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走过去了,起来吧。”待王囡和王军错过去,周蜜康便招呼趴在后座上的初夏和王婧起身。

“再等会儿,万一他们回头怎么办?”初夏边说边按住想要起身的王婧,这年代车子少,好奇张望是很正常的事儿,她必须小心点儿。

“警惕性还挺高的。”周蜜康赞一句,又道,“起来吧,他们现在没心思乱看。”

“也是……”初夏慢悠悠的坐起来,“心里惦记着害人呢,哪有心思看别的,师姐,起来吧,还趴那干什么?”

“岔气了,别动我。”王婧吸着气说一句,半晌,长呼一口气爬起来,幽怨的瞄着初夏,“你一胳膊拐我肋骨上了。”

“好弱!”初夏嘴里这么说着,手却是伸向对方肋侧,“还疼吗?不好意思,我急了点儿。”

王婧笑着摆摆手:“没事儿,已经好了,我从小有这么个毛病,所以,我从来不敢下水,就怕一不小心岔气了把自己给淹死。”

“好娇弱的小身板儿。”初夏邀功般看向周蜜康,“你还说我身体不好,师姐的身体还没我的好呢。”

“你为什么不和罗晓琼比?”

“呃……”初夏翻个白眼,看向王婧,“师姐,他瞧不上咱俩。”

王婧哪敢接话,只能以干笑做回答。

“师姐,别回家了。和我们一起回去吧。”这段时间王蕾都要住在周家,就剩王婧一个人在家。大过年冷冷清清的也没意思,初夏之前征求过周老太太的意见。此时便真心邀王婧。

王婧想也不想的摇头:“不要了,等过年那天晚上,我一定去凑热闹。”

“可是你这几天一个人在家,三婶肯定不放心。”初夏继续劝道,“你要是不自在,可以和我住在一起。”

王婧飞速瞄一眼周蜜康,赶紧解释:“我不是客气,也不是不自在,你说你们都是有爸有妈疼的。我在那儿多受刺激?”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就觉得初夏说出提议的时候,周大团长全身都在放冷气。

“好吧,那你就到过年的时候再过去吧。”初夏说着忍不住又补一句,“其实三婶一直把你当女儿疼的。”

“我知道,可是毕竟我已经二十多,不是小孩子了,现在和小姑姑父住在一起,就是为了不让小姑觉得她结婚了我和她疏远了。

但是。她住到婆家,我要是再跟过去,感觉就不太一样了,我可不愿意别人说小姑父娶了个媳妇还带个大拖油瓶呢。”

知道王婧说的也有道理。这个年代的人对这方面还是很介意的,就算周家不介意,外人说的话传到王蕾和王婧耳朵里。俩人肯定都会不自在的。

说白了,还是王蕾嫁到周家的时间短了点儿。大家并没有真正的熟悉起来,单凭几句话是不可能让她们真正的踏踏实实的把这儿当成家的。

一个人融入一个家庭。是需要时间的,她算是个例外,这前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这次相对就适应性强一些。

再者她来自相对开放的年代,在看待事情的角度上,和真正属于这个年代的人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所幸,她遇到的都不是古板的人,老天还是很厚待她的。

送王婧回了家,周蜜康和初夏才往周家老宅赶,这段时间一直到过年,大家都住在老宅子里,一是为了让林宝河赵玉兰自在,二是老宅是周家的根儿,过年嘛,当然还是在老宅更好一些。

“你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吧?”半道上,初夏觑着周蜜康的脸色问道。

“你说呢?”

“不要用反问句!”初夏白他一眼,“直接告诉我会还是不会。”

“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吧?”

“就是有点儿多管闲事,但,说明你心地善良。”周蜜康伸手揉揉她脑袋,“再接再厉,有我呢,不用怕。”

“什么意思?”初夏一脸迷糊的看着他,“听你这意思,我好像做的挺错的?你指哪件事儿?是让李大军去王家提亲,还是让王婧去你家过年?”

周蜜康一头黑线,这人一不高兴,竟然直接就和他不是一家人了,还“你家”……

“让王婧去咱家过年是没错的,可是你忘了一点儿,王婧是王蕾的侄女,有些事情你要留给王蕾去做,而不是你来安排。”

“对噢!”初夏猛的一拍脑门,“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忽略了呢?哎,我真是猪脑儿,当时就想着王婧一个人挺凄凉的,还有就是觉得王蕾刚嫁过来可能不好意思张口,我还觉得我这是做好事儿了呢。”

“王婧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会误会王蕾的……”周蜜康好笑的瞄她一眼,“以后注意些行了,我只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

“知道了。”初夏斜睨他一眼,撇撇嘴,“我发现了,你心眼可真多,不行,以后我不能那么相信你了,小心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

“哈哈哈……”周蜜康就畅然的笑,“心眼多总比猪脑强。”

“讨厌,你笑话我!”初夏气得推他一把,又忍不住叹气,“好长时间没见到二姐和四妹了,她们过年前应该回家趟吧?”

“这两天估计就回来了。”周蜜康一脸的欣慰,妻子和大姑子小姑子的关系亲近,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俩人嘀嘀咕咕的回到家,和一众长辈打过招呼后,初夏特意告诉王蕾,她们把王婧送回了家。

王蕾一脸感激的道:“初夏,说客气话就是虚套了,但是,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情的,我是真的真的特别感谢你。”

“我明白,三婶别嫌我多管闲事好了。”初夏就不好意思的把周蜜康的顾虑说给王蕾听,“如果因为我,让三婶和师姐的感情出现裂痕,那我可真就懊恼死了。”

“不会的,小婧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样了,说起来,这点我也要好好谢谢你……”王蕾不好意思的笑,“说着说着又客气起来了,算了,我不多说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嗯,三婶这样想就对了。”犹豫一下,初夏还是把算计王军和王囡的事儿告诉了王蕾,这事儿王蕾迟早要知道,早些说出来也可以免了因猜疑产生隔阂。

“哎!”王蕾重重叹一声,没吱声,初夏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就不再多说,反正做都做了,要是王蕾因此不高兴,她也只能认了。

吃饭的时候,周蜜康把初夏今天第一次上手术台,并且取得了成功的消息告诉大家。

“怎么不早说?”周老太太瞪一眼周蜜康,又不满的看着初夏,“是不是还和我们见外,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也不吱声。”

初夏讨好的笑:“奶奶,我是怕告诉了你们,都跟着担心,我就会特别紧张,原老那么看重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给我争来的机会,要是我因为紧张出差错,可就太对不起他了。”

“找理由!”老太太哼一声,“做完手术给家里打个电话总行吧?好歹让老二和小四一起回来庆祝一下,亏她们一直惦着你呢。”

周蜜康赶紧接话:“奶奶,这事我作证,初夏也惦着她们,路上还问我她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你以为你就没事儿了?你错的最厉害,她打电话不方便,你呢?你在部队打电话多方便?熊孩子,心里是一点儿都没有我们!”

“奶奶,现在给我庆祝吧。”初夏狗腿的笑着,“其实,我特别想早些说出来大家夸夸我的,可是又怕显得太得瑟,就忍到现在,我也挺不容易的。”

“噗!”一个没憋住,老太太笑喷了,干脆点着她的脑袋数落,“要是再有这么一次,不管别人,反正奶奶是不喜欢你了。”

初夏连连点头:“不会的不会的,以后有什么大事儿我第一时间通知长辈们,其实,自己抗着压力也挺大的!”

赵玉兰和林宝河开始是为女儿的能干自豪的要命,这会儿,又被女儿逗的苦笑不得,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闺女整个就是一活宝呢?不过这样才让他们更放心。

“这事儿对初夏来说,也具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咱们就以水代酒干一个,过年的时候凑齐了人,再庆祝一次。”

“行,就以水代酒干一个,祝咱们家初夏成为一代名医!”万老爷子边响应周老爷子的提议边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纷纷起身,说着祝贺的话。

初夏一头黑线,就个小手术,还庆祝两次,让别人知道会不会笑下大牙?不过,难得大家高兴,她也不想扫兴,就喜滋滋的举杯:“我一定努力,成为一代名医,为周家争光,我为爹娘添彩!”

本就是信口的吉祥话,却是使得赵玉兰和林宝河激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就一直用力的点着头附和,倒使得初夏心中陡生豪意,为了爹娘,她必须拼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