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初夏和徐院长到达病房时,黄主任正握着王父的手,一脸愧疚的道歉,他身旁的矫美琴和叶美如也都跟着附合,如上了闹钟一般,徐院长站定的刹那,黄主任脑袋也扭过来:“院长,把您都惊动了?”

显然,这话是说给初夏听的,嫌她去告小状了。

初夏这会儿哪能不明白自己中对方圈套了,妹的,难道她就那么直肠子驴?让这帮混蛋把她性格就摸了个清清楚楚?

徐院长笑眯眯的点头:“是啊,我过来看看初夏第一次手术的成果,做为才学习半年多的实习医生,手术做的这么成功,老黄,你没反思一下?”

黄主任的眼神明显阴了下去,随之却又挤出笑:“院长说的对,和小辈儿比起来,我的确是掉队了。”

“老黄,对于新成长起来的同志,要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待,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对方做到了,就有情绪。”徐院长上前对王父笑笑,“现在感觉怎么样?”

院长亲自来了,王父情绪就有些激动,当然不能说不好听的,只一个劲儿的夸奖:“挺好挺好,手术挺成功的,就是我年龄大了,体质又不太好,恢复的慢,给医院添麻烦了。”

初夏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老实人给人上眼药更有水平啊!

果不其然,徐院长就瞪向黄主任:“黄保全,你和病人这样说的?”连名带姓直呼了。看来是真生气了。

“有说过这方面的原因。”黄主任不自然的咳嗽一声,“院长您也知道。手术和手术不一样,病人的年龄体质抗药吸收等等。都是不一样的,这位王大哥,常年劳累,营养不良,身体免疫力低,恢复起来自然就要慢一些。”

“呵呵……”徐院长气极反笑,“你这是在教导我?黄保全,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做院长之前是干什么的?你是我带出来的徒弟。还跑来教导我,还没进入老年,就已经开始痴呆了?”

黄保全的脸涨的通红,他没想到徐院长会在这儿把这事说出来,他刚学医的时候,的确是跟着徐院长的,但这事儿,在年轻医生当中,是没人知道的。

他明显感觉到。林初夏看向他的眼神变成了鄙视——其实,他真多想了,初夏现在只不过是意外罢了。

“王建国的医药费全部由你来出!”徐院长说着看向王父,“有什么不满意的您尽管提。要是谁敢态度不好,您去找我,我来处理。”

王父的神色仍显激动:“麻烦领导了。挺好的,都挺好的。真麻烦领导了。”

“院长,我有要求。”说话的是王春杰。

徐院长点点头:“好。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医院能满足的,一定会满足你们。”

“我希望把我爸转到小林医生手下护理,我信不过她……”王春杰指向矫美琴,“她的态度特别不好,我怕院长您不在的时候,她给我们小鞋穿,我们也不能丁点儿事就去找院长汇报。”

沉默一会儿,徐院长点头:“好,二床也由林初夏负责。”说着看向初夏,“林初夏,不能出差错,知道吧?”

初夏站直了,挺起胸脯:“是!”

黄保全一言不发的往外走,矫美琴赶紧跟上,叶美如慢悠悠的晃到初夏身边,冲她撇撇嘴,以俩人方能听到的声音道:“小人!”

初夏理都没理她,径直去了二床替王父记录数据,她要回去和宋晓玉商量一下,几天了还不好,总要想想办法才是。

其实,黄保全说的有一定道理,王父有些营养不良,在恢复上,的确是没法儿和三床的病人比。

三床的病人叫王月宝,是邮电局的职工,妻子是一名老师,俩人的收入相对来说都不错,孩子也已经工作,不像王春杰家,父亲没正式工作,只能接些零活干,母亲身体不好,除了能做个饭,别的事儿都插不上手。

王春杰的津贴也不多,而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王父就总想着多攒点钱以防老了连累女儿,他不只是不舍得吃的问题,根本就是经常吃不饱,身体就有些虚,恢复起来自然比常人慢一些。

但,这些都不是根本的原因,总之言之,黄保全的手术还是做的不到位,要不然,是不可能这么久下不了床的。

回到办公室,把这些告诉宋晓玉,宋晓玉就叹气:“那个病人我知道,专程找的老黄,想不到还搞成这个样子,我现在过去看看吧。”

做为老师,初夏的事儿自然就是她的事儿,宋晓玉扔下手里的病历,就起身往外走,初夏和王婧赶紧跟上。

最终的检查结果,黄保全手术的时候结扎的不够好,导致了缝合炎症,而病人的身体自愈能力也差一些,打了这几天的吊瓶,病人的身体已经有了一定的抗药性,不能只从药上下手,宋晓玉力主以补为主,用药为辅,身体素质提上来了,伤口自然也就好的快了。

几人出门的时候,王春杰拉住初夏的手,悄悄道谢。

“不用客气,我喜欢排球。”初夏俏皮的冲她眨眨眼睛,迅速闪了出去。

“爸,这下好了,您很快就能好起来了。”回身看着一脸激动的老父亲,王春杰也激动起来。

“是啊,躺在床上的日子,太难熬了。”

说话间,护士已经推着营养药进来,冲父女俩笑笑:“宋医生开的药。”

“谢谢,谢谢。”王父连声道谢,也不知道他是在谢宋晓玉,还是在谢护士,亦或是在谢初夏。

初夏和王婧随宋晓玉回办公室后,宋晓玉就叹一声:“初夏,你这性子怎么和我那么像呢,看到不顺眼的事儿,脑子就热了。

可问题是,黄保全是个睚龇必报的人,以后他肯定会瞅着机会就找你的毛病,你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找吧,谁怕谁?”初夏无所谓的摊摊手,“我看他根本就是狗眼看人低,家境好的病人,他就特别上心,家境一般的,他就总是敷衍了事,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医生呢?”

琢磨一会儿,王婧点头:“你不说我还真没留意。”说着看向宋晓玉,“老师,徐院长拿他也没办法吗?”

“他医术还是可以的,又曾经给几位领导做过非常成功的手术,所以……”摇摇头,宋晓玉也懒得说下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一些喜欢投机取巧的人,常常会比老老实实的人有着更多的机会。

和黄保全一起入院的几名医生,升起来的只有黄保全,而另三个,哪个的医术都不比他差,可却只能做一名普通的医生,受黄保全的领导。

他们心里服气吗?

可是不服气又能怎么样?要养家糊口,就必须好好工作少惹事,要不然,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这就是现实。

“对了,我说个八卦,老师您别骂我好不好?”王婧巴巴的看着宋晓玉,等着对方的答复。

“说吧,你都已经张口了,我还能不让你说?”

“有人说,看到黄保全和叶美如好。”

“噗!”初夏一口水就喷了出去,呛的咳了半天,才平静下来,“师姐,以后我喝水的时候,不要说这种级别的闹剧。”

“用得着那么激动吗?以你和她的交锋,应该了解她的性格,就觉得她做出这样的事儿来没什么意外的吧?我可不是随口胡说……”走到门口四处瞄瞄,王婧返回身,压低了声音,“是刘晓花亲眼看到的,她不是和我一起入的院吗,正好中午我和她一起吃饭,就告诉了我,她是个老实人,肯定不会瞎编的。”

“行了,咱们自己说说就罢了,这事无根无据的不要乱说。”宋晓玉说着话,桌上电话响了起来,挂断电话后,叹口气,“新院长来了,让各科室主任去开会,你们俩,好好盯着。”

“是。”

宋晓玉走了没多会儿,赵启亮来了。

初夏正在做病案记录,一抬头看到他,喜的跳起来:“哥!”

“听说你都独立做手术了,我妹妹可真厉害。”赵启亮宠溺的揉揉扑到近前的初夏的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像章,“呶,你不是要嘛,我给你收集的。”

“谢谢哥。”扒拉到一个玉质的,初夏简直想要亲赵启亮一口了,不过这年代的讲究多,她只是想了想,没敢付诸与行动。

“哥,你怎么搞到这个的?”初夏可是知道,这种像章,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她那个,还是从周老爷子那儿要来的呢。

“出任务的时候,不是重新编的建制嘛,我们班有一个背景很牛气的家伙,他给的。”赵启亮说着忍不住笑,“不过他这是输给我的,也肉疼了好几天呢。”

“哥,你太厉害了,对了,哥去晓琼那儿了吗?”

赵启亮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还没呢,她在院长那工作,不太方便,先过来看看你,等她下班。”

“周汉亮去找筠豆豆了?”

赵启亮点点头:“嗯,他和我一起来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