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睁睁的看着弟弟和准弟媳毫无压力的离开,秦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也是亲人?是和她有着血亲关系的亲人?

她和秦胜差了四岁,父母上班就把她和弟弟锁在家里,让她负责照看弟弟,最初,她觉得弟弟是累赘,可是,渐渐的,弟弟会爬,会冲她笑,会说话,她便渐渐的把照看他当成了责任。

她八岁才上小学,不过,班里**岁才上小学的孩子不少,有的是因为家里穷,有的是因为和她一样要照看弟弟妹妹,别人放学后都不愿意回家,而她,放学铃声一响就会飞奔回家,她觉得弟弟被锁在家里闷一天,好可怜的,所以,她要早一点回去陪他。

一直到秦胜上小学,姐弟俩的感情还是极好,甚至,秦胜和她的关系比和爸爸妈妈的关系还要亲。

秦胜的改变,是在十四岁。

他渐渐长出喉结,长起毛绒绒的胡子,声音开始变粗……,然后,他就不再愿意和她一起玩,不再愿意和她亲近。

初始,她不适应,后来,她觉得,那是青春期的叛逆,或者,等他成年后,俩人的关系就会再次亲近了。

可惜,一切并未如她所愿。

弟弟谈恋爱了。

弟弟结婚了。

然后,弟弟开始觉得她住在家里碍眼。

再后来,弟弟离婚了。

弟弟变的不再关心家里的任何人任何事儿,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等他终于走出来的时候。却更加的喜欢质问别人,怨怪别人。

甚至。他把自己婚姻的失败也怪罪到她的头上,认为是因为她的存在。才让他和王凤有了那么多的矛盾,才让他俩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而现在,显然,弟弟已经连她的生死都不看在眼里。

如果从未付出,她无权怪罪,可是……

泪水顺着眼角滚落,三十多岁,无家,无业。无亲,无友,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失败!

手里突然有了软软的触感,她睁开眼睛的刹那,淳厚的声音响起:“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和我说一声,我帮你做,我做不到的,帮你传达。”

说话的是邻床老大爷的儿子。她手里多了条干净的手帕,冲对方感激的笑笑,虚弱的道声谢谢,她再次闭上了眼睛。

不是她没礼貌。是不知如何面对,一切,都**裸的摆在了别人的面前。她能说什么?

男人看她一眼,给她倒了杯开水凉着。想了想,起身去了宋晓玉的办公室。

宋晓玉有个手术。王婧也跟着一起去了,办公室只有初夏,看到他进去,初夏疑惑的起身:“怎么了?”老爷子是黄主任的病人,他找过来,初夏自然纳闷。

“小林医生好。”想来男人的姐姐和他提过让他追初夏的事儿,打个招呼,他的脸已经胀成了红布。

“你好。”初夏点点头,继续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稳了稳情绪,男人道:“秦同志的家属离开了,现在她没有病人照顾,有些事我可以搭把手,可是有些事做为男人,我不大方便搭手。”

“走了?”初夏眉头皱起来,“你是说王凤离开医院了?”

“是,她的丈夫来找她一起走了,现在秦同志没有照顾了,我看她在那儿哭,好像挺难受的。”

“谢谢你。”初夏说着拔脚往重症室走,才三天多,伤口还没愈合,她怕秦梅一激动加重了病情。

还好,秦梅只是静静的躺那儿情绪并不是太激烈,如果不留意她眼角的泪水,还以为她睡着了。

打量她几眼,初夏悄悄的退了出去,并冲老大爷的儿子招了招手,看得老大爷那叫一个欢喜,竟然躺病床上哼起了小曲儿。

老大爷的儿子叫于晋福,此时脸红红的跟在初夏后面,活像个刚出嫁的小媳妇儿,路过俩人身边的小护士忍不住掩嘴笑,于晋福的脸就更红了……

初夏当然留意到了于晋福的不自在,但这时候不是讲究那些乱七八糟的时候,进了办公室,她就一脸严肃的看着于晋福:“于大哥,不好意思,我找你过来是希望你能把详情和我说一下。”

于晋福便嗑嗑巴巴的把王凤和秦梅的谈话,以及秦胜来了以后的详细过程复述了一遍,大概是怕初夏觉得他偷听不道德,还特意解释了一下,他不是故意听的,实在是靠的太近了,对方又没把声音压的太低,他不想听都不行。

初夏笑着冲他摆摆手:“于大哥,我明白的,今天这事儿,真是太谢谢你了,您看这样好不好,秦姐陪护过来之前,有什么事儿您先帮帮忙,不方便的就过来喊我,可以吗?”

于晋福连连点头:“可以可以,本来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咚咚……”

初夏一扭头,就见团长筒子正面无表情的站门口,遂咧嘴笑笑:“你怎么这会儿来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原本周蜜康昨天就应该离开了,可是临时又有个会要他参加,就又拖了两天,明天下午离开。

“会开完了,闲的没事,就过来看看,顺便有件事儿告诉你,三叔要结婚了。”

“三叔要结婚了?”初夏眼睛刹时瞪的溜圆,“他亲口和你说的?和谁?”

“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造谣的吗?”周蜜康说着坐在她桌旁,“你有事就去忙,我等你下班一起去接三叔,今晚上,准三婶要去咱家吃饭。”

“真……真的啊?”初夏膛目结舌的看着他,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母猪都要睡床了……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准三婶是谁他也不说,就说咱们认识,我想了想,也想不出来是哪一个,算了,到时候见了就认识了。”周蜜康边说边摇头,显然,他也被这消息震的要命。

“你就不会……”说到这儿,初夏突然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一个外人呢,她这样也太不礼貌了,遂冲于晋福笑笑,“于大哥,这是我丈夫周蜜康……”转而看向周蜜康,“秦梅的弟弟来把弟妹带走了,现在没陪床的,是于大哥好心过来告诉了我。”

“你好!”

“你好!”

俩男人友好的打过招呼,就相对无言了。

“小林医生,那我先回病房了。”于晋福不好意思的冲初夏和周蜜康笑笑,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一米八的大个子,壮壮的,走起路来像猫儿一样,周蜜康嘴角就勾起来,待对方关上门一大会儿,才笑眯眯的凑到初夏耳边:“我不在的时候,不准招惹别的男人。”

“切!”初夏白他一眼,“你想多了,他姐姐曾想过把我介绍给他,知道我已经结婚就绝了念头,可是,毕竟有那么一档子事,他见了我就有些不好意思,并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为那件事不好意思,明白?”

“你说什么?”周蜜康一把将初夏拉到怀里,“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别闹!”初夏用力的掰着他的手,“你放开我,万一进来人看到像什么样子,你还让不让我在这儿待了?还让不让我见人了?”

“门关着呢,有人进来会敲门的。”

“不行,我要去开开门,你看吧,于晋福刚才就误会了,要不他干嘛把门给关上?”初夏边说边用力挣扎,“你再闹我可翻脸了!”

周蜜康松开她,笑呵呵的打趣:“我明天就离开了,你就不能表示的恋恋不舍一点儿?”

“那也不能在这儿表现。”初夏嘀咕着把门打开,果然,有几个小护士正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见她出现在门口,迅速做忙碌状快步离开,她就回头瞪一眼周蜜康,“你害死我了!对了刚才我正打算打电话给三叔,让他派个人过来照顾秦姐,可是现在,我怎么觉得让他找人不太合适了呢?”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他帮秦梅,本来就只是因为工作关系,你忙工作,我来给他打吧。”周蜜康说着坐到宋晓玉桌旁,拿起电话往外拨。

周山平的速度很快,周蜜康打电话的时候是下午二点十分,他三点整就带着一名身着整洁的女人来到了医院。

“这是梁红艳。”双方打过招呼后,周山平把女人介绍给初夏,并叮嘱女人,“这是我侄媳妇,有什么事儿你直接找她,她都会转告我。”

“是的,主任。”梁红艳恭敬的冲初夏笑笑,“林医生,给您添麻烦了。”

这都哪跟哪儿?初夏冲她笑笑:“别这么客气,三叔的意思是,你不是不去单位上班么,我就是个传话筒。”

梁红艳赶紧道:“您太客气了。”

梁红艳说话比黄丽更客气,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怎么舒服,有些太假的感觉,心里打个激凌,初夏惊出一身冷汗,不会是三叔结婚的对象吧?要真是,那三叔这眼光还真有够奇葩的。

---------

今天就先更这些了,明天俺多更,表示,明后天俺必须拼了命的更啊,全勤全部没了,要是半年奖也没了,我是不是就是标准的二货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