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四妹和二姐回来,家里就更热闹了。”初夏想了想,看向婆婆,“妈,明天下了班我想去趟团里,栾大江第一年当兵,也不能回家,我去看看他情绪怎么样。”

“行,去吧。”林艳秋点点头,“要不是怕对他的发展不好,就让他回咱们家里来过年了。”

初夏赶紧道:“妈,我明白的,都是亲兵,别人在一起过年,独独缺了他,以后谁还和他玩儿啊?”

“你这孩子,说起话来真不费劲儿……”林艳秋亲昵的揽住她肩膀,“走,洗手吃饭去。”

“夫人……”刘嫂走了过来,“江夫人秦香怡来了,她想见夫人。”

“她来了?”林艳秋撇了撇嘴,“这会儿想起找我来了?你们猜,她是来找我算帐的,还是来讨好我的?”

初夏笑着眨巴眨巴大眼睛:“妈希望是哪种?”

“如果她是来找我算账的,我高看她一眼,如果是来讨好我的……”林艳秋撇撇嘴,“那她还真是让我觉得恶心。”

林艳秋本人是有风骨,自然就讨厌软骨头。

“夫人,是让她进来还是不让她进来?”刘嫂又问一遍。

“让她进来吧。”林艳秋边说边扯着初夏去沙发那儿坐下,“一会儿她来了别起来,哼,她以前怎么待我的,我现在要让她体验体验。”

“没问题。”对此,初夏是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对她而言。对她对她家人好的才值得她尊敬,要是总想着踩她家人的。她不介意多踩踩落水狗。

和上一次见面比起来,秦香怡瘦了不是一星半点儿。面色也极难看,进了屋,她反应有些迟钝的四处瞄瞄,先是走向周老太太打声招呼,即而来到林艳秋面前,扑通就跪下了。

这么动作出乎林艳秋的意料,她条件反射的就起身扶秦香怡,手触到她胳膊的时候,才意识到。跪在这儿的人到底是谁,遂打个幌子,把手缩回去,“来就来了,行这么大礼干什么?”

“秋儿,我错了,这么多年我总是针对你,是我有眼无珠,是我自不量力。您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那声“秋儿”和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使得初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别别别这样称呼我,你没这个资格。”林艳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而且。我这个年纪了,再这么称呼。我听着都觉得恶心。”

“艳秋,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你打我吧……”秦香怡说着就去拉林艳秋的手,“你打我脸,或者,打别的地方都行,我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林艳秋嫌恶的看着她:“秦香怡,一直以来是你有事没事儿的喜欢针对我,我从来没有觉得和你有什么好说的,所以,你今天也不用在我面前这样表现。”

“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是我小鸡肚肠,是我不自量力,求你了,原谅我吧。”

看她的样子,林艳秋有些索然无味儿,就挥挥手:“我本来也什么好记恨的,你可以走了。”

“你答应帮我一件事儿,我马上就走。”秦香怡跪着往她面前蹭蹭,“你答应我,求你了。”

“你什么都没说,我怎么答应你?”林艳秋就翻个白眼,“难不成,你让我去杀人放火,我也必须答应?”

“我肯定不敢让您做那样的事儿,我就求您,和江心宇话一声,让他别和我离婚,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妒忌您,更不会做让您难堪的事儿。

艳秋,念在咱俩小时候交情还不错的份儿上,就帮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要是离了婚,这辈子也就完了。你不希望我做出让所有人懊悔的事儿来,对不对?”

“威胁我?”林艳秋好笑的看着她,“这时候了,还不忘出这种招,秦香怡,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秦香怡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挤出个笑脸儿,“我哪敢威胁您,我就是说明我现在的情况,要不是儿子拦着,昨晚上我真的就吃安眠药了。”

“别说这种话,要是你真想吃,你儿子有机会拦吗?”林艳秋鄙视的看着她,“你说你连这种事儿都要利用儿女,你到底要脸不要脸?一个人真的想自杀的时候,会跑人前各种宣扬吗?”

“我……”秦香怡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是啊,她要不是虚张声势,儿子怎么可能发现了她的企图。

其实,她主要是做给丈夫看的,可惜的是,丈夫看到后一句话没说,就躲到了书房,要不是儿子,或者,她真的就把药吃下去了。

在丈夫进入书房的刹那,她可是万念俱灰的,如果一个男人对你的生死都无所谓了,那说明了什么?

犹豫了一天,她才鼓足勇气来周家,要是早知道自己会有这一天,当初她就不会在周家落难的时候,那样下林艳秋的脸。

“秦香怡,我可以做到这时候不落井下石,但是,我绝对做不到和你握手言和,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太清楚了。

想想这些年,哪次和你见面不是被你气得我肝疼?你也认识我那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就不用我详说了吧?”

是的,她当然知道,林艳秋从来是个恩怨分明的泼辣主儿,这会儿让她为自己着想,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但是,想到丈夫逼着她去离婚,她只好把脸面踩到脚底下:“艳秋,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好不好?”

“要是让人给拖出去,你脸面可就丢尽了。”林艳秋边说边往饭桌指指,“我们要吃晚饭了,你真的不打算走?”

“您先去吃饭吧,我坐沙发上等您。”秦香怡抹一抹眼角的泪痕,“艳秋,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求你了。”

“好,你自己在这儿反思吧,我们吃饭去。”林艳秋说着拉起儿媳,“走吧,不用陪着她。”

初夏一头黑线,她什么时候要陪着秦香怡了?

整个过程中,除了初夏围观,旁的人都是各忙各的没参与进来,周老爷子周老太太更是对秦香怡采取了完全无视政策。

一顿晚饭吃完,秦香怡还坐在那儿,老太太就不高兴了,坐到她对面,拄拄拐棍儿:“看来,你是把我当个死的。”

“不不不……”秦香怡连连摆手,“婶儿,我是真的无路可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死皮赖脸的求艳秋。

是人都会犯错,有的人是错了不改,我现在愿意改,求您让艳秋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以前江心宇喜欢的是艳秋,是我从艳秋手里把他抢到手的,这些年,他对艳秋一直念念不忘。

只要艳秋出面,他一定会听艳的劝解,好好和我过日子的,婶儿,求您了,让艳秋帮帮我吧。”

“如果你是我婆婆,你会怎么做?”初夏问道。

“我……”顿一顿,秦香怡硬着头皮道,“当然是原谅对方,给对方一条明路走,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说起来还一套套的,可惜的就是口不对心。”初夏打个呵欠,“我困了,你还不打算回家睡觉吗?”

“艳秋,你把儿媳妇惯的太狠了,这样的话,以后受苦的是你。”秦香怡一脸推心置腹的看着林艳秋,“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为你好。”

“为我好,就是中伤我儿媳,让我和儿媳妇之间闹矛盾,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对不对?”林艳秋白她一眼,“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的事儿自己办,我不会插手的。”说着径直上楼,“妈,爸,我累了,先上去歇会儿。”

“周司令!”秦香怡求救的看向周景平,“您放过我家心宇吧,只要您不制他的罪,他就一定会好好的和我过日子。

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针对艳秋了,而且,我还会到处说她的好话,让大家知道她是多么大度的一个人。

还有,如果有别人故意针对周家的消息,我得知了,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要知道,别人都当咱们是仇家,在我面前,肯定不会掩饰对你们的想法的。”

“江心宇的事儿是实实在存在的,并不是我故意针对他,你求我也没用。”周景平摊摊手,“我承认,如果你不针对我妻子,我也不会参与到这个案子的调查,一饮一啄皆有定数,自己酿的苦酒肯定要自己喝,没人可以替代你。”

“你们的心要不要这么狠?”秦香怡说着起身,“要是你们不答应,我就撞死在你们家门前,让大家伙儿都骂你们周家无情无义,我死之前,会咒你们周家断子绝孙,如果有下辈子,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了。”

初夏听的一头黑线,这人,软的不行,就来不要脸的了……

要不是周景平说过,这事儿要由他来负责,周蜜康早就把秦香怡给提溜出去了,这会儿见周景平稳稳坐那儿,他就有些不满的瞄向父亲。(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