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孩儿的话音落下,床上躺着的老大爷配合的哼唧了两声,女孩儿就叹气:“爸,是不是又疼了?唉,以后再也不相信专家了,这哪是专家,太坑人了。”

“你怎么说话呢”矫美琴走了进来,面色阴沉的看看女孩儿,“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你爸多大,三床多大?”

“我爸五十二,三床的王叔四十八,这差距大吗?”看到自家老爸遭罪,女孩儿心疼的不得了,说话自然也不客气。

“体质一样吗?”矫美琴冷哼一声,转身就往外走,“是你们自己要求黄主任主刀的,现在又乱埋怨,要脸不要脸?”

“你说谁不要脸呢?”女孩儿气得冲出去,一把扯住矫美琴,“明明是你们技术不行,还不让说,你要脸不要脸?”

“放开!”

“道歉!”

“我让你放开!”

“我让你道歉!”

说着说着俩人便拉扯起来,做为唯一的医务人员,初夏当然不能站在里面看热闹,但是,她很清楚,要是她上去劝解,矫美琴绝对会倒打一耙的,这样的人是真的帮不得,那她要怎么办才好呢?

初夏边往门口挪边琢磨,眼看着女孩子扯着矫美琴的头发占了上风,初夏挪的就更慢了,不好意思,她就是这样的人,既然没事儿找她的茬,就要做好关键时候被报复的准备。

当然,帮还是要帮的,不过。多扯掉几络头发再帮,也是可以的嘛。谁规定了,她要像女汉子一样冲上去?

“都别打了。病人们还要休息呢。“初夏边说边伸手去拉矫美琴,“矫师姐,你想被医院开除吗?”

果然,听她这么说,矫美琴手上的动作明显就慢了下来,女孩子犹豫一下,索性退后一步停了手,嘴里还嘟囔着:“要不是看在小林医生的面子上,今天看我不抽死你!明明医术不行。还在这儿装大尾巴狼,什么玩意儿!”

抹抹嘴角的血迹,矫美琴恨恨的看着女孩儿:“你做什么工作的?下手怎么这么狠?”

女孩子斜她一眼:“打排球的。”

“我闺女是国家排球队的。”躺床上的大叔声音中满是自豪,随之重重叹一声,“她妈妈身体不好,只能让她来照顾我,耽误孩子训练了,唉!”

王春杰?初夏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这个名字,就在四年以后。中国女孩子排球队,将会大放异彩,当中有几名球员更是成为家喻户晓的对象,而她关注这个。是因为爷爷喜欢,总给她讲那个年代排球女将的故事,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激励她,可偏生的。她最喜欢的是一名不怎么出名的女将,王春杰。

爷爷说这位女队员堪称千年替补。每次轮到她的机会的时候,总是被这事儿那事儿给拖住了,而所谓的这事儿那事儿,就是照顾父母,孝顺到不为名利的孩子,初夏喜欢,所以,她记住了王春杰,记住了那个善良孝顺的孩子,却是没想到,本人性格如此火爆,再看一眼矫美琴鼻孔里塞着的俩棉球,她就觉得特别痛快。

“我也喜欢打排球,可惜我个子不够,体力也不行,姐姐叫什么名字?”问这话的时候,初夏是怀着一种向偶像致敬的心态问的。

“王春杰,我是春天生的,爸妈希望我能做一名杰出人才。”王春杰不好意思的笑,“没想到,我除了个子长的杰出了点儿,别的方面都不行。”

“王姐太谦虚了,您要是不杰出,怎么能进了国家队?”初夏说着拖她往里走,“等我不上班的时候,去看王姐打排球,行吗?”

“这个,我要问问教练。”王春杰一脸的为难,“我平时请假比较多,不太得教练的喜欢,不敢乱带人去,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

“哈哈……”初夏笑起来,“跟你开玩笑呢,还当真了,国家队要是谁都能进去,那不乱套了?

王姐,你参加世界杯的时候,我一定到现场去给你加油助威。到时候,可不能装作不认识我。”

好吧,她这纯属找到了熟悉的感觉,想要和对方套套近乎,以后有机会见到那群人,让她也会觉得和爷爷的距离近了一些。

不管待多少年,不管她和赵玉兰林宝河的感情有多深,在她心里,总有一半的位置,是装着真正属于她的亲人的。

“二傻子!”冷哼一声,矫美琴嘟囔着离开了,也不知道她骂的到底是谁。

“这人怎么这样?”王春杰叹口气,“黄主任是我队友的舅舅,她和我说,她舅舅技术特别好,说是帮我打了招呼了,让我直接来找他就行。

我就觉得,她那么说了,肯定就是真的,打听也没打听,就带着我爸来找黄主任了,没想到,结果却搞成这个样子。

这几天,教练带大家出去练习了,我只能候在医院里,再这么下去,我大概是没机会参加大赛了。”

“都是我拖累了你。”躺床上的王爸一脸的自责,“早知道,我就先不手术了,反正也没太大妨碍。”

“怎么可能没太大妨碍?”王春杰皱起眉头,“你以为妈没发现啊,爸经常晚上疼的睡不着。

爸,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不是早不说,还没长起来的时候动手术,肯定比现在动手术要强。

平时我不在家,都要爸照顾妈,要是爸真出了什么问题,妈怎么办?您老说让我好好练,做个有用的人,可是您这么不爱惜自己,根本就是变相的不爱惜我!”

“我……”王爸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他的确是想着能不拖累女儿就不拖累女儿,可哪想到,最终却是拖累的更厉害了。

“看来啊,这看病还真不能让熟人介绍。”初夏给做手术的王叔已经出去溜达一圈回来,就同情的看着还躺在床上的王父,“老哥,以后有病就来找小林医生,别看她年纪小,技术是真不孬,我做手术那天不是一直清醒着嘛,院长夸小林医生我都听到了,还有京城有名的那个医生,也是姓黄的,也差咱们小林医生了。”

“要不是因为京城那个黄医生,我听我队友说到这个黄医生的时候,也不能连打听都没打听就来了。

当时我脑子真是犯糊涂了,就觉得都姓黄,技术也应该都不差,其实,这和姓什么有什么关系嘛。

也不怪人家总说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实,有时候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有这么说自己的么?初夏一头黑线,又和大家说了几句,便离开病房回了办公室。

她心情很激动,但这种感觉无人能分享,她需要坐下静静的理顺一下,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欢乐时光。

可惜,她想欢乐,有人不想让她欢乐,叶美如跟在黄医生身后走了过来,再后面,是气冲冲的矫美琴。

初夏真要跪了,这人手术没做好,这是要来兴师问罪么?这年代的患者可真好说话,要是往后世,早给投诉让他下岗了!

“听说你自我感觉比黄主任还良好?”错身时,叶美如白她一眼,“林初夏,是不是做了一个小手术,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至于黄主任,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自从打算娶王婧没得逞之后,他对初夏一起恨上了,在他的逻辑里,好像没能娶到王婧,是初夏在作祟一样。

想想王春杰的将来,初夏小跑着去了院长办公室,这事儿,她是解决不了的,当然要找大老板。

“小林医生,看起来是大忙人了,走路都带风的。”看到她急三火四的跑进办公室,徐院长笑着打趣她。

“院长,我不急不行啊……”初夏便将黄主任的事儿简单向徐院长作了汇报。

“乱弹琴!”徐院长站起身来,“这老黄,那么小的手术都能让病人在床上躺好几天,这要是做大手术还不得让病人从此住在医院啊?”

罗晓琼抱着一堆材料进来,看着院长和初夏一前一后风风火火的往外走,就急的问:“出什么事儿了?”

徐院长停住脚步吩咐道:“大概再有十几分钟冯院长就过来了,你在这儿等他,告诉他,我手头有点儿事,一会就过来。”

“院长,新院长今天过来?”往病房去的路上,初夏问道。

“是啊,今天过来先和我见个面,聊一聊,接下来有一段时间是我配合他的工作,过完年,我就不用来这边上班了。”说着,徐院长叹一声,“在这儿工作了这么些年,想到要离开,还真舍不得。”

“我也舍不得您。”初夏带了鼻音,“要是您走了,谁给我撑腰啊?”

“哈哈……”徐院长被她逗的笑起来,“你自己不是说过嘛,谁给你撑腰都不如你自己能给自己撑腰重要嘛,初夏,你成为名医的那天可别让我等的太久,我可是已经快五十了。”

“我力争在您五十五岁的时候成为名医,等到您九十岁的时候,有能力成为您的保健医生。”

“那你可要努力了。”徐院长笑起来,“我一定努力活的长久些,等着你做我的保健医生。”

-------------

一更到。(未完待续。。)

ps:书名:末世遍地虐炮灰

作者:蔚叶

书号:3063138

一句话简介:前女神手携空间和腹黑忠犬强势归来,逆袭满地炮灰!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