想不开的时候,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她这会也看出来了。初夏的一番解释,让小叔子心里的压力减轻了很多,但一时之间,面子上还是有些抹不开。大概就是因为这个,老太太才要留下他单独说话的吧?

看出她的纠结,周老太太好笑的道:“艳秋。你不用在那儿瞎琢磨了,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好背讳的。”

“妈,我没纠结……”话说出口。林艳秋自己也觉得无力,索性闭了嘴不说话。

“山平,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吧?”周老太太问道。

“知道。”

周老太太就反问:“为什么?”

“我不应该让秦梅找上门来,要是我不逃避,她就不会这样上门来闹,虽然说事情已经清楚,但……”周山平咬咬唇,“但我的确做的不好。”

周老太太继续追问:“哪里不好?”

“在没有认清一个人的时候,我不应该因为当时寂寞,就想和她凑合了。”

“啪!”

周老爷子突然起身,重重的一个耳光扇在周山平的脸上,除了周老太太,周景平夫妇和周岗平都惊呆了,不知道老爷子这火是从哪里来的。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说这话时,周老爷子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爸。”周山平一脸迷茫的看着父亲,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周老太太就叹一声,看向周老爷子:“多大年纪了,还是这个暴脾气,你坐下慢慢和他说,他是个什么脾气什么脑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能理顺明白了,就不会这把年纪把个家给搞散了。”

“妈,我……我哪里错了,您能提个醒吗?”周山平视线转向周老太太,那无助的模样儿,像一个可怜巴巴的孩子。

周老太太的心立即就软了,孩子到了多大,在妈的心里也还是孩子,遂叹一声:“你现在只想着推卸责任,有没有真的想过,这件事儿其实最错的是你?”

“是我?”

周山平懵懂的模样儿,看得周老爷子火气又升了上来,恨恨的指着他:“你要是不想和人家成,你干嘛要抱人家?

你到现在还觉得人家找上门来是错的,你才是受害者?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大闺女,你说她急不急着结婚?

她要是不急,你以为她会那么主动的去追求你?她就是觉得找个年纪轻的不好找,才咬住了你不放,可你呢,你都做了些什么?

要不是你给她造成了误会,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吗?你也说了,她已经在全单位把你们的关系说开了,你们单位的人也当了真。

那么接下来你要怎么做?要是你不和她结婚,她在单位里还能待下去?要是你和她结婚,你想没想过,这也许是第二个刘玲美!

一个大男人,拖泥带水,不利不索,你说你怎么会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和你妈都不是这性格,怎么你就是这么个性格?”

老爷子车轱辘话来回的倒,就差站起来转圈圈了,老太太看得是好气又好笑,就戳她一把:“你先歇会儿,让老三自己说。”

“我……”周山平呐呐着就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些,他还真的是没想过,那天,他也是喝了点儿酒,要不然,也不至于,可是这些,就算是解释也很无力,喝酒并不是借口,况且他当时真的是动了和她结婚的念头。

虽然说后来认识到这样的女人不能娶,但是,他的确是已经和对方有了亲密的举动,虽然这举动还不算太过份,但对于一个未婚姑娘来说,的确是不太恰当。

“老三,这件事儿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做拙了,你可能现在心里觉得特别恼,不只我们,小辈们也知道了你和秦梅的事,你脸上抹不过去。

初夏是医生,可别人不是,所以,你现在有一种没脸再回这个家,没脸再和小辈儿们照面的感觉,是不是?”

“是。”周山平点了点头,的确,他就是这样想的,他尤其不知道怎么面对儿子。

“你怪不怪初夏?”

周山平赶紧摇头:“妈,我还没那么糊涂,要不是初夏,这事儿会闹的更大,我就不只是在家人面前没脸了,我恐怕会成为整个圈子里的笑话,我对初夏只有感激。”

“你知道就好,秦梅来的时候,大家都在,这事儿从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可能瞒住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当时大家上去问初夏的时候,她是不想说的,其实,看她的表情,我已经猜到了大概,是我坚持让她说出来。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要是她不说,只会让大家更加的好奇,而且,还有可能会多想初夏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她本来是帮你,要是因此为你背上黑锅,我相信你也不好意思,对吧?”

周山平叹口气:“妈,我明白,这些我都明白,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我就是一下子过不了心里的坎儿。

我现在就觉得,我在小辈们心里,肯定就是一流氓,我不想过多的为自己解释,总之,我很后悔,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弥补。”

“你就是思虑太多责任心太强了,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就让刘玲美给缠上……”

周老爷子恨声打断周老太太:“你快别给他脸上贴金了,他那叫责任心强?要真的是责任心强,就不会把责任全推人女方身上了。”

老太太就白一眼老爷子:“你也别这样说她,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又正好离了婚,有年轻的女人整天追着不放,要你,你能把持得住?”

老太太这话太彪悍,儿女们都有些受不住劲儿的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就把脸憋的通红,当然,周山平除外,他现在可是啥心思都没有。

老爷子也被老太太噎的脸通红,缓一缓,就回道:“你要是那样的性子,我也不会娶你,这没有什么可比性。”

“算了,不和你说这些没用的了,总之,你要知道,老三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他一直没想到秦梅的处境,是因为那女孩子逼他逼的太急了,他只想着躲去了,哪还有为她着想的心思?

不过,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就不能这么装糊涂,如果真因为这事儿,让那姑娘走错了路,咱们一家子都得后悔。

今天初夏已经约了她去看病,回头等她的病情确诊了,咱们可以找她商量一下,看是帮她换个单位,还是……”顿一顿,老太太道,“还是一定要你负名声的责任。”

初夏这会儿是不在,要不肯定会对老太太老爷子的言论表示万分的不理解,凭什么要对一个不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的女人负责呢?

虽然她对于秦梅这个年纪了还那么“单纯”表示欣赏,但是绝不代表着,她会欣赏秦梅做事的方法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