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教授告诉宋晓玉初夏自创了一套针法的时候,她心里是不舒服的,明明是自己带的学生,却要拐道弯儿,她要是高兴才怪了。

但现在,初夏谦虚的态度让她非常满意,心里的那点儿不舒服也就烟消云散,遂笑着冲初夏点点头:“是的,我也觉得很好,初夏,你是我带过的学生中,最有天赋的,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会超过我的,还有,这次手术你跟着吧。”

“我……”初夏惊喜的瞪大了眼睛,“老师,您是说我可以跟着您一起上手术台?”

宋晓玉笑着点点头:“对,你和我一起上手术台,做我的助手,虽然你学医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你基本技能掌握的不错,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合格的助手的。”

“谢谢老师。”初夏激动的小脸儿通红,她是真的兴奋,对于学医的人来说,上手术台可就是前进了一大步!

之前她有打听过,医院规定,学员要学习超过半年才有可能被带上手术台,她这可真的是破例了,这会儿,她真的觉得自己的这步棋走对了。

因为曾经练过钢琴的缘故,她的手比别人的手都要灵巧,所以,就动手能力来说,学员中还真的没人比得了她,只不过,现在学的都是一些简单练习,大家都没留意到她罢了。

王婧犹豫一下,上前揽住她的肩膀拍拍:“初夏,恭喜你,我可是跟了老师八个月才有机会站上手术台做助手呢。而且,还是个三助。”所谓三助。就是一助二助实打实的帮忙,她负责旁观~

“老师。我是几助?”被王婧这么一提醒,初夏才想起来问这事儿。

宋晓玉就一脸的好笑:“你个迷糊蛋,能让你上手术台就不错了,还在想着做一助不成?”

初夏脑袋摇的像波浪鼓:“不不不,老师,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您真的让我做一助,我也没那个胆儿啊,我就是想确定一下我自己的位置。反正,不管哪个位置,我都开心。”

“这还差不多。”宋晓玉拉开抽屈拿出个文件夹递给她,“第一次上手术台,当然是做三助,看一下注意事项,到时候别给我出乱子。”

“是。”初夏恭恭敬敬的从宋晓玉手里接过文件夹,翻开后仔仔细细的从头开始研究,其实就是对具体的器械以及手术台位置的一个详细标注。带有图形,是为了避免三助临时上阵的手忙脚乱,当然,谁都不希望出现临时上阵的事儿。但天还有不测风云呢。

“有不明白的就问王婧。”宋晓玉边说边看向王婧,“能做到知无不言吧?”

“能。”王婧点点头,“我已经知道错了。老师就别总是老眼光看人了。”

宋晓玉就白她一眼:“你要是真的知道错了,就不应该觉得委屈。看你那模样儿,好像我冤枉了你似的。”

王婧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老师。改错也是要有个时间的,您要给我一个适应的过程嘛。”

“你对自己的要求可真高。”宋晓玉无奈的摇摇头,“初夏比你小好几岁,你要多向她学习,俗语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是非,初夏,就是那个可以让你明是非的,对了,我现在这样说,你心里酸不酸?”

“有点儿。”王婧并不撒谎,“我知道初夏性格比我好,可是,我也不全是缺点,跟了老师这么多年,老师应该知道的。”

“看来你是需要慢慢适应。”宋晓玉叹口气,低下头继续研究自己的手术设计方案,以期到时候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

被晾在那儿的王婧尴尬的咳一声,凑到初夏身边:“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没有。”初夏扭头冲她笑笑,“师姐你忙你的,我有不明白的地方,不会和你客气的。”

“好,要是不明白一定记得问我。”王婧边说边退回到自己的位置,拿出本书心不在蔫的翻着。

“咚咚……”

轻轻的叩门声后,照顾秦梅的黄丽出现在门口,有些着急的看着初夏:“林医生,秦梅的弟妹来了,非让我走,说她留下照顾秦梅,周主任说过,让我有事儿就找您,您看这怎么办?”

“你叫我林助理吧,走,我现在和你过去看看。”这是初夏刚为自己想出来的称呼,她只是实习医生,而且还是处于学习阶段的实习医生,被称为林医生她总有心虚的感觉,宋晓玉刚封的三助,让她想到了林助理这个称呼。

正在看设计方案的宋晓玉听到初夏为自己定义的新称呼,嘴角微微勾了勾,她喜欢谦虚的孩子,现在,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徒弟了。

“王婧,你跟过去看看吧。”宋晓玉吩咐道。

“是,老师。”王婧应一声赶紧追了出去。

初夏跟着黄丽急急忙忙的来到秦梅的病房,就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正坐在秦梅的床头,笑着和秦梅说什么,秦梅耷拉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秦姐。”初夏看向秦梅,“黄大姐说你这儿打算换陪床的人员,是吗?”

“不是不是……”秦梅看到初夏,和见到救星一样,立时有了精神,“我没打算让黄姐回去,我也不想麻烦我弟妹,可她非要照顾我,说亲戚总比外人要好,我让她走她也不走,我是真没办法。”

“您贵姓?”初夏看向秦梅的弟妹。

“我姓王,叫王凤……”秦梅的弟妹站起身,笑呵呵的看着初夏,“你就是周主任的侄媳妇儿,是吧?我姐的事儿真是太麻烦您了,周主任真是个负责任的好领导,我姐能在他手下工作。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呵呵......”

“你想做秦姐的陪护?”初夏看着她打量打量。“别误会,做为助理我是无权决定病人的陪床是哪位的。只不过,三叔交待我关注一下这事儿,我就必须要尽一下责任,还请王大姐谅解。”

“我也有工作,也挺忙的,不过,谁让这是我亲姐呢,这种时候,自家人不出面哪能行?”王凤说着看向黄丽。“大姐,麻烦您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你也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家庭,总这么没白日没黑夜的待在外面,肯定让家里人不高兴,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姐的。”

“你知道术后护理的常识吧?”初夏把出来时拿在手里的一张纸递给王凤,上面写的是术后护理注意事项。

果不其然。王凤越看脸色越抽巴……,犹豫一下,她看向初夏:“这要是七十二小时不睡觉,哪还能看护得了病人。您看,能不能让我和黄大姐轮换着来?”

本来,周山平是要在术后再派一个人过来的。王凤这么提出来了,初夏就看向秦梅:“你的意见呢?”

秦梅叹一声。看向王凤:“你是真的想要照顾我,还是听秦胜说了什么。误会了?”

王凤一脸委屈状:“姐,看你说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来着,秦胜不方便照顾姐,这事儿由我来照顾是应该的。”

想了一会儿,秦梅摇摇头,“算了吧,你还要上班儿,就不麻烦你了。”

“姐,我已经请假了。”王凤道。

秦梅想了想,看向初夏:“让她们俩轮班吧。”

“好。”初夏点点头,“回头我告诉三叔,让他不用派人过来了。”

站在一边的黄丽一脸的不好意思,她不知道术后周主任还派了别人过来和她轮班,是以,一听王凤要她走,就慌的六神无主的去求助了……

“秦姐,你自己给他们安排一下值日。”初夏说着看向黄丽,“宋主任和你说的注意事项跟王凤详细说一下,王凤,你必须全部听明白为止。”

王凤赶紧点头:“放心,我知道这事儿的重要性,肯定会牢记的。”

“初夏,看不出来,你气场还挺足的嘛。”初夏出门后,一直站在门外的王婧打量打量她,“以前还真没发现,其实你挺有领导派头的。”

“师姐,你这话是不是有引伸意思啊?”初夏转头看着她,促狭的笑着,“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醋味儿?”

“呵呵……”王婧就笑,“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吃醋,现在嘛,不会了,如果你爬到我头上领导我,说明我需要更加努力,这个道理,我明白。”

“师姐,真想通了?”初夏好笑的看着她,“到底是言不由衷呢还是真心实意呢?”

“看吧,你这就是小瞧人了。”王婧说着叹口气,“我不能说我是真的完全想通了,但是最起码,我和以前的想法儿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我总觉得,所有的人对我好都是有目的的,就像我小姑对我好,我觉得她是为了让我给她养老,老师对我好,我觉得好是觉得她欠了我小姑的情,必须对我好。

当然,这一切我并没有表现在面上,老师也没和我小姑说过我在医院的一些表现,再说了,以前走的那些人,性格上的确都有些缺陷,老师对他们也没什么期望,我正好就起了试金石的作用。

你和他们不一样,无论是医学天赋还是别的方面,宋老师都特别重视,所以,她就不再忍我,把这一切告诉了我小姑。

和我小姑谈过我才知道,她收养我,就是可怜我,为了我,她把嫁人的机会都放弃了,她还说,如果我怀疑她,她可以给我写保证书,以后不用我给她养老。

至于老师这边,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可怜我的身世才容忍我,并不是她真的欠了我小姑的情,她一直和我说欠我小姑的情才对我好,只不过是不想让我觉得亏欠她罢了。

还有你,林初夏,我原本对你好,就是希望你能给我和荆主任牵线,希望破灭的时候,我没法怨恨别人,就把气全撒在了你的身上。

我知道,团长再厉害,也不可能来干涉我,所以,我才做了那么多惹人讨厌的事儿,好在,我小姑及时点醒了我,你放心,以后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就像现在,偶尔的我还是会吃你的醋,觉得老师对你太好了,觉得你运气太好了,觉得上天太厚待你了。

但细想,要是你自己没有能力,光有运气,也是没用的,我跟在老师身边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亮眼的举动,而你,才学医这么短的时间,就琢磨出一套真正可实施的有效针法,林初夏,我真的很佩服你。”

初夏打量她一番,见她的表情不似作伪,就笑起来:“师姐,你这是在向我向示好?”

“对。”王婧笑,“虽然我还是有些不服气你,但是,我必须逼着自己做出改变。”(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