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和赵玉兰林宝河的感情大家都知道,是以,她说她在想着去接爹娘的事儿,林艳秋就信了,当即道:“你就别操心几点去接的事儿了,爷爷早给安排好了,三点钟司机从家里出发,到医院也就是三点一刻左右,肯定耽误不了。”

“谢谢妈。”初夏向婆婆道完谢,又走到老公公和老婆婆面前,一脸认真的道谢。

周老太太就不乐意了,皱眉瞪着她:“初夏,你到底当不当自己是周家人,这事儿有什么好谢的?”

“奶奶,那也应该细呀,我还在琢磨这事儿呢,爷爷奶奶和妈就都给安排好了,我总不能明明心里感动的要命,还要装出一副子无所谓的样子吧?”

听她这么说,周老太太就笑起来:“别耍贫嘴了,过来吃饭。”并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初夏挨着她坐。

饭毕,初夏回房换衣服,周老太太也跟着她上楼:“初夏,奶奶有几句话想和你说说。”

初夏心里一动,压下那丝不舒服,冲老太太笑笑:“奶奶,去房间说吗?”

老太太点了点头。

初夏便伸手挽着老太太的胳膊往自己房间去,心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果然,做女儿和做媳妇是不一样的,她刚才想的,马上就要应验了。

不过,这要求也没什么过份的,既然嫁了,就当然要尽媳妇的责任,虽然,她不认为那是责任。而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但大家都那样认为。她能怎么办?

但着关房门的刹那,初夏抹了抹眼角的一丝湿意。没办法,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她,生活在开明家庭的她,对这事儿道理上明白,却过不了心里的关。

坐好后,老太太看着初夏笑:“猜到奶奶要找你谈什么了吗?”

初夏违心的摇头:“没有。”

老太太就叹一声:“别把那些不关你的压力也揽到身上去,小四和老二的年纪比你大不少,又是嫁到别人家的媳妇儿,做为娘家人。难免会担心她们的婆家不高兴。

小四的事儿你也知道,蔡虹盈从开始就不中意小四,是廖辉坚持,小四才成了廖家的媳妇儿,上一次蔡虹盈给江雪和廖辉制造机会,就是因为小四的肚子一直没动静。

蔡虹盈是不对,可小四嫁的是廖辉,咱不能因为蔡虹盈犯了错就否定廖辉,那孩子打小就对小四好。是真心实意稀罕小四,要不然,当年我们也不可能在蔡虹盈的反对下还答应小四嫁过去。

老二那边的事儿你不是特别了解,我简单给你说一下。她除了有个不怎么省心的婆婆,还有一个更不省心的小姑子。为了她一直没生孩子这事儿,没少受婆婆和小姑子的气。

我和你爷爷你妈他们说起这事儿来感慨。就是因为自家的俩闺女嫁出去都不如意,并不是急着让你赶紧给周家添丁进口。

初夏。我和你妈也私下商量过,觉得你年龄还小。再晚个一两年要孩子也不晚,原本吧,想和你们谈,可是又觉得不好张口,万一你爹娘想抱外孙,你说我们这么一拦算怎么回事儿?

主要,我们也怕让你爹娘误会,是不是周家不满意你才不想让你生孩子,现在明白我们怎么想的了,别冤屈了,行不行?”

初夏脸涨的通红,她自我感觉小心思藏的挺好,怎么就被老太太发现了?

不过,老太太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再矫情,不好意思的笑着:“奶奶,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行。”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她,“夏啊,奶奶就喜欢你这个不装的劲儿,你要是再多解释几句,奶奶可真就低看你了,呵呵……”

初夏就坦然的摊摊手:“有什么好解释的,奶奶都看那么明白了,我何必再去画蛇添足?”

“都是从新媳妇过来的,哪能不明白你的心思?为什么说婆媳难处?这么说吧,婆婆对闺女和对媳妇一样,媳妇肯定就觉得婆婆是对闺女好,这是人性的问题,不用叨叨太多你也明白的。

总之呢,你只要明白一点儿就行,咱们周家娶了你过门,就是把你当真正的周家的一份子,绝对没有区别。”

“奶奶,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挺感动的,可是说太多就虚了,以后咱们处的越久了,就越明了了,对了奶奶,我挺好奇的,二姐那么好,她婆家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是想说,你二姐性格好,咱们周家的条件也不差,为什么她就入不了婆家的眼是吧?”

初夏就诚实的点点头:“虽然我不完全赞同背景论,但大部分人是把这个当成先决条件的,而且就实际情况来说,不管二姐的婆家人在意或者不在意背景,二姐那么善良,心眼那么好,他们都没有不喜欢二姐的理由。”

“哎!”周老太太就叹一声,“中康的事儿你知道,他记恨的就是当年被寄养的环境不好,同样的,吉萍他们当年过的也不是特别好。

她嫁的是同班同学于明涛,就那时候的情况来说,于家的情况比周家好,于明涛也没少帮吉萍,所以,在于家人的眼睛里,吉萍是要感恩的。

俩人结婚的最初,于家人还行,后来于明涛的父亲被撤了官职,咱们周家又没帮上什么忙,于家就记恨上了。

尤其吉萍的婆婆和小姑子,就嫌她是知恩不图报的白眼狼,加上结婚后她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娘俩就越来越不像话了。

要不你二姐以前也不会整天往娘家跑,就是看他们那个样子不合适,才逼着他去和于明涛待在一起的。”

“原来二姐夫姓于,可是他的工作不是咱们家帮着解决的吗,为什么于家还要怪咱们呢?”初夏是真的一直不清楚周吉萍婆家的事儿,周家人都不大愿意谈,她还没熟到那个份儿上的时候,当然也就不好随便问。

“在他们看来,解决于明涛的工作问题是应该,为于明涛的父亲撑腰才是真正重视于家这个亲家的表现。”周老太太无奈的摇头,“人心最难猜啊,咱们觉得已经扒心扒肝了,人家还嫌咱们是在看笑话,要不是明涛那孩子还行,吉萍也坚持不到现在。”

初夏就撇了撇嘴,行什么行,要是真行,能让老娘和妹妹把媳妇欺负成那样子?至于生不出孩子,也不一定是女人的问题,凭什么不检查就把帽子全扣到周吉萍的身上。

瞄到她的小动作,周老太太就笑:“你这孩子,就知足吧,你看你大姑子小姑子都嫁的什么人家?让你这样的直肠子嫁过去,还不得气吐血?”

初夏一本正经的道:“奶奶,你放心吧,我这人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要真嫁了那样的人家,我肯定能把他们也气吐血。”

“行了,奶奶不耽误你时间了,赶紧换衣服去上班吧。”老太太冲初夏挥挥手,起身往外走。

“奶奶…….”初夏唤一声,上前搂住老太太,在她脸上吧唧一口,“我爱你,也爱咱们家!”

“呵呵呵……”老太太美滋滋的笑着下了楼,林艳秋明知道老太太能这么高兴赶紧是没问题了,可还是忍不住问道,“丫头相信吗?”

“嗯,我实话实说的,她怎么会不信?”周老太太说着又忍不住笑。

“妈怎么这么高兴?”林艳秋也跟着笑起来,“让您笑的我都不自觉得也跟着您笑了。”

老太太就摸了摸脸颊,美滋滋的道:“丫头亲我了。”

林艳秋:“……”亲了一下就这样了?这反应应该属于小蜜吧?

老太太一看她表情哪能不明白她想什么,就瞪她一眼:“要不是真亲近,她能亲我吗?我是高兴这孩子是真的和咱们的心贴紧了。”

老太太说的是贴紧不是贴近,林艳秋琢磨了琢磨,也笑起来:“是,是这么回事儿。”不过,这好像代表的是和婆婆贴紧了,和她有没有也贴紧呢?

初夏下楼的时候,林艳秋迅速迎上去:“都准备好了?”

初夏就有点儿迷糊,准备什么呀?

林艳秋赶紧更正:“我的意思是,上班的东西都带齐了?要不要再喝点儿水?对了,我让小晶给你洗了水果,带上去班上吃。”

“带……带齐了,谢……谢谢妈。”初夏被她的热情惊的有点儿结巴,婆婆一直待她挺好是真的,可平时上班,也没热情到这程度。

小晶把装着苹果的饭盒拿过来递向初夏,林艳秋一把抢过去,冲初夏笑笑,示意她把包包打开,她给她放进去。

初夏机械的把斜背包取下,俩手撑着,让林艳秋把饭盒放进去。

“妈,奶奶,爷爷……我去上班了。”初夏和一众长辈打过招呼往外走,林艳秋赶紧跟上,“我送你。”

不对,太不对!初夏有些狐疑的看着婆婆,难不成,老婆婆谈完了,婆婆也要谈?她有些探询的看向老婆婆,就见对方冲她摸了摸脸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