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我……”林艳秋有些恍惚的看着初夏,半晌,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夏,亏得你提醒妈。”说着挤出个笑容,“这样行吗?”

“妈……”初夏一头黑线,“这时候,您笑好像也不太合适吧?”

“那要怎么样?”林艳秋此时根本没了思考能力,迷茫的看着初夏,一脸的不知所措。

“这个……”初夏纠结的挠挠脑袋,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哎!”林艳秋叹口气,苦笑着看向初夏,“我知道怎么做了,刚才就是一下子慌了,脑子失去了思考能力,别担心,妈知道怎么做的。”

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只用了一刻钟就到达,车子停下的刹那,林艳秋已经推门跑出去。

以前儿子开车,她总是叮嘱慢点儿再慢点儿,然而今天,哪怕车子都要飞起来了,她还是觉得太慢

初夏和周蜜康等人跟在她的身后,神色都是极为的凝重,对周吉萍来说,拥有一个孩子的重要性可以和生命媲美。

如果在此之前她知道怀孕的事儿,是不可能瞒着周家人的,那么,现在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就发生了意外!

这样的打击,对于盼子如盼命的周吉萍来说,能不能接受,是否能迈过去,都是未知数。

“妈?”坐在床边发呆的于明涛看到突然闯进来的林艳秋,一脸的惊讶,“您怎么来了?”

林艳秋看都不看他一眼。直奔床边儿,周吉萍还处于昏睡状态。面色苍白到几近于透明,哪怕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在看到女儿的刹那,林艳秋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滚落……

“怎么回事儿?”周喜康看着于明涛问道,他是老大,这事儿当然要先由他开口审问。

“大哥,老三,弟妹……”于明涛呆呆的看着三人,“你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大哥问你的是,到底怎么回事儿。”周蜜康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娶我二姐的时候,你都说了些什么,现在,你又做了些什么?

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没想到通知我们,于明涛,还有多少事儿是你瞒着我们的?我二姐在你家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我……我不是故意的……”于明涛眼神涣散的喃喃着,“对我和吉萍来说,拥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宝宝。真的是天大的喜事儿,可为什么,喜事儿要以这种形式告知我们?”

“说说具体情况吧。”周蜜康道。

“本来,我们是打算明天回来的。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妈给我们打电话,说明天不宜出行。让我们今晚赶回来。

正好,吉萍也想家了。我们俩一商量,就决定连夜往回赶。路很难走,很颠簸,吉萍说颠的她肚子难受,我就开的慢一点儿。

可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哪怕我挂在二挡,车子还是颠的厉害,吉萍的肚子就越来越疼。

因为之前她每次来月事的时候都会疼的厉害,算算这次月事已经推迟了好几天,就以为是月事要来了,到了将近市区的村子,我去给吉萍灌了一杯热水,让她捧着喝。

结果,她刚喝了没几口,就疼的蜷成一团,说话都困难了,我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对,吓得赶紧把车子开到了离的最近的医院,没想到,还是晚了……”说到这儿,于明涛泣不成声,从得知消息到现在,他一直处在一种灵魂出窍的状态,他特别希望这是个梦,一觉醒来,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但,所有的感官刺激告诉他,这是真的,他差点儿就有一个儿子或者女儿,被他生生的给折腾没了。

医生说了,妻子的身体是那种特别不容易怀孕,还特别不容易坐住胎的身子,尤其在怀孕的前两个月,一定要慎之又慎。

回想一下,在回家之前,他爸打电话说,二叔想要点儿他任职的县里的干篷篷草,让他去给采一些回来,他没时间,都是周吉萍冒着严寒,跑山上去采的。

他妈让今天晚上赶回来,原本采篷篷草累了一天的妻子,再加上颠簸,身体可不就承受不住了?

可这些,到底应该怨谁?

怨父母吗?

呵呵……

他只想冷笑,如果他对妻子的关心多一点儿,把妻子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会是这个样子吗?

娶她的时候,他说的比什么都好听,可这些年,他又是怎么做的?

父母嫌妻子没为于家生出一男半女,他虽然是在劝解父母,可何偿不是从心底里赞同父母的想法儿,否则,他怎么可能费尽心机的让妻子在父母面前表现?

体质不好又不是妻子的错,他凭什么怨怪?而且,当初娶她时,她有要求去做体检的,是他觉得丢人,坚决不去。

而且,他还诅咒发誓的向妻子证明,不管将来怎么样,他爱她的心都不变。

真的不变吗?

他真的敢拍着胸脯说这句话吗?

“啪!”

重重的一巴掌,把于明涛从愣怔中惊醒,打他的,当然是林艳秋,她的面色气得青紫,嘴唇哆嗦着:“混蛋,我把女儿交给你,你就是这样对她的?

当初你娶她的时候,我就说过,吉萍小时候受了不少的苦,娶了她,你要疼她爱她,给她家庭温暖,让她幸福,你答应的好好的,我也信了你。

没想到,你的承诺就像放屁,说完了散尽了,就当不存在了,这些年要不是吉萍拦着,我早就找你算账了。

明知道她就要来小日子,你们出门连个热水袋都不带,你二叔要那什么篷篷草,为什么他自己不去采?你答应了,为什么你不去采?大冷的天,让一个女人上山菜野草,你怎么做得出来?

你妈你爸对我姑娘有多苛刻你不是不知道吧?虽然我们家吉萍小时候受了苦,可长大后,也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嫁你家去就是让你们家人这样欺负的?”

“妈,对不起。”

“对不起有屁用!”林艳秋怒目盯着他,“我外孙都已经被你们一家子害死了,你和我说对不起还有什么意思?

吉萍醒了以后,怎么可能接受这事儿?她盼着有个宝宝盼了多久你不是不知道,这事儿对她的重要程度你不是不知道,你让她怎么承受得了?”

“妈,我们先不告诉她,好不好?”

“有用吗?”林艳秋恨恨的盯着她,“经了这样的事儿,最起码一年不能怀孕,难道,你还要让她背黑锅?”

“我……”于明涛眸中满是痛苦,他现在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林艳秋冲他摆摆手:“算了,你回去吧,吉萍由我们来照顾,等她好了以后,让她自己决定怎么办吧。”

“妈……”于明涛急的一把扯住林艳秋袖子,“妈,这个时候我是不可以离开她的,我必须亲自照顾她,小月子,我能伺候好的,妈,请您相信我,给我这次机会,我保证,一定不会再让吉萍受委屈,如果我爸妈再像以前那样,我就带着吉萍搬出来,不再在那个家里待下去,您看好不好?”

“不好!”林艳秋拒绝道,“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和你说,你回去吧,放心,我不会替吉萍拿主意的,等她醒了,我遵从她的意愿。”

“妈!”于明涛“扑通”跪下,“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离开,我答应您,吉萍醒了,您亲自问她的主意,但是,让我留下来照顾她,求您了。”说着求助的看向周喜康和周蜜康初夏,“大哥,三弟,弟妹,帮帮忙,帮我劝劝妈,我真的不能这样离开吉萍,求你们了,帮帮我,帮帮我……”

一个大男人,哭的声泪俱下,撕心裂肺,还真是让人心里挺难受的……,但是,这事儿落得今天这一步,他占了主要的责任!

周喜康和周蜜康脑袋转向一边,不搭理他。

无奈,于明涛看向初夏:“弟妹……”

“是不是觉得我傻?”初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姐夫,如果是别的事儿,我一定帮你,可这事儿,我觉得,没有帮你的必要。

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说的那么爱二姐,就不可能让她发生这样的事儿,也不可能让你的父母那样对她。

一个女人在婆家的地位如何,主要看她嫁的丈夫待她如何,如果平时你对二姐好,让你家人看出你非她不可的决心,他们不敢那么欺负二姐吧?”

“是是,这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会让他们有这种机会了,我保证……”于明涛转头看向林艳秋,“妈,请您再相信我一次,求您了!”

林艳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吱声。

她的内心也很纠结,女儿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她知道,否则,也不可能这么些年一直忍着婆家的刁难,还坚决不准家里人插手。

只是,她不知道,这次机会给了,到底是会害了女儿还是会救了女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