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改过的。、

---------------------

“嘤嘤嘤......”

初夏等人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哭泣声,家里只有尹嫂在家,初夏对她印象不错,就加快步子抢先冲了进去。

哭声是从尹嫂屋子里传出来的,初夏犹豫一下,敲了敲门:“尹嫂,你怎么了?爷爷回来了。”

“来了。”哭声嘎然止住,没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尹嫂红肿着眼睛出来,胡乱的冲几人点点头,“我去泡茶。”

“不用了,你过来坐下。”万老爷子道。

尹嫂犹豫一下,就来到沙发上坐好,头一直不敢抬。

“出什么事儿了?”万老爷子问道,“这儿的都不是外人,要是不是你**的事情,就说出来,看大家能不能帮上你。”

“万老,我要离开您了,我舍不得。”尹嫂说着又开始抹眼泪,“我就是越想越伤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哭出声了,我不知道您这会儿就回来。”

“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了?”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万老爷子道,“是在我这儿做的不舒心,才想离开的?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给你上去,重新帮你安排工作。”

“不是。”尹嫂用力的摇头,“万老您对我特别好,能在您身边工作我觉得特别幸福,要不然。我也不会舍不得。”

“那是为什么?你能不能痛快点儿?”平时觉得尹嫂的好脾气和清雅是优点,可这会儿。万老有一种想戳她一棍子的感觉。

和王蕾比起来,这性格让他觉得太蛋疼了。问了半天,就不能主动把原因说出来吗?

尹嫂咬了咬唇,道:“是,是万小姐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离开这儿。”

“就万玉琼打电话来了?”

“嗯。”尹嫂点点头,“她说她重新给老爷找了一个保姆,让我赶紧从万家滚出去,要不然,他就对我的亲戚不客气。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我不能连累了家人,万老,对不起,以后我不能照顾您了,我特别感谢这些年来您对我的关照,以后有机会,我会经常来看您的。”

“你到底是我请来的还是她请来的?”万老爷子瞪着她。“她让你走你就走啊?我答应了吗?看把她能耐的,还要对付你的家人,她敢动他们一指头试试!”

“万老,我很感激您对我的维护。但是,她毕竟是您的女儿,而且。您一直盼着的就是亲人团聚,要是因为我再闹出矛盾。你们父女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好了。

如果您真的觉得过意不去,就帮我安排一份我力所能及的工作吧。以后,我也可以来看您,好不好?”

“不好!”万老爷子哼一声,“如果是你自己在这儿做够了是一回事儿,她这么安排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要是我听从了她的安排,那岂不是代表着我怕了她?

就她那个脾气我太清楚了,要是这次我妥协了,以后她威胁我妥协的事儿还多着呢,我是希望一家人团聚,但,那个团聚是因为亲情,而不是因为威胁。

小尹,如果你觉得在这儿做的还行,就听我的,继续在这儿待下去,这么些年,你做的饭我也吃习惯了,冷不丁的换个人,我也不适应。

至于万玉琼那儿你别担心,以后我去哪儿你去哪儿,她不敢对你怎么样,至于你的家人,我也不会让她动一指头。

就她那点儿小伎俩,当我不明白?哼!”万老爷子重重哼一声,“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我当她是女儿,她从来没当我是爹,都算计到骨头缝里去了。哎!”

这种事儿,初夏等人还真不方便插嘴,不管怎么说,万玉琼都是万老爷子的女儿,无论她做的多么错,他们这些做小辈的,都不应该跟着声讨,没那个立场,也没那个资格。

不过,由此,初夏却是想到了另一件事儿,她爹娘再有两三天就过来了,原本早就应该来了,总是这一出事那一出事儿的耽误下,这次,是真的要来了,今天中午,周老太太收到的电报。

原本是打算让他们来了继续和万老爷子作伴儿,可看现在这情形,好像是不太方便,万玉琼来闹的时候,会让林宝河和赵玉兰多难堪?还有胖婶和罗刚顺也会跟着一起来,这要是和万玉琼撞上落下心理阴影,以后两口子大概再也不愿意来a市了,来一次碰个壁,来一次碰个壁,搁谁能心里不打憷?

而关键的是,罗刚顺和胖婶来a市的主要目的是见未来儿媳妇儿,张二妮本来就是个胆子小的,要是让她撞上......

越想,初夏越觉得问题严重,想了想,索性直接向万老爷子征询,待她把顾虑说完,万老爷子就重重叹一声:“初夏,你想的这些的确是个问题,我也知道万玉琼这段时间闹腾是为什么......”说着就看向周蜜康,“小蜜,回家和你爷爷奶奶他们商量一下,你家的祖宅已经还回来了,不行让你岳父岳母他们住那边吧,我孤单的时候也去那边凑凑热闹,这样万玉琼来闹也闹不着他们,赶上我不在她也没辙,她是没看明白啊,她越是这么折腾,事情就越糟糕啊。”

“行,万爷爷,老宅那边一直有人留守,本来我爷爷奶奶的意思就是想让岳母他们住那边,不过,又担心您老自己太孤单,就一直没提,这样我跟他们说一声,再派个保姆过去就行。

您这边要是住的不开心,干脆带着尹嫂一起搬过去,反正您是初夏的干爷爷。而在我和初夏看来,您就是初夏的亲爷爷。

亲爷爷和孙女一家住一起是天经地义的。这话,我老早就想说。只不过,怕您心里觉得不舒服,就没敢说。”

“行,我听你的,我得避一避,就算是她恨我,我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将来怎么样,是她的命了。”老爷子说着叹一声。“但凡她能听进我的劝去,我也不用走这一步,可她偏生的是,我越不让她怎么做,她就越要怎么做,总觉得我是想要害她。

你说我是她的亲爹,怎么可能要害她?整天就觉得她婆家人好,她婆家人那么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拼了命的利用她。把她往火坑里推?”

初夏听的似懂非懂,不过想想也知道,大概是关乎到站队支持的事儿,想这万玉琼也真可笑。婆家长辈是长辈,亲爹就不是长辈,还真有够奇葩的。

林文斌一直没有插嘴。待大家商量完毕,就叹口气:“万爷爷。您那女儿.....哎!”

老爷子就苦笑:“你在京城住,应该对她的事情听之甚多。没事儿,实话实说行了,我倒很想听听外界对她的评介,这么些年了,我们父不父女不女的,对她,我还真的是停留在小时候的了解,不是我不关心她,是她根本不给我关心的机会,而且,我只要一关心,肯定会关心出事儿来,那还不如离得远点儿,大家都少惹点儿事。”

“也没啥,我就是想说,她呀,真够傻的,大家都知道,她婆家现在对她好,冲着的是您,可就她自己不知道。

以前啊,她在婆家根本就不受待见,我就奇怪了,您当年只是情况不允许才没能照顾她,她就记恨您到今天。

而她婆家人,根本就是条件允许也不承认她,就这几年才好起来,为什么她就那么区别对待呢?这女儿啊,你还真的是白养了。”

“是啊,养儿养女都是有宝有草,这只能自己认了。”万老爷子冲初夏和周蜜康摆摆手,“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小蜜明天还要早走,别太乏了影响开车。”

“爷爷,那我们走了,您也别想太多,无论到什么时候,您都还有我们呢。”初夏安慰万老爷子一番,才跟在周蜜康的背后离开。

明天就要离开,小两口都有些依依不舍,只不过,俩人都别扭的不表现出来。

周蜜康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初夏是不愿意承认。

或者,是看多了后世失败的感情,她在感情上,总是容易患得患失,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有时候,连她自己都烦自己,不能痛痛快快的?

可是,有时候她又想,一个女人要是对一个男人爱的太深,投入的太多,久而久之,就容易受的卑微,受的没有尊严,然后,可能两个人的位置就发生本质的改变,直到有一天,男人被别的女人抢走。

当然,她分析过好多次,觉得周蜜康不是那样的男人,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把自己武装起来,免得将来受伤。

对她的这种心态,周蜜康当然不了解,就理解为她年纪还小,对感情不怎么开窍,所以就容易忽冷忽热,一阵一阵的。

躺到被窝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天,周蜜康就搂着初夏进入了梦乡,他不是不想和妻子亲热,只是,妻子晚上呕吐过,他担心她的身体太弱承受不住,所以,只能苦了自己强忍着。

初夏呢,倒是准备好了任他为所欲为,可他没动作,她也不好意思主动啊,所以,俩人矫情着矫情着就睡了过去。

早上五点周蜜康起床,初夏也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周蜜康就一把摁住她:“睡吧,不用送我了,你就当我去上班去了,我也就当自己去上班了。”

原本,初夏还真不觉得伤心,可是听他这么说,莫名的心里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周蜜康赶紧坐回床上搂着她哄她,心里却是美的冒泡了,妻子不舍得他呢!!!

“我没事儿,就是你刚才说的那句话,让我特别伤感,快去洗漱吧,我听你的,就当你去上班了。路上注意安全,我等你回家过年。”

“好。等我回家过年。”周蜜康在她额头亲一下,迅速闪去了卫生间。他是军人,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什么,绝对不会拖泥带水拖拖拉拉,哪怕他心里再不舍,也知道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

比起父母那一代人,他们已经算是够幸福,如果他不努力,或者有一天他们也变的像父母那代人一样颠沛流离也说不定,那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暂时的分离,是为了永远的幸福,他坚信这一点儿!

送走了周蜜康,初夏也睡不着,她承认,在一起待的越久,就越舍不得和对方分开,她甚至已经习惯了把对方当成主心骨。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她就觉得没什么事儿是她怕的。

越坐越精神,索性起来洗漱完毕。换了运动服下去跑步去了,把身体练的棒棒的是正事儿,她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悲春伤秋上。

心里是这么想着。可是却仍是忍不住的伤感。

往回跑的路上,隐隐的听到有人喊她。赶紧回头,就见周祥萍和廖辉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四妹,妹夫,你们回来了?”

“三哥呢?”周祥萍气喘吁吁的问道。

“走了。”初夏冲她笑笑,“你不会是打算回来送他的吧?太晚了,估计他都快出城了,你们还不如在城外等着他呢。”

“走了?”周祥萍一脸失望的看向廖辉,“都是你,我说昨晚回来,你非要今天早上回来,这不,就是没见到!~”

“昨晚那不是有事儿嘛,工作不做就回来,你觉得三哥会饶了我吗?”廖辉苦笑着看向初夏,“我工作没忙完,让你四妹自己回来又不肯。”

“我自己回来到底去不去你家?”周祥萍就翻个白眼儿,“去了你见看到你妈我说什么?我对她什么感觉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回头我给三哥写信说明情况,放心吧,他不会怪你的。”

“谁怕三哥怪罪了,我是想三哥了,看出来不是你亲哥了,你一点儿都不想他。”没见到周蜜康心情太差,周祥萍变的有些不讲道理,廖辉只好讪笑着哄她。

看了一会儿,初夏就发现不对劲儿了,以前吧,廖辉对周祥萍也挺好的,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好,琢磨琢磨,她的视线就转移到周祥萍的肚子上。

留意到她的眼神,周祥萍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儿:“三嫂,你就要有小外甥或者小外甥女了,本来,是想把这消息告诉三哥也知道的,这下倒好,他先跑了,那就告诉三嫂吧。”

“真的呀?”初夏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我发现我的感觉还真是够灵敏的,我就觉得你们俩不对劲儿嘛,还真让我猜对了,恭喜恭喜。”说着就伸手去扶周祥萍,“快走,回家让爷爷奶奶也高兴高兴。”说完又意思道,人家是廖家的儿媳妇,是不是应该先去廖家,就赶紧改口,“让小家伙先去和爷爷奶奶汇报,然后再去和姥姥姥爷汇报。”

“当然要先和姥姥姥爷汇报。”周祥萍说着瞪一眼廖辉,“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当然是。”廖辉现在什么都必须听老婆大人的,是不是的都要说是,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怨周祥萍,谁让他妈有事没事的给他随便牵线来着,这不,把儿媳妇给得罪了吧,尤其像周祥萍这咱眼睛里不揉沙子的,要是真能那么简单的就原谅了他妈才怪了呢。

偏生的,他妈又不肯认错,总想在儿媳妇那儿争个理,俩人这么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就搞成今天这场面了。

其实周祥萍和他调到一起,一方面是为了要个小宝宝,最主要的,就是不想和婆婆住在一起,而他爸上次在周家遇难的时候的举动,也有些伤周祥萍的心,结果,现在他就算想为父母说句什么,都没法儿说。

事实上,他也更喜欢周家的气氛,不像他家,一片的死气沉沉。

几人回到周家,周老太太和周老爷子以及林艳秋梁晓红等人已经起床,看到廖辉和周祥萍回来,都是非常的高兴。

大家一番寒喧过后,周祥萍就一脸羞涩的把喜讯说了出来。把周老太太和周老爷子喜得,连喊祖宗保佑。

他们都不是迷信的人。可这两天喜事太多,实在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就选择了这种方式,听得林艳秋和梁晓红都是一脸笑意。

不过随之梁晓红的脸色又有些黯然,儿子周中康的性子太不定性,之前已经回周家,感觉上像是不再介意以前的事情,可是,自那以后就回来了一次,再怎么让他回家,他就是不回了。

问他原因。他就说,感觉这个家里没他的位置。

儿媳妇倒是个好的,可是儿子倔,能有什么办法儿?

梁晓红和周岗平也盼着早点儿抱孙子,可惜到现在,儿媳妇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夫妻俩私下里甚至怀疑,是不是周家的血统里有什么不易怀孕的因素,要不为什么每个孩子都在这事儿上那么拖拉?

当然。这种事儿他们也就是私下里说说,当着老爷子老太太的面是不敢的,现在看来,也未必然。这让梁晓红在欢喜黯然又欢喜的情绪里来回转换个不停。

周老爷子和周老太太是明事理的,听闻周祥萍还没回婆家,就撵着她和廖辉赶紧回去报喜。周祥萍有些不情愿,她心里的坎总是过不去。

她又不是会装的。什么事儿都在脸上挂着,让她假装欢喜她不会。让她假装喜欢她也不会,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尽量逃避。

这会儿就推着廖辉让他自己回去汇报消息,她则留在娘家吃早饭。

林艳秋就瞪她一眼:“胡闹,有你这样办事儿的吗?我也气你婆婆做的那糊涂事儿,可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心里也悔的要命,你就别和她拧着来了。

毕竟你是小辈儿,给她个笑脸,喊声妈,她的脸面上过得去了,自然也就能好好的和你相处了,听妈的,回去。”

“妈......”周祥萍还是一脸的不情愿,好吧,孕妇有闹脾气的自由。

“小四,你如果再这么不懂事儿,以后就别回来了。”周老太太冷着脸下了逐客令,“奶奶喜欢你的直脾气,可是奶奶从来没想到你是这么记仇的孩子。

你婆婆的做法不对,可是也情有可原不是,要是你们早一点生个孙子孙女的给她,她用得着胡思乱想吗?

你们年轻人是不明白长辈的心思,到了大院里,遇上别人就问,有孩子了吗,怎么还没孩子?你婆婆那人是个心窄的,听来听去可不就心里堵得慌了?

这时候,要是再有人胡乱说上几句,她动点儿歪心思也是很正常的,换句话说,如果你真的不能生,人家逼着儿子离婚,再娶一个,也是正常的。

廖家就廖辉这么一个独苗,要是断了根儿,廖老爷子那样的能受得了?你这么想想,还有那么多怨吗?赶紧回去!”

周祥萍就哼一声,不情不愿的收廖辉搀着往外走。

初夏站在不起眼的位置,暗自心酸,老太太这番话,何偿不是说给她听的?一大家子都在盼着她早一些生个下一代,可是,她的年纪摆在这儿呢,她承认,之前她一直有偷偷的避孕,例如,在完事后去厕所控一控啥的,她不是不想为周家生育后代,她是觉得,自己年纪太小了,身体也还没完全养好,万一生下的宝宝不健康,那就是她这个做妈妈的责任。

她是本着为自己负责又为宝宝负责的心思在做事儿,可这个年代的人,真的是把后代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好吧,不光这个年代的,就是后世,很多人离婚也跟这事儿有关系。

“初夏,瞎琢磨什么呢?”林艳秋扶在她肩膀上的时候,吓了她一跳,就长呼一口气,看向林艳秋,“妈,你差点儿吓死我。”

林艳秋就研究的看着她:“琢磨什么呢,喊你好几声都听不见。”

灵机一动,初夏赶紧道:“我爹娘就快来了,我在想到时候我几点请假去接他们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