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初夏一进医院大门,早候那儿的罗晓琼就把她拉到了一边儿,“告诉你,叶美如竟然又回来上班了。”

初夏无语的抚抚额,“出了那样的事儿,还有脸再回来上班,这得多强大的心理素质,佩服!”

“是啊,她早上来的时候,没人不嘀咕,可人家竟然目不斜视的去了院长办公室,然后,现在去找荆主任报到了。”罗晓琼耸耸肩膀,“意外吧?”

初夏惊的瞪大了眼睛:“她成荆哲的助手之一了?”

“没错。”罗晓琼点点头,“要不然我用得着一大早在这儿截你吗?就是想提前和你说一声,让你有个思想准备。

我现在是真搞不明白她的想法儿了,你说,她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难不成是看和你家团长扯不上关系了,就想冲你干哥哥下手?

问题是,曾队和荆老师都已经定亲了,她要是真生了那样的心思,以后曾队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不管荆老师对她有没有意思,身边有那么一个人,身为荆老师的未婚妻,曾队要是能睡踏实了才怪呢。”

“这祸害到底闹什么呀,大过年的,难道非得让别人不痛快她才能痛快?”初夏叹口气,“一会我给梅丽姐打个电话,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周蜜康姨家表妹,与公与私我都应该通知她一声的,晓琼,不说谢了,反正,好姐妹。一辈子的。”

“傻样儿,谁让你说谢了。还有,别想占我便宜。我是你嫂子呢。”

“真不要脸,你还没嫁给我哥呢。”初夏刮她鼻子一下,“可真不知羞。”

“谁不知羞了?我这是提醒你一声,如果论姐妹,我是你姐,论亲戚,我是你嫂子,所以,和我提谢字。可就太见外了。”

初夏冲她摆摆手:“好了,不和你贫嘴了,我先回办公室,中午聊。”

罗晓琼叹口气:“今天徐院长要离职了,事儿还挺多的,中午我可能没时间和你一起吃饭了,晚上吧,晚上等我一起,我去看看宝河叔和玉兰婶儿。”

初夏来到办公室时。王婧和刘亚宁在打扫卫生,因为宋晓玉已经应了刘亚宁年后来做助手,这些日子只要有时间,她就会过来帮忙。显然,她是想在过来之前和王婧搞好关系,毕竟之前外界对王婧的风评太不好了。

“刘师姐。你那边的事儿忙完了?”初夏小声问道。

“嗯。”刘亚宁点点头,“我一早就来了。那边都忙完了。”

刘亚宁说话的时候,不怎么敢看人。想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初夏就打量了她眼,这一打量不要紧,发现她垂下的脖劲上有一大片的青紫……

“刘师姐,你后面有点灰。”

刘亚宁条件反射的抬头往后看,这会儿,初夏和王婧看到了她整张脸上布满了青紫和血痕……

“你脸这是怎么了?”王婧放下笤帚,一把扳住她肩膀,“我说你从进来就耷拉着脑袋也不抬头呢,这是让爹打的还是闺女打的?”

“没事儿。”刘亚宁牵强的笑笑,“我就是拉架的时候,不小心沾了点光,没事的,上点儿药很快就好了。”

王婧皱起眉头:“陶主任又打你妈了?为什么?”

“他妈向他告状,说我妈置办的年货少了,肯定是偷偷拿回娘家了,他回去抓过我妈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揍。

我回家正好遇上,就上前拉架,他嫌我多事儿,把我推开了,正好就碰在桌子上,额头上青了一块。

原本我妈一直不还手的,看我受了伤就不让了,和他撕扯着打了起来,他女儿就从房间里出来和他一起打我妈,那我肯定就不让了。

他和他女儿的力气比我和我妈的力气大,所以,结果就是我和我妈受的伤重一些,他和他女儿受的伤轻一些。

没事儿的,这样的情形我以前经历多了,反正,也不打算在那个家里多待,就忍他这一次吧。

早上我来上班的时候,我妈说了,等过完年,就向他提离婚,然后带着我回我姥姥家住。

我姥和我姥爷已经答应我们娘俩回去挤挤了,等我们什么时候有能力自己租房子了,就什么时候搬出来。”

“唉,你们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对了,你姥姥姥爷家要是住的挤,你可以考虑住到宿舍嘛,让你妈自己回去住,还能强一些不是?”

“我要是住宿舍,别人还怎么睡觉?”刘亚宁不好意思的笑,“姥姥家有个阳台,关上门隔音还是不错的,我住那儿,谁都影响不到。”

“你这打呼应该是可以调理的,我建议你去中医科看一下,开点儿药喝喝,还有……”犹豫一下初夏还是道,“不住在陶家了,你擦洗身子也能方便一些了吧,我这么说你别生气,说实话,那次进去躺那一会儿,我真的是快被你熏晕了,女孩子这种事儿注意一下,终归是好的。”

“我知道。”刘亚宁眼眶里就噙了泪水,“我不太愿意说太多事非,但这事儿,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在家里擦洗,我根本就没有地方,陶芳不准我在卧室擦洗,我也不可能在厅里擦洗,他规定我下班后二十分钟内必须回家,我想在医院澡堂洗澡也不可能。

开始的时候,我很不适应,后来习惯了,也就那么着了,我知道别人会被我熏的要命,可是,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他那是什么毛病?”王婧一脸的无语,“他是你的继父,又不是你的丈夫,为什么要对你做那些无理的要求?”

“他让我早早的回家糊纸盒贴补家用,要不然,就不准我在医院上班儿……”刘亚宁吸吸鼻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谢他让我到医院工作,这是我妈的意愿,也是我的理想,我喜欢这份工作,特别特别喜欢,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恨他。”

王婧一直在细细打量刘亚宁,这会儿就道:“我才发现,你长的还挺好看的,初夏,你看看,是不是?”

“我早就发现了,她就是总不收拾,平时又总喜欢低垂着脑袋,所以才不被人注意……”初夏说着上前对着刘亚宁的后背拍拍,“你站直了,脑袋抬起来。”

王婧一脸赞赏的道:“不错不错,这样感觉是有些不同,精气神儿不一样了,整个人看上去也就不一样了。”

“真的吗?”刘亚宁不好意思的笑着,“陶芳总说我长的丑,我妈让我别太正脸儿看人,我就一直也觉得我特别丑。”

“你呀,傻妹妹……”王婧揽住她肩膀道,“陶芳说你丑是因为妒忌,你妈妈让你别太正脸看人是为了保护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妈妈应该是担心你继父对你有什么想法儿,要不然,她是不会那样做的。”

初夏看一眼时间,急急往电话边走:“我得赶紧打个电话,师姐,今天辛苦你们了,明天卫生我负责。”

“不就是点活儿嘛,瞧你,太见外了吧?”王婧提起暖壶往外走,“亚宁,你快回去吧,最后几天岗了,再坚持坚持。”

“我知道。”刘亚宁见离上班时间不远,也就不再在这儿多做逗留,不管怎么说,这个年她们母女还是要在陶家过的,当地的风俗,出嫁的闺女是不能回娘家过年的,她们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说什么,也不能这会儿了陶坚平翻脸。

曾梅丽接到初夏的电话还蛮开心的,对她而言,初夏即是她的三表嫂,又是她的小姑子,还是曾经的学生,又是未婚夫曾经的暗恋对象,相处这么久,她自动忽略了暗恋对象这条,其他的三条,都让她觉得极亲切,最主要,她对初夏的性格和人品很喜欢,也愿意和对方交往。

“三嫂,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别告诉我,你是想我了。”曾梅丽的声音,轻松愉快,一听就心情很好。

“梅丽姐,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咱不是说好了嘛,私下里,该怎么称呼还是怎么称呼,这么正儿八百的,倒让我不知道和你说什么好了。”

“哈哈……”曾梅丽就笑,“我就知道,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肯定是有事儿,说吧,和我不用客气。”

“那个……”琢磨一下措词,初夏道,“有件事儿我觉得有必要先和你打声招呼,叶美如成了我哥的助理了,今天早上刚刚决定的。”

“叶美如成了荆哲的助理?”重复一遍,曾梅丽轻笑,“你是在担心我会吃醋,还是担心荆哲被叶美如勾引?”

“我……”初夏就愣在那儿,是啊,她这是在担心什么?在得知叶美如成为荆哲助理的刹那,她就在替曾梅丽担心,可是,她究竟在担心什么呢?

“三嫂,谢谢你。”曾梅丽的声音满是认真,“你这样的表现让我特别感动,真的,如果不是把我当成最亲近的人,你是不会替我担心,也不会在没想好的情况下就打电话给我的,放心吧,叶美如翻不了多大的浪,这次,我肯定让她如愿而归。”(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