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送到,最后一天了,亲们有票就投,有赏就送吧。

----------------------------------------------------

初夏和周蜜康回到家,就巴巴的等着周山平回来。

见她坐那儿一脸心事的样子,周老太太就笑:“初夏,以后你自己娶儿媳妇的时候再这么心事也不晚,现在是我儿子娶媳妇,你没什么好担心的。”

初夏就不好意思的笑:“三叔不声不响的就说要结婚了,人家好奇嘛。”说着往周老太太身边蹭蹭,“您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准三婶的事儿?”

“初夏,你看奶奶像是喜欢吊人胃口的吗?”周老太太好笑的看着她,“你仔细想想再回答。”

初夏就不好意思的笑:“奶奶,我这不是着急嘛,主要,三叔搞的太神秘了,越是搞的这么神秘,我就越好奇,我简单觉得三叔这事儿就是为了吊我的胃口的。”

“三嫂,我也不知道,我都没那么急,你说你干嘛急成这样?”周华康走过来,大模大样的坐在初夏对面,“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像是我爸的孩子?”

初夏就撇撇嘴:“那是因为男孩子太没心没肺了。”

“我赞同!”林艳秋迅速接话,“我绝对赞同初夏这话,就像小蜜,能一年不回家都不想我们,你说这不是没心没肺是什么?”

“妈,怎么又扯到我身上去了?”被殃及池鱼的周蜜康从棋盘上抬起头。不满的抗议,结果。就这抗议的功夫,万老爷子笑眯眯的吃了他一子。并且看向一旁和周喜康对奕的周老爷子,“加油,我这儿胜利在望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小喜闯过河来。”周老爷子呵呵笑着突然脸上的笑容定住,随之一把抢过周喜康手里的棋子,“谁让你吃我的,你弟都让着万老,你就不能让着我?”

“我可是货真价实的赢了,绝对不是让出来的。”万老爷子一脸不满的抗议道。“老周,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明明我就是赢了,你不能那么中伤我。”

“要不是小蜜说话分了神,你能赢他吗?”

“他说话之前就已经落子了。”

“关键不在他说话前落的子还是说话后落的子,关键是如果他之前没听别人说话,能接上话吗?一心两用,不就是让着你?”

万老爷子哑口无言了,最近俩人整天一起玩儿。关系处的特别好,周老爷子也就特别喜欢耍赖了,绝对不像以前一样对他客客气气的。

不过,他却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才能让他来周家的时候,可以待的心安理得,舒舒服服。唉,什么时候他家也能这么父慈子孝的就好了。不过,这辈子大概是不可能了。

小晶和刘妈在厨房里忙活。林艳秋和梁晓红时不时的进去搭把手,一堆大老爷们坐一堆,老太太和初夏于桃坐一起,其乐融融的景像,让人看着就开心。

“笑什么呢?”见万老爷子打量着大家笑,周老爷子就好奇的道,“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了?说出来咱们一起乐乐。”

“就是看着你们一大家子在一起高高兴兴的,我也打心眼里觉得高兴,家和万事兴啊,这可是千金难买的事儿。”

万老和女儿的事儿是公开的秘密,周老爷子就咳一声,道:“我们也是熬了多少年才等到这一天的,你也继续熬吧。”

“你这话说的,到底是让我有盼头呢还是让我没盼头呢?”万老爷子一脸无奈的看着周老爷子,“那么一个熬字,让我想到油尽灯枯。”

“你这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周老爷子好笑的摇头,“我的意思是,这三五年的熬一熬,希望也就来了,你看哪家不是这样?”说着看向正在和周华康聊天的林文斌,“小斌,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林文斌连连点头:“是,是,我们家可不也是熬了那么些年,没找到二叔一家的时候,我爷爷整夜整夜的失眠做恶梦,现在睡的好吃的好身体好,哪里都好了。”

“哥,你到底是和我说话呢,还是耳听八方呢?”周华康抗议的道。

“你不知道了吧,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耳听八方,我也没误了和你的话题,咱们刚才说的什么,要不要我给你复述一遍?”

“算了,那样不是显得我很不相信你?”周华康假装大度的摆摆手,“我就相信你吧,谁让你是三嫂的堂哥呢。”

“这才像话嘛。”林文斌笑着摸摸他脑袋,“我问问你,后妈就要到了,心里是什么想法儿?”

“没想法儿。”顿一顿,周蜜康又道,“不过,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爸后半辈子可以过的幸福点儿,有个真心喜欢他的女人心疼他。”

“这个愿望不难,待会看到你准后妈就知道了,咱们这么多双眼睛,肯定能把她的人品看得清清楚楚,你就把你的担心都收到肚子里去吧。”

“借你吉言。”周华康话音落下的同时,门铃响起来,他和初夏几乎同时飞奔过去,看得众人嘴角都勾起来,真是俩孩子......

然而,拉开门,俩人都愣住了,这是干嘛,来砸场子的?

站在门外的是刘玲美,视线触及儿子的一刹那,眼泪哗哗的就流下来了:“儿子,妈想死你了,你想不想妈?”

洛叶就觉得胃里直往上返酸水,这女人,不做演员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来什么事儿?”周华康眉头皱皱,说话的语气并不善。

“小华,妈妈没处可去了。都是被她害的。”刘玲美指了指洛叶,“都是她惹的祸。才让江天北把我赶出来了,我实在没地方去了。小华,奶奶和爷爷在吧?”

周老爷子和周老太太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显然,这女人是得了消息故意这时候来的,要不然,她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呢?

正在僵持间,周山平带着王蕾来了,初夏看到王蕾的刹那,嘴巴都张成o型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要成为三婶的会是王蕾。

不过,她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不错,是个有担当有责任心又正直的女人,这会儿就热情主动的上前牵起对方的手:“小姑,想不到三婶就是你呀,我们可是盼你盼了好长时间了。”

周老太太听到初夏的声音,便起身往门口走,她要以这种方式表示对准儿媳的支持。老太太向来就是这种性格,绝对不会因为要拿婆婆的派头就讲究这个讲究那个,对她来说,喜欢和不喜欢是两种对待方式。别的,可以忽略不计。

看到初夏的刹那,王蕾如擂鼓的心跳也舒缓了一些。她坚持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周山平却说不想再拖下去。年纪都不小了,不如早一些公开了。早一些过幸福的日子。

想想也是那么回事儿,她就答应对方一起来周家,她猜到了周家的背景不是一般,但是真到了这儿的时候,还是紧张的无以复加。

还好,有熟人心里就舒服多了,她顺势伸手抓住初夏伸过来的手,就如同抓住了人生的保障一般。

这时候,周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就笑眯眯诉招呼道:“进来,进来,快进来,大家都等你呢......”说着瞪一眼看到刘玲美后就在那儿发愣的周山平,“发什么呆,还不快进来。”

大家进屋的时候,刘玲美也挤了进来,遇到这样不要脸的,周家人表示很无奈,如果真把她扔出去,她要是豁上脸皮在外面吵吵,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索性,进来就进来吧,要是周山平和这个新找的女主人有缘,怎么着也能在一起,要是无缘,大家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王蕾也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她误以为是因为她的到来,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原本将要平复的心,就又紧张起来,抓住初夏的手也不自觉的在用力。

“周山平,这是你新找的媳妇儿?”刘玲美开口解了王蕾的惑,“说什么你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屁话,这才和我离婚多久,你就勾搭上了,对了,不是听说你勾搭上了个小的嘛,怎么又带了个老的回来?你到底要脸不要脸?你这是要教坏儿子?”

自刘玲美进来后,莹儿就缩到初夏背后不敢吱声,她还记着刘玲美让她来这个家的任务,毕竟是小孩子,虽然已经和洛叶说清楚了,见到了刘玲美还是害怕,她怕因为姥姥,家里的人都不喜欢她了,会把她再送回肖家去。

她喜欢这作的亲人,她喜欢学校,她喜欢大家疼爱她的感觉,她真的不想离开这儿.......

“莹儿,看到姥姥躲什么?来,到姥姥身边来,不要躲在你三舅妈的身后,就是她害的你爸爸妈妈不能和你在一起的,姥姥不是和你说过嘛,你怎么能不听姥姥的话?”

“你骗人!”莹儿鼓足勇气喊道,“三舅妈对我可好了,比你对我好,我要和三舅妈在一起,不要和你在一起,坏女人!”

“林初夏,你就是这样教我外孙女的?”刘玲美说着看向周老太太,“妈,你就任由林初夏这样教我外孙女?您也是莹儿的太奶奶,您真的就一点儿都不心疼她?”

“行了,你就别唯恐天下不乱了。”因为要看看准儿媳的本事,周老太太一直没吱声,家里其他人也像看猴戏一样盯着刘玲美看,但被刘玲美点了名,周老太太就不得不出声了。

“妈,您就那么不待见我,好歹咱们婆媳一场那么些年,我也一直听您的话,为您生了孙子孙女,再怎么着,这么些年也处出感情来了吧?”刘玲美一指和初夏站在一起的王蕾,“这个女人凭什么取代我的位置,妈。她就是为了周家的钱,您为什么就要捧她揍我呢?”

“刘玲美。你但凡还要点儿脸,就不应该跑这儿来闹。”周山平冲王蕾招招手。“来我身边。”犹豫一下,王蕾松开紧紧抓住初夏的手,挪到周山平身边,她这会儿已经完全搞清楚了状况,她也明白周家人是在看她的态度,可她,要看的是周山平的态度。

已经到了这个年纪,遇到合适的当然要嫁,但如果对方不在意她。不维护她,那又何必要嫁?一个人也可以过的舒舒服服的,为什么要给自己套上枷锁?

周山平抓住王蕾的手,紧紧的握住举起来,如宣誓一般对刘玲美道:“我现在非常严肃的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我爱的人,这辈子,我都会和她生活在一起,欺负她的人就是在欺负我。骂她的人就是在骂我。

刘玲美,以前我们是夫妻不假,可是,我们那种在一起是为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不要用你的行为来衡量别人。

王蕾和你不一样,她有着中国女人最美好的品质。能遇到她,是我这辈子的福气。我警告你,要是再敢辱骂我的未婚妻。别怪我不客气。”

“啪啪啪......”拍掌的是周华康,他在用这种方式表示对母亲的抗议对父亲的支持,父母的婚姻他看的清清楚楚,母亲的品性他也看得清清楚楚,他不能选择谁做他的母亲,但是,他可以选择可以给他父亲带来幸福的女人做他的继母。

得到儿子的支持,周山平的身体站的更直了,并且向身旁的王蕾介绍:“那是咱儿子。”

他用的是“咱儿子”这三个字,等于告诉王蕾,只要嫁到周家,我的就是你的,孝顺我的自然也会孝顺你。

而周华康刚才的举动,也让王蕾看到了他对自己的善意,就冲周山平笑笑,又冲周华康笑笑。

“你......你们.......”刘玲美气得嘴唇直抖,她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落得这个地步,但凡有一线希望,她也不愿意来闹,可是,她的幸福生活已经化为泡影,听到周山平要步入幸福的时候,她心里的妒忌都快要把自己折磨疯了。

大家的态度让她看到了拆散周山平和王蕾的希望有渺茫,但是,就这么放手,她不甘心,索性看向王蕾:“抢别人的丈夫,你真的问心无愧吗?”

“我没有抢别人的丈夫。”王蕾摇摇头,“你们早就已经离婚,而且,你也已经再婚,刘同志,你不能只想自己不想别人,是你先做了错事离开他,现在,你被别人嫌弃的时候,又回来找他,你到底把他当丈夫还是当傻子?

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另一半朝三暮四,你怎么可以在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儿以后,还能理直气壮的来声讨他呢?

说真的,如果本来我还对嫁给他有所异议,那么现在我觉得我遇到他太晚了,得有多么宽广的心胸,才能和你一起生活那么些年?

我对自己将来的生活充满了信心,我也觉得,我以前受的那些苦都是值得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今天遇到他,过上属于我自己的幸福生活。”

“好,小蕾说的好。”周老太太喝声彩,看向刘玲美,“王蕾这个儿媳妇我是认定了,你呢,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都快五十的人了,你都做了些什么?

人要有廉耻心,要是连这个都没有了,还能称之为人吗?以前咱们能在一起做那么多年的婆媳,是缘份,正是念着这份缘份,我才让你进门,让你看清形式。

以后,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如果现在知道错了,知道改,或者,你以后还能有幸福,要不然啊,你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

“妈,我已经知道我划了,我后悔了,您原谅我,看在我是爱萍和华康妈妈的份儿上,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硬的不行干脆来软的了,刘玲美膝盖一软,扑通跪在了周老太太面前,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初夏看着她眼泪鼻涕往下流的样子,只觉得肚子里直犯恶心,天啊。这是要她命的架式啊,如此想着。再也忍不住,跑到卫生间里就是一番的大吐特吐。

周蜜康在她往卫生间冲的时候。就跟了进去,这会儿见她出来,就赶紧问:“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初夏摆摆手:“吐了,好了。”

“吐了?”周蜜康猛的瞪大眼睛,“你不会是......”指指初夏的肚子,“不会是有宝宝了吧?”

初夏就无语的翻个白眼儿:“要是我现在有宝宝了,你是不是该哭了?”

之前没怀上,这才回来几天啊。要是怀上了,可不真的要哭了?周蜜康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是我太想有个宝宝了嘛,媳妇儿,你说我下次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就真的可以当爹了?”

“不知道。”初夏耸耸肩膀,“这种保票我可不敢给你打,万一让你赖着就麻烦了,不过你说,三婶怎么能那么不要脸。以前她也是这样吗?”

初夏真心觉得,这样的女人,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也不多见。真的是不要脸无耻到一定的级别了。

“那个......”犹豫一下,周蜜康拉着初夏上了楼,然后小声道。“为了早日当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三叔和三婶在一起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不同意,可是三叔那个人比较负责任。就觉得答应她了,就必须要娶她。

你知道,爷爷奶奶并不是有门户偏见的人,他们不答应三叔娶刘玲美,是因为,刘玲美的奶奶曾经是做不正经工作的。

只不过,她碰巧救了一个八路军,后来又被八路军娶了她,才避过了很多灾难,但是,那个老八路被她奶奶连累,也没能再做军官。

爷爷奶奶就觉得吧,有些事儿,怕多多少少有点儿门风的影响,三叔当时坚持认为三婶不是那样的人,但后来证明,还真的是那样的人。”

初夏瞪大了眼睛看着周蜜康:“你的意思是,刘玲美是妓|女的孙女儿?太太太夸张了吧,三叔也太太太.....太大度了。”

“看吧,你这就是歧视了吧,有些人曾经从事那个行业,但却是被逼的,骨子里还是很正经的,不过,据说刘玲美的那个奶奶,不怎么正经。”

“嘿嘿......”初夏就笑,“想不到你也有这么八卦的时候。

周蜜康瞪她一眼:“还不是被你逼的?”说完扯着她往外走,“赶紧出去吧,正是白热化的时候,别让三叔觉得咱们不地道,准三婶可就和你认识,好歹你在那儿,她也有点儿底气。”

“也不知道王婧知道不知道,真有意思,竟然成了亲戚了。”初夏边笑边摇头,“缘份啊,太奇妙了,回头一定要问问三叔是怎么和三婶看对眼的,算起来,他们认识了也没几天,这速度,真的是要和火箭一个速度了。”

“你这好奇心啊?”周蜜康好笑的挠挠她脑袋,“你说我要是让你做什么事儿的时候,是不是就应该用秘密吊着你?”

“你敢!”初夏大眼睛恨恨的瞪着他,“你要是真敢那么做,看我怎么报复你!”

“好好好,我不敢还不行吗。”周蜜康赶紧求饶,“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怎么就当真了呢?”

俩人说说笑笑的下了楼,刘玲美已经离开,大家正热热闹闹的往桌子上摆东西,周华康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俩人:“三哥三嫂,就这么会儿功夫,你们俩也要上去说悄悄话,啧啧......”

周蜜康瞪他一眼:“就你话多!”

“还有我。”林文斌闪过来,“不过我是想告诉你,和我妹妹感情好,是我乐意看到的,哈哈哈.......”

初夏无语的看着林文斌,哥,咱能笑的稍稍含蓄一点儿吗?

后面的场景初夏和周蜜康没看到,林文斌知道自家这小堂妹的好奇心有多重,就小声给她讲述了一番。

原来,刘玲美的哭诉没打动周老太太,反倒让周老爷子给踢了一脚,结果,就拉着脸走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