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女儿的模样儿让林艳秋很窝火,可这会儿不是教训的时候,林艳秋努力平缓情绪,看向周蜜康和初夏:“于明涛怎么说?”

初夏条件反射的看向周蜜康,一路上,她光顾着生气,都没心情和对方说话,这会儿才意识到,忘了问对方的想法儿了,见对方点了点头,遂道:“二姐夫是想来咱们家过年,他爸妈拦着,我们走的时候,他没说话。”

周吉萍的肩头微微抖了抖,有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我们等他到过年,要是在此之前他不露面儿……”顿一顿,看一眼女儿的反应,林艳秋继续道,“那真就要好好理论理论了。”

周喜康道:“到时候我和小蜜一起去找他们算帐!”

“去什么去?”林艳秋白一眼儿子,“于家那个门,谁也不准再踏进去,要不然,他们还以为周家女儿离了于家就不能活了呢!”

“妈,别生气,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等于家来人让二妹回去的时候,我和小蜜一起给二妹撑腰。”

“撑什么腰?他们要是不把条件摆那儿,我闺女是不可能再进于家的家门的,欺负了这么些年,也该自觉点儿了……”林艳秋重重叹一声,坐到床边看着女儿,“吉萍,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妈这次一定不能让你这么糊里糊涂的回去。”

“妈……”周吉萍幽幽叹一声,睁开眼睛牵强的笑着,“我知道妈是为了我好。可是妈,于明涛也挺难做的。

说实话。今天他能那样和他的父母说话,我很意外。我哭,不是因为失望,而是为他终于明白我的不容易而开心,他是个大孝子,一向对他父母和爷爷奶奶不说一句重话,可这次为了我,他表达了不一样的意见,这真的是太大的进步。

于家的长辈,和咱们家的长辈不一样。对他们而言,于明涛是他们的全部,他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于明涛身上,也倾尽所能培养他,所以,在他们看来,于明涛的心里,必须把他们看做是最重要的,不能对他们说半个‘不’字。今天这件事儿对他们的打击,绝对是沉重的。

于明涛没敢马上过来,不是他心里没有我,也不是他不心疼我。而是,不希望出现无法承担的后果,依我对他父母和爷爷奶奶的了解。如果他今天不管不顾的离开,明天。大概就是为那四个老人收尸的日子。

妈,您别生我的气。我不是为他开脱,我说的全都是事实,谁让他是小辈,让让他遇到了这样的长辈呢?

这次的事儿,我是挺失望的,可是细想,我自己也有责任,我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不了解,有什么资格去怪他?

相信现在他的心里绝对不比我好受,妈,我听你的,年在家里过,但是,也希望妈能给他一个机会,他真的挺难的。”

如果不是女儿现在的身体状况,林艳秋真想大骂她一通,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处处为对方开脱,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自己?

初夏直接给惊呆了,她实在无法理解这样的老人,大林村的爷爷奶奶已经够极品了,可是和二姐的公公婆婆老公公老婆婆比起来,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二妹,你……”一向笑嘻嘻的周喜康脸色阴沉的吓人,“我只想问你一句,他家里四位老人成为今天这个样子,你觉得于明涛有没有责任?”

周吉萍想也不想的点头:“当然有,但是,在我嫁过去之前,他们已经成为了那样的关系,我总不能真的让他娶了媳妇忘了娘。”

“二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初夏一脸的无语,“说起来,我是没资格说三道四的,但二姐,我心疼你,真的。

之前我也知道,二姐夫家的长辈难相处了点儿,但是,今天见到他们之后的感觉是,他们的问题,不只是难相处的问题,是心太硬了。

说的直白点儿,就是太狠太绝情了,明知道你刚刚小产,明知道小产的原因和他们无理的要求有一定的关系,可他们没有半点的难过,也没有半句歉意的话,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卸责任。

别说你成为于家媳妇已经好几年,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应该表现那么冷漠吧?而这样的冷漠,难道不是因为二姐夫的纵容吗?

二姐,如果你这次原谅二姐夫,并且不认为他的做法有错误,那么等你再回到那个家,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比之前好过。

我这么说,不是让二姐和二姐夫离婚,而是希望二姐,真正的为自己想一想,其实,二姐为自己想也是为姐夫想,看他今天的样子,我知道他也很伤心,对自家的亲人也很失望,可是,他没有勇气反抗。

正如二姐所说,于家的长辈觉得他们把精力都放在了姐夫身上,所以,姐夫听他们的是应该的,而姐夫本人也觉得,自己欠那个家的,所以,听他们的,让他们开心是自己的责任。

但同时,姐夫心里爱着姐,看着姐受委屈,他心里也很难受,相信也是因为这样,每次姐都忍让,而忍让后,姐夫肯定向姐表示愧疚,那么下次,姐就更加的忍让。

如此久了,姐夫会渐渐对姐的忍让变的麻木,于家人会把姐的忍让当成理所当然,我不相信姐在忍让的时候还特别开心,所以,姐的不开心再传递给姐夫,他也会不开心,最终就是,姐夫和姐过的很累很辛苦,于家人却觉得你们对那个家没尽到应有的责任。

所谓的出力不讨好,说的就是你们这种相处方式,久了,累了,倦了,能不能相伴着走一辈子,也就成了未知数。

姐,我就是这么个脾气,看到你忍着,看到你受委屈,我就忍不住把我想到的说出来,反正,姐高兴不高兴的我都要说,哪怕因此让姐生我的气,嫌我多管闲事,我也要说。”

听着小儿媳有些赌气的话,林艳秋原本压抑到极致的心情总算是透进去一丝阳光,她宠溺的摸摸初夏脑袋,看向周吉萍:“老二,夏说的话,就是妈想说的,你好好想一想吧。”

周吉萍点点头,拉住初夏的手:“弟妹,我不是不知好歹的,当然知道你是为我好,其实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也明白,就是每次和你姐夫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他为难,我就会不忍心。

我也承认,刚结婚的时候,他爸妈和他妹对我的态度还好一些,到了现在,我去他家,他们对我基本不正眼相待。

至于他妹妹,前年的时候想要我帮忙给找份轻省又舒服的工作,我帮了,但她只干了二个月就因为表现不好被开除了,从此,她算是彻底恨上了我,觉得是我没尽到心,故意看她出丑,哪怕我向她解释,她也听不进去。

于明涛的父母自那以后,态度也大变,后来,我在院子里闲逛,听到邻居们议论才知道,他们竟然对外人说,我心思恶毒,生怕于明霞嫁到条件好的人家,故意不给她安排好工作。

当时我挺生气的,就回去质问他们,为什么那么说我,他们当然是否认了,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觉得我就是那样想的。

我就纳闷了,小姑子嫁了好人家对我有什么坏处?就值得我对付她?如果我真的那样想的,又何必费尽心思的给她安排工作?

她自己干活不赶眼色,又拉帮结派,最终因为跟错了人,被一起开除,能怪得了谁?难不成,那也是我设计的?

反正,和他们我讲不清道理,好在,于明涛是相信我的,事后都有安慰我,要不然,我早就在那个家待不下去了。”

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事后安慰你有什么用?”

被弟弟堵的半天没说上话来,周吉萍就有些讪讪,不过,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还是让她情绪好了不少。她爱于明涛,但不代表她不委屈,说出来了,一直堵在心里的棉絮也就散开了。

“二妹,这次你必须拿定了主意,和于明涛好好谈谈,把你们间的事情,彻底解决。”周喜康说着叹口气,“初夏嫁来的时间不长,咱不说,你看看于桃,嫁咱家几年了,爸妈和爷爷奶奶是怎么待她的?

现在于桃怀孕了,每次我回到家想要陪爸和爷爷说句话,他们就急不可耐的撵着我去陪她,都是长辈,你觉得他家人的心态对吗?

咱不要求他家的长辈和咱家一样,可是,总得差不多过得去吧?儿子娶了媳妇,当然要和媳妇亲,难不成,是给他们娶个佣人回去啊?

我话说的不好听,但他们就是这么对你的,如果你这次还坚持要这么回去,以后别嫌我不认你是我妹妹。”

周喜康性格淳厚,一般不发火,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致。

几人的态度,终于让周吉萍有所触动,脸色变的凝重起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