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听林艳秋说自己和朱心琴林艳梅是一样的脾气,周老太太就笑起来:“艳秋啊,你现在反思和自我反思做的很好啊。”

“妈……”林艳秋无奈的看着老太太,“您在我儿媳妇面前,给我留点儿面子好不好?”

“初夏这么聪明的孩子,什么事儿能瞒得了她?”周老太太笑着起身,“老了,熬不动了,我睡觉去,你们都也早点儿睡。”

初夏赶紧上前搀住她:“奶奶,我送您上去。”

林艳秋就笑:“妈,我儿媳妇果然比你儿媳妇赶眼色。”“嗯,你比我有福气。”老太太好笑的回道。

曾梅丽坐一边看着几人的互动,一脸的艳羡,荆家人都很好,可她就是难以像初夏和三姨他们那样,发自内心的亲近。

“怎么,眼馋了?”林艳秋打量着外甥女,问道。

曾梅丽点头:“是啊,很眼馋。”

“等你结了婚,和你婆婆他们处久了,也就亲近起来了。”林艳秋说着看一眼赵玉兰,不好意思的笑,“最初,我对初夏也不像现在这样,人嘛,都是了解以后,才慢慢亲近的。”

“秋姐,您打开始对初夏就不薄,我和她爹都知道的。”赵玉兰不自在的起身,“你们聊,我也回去躺会儿,年纪大了,身子是大不如前了。”

林艳秋赶紧挽留:“玉兰,我们说的话没什么好背人的,尤其是你。就更不用背着了,再陪我们聊会儿。”

“不了。我也不太懂,插不上话。我是真累了。”赵玉兰边说边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去。

曾梅丽叹口气:“三姨,我妈没您有福。”

“胡说什么呢?”林艳秋戳戳她脑门,“你婆婆那人你打小也认识,不是坏心人,放心吧,总有一天,你们也会处的极亲近的。”

“但愿吧。”对此,曾梅丽还是没什么信心。

三姨和赵玉兰能处好,很关键的一点儿。赵玉兰性格好,对什么事儿都不争,凡事都让着三姨,自然就红不起脸来。

可她妈和准婆婆就不一样了,都是那种争强好胜的性格,她妈又觉得,她倒追荆哲有些丢脸,就总想着在有些事儿上找补一下,她婆婆呢。倒没觉得她倒追荆哲就低一等,只是,心里最中意的儿媳不是她,难免就热络不起来。

还有大姑姐。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的,她真的不喜欢那种感觉,只有陌生人。才需要那么客气的。

像初夏和吉萍祥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姐妹呢。

或者人就是这样,没和荆哲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想着,只要荆哲愿意和她在一起,别人待她如何是无所谓的。

等和荆哲确立了关系,她发现她的要求就越来越多,希望荆哲待她好,心里只有她一个,更希望婆家人重视她,亲近她……

结果就是,期待的越多,越容易失望。

今天晚上准婆婆对她,或者就像是三姨说的,气头上说话口不择言了点儿,道理明白,可她就是过不了心里的坎儿。

总是喜欢拿初夏做比较,来的时候,她想了一路子,就觉得,如果今天在那儿的是初夏,婆婆肯定不会撵她出来的。

甚至,她还想,要不是为了帮初夏,婆婆和公公也不会闹腾起来,她也就不会被殃及池鱼。

这会儿情绪平复一些了,她就觉得自己的那些想法儿很可笑,她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初衷都忘了?

不过,由此她也就能多多少少明白婆婆的做法了,她受了点儿委屈,还那么偏激呢,何况婆婆,多年的夫妻,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对方最爱的人,现在才发现,丈夫心里曾有一个爱的比她还要深的女人,她又如何受得了?

想通,就是一刹那的事儿,这会儿,她是真的释然了,有些歉意的看向林艳秋:“三姨,让您跟着担心了。”

“想明白了?”

“嗯。”曾梅丽点点头,“我自己也钻牛角尖了,我受这么点委屈都能这样,我婆婆就更别提了。”

“不害羞,没结婚呢口口声声你婆婆……”见她情绪好起来,林艳秋就打趣她,

“难怪二姐生你的气,让我,肯定也生气。”

“三姨……”曾梅丽一脸的不好意思,“定婚以后,是我妈要求我这样称呼的,现在三姨还来取笑我。”

“回头我是要和你妈好好谈谈,那时候你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她是生怕你和小哲成不了,恨不得把你额头上印上荆家的贴。

现在眼看着你们关系稳定了,她不是当初的想法儿了,这怎么行?你也是,都得把心态调一调。

就说你们总把初夏扯进去这事儿吧,就那孩子大度,要不然,心里怎么想?小哲喜欢她也不是她的错,凭什么就总被你们拿出来说事儿?

还有,我是她亲婆婆,你说你们当着我的面质疑这事儿,可不就有点儿挑拨我们婆媳间的关系?”

曾梅丽急的赶紧解释:“三姨,我可绝对没那意思,您千万别误会,我是十二万分的盼着您和初夏关系和和美美的呢。”

“行了,别说了,你的脾性我又不是不了解,要真那么想,你就不说出来了,也不可能和小哲在一起了,我就是叮嘱你要注意一些,亲归亲,熟归熟,有些话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就算我们不在意,初夏不在意,万一让有心人听了去,造出些乱七八糟的谣言来,是不是大家都要跟着闹心。”

“知道了三姨,我还真没想到这些……”曾梅丽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说什么呢,这么严肃?”初夏走过来,打量打量俩人神色,“又有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就是劝梅丽放宽了心。”林艳秋转移了话题,“奶奶睡了?”

“没呢,在洗澡,刘妈照顾着,我就出来了。”初夏看一眼时间,已经将近九点,遂告辞,“妈,梅丽姐,我也睡了。”

“去吧。”林艳秋冲她摆摆手,“小蜜还不知几点能回来呢,别等他,你自己睡你的,他要是敢吵醒你,就往死里揍。”

她有那么彪悍么?初夏一头黑线,不知说啥好……

一早醒来,看到身边的位置仍是空着,初夏心里就莫名的有些不太舒服,爬起来洗漱完毕,周蜜康推门进来。

从镜子里斜了对方一眼,初夏没吱声。

“起这么早?”周蜜康打量打量她,“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我不在身边,睡不着?”

翻个白眼儿,初夏没接话。

“因为我没回来,生气了?”周蜜康笑着从后成抱住她,“不错,这说明你心里有我。”

可以再脸皮厚点儿么?再翻个大白眼儿,初夏一把打在他手上:“拿开,我要擦脸呢!”

“真生气了?”周蜜康松开手,转为揉揉她脑袋,“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好看,我媳妇可真是美人儿!”

“不要脸!”

“是啊,要不是我不要脸,能把你娶回家吗?”周蜜康笑眯眯的看着她,“这辈子我做的最主动的一件事儿就是追你,这也是我做的最对的事儿。”

“你这是心虚向我解释吗?”

“不心虚,我是怕你多想。”周蜜康双手呼拉呼拉脸,“看着要放假了,就开了通宵的会,把事情都确定下来,这样,过完年直接筹备就好。”

“和谁一起开会的?”

“很多,要我一个个报吗?”

“男的不用了,女的都有谁,和我说说。”

“只有黄苏爱一个。”周蜜康摊摊手,“目前来说,整个筹备组就只有她一个女人,我想再多加一个都不行。”

“你还想再多加一个?”初夏撇撇嘴,“干脆加一支队伍好了,多养眼。”

“哈哈哈……”周蜜康大笑,“好,这提议好,我看我真的需要考虑一下。”

“你慢慢考虑,我要去锻炼了。”初夏脚踩在人家脚面上碾碾,雄赳赳气昂昂的下楼了。

周蜜康苦笑着摇摇头,去卫生间洗把冷水脸,也跟着下楼了。

周老太太正好也下楼,看周蜜康眼圈儿发乌,就皱起眉头:“你昨儿晚上几点回来的?”

“奶奶,我开了一通宵的会,回来换个衣服,现在还得再赶回去。”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不放心小妻子,趁会议间隙回来看看,就找了个借口,说是回来换衣服。

“不就是个前线医疗的事儿嘛,怎么就这么久了还定不下方案来?”

“筹备小组的意见总是统一不起来,可不就得不停的开会嘛。”对此,周蜜康也很头疼,要不是初夏告诉了他实情,知道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事儿,他早就不跟着掺合了。

周老太太气哼哼的道:“是老杨那个老混蛋故意为难你吧?”

“杨部长是希望放在医院集训,赞同他意见的,有五个人,我是希望,一半时间在医院集训,一半时间去环境艰苦的地方集训,这样,才能提高大家的适应性,但赞同的只有四个人,目前,谁也说服不了谁。”

“黄苏爱是站在哪边的?”

周蜜康就一头黑线:“奶奶,为什么你也要单挑出她来问?”(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