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咚咚……”

成果站在门口轻叩几下房门,歉意的冲宋晓玉笑,“宋主任,我想找林初夏问点事儿。”

宋晓玉就笑眯眯的看向初夏:“我们小林医生业务可真够繁忙的,去吧,别错过饭点儿,你婆婆叮嘱过我,不准你吃凉饭。”

林初夏,别忘了你是有夫之妇,要注意影响……,潜台词是这个吧?初夏一头黑线的应答一声,站起身打算往外走。

成果也不是个傻的,他本是找初夏帮忙,可不想给对方身上沾污水,遂一步迈进来,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还是在这儿说吧。”

这下子倒轮到宋晓玉不好意思了,想要说句什么描补一下,却是越急越找不着说辞,就求救的看向王婧。

王婧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成果,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

成果大窘,脸涨的通红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找林初夏说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初夏无语的坐回椅子,什么叫不会聊天,她可算是见识到了,一个、两个、三个……都是……

感觉到自己说的话很有问题,成果遂不再解释,单刀直入的问道:“林初夏,我找你是要问李小如的事儿,你知道吧?”

这气势……,不知道实情的,还真以为她把李小如怎么着了呢……,“大哥。您这是要找我算帐呢?”初夏表示,她不乐意了。

“不不不……”成果急的连连摆手。“我,我就是太着急。都不会说话了,算了,我还是说的详细点儿吧。

我上次不是说过吗,小如妈妈出事以后,我爸妈对我们的婚事就有些不太同意,不过,表现的也没那么绝对。

只是,原本定下来要去李家商谈婚事的,他们没去。我呢,也想让双方都冷静冷静,就和小如解释了一下,说等我爸妈完全平静下来,再去她家。

小如当时的表现挺正常的,说她能理解我爸妈的心情,不怪他们,也同意把事情拖一拖,说要是双方父母心里有疙瘩。我们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我前几天受伤耽误了工作,伤好了后就没去找她,前天下班后过去发现她家锁着门,邻居家只有一个耳背的老奶奶在家。问来问去的,她就一句话,说她儿子儿媳上班去了。

我心里惦着这事儿。就让我妈昨天过去看看,正好邻居家叔叔阿姨在家。我妈去打听了一下,说小如一家前天搬走了。至于搬到哪去,他们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像是出远门,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

我妈随后去找了以前认识的老同事,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家搬家的事儿,连大宝和四妮都不知道,我妈怕出事儿,就通知了我和我爸一起打听,结果丁点儿有价值的消息都没打听到。

今天你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住院的时候小如问过我,万一哪天我找不到她了,会怎么样?我当时只当她开玩笑,说那怎么可能,让她别胡思乱想。

以往我不想说的话题她会立即止口,可那天,她却坚持要我说出个所以然,我当时惦着工作的事儿,有些不耐烦,就说万一找不到她,报警就是了,还能怎么着。

然后她就没声了,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医院,我记得,她曾经找你聊过天,初夏,她和你聊天的时候,有没有透露出什么想法儿?”

“有。”初夏拉开抽屉找出李小如留在她这儿的那封信递给成果,“你自己看吧。”

成果手有些哆嗦的接过信打开,只看了几句,就有些焦燥的问初夏:“这信她什么时候给你的?”

“就是你让她不要给你送饭的那天。”

“这么久了?”成果皱眉盯着初夏,“你为什么不早把信给我呢?”

初夏脸一冷:“你有资格质问我吗?”

“我……”成果脸红脖子粗的盯着初夏,半晌,气势萎了下来,“对不起,我就是太着急了,我不是针对你,我当然也没有资格针对你,我……我……”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初夏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当时你对她的态度,但凡你能给她一点点信心,她们一家也不至于这么做。”

“是……是……”成果有些机械的点着头,“怪我,都怪我,我太自私了,我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完全忽略了她心里有多苦多难,可是,她去哪儿了?初夏,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对不对?你告诉我,我要去找她,我要告诉她,我会好好对她,我……我再也不冷落她了。”

初夏爱莫能助的摊摊手:“她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先好好理顺一下自己的感情,再决定怎么做,这是对你也是对她负责任。”

“我自己的感情?”成果愣愣的看着初夏,“我自己的感情有什么问题吗?”

不等初夏回答,王婧抢先道:“成果,我都看出来了,你喜欢吴静波,李小如是你的女朋友,女孩子心思细腻,相信她肯定也看出来了。”

“看,师姐都看出来了,那说明你表现的得多明显?”初夏再叹一声,“成师兄,可能你现在不愿意承认,但是你必须好好理顺一下自己,愧疚和可怜都不能让对方幸福,你得真爱她,才可以给她带来幸福。”

“我……”成果有些茫然的盯着信纸,看一遍,再看一遍,最后那句祝他幸福,祝他和心爱的女孩子在一起幸福的过一辈子,让他的心里,装了满满的愧疚……

显然,他的表现让她看不到他对她的爱,所以,她走了,走的无声无息,就是不希望让他为难……

“果子哥,长大了我做你的媳妇儿!”

“果子哥,你不准看别的女孩子,我才是你的媳妇儿!”

“果子哥,记得回来找我!”

“果子哥,真的是你?!”

“果子哥,有你在身边真好!”

“果子哥,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果子哥……”

童年的、少年的、青年的……,各个阶段的李小如在他脑海里翻滚,他就觉得自己的心憋的都要喘不过气来……

看着他直冲冲的倒下去,初夏吓得赶紧去拉他,手触到他的一刹那,她牙一咬,抢先趴到地上,然后,成果便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身上……咝……好疼!

王婧急的去扶成果起来,初夏和宋晓玉的声音同时响起,“别扶!”

初夏边吸冷气边道:“师姐,我又不是傻子二货,如果不是怕他身体有毛病出事儿,我用得着给他做垫子吗?”

王婧扎煞着爪手足无措的看着摞在一起的俩人,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快去找荆哲,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宋晓玉说着上前,打量打量成果的面色,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担心的问下面的肉垫儿,“初夏,有没有感觉到哪儿特别疼?”

“哪儿都疼啊……”初夏苦巴着小脸盯着她,眸中是隐隐的泪花花,“看着他不胖,怎么这么重啊,老师,我万一给压瘫了,你得给我治好。”

“你……”宋晓玉叹口气,瞪她一眼,“下次记着要量力而行,你刚才就算是拉不住他,只要缓冲一下就够了,干嘛非得把自己给垫了底下?”

“就当我脑抽了吧,老师,给我拿块布势着,我得趴会儿。”

宋晓玉赶紧拿过午休垫着的小枕头放到初夏脖子的部位,又给她铺块布让她可以踏踏实实的趴着。

荆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亲亲干妹子各种道具齐全的趴在地上,他的亲亲大徒弟像只死狗一样斜躺在亲亲妹子的背上……

顾不上多说,他赶紧上前替成果做检查,随之招呼了四名小护士进来,把成果挪到了手推床上,王婧和宋晓玉赶紧上前把初夏扶了起来。

宋晓玉脸色凝重的在初夏各个部位试着,最后证实某人哪儿也没伤着后,才神色缓和的舒口气,手却偷偷的掐了初夏一把。

“嘿嘿……”冲宋晓玉讨好的笑笑,初夏看向荆哲,“哥,成师兄没事儿吧?”

“需要检查后才确定,你呀,以后不准搞这种危险动作了!”荆哲瞪她一眼,急匆匆的追了出去,要不是担心初夏,他刚才就跟着护士们出去了。

办公室里没了别人,宋晓玉咣的闭上房门,虎着脸训斥道:“林初夏,下次你要是再这样,我不带你了!”

“老师,我……我当时是急了,我怕他万一是心梗或者脑溢……”

宋晓玉气急败坏的打断她:“哪有那么多心梗脑溢?”

初夏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了。

宋晓玉就放缓了语气:“老师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做事儿的时候动动脑子,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多的救别人,是不是?”

“是。”初夏一脸郑重的点头,心里暖暖的,要不是真的疼惜她,哪会这样训她?如果是别人,巴不得她这样做呢,学生做的好事儿老师可都是有份沾光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