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苏爱上下打量打量叶美如,笑着点了点头:“气色不错,看来小家伙没怎么闹腾你。”

“是啊,最近我吃的好睡的好,也不吐了,感觉特别好。”叶美如边说边抚着肚子,“可惜,他爸爸看不到他了。”

黄苏爱脸上的笑意刹那间消失:“叶美如,不要当我是傻子,你和林初夏的恩怨,我不会掺合,如果你再敢拿我大哥作套儿,我爷爷也护不了你!”

“爱爱……”叶美如可怜巴巴的看着黄苏爱,“你误会我了,我是真的挺遗憾的,也是真的后悔了,这个世界上,大概不会有第二个男人,像你大哥那样待我了。”

“嗯。”黄苏爱淡淡应一声,抬脚往前走。

“爱爱,你要去哪儿?”叶美如一把扯住她,“是要去手术室吗?”

黄苏爱皱眉看着她:“我做什么有必要向你汇报吗?”

“不是不是……”叶美如赶紧摆手,“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看看林初夏是不是像传言的那样有天赋,如果你去手术室,带上我好不好?”

“不好!”

“爱爱……”

黄苏爱抬脚就走,不搭理叶美如。

“我已经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我这是在帮你……”

“你住嘴!”黄苏爱驻足四处瞄瞄,还好,虽然有人往这边张望,但是离的比较远,不可能听到她们的对话,“叶美如,你可以不再胡说八道。可以正常点儿吗?”

“你敢说你不喜欢周蜜康?”

“当然敢。”黄苏爱无奈的返回她身边,“你是孕妇。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请你不要用这种方式中伤我。

曾经黄家是提过亲,但是,我从来没有非周蜜康不可,原本就没想法儿,现在他已经结了婚,我就更不可能有想法儿。

你对他的怨念纠结,是你自己的事儿,不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

能让你来医院工作。我也能让你失去这份工作,如果不想被圈在家里待产,你就老实点儿,安安稳稳的做你的学徒!”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为什么你要主动申请战前医疗队的筹备?”

黄苏爱眸色一凝:“这消息你从哪听说的?”

“反正我知道。”叶美如咬咬唇,“本来我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可是,你自欺欺人,我只能用这种方式逼你。”

“你这段时间没回叶家。所以,消息肯定是从黄家得到的,你偷听爷爷的电话了对不对?”

叶美如眼神闪烁着:“我这段时间是住在宿舍的,怎么可能偷听爷爷的电话。而且,他那么警惕,怎么可能让我偷听到?”

“你每周回黄家一次。而上次你回去的时候,正好我在给爷爷打电话。你敢说不是你偷听的?”

“我……”叶美如脖子一梗,“是。我是听到了爷爷的电话,但不是偷听的,是无意中听到的……你……你松手。”她有些骇然的看着近在咫尺揪着她脖子的黄苏爱,对方的眼神冷的她浑身发毛,她现在真的后悔刚才的莽撞了,要是知道对方这样待她,她肯定不会说出来曾偷听这事儿。

原本她是觉得,女孩子喜欢上一个人,肯定就会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对方,那么,在她提出来的时候,一定会和她合作的。

为什么,和她想像的差了那么多呢?

“如果不是你肚子里有我哥的骨肉,我真的会掐死你,叶美如,我哥在的时候,为了他开心,对于你的利用,我会睁只眼闭只眼。

可是,因为你,我哥连命都没有了,如果问我这世上让我最恨的人是哪一个,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就是你,叶美如!

你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把肚子里的宝宝生下来,如果再兴风作浪,别怪我不讲情面。

不要以为我总在拿这句话吓唬你,我黄苏爱是什么脾气,你可以打听打听……”说到这儿,她用低的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丢命,对我而言并不是难事儿!”

一直到黄苏爱离开好久,叶美如还是愣愣的站在那儿,她搞不明白黄苏爱的心思,明明在黄家的时候,黄苏爱对她还是很维护的,为什么,现在又会说这些话?

……

手术室内。

负责备皮工作的是王婧,正常情况,如果医生不带学徒的情况上,这都是护士的工作,不过,原老带了初夏和王婧一起手术,备皮工作自然就不需再劳驾护士。

这种工作常做,王婧已经习已为常,但是病人不习已为常啊,所以,当脱的光溜溜的病人,被王婧掀开床单的时候,慌的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下了病床,待跳下去他才发现,这一下子他就成了全祼了,便急的手捂在重要位置往床低下躲。

王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就慌的看向原老,不知道怎么办好。

“哎!”无奈的叹口气,原老对着床下的病人喊:“出来吧,医生无男女,赶紧出来手术。”

“原老,我……我不要女护士。”男人缩在床下不出来。

“好,我给你备皮,你出来。”

“让,让女医生和女护士先背过身去。”

初夏面无表情的拉着王婧背过身去,跟着宋晓玉上了几次手术台,她对于**已经不会大惊小怪,既然打算做一名医生,就不能在这种时候瞎矫情,当然,病人要矫情的时候,她只能极力配合着让病人矫情的舒服。

磨磨蹭蹭的,男人自己爬上了手术床,麻醉师已经笑的快不行了,他干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熊的男人。

别人顶多是不好意思的捂着脸不好意思看人,这位倒好,能自己滚到床下去,也真是……

如约,原老给男人做完了备皮,严肃的看着他:“你已经答应了由小林医生为你手术,现在你又不让女护士女医生面对你,这算怎么回事儿?”

“我……我以为能适应,可是……”男人一脸的霞色,“可是我……我不好意思,原老,还是你给我做手术,行吗?”

“不行,你已经签了手术同意书,主刀医生是林初夏,不是我。”

这时候,手术室的门推开,着消毒服的黄苏爱和徐院长进来,男人慌的伸手去捂下面:“怎么,怎么要这么多女医生,我……我不做了,不做了。”

“是命重要还是害羞重要?”初夏转过身,瞪他一眼,“我都没不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老实实的躺好,准备手术!”

黄苏爱眉头挑了挑,研究的打量着初夏,她不得不承认,林初夏的长相,真的是讨喜,一般女医生这打扮的时候,和好看基本不搭边,可是,那手术帽往林初夏头上一戴,光光的额头露出来,只会让人更加清楚的看到她长相的精致。

难怪周蜜康会对她那么上心。

也难怪叶美如争不过她。

不过,林初夏对病人的这个态度,她还是很喜欢的,女人嘛,既然做了医生,就不能扭扭捏捏的。

麻醉师趁病人愣神的功夫,抓紧时间做了局麻。

“把我当成男人,你心里就舒服了。”药劲儿还没上来,初夏就轻言细语的给男人做思想工作。

“可你是女人。”

“我现在就是男人!”

“……”明明就是女人嘛……

原老的嘴角抽了抽,拍拍有些委屈的男人:“你呀,拿出答应让小林医生主刀的勇气,你相信我,小林医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初夏嘻嘻一笑:“我保证,给你缝个特别漂亮的针法,让你好了以后都看不出疤来。”

“我又不是女人,有疤没疤的都没事儿。”男人忍不住小声嘀咕,这会儿,他就觉得从腰部往下都僵僵的,忍不住拿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末了有些担心的看向原老,“我好了以后,这腿走路没问题吧?”

“没问题。”

原老回答的功夫,初夏已经切开皮肤和皮下脂肪,手指灵活的挑起两条腹壁浅部动脉做结扎,切断,然后再顺着切口方向切开浅筋膜深层。

用缠纱布的手指向两侧钝性分离浅筋膜深层下的结缔组织,显露腹外斜肌腱膜,在腹外斜肌腱膜切一小口,先用剪刀在腱膜下潜行分离,再用剪刀挑起腱膜,顺纤维方向向上和向下剪开......

病人的疝囊不够突出,初夏眼神柔和的看着对方:“用力咳嗽。”

“咳!咳!……”

疝囊外突的刹那,初夏迅速提起切开…….

整个手术的过程,看在眼里就是一种享受,手指灵活翩飞,做为助手的王婧,丁点儿都不觉得初夏是第一次上手术台,以往,她给老医生们做助手,也就这样了。

看在别人眼里是享受,初夏自己也觉得是一种享受,上手术台之前,她紧张的腿肚子都在哆索。

甚至,在病人要求她背过身的时候,她的面无表情也是在掩饰自己的紧张,可是,当她拿起手术刀,切下去的时候,心里便再无杂念,只是想着,把这件事儿做好,做到最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