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王婧的父亲王国柱拄条拐杖,一步步的艰难的往前挪着,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和暴突的青筋昭示着他的痛苦。

继母王雨琴坐在一边择干豆角,时不时的瞄他一眼,没什么表情。

停下步子的王国柱,大口大口喘着气看向妻子:“阿琴,拿条干毛巾给我擦擦后背吧,全湿透了。”

“自己拿!”王雨琴头也不抬的回道。

瞄一眼挂毛巾的架子,王国柱叹口气,艰难的挪过去,这段时间,这样的冷眼他已经适应了。

最初,他生气,他愤怒,他抗议,可换来的,只有加倍的冷漠和嘲讽,这让他清楚的认识到,想要尊严,必须自己站起来。

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最盼着见到的人,会是一直不受待见的亲生女儿,连带着,他就开始怀念亡妻的好……

“咣!”

“哐啷啷……”

脚下一个不稳,王国柱直冲冲的扑向脸盆架,结果就是他倒了,架子倒了,盆子滚了……

“你个杂碎,钱挣不碰上,祸害东西倒是一等一的……”原本一脸漠然的王雨琴迅速弹跳起来,骂骂咧咧的奔向王国柱。

骂声虽然让人不舒服,但是妻子能第一时间跑过来扶他,还是让王国柱心里释然了不少。

可惜,他释然的似乎太早了点儿,王雨琴的确是奔往他的方向。但,手却是伸向了盆子……

哈哈……。原来,他还不如那个脸盆重要。王国柱自嘲的笑笑,艰难的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结果手下一滑,又“扑通”一声趴了回去,脸盆里的水流过来和水泥地上的土混合在一起,湿了他的衣服,也彻底冷了他的心。

“啊哈哈哈……”他状若疯癫拍打着身下的泥地,声音似笑似苦,王雨琴恨恨的踢他一脚。“嚎什么丧?赶紧起来!”

“报应啊!报应啊!”王国柱索性翻过身子躺在地上,满面凄然的看着王雨琴,“你小心点儿,早晚也会有这一天的。”

“你胡说什么?!”王雨琴恨恨的盯着他,“是你自己要锻炼,想早点儿站起来的,现在这是说的什么混帐话?”

王国柱冲她笑笑:“王雨琴,我是认真的,当年我为了让你高兴。扔下小婧不管,现在我得了报应了,而你,当年对小婧不好。现在又算计她,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得报应的。”

瘫痪后一直没得到好的照顾。王国柱瘦的几近皮包骨,因为总关在屋子里的关系。面色苍白,现在这么凄然的笑着。王雨琴就从心底里觉得瘆的慌,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害怕了?”王国柱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害怕自己遭报应还是害怕我会报复你?放心,我现在是动不了你一指头的,哪怕你把我杀了,我也只有受着的份儿。

不过,如果我去了地底下,一定会求阎王爷早点把你收走的,我要带你去找小婧的妈妈赔罪,你的闺女是闺女,我的闺女也是闺女啊。

这么些年,我待你的闺女像亲生的一样,可你待我的闺女像什么?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看小婧和小蕾在一起过的比和我们在一起过的好,我是不可能真的撒手不管的。”

“你发的什么疯?”王雨琴犹豫一下,把王国柱扶了起来,轻叹一声,“你呀,真是风一阵雨一阵的,是你自己要锻炼早些站起来的,可是刚受了点苦就诅咒发誓的,还要拖我去阎王爷那儿,你做的像个男人吗?

和我结婚这么些年,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为什么以前我脾气不好你能受了,现在就受不了了?说实话,要是你妹没嫁到大户人家,要是小婧没跟在你妹身边,你敢对我这样吗?

小兰和小囡是我带过来的没错,可我不是还生了小军吗?那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也是我唯一的亲生儿子,你说,有儿子在这儿,我能对这个家二心吗?

对小兰小囡好,是因为他们除了是我的亲闺女,他们还听话,小婧呢,你想想她小的时候,那死倔的脾气,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

是,有时候她挺能干的,可是边干我没有边拉着个脸子,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就小声骂我,你让我怎么能忍了?

后娘难当啊,训我自己的孩子,哪怕是打,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是对小婧只是说几句,你们就都觉得我对她不好。

你也不想想,她那个时候都能干活了,要是真的不疼她,我肯定压着不让她走,让她在家帮忙带小军,我去上班挣钱和你一起养家糊口。

还有,小兰小囡都是十五就开始接小活挣钱养家,这么算算,是你养了她们,还是她们在帮着你养家?王国柱,我从来不和你算账,现在你倒是和我算起来了。

既然要算,咱就往细里算,你自己琢磨琢磨,嫁给你,到底是我赚便宜多还是你赚便宜多?无端端的白捡俩闺女孝顺你,帮你养家,你还一肚子埋怨,你有良心吗?……”

王国柱闭着眼睛不吱声。

和王雨琴一起生活了这么些年,要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那可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这个女人,是真真的利字当头。

不了解的人,听她这一番说词,没准还真觉得他是个白眼狼,但事实上,如果不是妹妹嫁了好人家,如果不是妹妹对小婧疼爱,大概,他已经被赶出这个家门了吧?

这些日子,王雨琴一阵冷一阵热的,倒是让他把她真是看得透透的。

最初,得知妹妹嫁了好人家,以为可以沾到光的王雨琴,真真是把他当成菩萨供着,可是,随着王蕾在一大家人面前声明,她不可能借着夫家的势帮王家一分一豪,并且也的确是把家人的要求全部拒绝后,王雨琴对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二十度大转弯。

后来又有一段时间对他好,是因为李大军看上了小婧,王雨琴想借着小婧的势,给自己俩女儿和儿子安排工作。

在自己表明不逼小婧以后,王雨琴的态度就又冷下来了。

现在又突然脾气好起来,是因为自己的诅咒让她害怕了,同时,也是担心万一小婧和妹妹对他态度改变,她沾不上光。

一起生活了十八年了,她什么时候把心真正放在这个家里了?

孩子小的时候,她背着他给她自己的俩女儿买好吃的,他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孩子大了以后,她四处张罗着给小兰和小囡找婆家,何曾问过他的主意?

给自己女儿找婆家的时候,她是既考虑男方的家境,又考虑男方的年龄和人品,为什么轮到他的闺女了,就可以只考虑能不能为这个家带来好处?

是,对于他们共同的儿子,她很用心,可是,她的用心中并不包括他,她只是想着,儿子混好了,可以让她过好日子,让她脸上有光。

甚至,他听人给他透露过,王雨琴还打算百年以后和她的前夫葬在一起,也就是说,她所有的一切筹备计划中,从来没有他的位置。

以前,他被蒙着眼睛,看不到这一切,现在,终于看明白了,自己却已经是这个样子,穿着一身泥衣服,躺在硬板床上,他从未有过的悲观。

“我知道你怨我,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这个家,就指着小军了,要是他没有个好前途,咱们还有什么盼头?再过两年他娶媳妇的时候,咱们上哪给他找好姑娘?

小婧过了年二十四了,嫁给李大军也不亏,虽说比她大着近二十岁,可是,男人大了会疼人,拿她当个宝,就她那娇娇性子,找个脾气不好的,有法过吗?

有李大军在,他们的孩子也指定有前途,以后就算李大军先走了,指着孩子,小婧也能过的挺好,人老了,不就图个儿女出息嘛,她又能过舒坦了,又能帮上小军,你为什么就想不明白这理儿呢?”

“小囡也没嫁,你为什么不把小囡嫁给李大军?”王国柱面无表情的盯着给他往下扒外裤的王雨琴,“而且,小囡还比小婧大一岁,为什么你就不让小囡嫁过去享福?”

王雨琴瞪他一眼:“这不李大军没看上小囡吗,要是他看上了,我肯定让小囡嫁给他。”

“好,一会儿我去找李大军问问,要是他愿意娶小囡,你就让小囡嫁吧,这享福的事儿,谁稀罕给谁。”

“你……”王雨琴松开蜕了一半的裤子,对王国柱怒目而视,“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我怎么气你了?”王国柱往后挪挪背倚着床沿坐好,“我这不是顺着你的意思来吗,你说这是门好亲事,是享福的好亲事儿,那我就主动帮忙让好亲事落到你闺女头上,怎么还成了我气你了?”

“叔,婶,在家呢?”

伴随着招呼声,俩人正在念叨着的曹操到了,看到穿条泥裤子躺床板上的王国柱,他惊的赶紧上前扶住他,“叔,这是怎么了?婶,不是我说你的,叔这身子不利索,你就别总是惹他生气了,要是让小婧知道,又该担心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