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她会不会再闹啊?这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也太恶心人了。”初夏想到刘玲美一次次的卷土重来,就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

周蜜康听了就笑:“放心吧,三叔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再来也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三叔三婶立违场坚定,她有什么好闹的?”说着看向王蕾,“三婶,你可要和我三叔站一起对付那女人,我三叔受了那么些年的苦,可不能再栽进去了。”

王蕾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用力点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和山平站一起的......”说着站起身来,“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和山平在一起,既不是图他的钱也不是图他的权,我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

说实话,要是原先知道他的家庭是这样的,我可能还会打退堂鼓,不过,现在既然我已经站在这儿了,我就决定,以后做他坚实的后盾!

我们结婚以前,我希望能做一个公证,就是以后我不会要山平的财产,他的一切,都是属于小华和......”她记不起周爱萍的名字,就有些着急的看向周山平。

“爱萍不需要。”周山平摆摆手,拉她坐下,“咱们家人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儿,你也不用现在下保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相处久了大家也就知道了。”

“是啊弟妹,咱们处久了,就都了解子。”林艳秋主动拉起王蕾的手。“以后咱们就是妯娌了,我这人脾气不好。有时候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你多担待一下。”

“大嫂。瞧您这话说的,我刚才看您说话就知道,您是个特别直爽的人,我就喜欢和性格直爽的人打交道,我自己没有那些弯弯绕,最害怕别人和我玩弯弯绕。

我和山平在一起,就是看中他的性格挺直爽挺实在的,和这样的人一起过日子,不累。”王蕾说着不好意思的笑。“我这人就有这毛病,看着亲近的人,话就打不住。”

“咱家就喜欢这样的人。”周老太太给王蕾夹一筷子菜,“多吃点儿,以后啊,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我和你爸都不是讲乱七八糟规矩的人,只要你们过的和和美美的,我和你爸就高兴。

儿子儿媳在我们眼里是一样重要的。对了,你娘家那边都有些什么人,回头咱商量一下结婚的事,彩礼什么的。我们也准备准备。”

说前面的时候,王蕾还是一脸开心,听老太太说到后面。她就面露难色,犹豫一下。道:“妈,我家那边的彩礼就算了。我和山平去领个证,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行了。”

看她这表情,周老太太就猜到可能是和娘家的关系不怎么好,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姑娘不出嫁,娘家人要给她好脸色才怪呢。

这是国情,没法谁对谁错,因为理解成这样,老太太就道:“以前父母逼你也是为了让你有个家,现在你找着了属于自己的家,他们应该也为你高兴。

为了让他们省心,咱们也得办的风风光光的,让亲戚朋友不再说你的闲话,这样他们心里才能舒服了,你说是不是?”

“妈,我就不瞒您了,我爸妈对我也还不错,但是,我那几个哥哥弟弟的都不是省心的,我不希望到时候因为他们犯浑,搞的大家不愉快。

再说,我爸妈虽然对我不错,但是他们更心疼儿子,要不然,我侄女也不可能由我养大,如果他们知道我嫁了什么样的人家,避不住的总想捞好处。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和山平在一起,就是图他这个人,我只想和他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不是说就不孝顺我父母,等他们年纪大了,我可以多照顾他们一些。

但是,我不想现在让他们想得到太多,当然,我知道爸妈是不介意的,可是我介意,我希望我们之间是纯粹的婚姻,不是这样那样的利益交换。”

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周老太太也不是古板的人,就不再逼她:“行,你们自己商量吧,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啊,咱们家是绝对的配合。

听你这样说也知道,以前的日子过的挺苦的,放心吧,以后咱们家人多,都心疼你,肯定让你的心里天天暖暖和和的。

你还有个侄女和你在一起是吧,到时候就让她和你们一起生活,对了,她今年多大了,还上学吗?”

“奶奶,她是我师姐。”初夏笑嘻嘻的接话,“我们俩都是宋老师的学生。”

“真的?那可真是缘份。”周老太太就笑,“那正好,初夏以后你多关照关照你师姐,有什么需要的,就从家里拿。

小蕾,你也问问她,愿意和你们一起生活最好,要是觉得大家住一起不方便,你以后就多回去看看她,陪陪她,我呢,也帮她打量打量,看有没有合适的男孩子,早点儿有个家,她心里也踏实。”

“妈,我代小婧谢谢您,不瞒您说,她还不知道我找的婆家就是初夏的三叔呢。”王蕾不好意思的笑,“我们俩相依为命多年,这么突然的,我就不知道怎么张口,一天拖一天的也没告诉她,当然,最主要的是我和山平认识的时间太短,我还没做好思想准备。”

林艳秋笑道:“现在做好思想准备了吗?”

王蕾连连点头:“做好了,现在做好了,尤其在见到咱们这一大家子,我是一点儿担心和顾虑都没有了。”

“三叔三婶,我能不能问问,你们是怎么看对眼的?”初夏一脸好奇的看着俩人问道。

周蜜康笑着接话:“三叔三婶,快告诉她吧,要不她晚上连觉都睡不着了。”

俩人对视一眼。王蕾道:“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来说吧。我以前不是处了个男朋友,后来因为我侄女的原因。我们就散了嘛。

那天在医院里我就遇上他了,然后,他和我说了很多祝福的话,本来我也没什么,可是出了医院越想心里就越觉得冤屈。

要是一直没遇到,我甚至都忘了曾经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是看到他了,我就觉得特别难过,以前说的那么好听的男人。说娶别人就娶别人了,越想我心里就越堵。

后来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就走到了他妻子的病房,其实,我也不是要做什么,就是想看看他是怎么对他妻子的。

结果,我就看到了他对他妻子的细心和宠爱,而他妻子对他的态度却是一点儿都不好,说来也奇怪。原本眼泪不怎么软的我,那天就出奇的眼泪软。

我就想,要是当年我嫁给他了,现在享受这种温柔的大概就是我。不过随后又觉得,也许,嫁给他就变成他脾气不好。我让着他了。

因为当年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我让着他。或者,这就是人的命。越想我越悲,忍不住的就哭着跑了出去。

然后,就把山平给撞倒了,当时我看着他直直的躺下去,脑子里就是轰的一声,心想我这下子要是撞死人怎么办?

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就拼了命的去拉他,结果,还真的让我拉住了,不过,我的手腕也脱臼了。

然后,山平就送我去急诊室给手腕复位,又送我回家,路上他就问我,为什么哭成那个样子,当时我心里实在屈的要命,好不容易遇到个肯听我说的,我就想,反正也不认识他,那就都告诉他吧。

所以,我就把我以前的经历,全说给他听,听我说完,他眼圈也红了,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哪个男人为我红过眼圈,我就特别感动。

然后,我就问他的事儿,他说他也离婚了,是妻子要求和他离的,别的他也没多说,不过看他的神色挺痛苦的,我就觉得,他和我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

我这人就这样,遇到谈得来的就特别热情,我就邀请他一起吃饭,我做给他吃,他拒绝,我就不高兴的说他太不够朋友了。

然后,吃饭的时候,我们俩喝了点儿白酒,结果就越说越觉得投机,山平就问我,要不咱俩在一起,你愿意不?

我当时就愣住了,说真的,和他说那么多,留他吃饭,我是真没想到要和他发生点什么,然后,他又重复了一遍。

看到他眼睛里的真诚,我当时脑子一热,就点头答应了,其实过后我就后悔了,才见第一面,连对方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我竟然就答应了要和对方谈对象,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也不好意思反悔。

就这么着处了两天,我们越来越觉得合拍,山平说,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总这么拖着也没意思,不如早一些结婚,让大家都觉得踏实。

我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儿,就答应了,然后,就来到了咱家。”说到这儿,王蕾不好意思的笑笑,“好像一直都是我在主动,如果让山平说,他可能不知道怎么启齿,所以,就我说了。”

周老太太就一脸严肃的看赂周山平:“山平,以后好好对王蕾,一点委屈都不能让她受,能遇到这样直爽知理的媳妇儿,是你的福气。”

“妈,我知道。”

“别光用知道来唬弄我,得用实际行动让我放心,以后刘玲美的事儿不准再管,她要是找你,不准理她,你和小蕾赶紧去领了结婚证,她再闹,就是她的没理。”

“行,妈,我们明天就去领。”

“我还没开介绍信呢。”王蕾一脸为难的看着周山平,“我得先和领导说一下,再开出介绍信来才行。”

“放心吧,这事儿咱妈就给办了。”周山平说着笑眯眯的看向周老太太,“妈,您是不是很乐意做这件事儿?”

“你个鬼头,明明自己能办的事儿,非让你妈出面。”老太太瞪一眼儿子,转而冲准儿媳笑嘻嘻的笑着,“行,这事儿交给妈来办,妈保准让你明天一去单位就拿到介绍信。”

“谢谢妈。”王蕾赶紧道谢,说完脸羞的通红,她这道谢好像是她急着要领结婚证似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好丢人......

“三叔三婶,说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媒人呢,那个王连良的妻子病了是我最先发现的,然后,秦梅的病也是我最先发现的,要是没有这些机缘机合,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遇到,所以嘛......”初夏爪子伸出来捻捻,“过年的时候,要给我包大红包。”

“我也要。”莹儿情绪终于缓过来,跟着初夏起哄,“姥爷,你要娶姥姥了,也要给我大红包。”

“行,姥爷给莹儿大红包,那你答应姥爷,以后对姥姥亲近一些,我说的是现在坐在姥爷身边的这个姥姥,可以吗?”

“可以!”小姑娘用力点点脑袋,“我喜欢这个姥姥,她都不骂我,也不瞪我。”

“这孩子......周老太太就一脸好笑的看着她,“让你王姥姥听到,还以为你天天被打被骂呢。”

小姑娘赶紧解释:“我说的是刚才被咱们撵走的那个姥姥,总是瞪我,要不就骂我,说我是拖油瓶,连个把儿都没长。”

“咳!咳.......”于桃一口菜没咽好,呛的捂着嘴一个劲儿的咳,脸都咳的涨红了,周喜康吓得赶紧拍她的背,埋怨道,“就要做妈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

他当然知道妻子是为什么咳,只是,孩子说那样的话,实在让大人尴尬,他只好用这样的借口遮一遮。

周老太太和周老爷子也都是一脸的无语,刘玲美以前的作为他们没法再说什么,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的培养莹儿,让她别长歪了。

晚饭后,初夏和周蜜康送万老爷回家,林文斌也住在他那儿,四个人就结伴一起去往外走。

“明天什么时候走?”林文斌扭头看着周蜜康,“我定闹钟,免得起来晚了,都见不着你。”

“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周蜜康不悦的盯着他,“你明知道我舍不得初夏,还故意提醒我,有你这么做大舅哥的吗?”

“你不知道,我的快乐都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吗?”林文斌得意的笑笑,“你走了,我可是可以天天陪在妹妹身边。”

“装什么,你明天也要回去一趟,当我记性不好?”

“我回去转天就可以再回来了,不像你,回去了就要几个月后再回来。”

“是一个多月,不是几个月。”

“都差不多。”

“差多了。”

“.......”

听着俩大男人斗嘴,初夏一脸的无奈,万老爷子也呵呵笑,转而看向初夏,“这说明他们都重视你,要不然,斗不起你。”

“爷爷,我知道。”初夏就压低了声音道,“可是不能让他们看出来我知道他们的心思,要不然,他们就斗的更欢实了,烦人。”

“对,不能让他们知道为。”万老爷子认同的点点头,“这就是俩没长大的孩子,还不如我们家初夏懂事儿呢,就要吊着他们,让他们见天的在初夏面前表现自己。”

“爷爷,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初夏头黑线的看着老爷子,“让您这么一说,我可就变成坏女人了。”

“哈哈,谁是坏女人我们家初夏也不可能是坏女人,这个,爷爷可以凭证,谁敢说我们初夏不好,爷爷一拐杖敲破他的脑袋!”

初夏就故作认真的点头:“行,谁欺负我我就找爷爷用拐杖敲死他!”(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