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你还待在这儿干什么,回家吧。”王婧见自家小姑还守在外面,便上前推她一把,“你怎么那么爱揽事儿?”

“我这就回去……”王蕾叹一声,“我就是怕王凤惹出祸来才过来看着点儿,不管亲不亲的,她总是王家人,坏了名声,也是会影响到你的。”

“小姑,你想的太多了,要不是在医院遇到,大概她都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妹妹了……”王婧不耐烦的推着她走,“你就别瞎操心了,小姑,你怎么了?”

感觉到王蕾突然僵硬的身子,王婧一脸纳闷的盯着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不远处,直直的盯着小姑……

那个男人王婧认识,就是前几天不信初夏劝告终是脑溢了的女人的丈夫,好像是姓王……,王婧猛的一激凌,小姑以前喜欢的男人可不就是姓王么,难道,竟是这么巧?

短暂的惊愕后,王蕾恢复了平静,她冲男人淡淡一笑:“王连良同志,你好!”

“王蕾同志,你好!”

王婧嘴角抽了抽,还真的是……

互相称呼过后,曾经的一对恋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静静的站那儿也不吱声,从肢体动作可以看出来,俩人都极不自在。

恰好初夏随宋晓玉出来,王连良可算是找着了解围的救星:“小林医生,我家属有意识了!”

“恭喜恭喜。”初夏一脸的惊喜,“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刚才没多会儿,荆主任在为她检查。我就来找您了,听说您在这边。我就过来了,没想到。您还真的在这边,太巧了……”

听着王连良语无伦次的罗嗦,初夏只当他是欢喜傻了,就顺着他的意道:“对对,是挺巧的……”她看向宋晓玉,“老师,我过去看看就回来,好不好?”

宋晓玉冲她点点头:“去吧,一会记得给家里电话。”

“三叔在这儿呢。我就不用打电话了。”初夏赶紧走到周山平身边,不好意思的冲廖新婷笑笑,“廖姑姑,我和三叔说两句话。”

“要我回避吗?”廖新婷说着就要走开,初夏赶紧拉住她,“不用不用,我就是告诉三叔,我今晚上要和老师一起值班,不回家了。麻烦三叔和爷爷奶奶爸妈他们说一声。”

“行。”周山平点点头,“我一会儿就回去告诉他们,需要什么,让小蜜给你送过来。”

“不用。没什么需要的,就是值个班。”初夏冲周山平摆摆手,转身往王连良身边走。这会儿她发现了王连良的不对劲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偷瞄的是王蕾,忍不住暗自咋舌。想不到看上去很老实的王连良,竟然也会这样。

“咳!”她轻咳一声,道,“王同志,走吧。”

王连良刹时脸涨的通红,连声应着,随在初夏身后往妻子的病房走去,半道上,他终于忍不住解释道:“小林医生,我不是见一个喜欢一个的坏男人。”

初夏嘴角抽了抽,道:“王同志,这事您不用和我解释。”

“您是我妻子的救命恩人,我,我必须和您解释清楚……”顿一顿,王连良道,“您认识王蕾吗?”

听王连良说出王蕾的名字,初夏就知道自己刚才可能是想多了,脸色也就缓和下来:“算是认识,她是我师姐的姑姑。”

“下乡的时候,我们是恋人,后来,也打算结婚来着,可是,我那时候介意她带着侄女,我父母也不同意。

他们说,要是我和王蕾在一起,就不让我住在家里,农村的苦日子过怕了,我就屈服了,娶了我现在的妻子。

这些年,我们都没见过,但是我知道她一直没结婚,所以,看到她,我很愧疚,要不是因为我,她应该不会一直单身。”

回想一下王蕾的表情,初夏恍然,难怪王蕾脸上的笑容那么牵强,可不是嘛,毫无防备下见到曾经的恋人,可不是不自在嘛。

她忍不住细细打量王连良两眼,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竟然还有过这样的过去,不过,看他对他的妻子一片深情,显然,以前的那段感情已经都过去了,存在心里的,大概也就剩了愧疚了。

“您……是不是瞧不起我了?”

“没有。”初夏摆摆手,冲一脸忐忑的王连良笑笑,“难怪你那天拗不过你的妻子呢,原来你的性格就是这样。”

王连良叹口气:“是,我是个懦弱容易妥协的男人,我知道,我落得今天都是自找的。”

“也别这样说,意识到了,从现在开始,有些该坚持的事儿就坚持,有些该妥协的事儿就妥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

“这个……”初夏无奈的笑,“我不能给您确切的答案,但做人嘛,就应该吸取教训往前走,对不对?”

“对对,小林医生,我就看出您不一般,您说出来的话都那么有道理,要是我那天听了您的,我妻子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过去的事儿就别的悔了,往前看。”初夏边说边做了个往前冲的手势。

王连良连连点头:“嗯嗯,小林医生,我听您的,往前看。”

初夏笑道:“别,我也没啥经验,就是说说自己的看法,您自己怎么做呀,还是要自己拿主意。”

“我知道我知道。”王连良连连点着头,“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怨小林医生的,您别不理我们就行。”

初夏一头黑线,不知道说啥好了,不在一个频段上,对话真的好累啊……

荆哲为王妻做完检查,扭头看到初夏和王连良进来,就笑道:“下手术了?”

初夏点点头:“嗯,手术顺利。”和成果吴静波打过招呼后,她才走到荆哲身边,“情况还好吧?王大叔高兴的都语无伦次了。”

“还行……”荆哲看向王连良,“估计再有二个小时病人就能醒过来,至于她的大脑有没有受损,要检测过才知道。”

王连良眸中闪过一丝失望,随之赶紧道谢:“辛苦荆主任了。”

“两个小时以后我过来替她做检查,你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多为病人做一下按摩。”荆哲说着走出门去,初夏冲王连良摆摆手,也跟了出去,“哥,怎么样?”她压低声音问道。

荆哲扭头看着她:“你希望是怎么样?”

“我当然希望她完全恢复。”

“可惜,你这个希望是不可能的。”荆哲微微叹一声,“左侧偏瘫是避不了的,好在,他们离医院近,送过来的时间不算太长,如果病人有毅力,最终完全恢复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个王连良很听你的话,回头好好劝劝他,让他别失去信心,唉,这男人也挺苦命的,连个孩子都没有,要是女人真恢复不了,他以后可够累的。”

“没孩子?”初夏愣了愣,“他自己说的?”

“嗯,昨晚上我值夜,和他聊了一会儿,他说和他妻子结婚三年后一直没孩子,家里就催他们去检查,最终确定他妻子不能怀孕。

家里就逗着他离婚,他觉得他已经辜负过一个女人了,不能再辜负一个,就坚持和妻子在一起,最终,被父母从家里赶了出来。

好在他妻子的娘家伸出了援手,给了他们一间房子住,现在,他们还住在岳母家,不过,他的岳父岳母都没了,他妻子有个弟弟,因为那间房子,和他们关系闹的很僵。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等他妻子出院以后,房子被妻弟收回去,那他们就真的只能睡大街了,他说以前房子没被收回去,是因为他妻子性格厉害,能豁得上,他妻弟不敢玩狠的。

现在嘛,他妻子变成这个样子,结果是怎么样就没法说了,是个好男人,心里惦着这事儿,也没舍得扔下妻子回去看看情况。”

“他辜负的女人就是王婧的小姑,刚才遇到了。”

“这么巧?”荆哲笑着摇摇头,“还真是够巧的。”

“本来我觉得他挺懦弱的,不过听你这样一说,又觉得他也不错,唉,乱七八糟的,真难理清,对了,你说他们的房子现在会不会已经被他妻弟给占走了?”

“说不准,不过他岳父岳母去世的时候,已经把他们住的那间房子的产权给了他们,要真被占了,只要他拿出证据,还是可以把房子拿回来的,只是,从此这门亲戚大概就成了仇人了。”

初夏回到办公室,把自己从荆哲那儿听到的,告诉了王婧,原本对王连良一肚子怒气的王婧听了初夏的讲述,沉默半晌,叹气道:“这大概就是各自的缘份吧,我小姑今天见了他应该也可以放下了,希望我小姑还能找到她真心喜欢的男人吧。”

“这事你可以和你小姑说说,她要先打开心结才行,再好的缘份,要是不愿意接受,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砸到身上,是不是?”

王婧就笑:“是,你呀,年纪不大,一套套的,懂得还不少。”

宋晓玉就笑:“王婧,你还不服气,初夏在这方面可以做咱们俩的老师。”(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