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往外走的时候正好遇到罗晓琼,初夏就止住脚步:“你等在这儿是不是又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

“没有。”罗晓琼摇摇头,“我又不是情报员,整天哪有那么多小道消息,我是想告诉你,我爹娘今天来了。”

“刚顺叔和胖婶来了?”初夏惊的瞪大眼睛,“之前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们现在哪儿?年是要在这边过了,对吗?”

“是的,他们来这儿就是打算和我们一起过年,当然,主要是想和我的未来嫂子一起过年……”罗晓琼耸耸肩膀,“我哥还没结婚呢,我已经在他们心里没位置了,等把我嫂子娶回家,我大概就真的要靠边站了。”

“胡说八道!”初夏瞪她一眼,“刚顺叔和胖婶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你未来嫂子还没嫁到罗家,他们心里没谱儿,当然要对二妞好一些,这种醋你也吃,要脸不要脸,你还没回答我他们在哪儿呢,快说!”

“还能在哪儿,当然是部队招待所,你别回去商量让我们也去周家过年,我爹娘是不会接受的。

虽然是住在招待所,可那好歹也是我哥帮忙办的,我爹娘对那儿有归属感,而且,到时候我们几个去了,门一关,和在家里过年也没太大的区别。

要是去了周家,你们一大家子一闹腾,到时候我爹娘说不准就想起在家里过年的热闹劲儿了,所以说,你呀。就别为他们操心了。”

“你想太多了……”初夏拍拍罗晓琼肩膀,“我根本就没打算让刚顺叔和胖婶去周家过年。他们是什么性格我又不是不知道,哪会让他们去找那些不自在?

要不是周家人都从老宅挪到祖宅去。估计我爹我娘也不能去周家过年,毕竟他们那些人,对根儿是看的特别重要的。

我问你他们在哪儿,是想晚饭后带我爹娘过去看看,他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肯定有特别多的话想说。”

“初夏,你越来越善解人意了……”罗晓琼冲她竖竖拇指,“我还以为,你会说让我爹娘一起去周家吃饭呢。”

“我有那么傻吗?”初夏无奈的翻个白眼儿。“以你们家现在的条件,刚顺叔和胖婶也不缺吃不缺穿的,让他们去周家,他们肯定各种不自在,哪有和你们在一起吃饭来的舒服?

再说了,我是周家的孙媳妇,现在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我就算有心要请你爸妈去吃饭,也要先和周蜜康说一声才行。”

“切!”罗晓琼捅她一把。“团长对你那么好,就算你不说,他也一定会顺着你的,在我面前装的什么装?”

“他顺着我是一回事儿。我征求意见是另一回事儿,就算是夫妻,也要学会互相尊重。要不然,天长日久的。他总有烦的时候。

晓琼,虽然你是我未来的嫂子。我也要叮嘱你几句,不要把一切总想成理所当然,时日久了,都有累的时候,都有挑刺的时候。

要想感情长久,总要学会包容,我呢,现在就在学习这个问题,可能做的还不是太好,但,我已经知道这事儿的重要性了。

当然,我说这些可不是不想请刚顺叔和胖婶去家里吃饭,具体原因刚才我已经说过了,那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儿。”

“知道,和你认识这么久了,我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罗晓琼不满的哼一声,“快走吧,吃完饭早点儿过去找我们。”

“知道了。”初夏摆摆手跑了出去,周蜜康的车子已经停在院门口,三两步跑过去跳上车子,初夏看冲周蜜康咧嘴笑笑,“等很长时间了?”

“没有,刚过来一会儿。”周蜜康启动车子驶出去,“突然这么礼貌客气我不太适应,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切!”初夏翻个白眼儿,“你还真是够犯贱的,态度好了竟然也以有不适应,对了,那什么首长没找你算帐?”

“没有。”

“竟然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没有?”

“没有,我今天的工作一切正常。”

“这是为什么呢?”初夏拧着眉头思量,“你把他孙女的腿都撞折了,他竟然能一声不吭,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我和你同感,但是,我总不能巴巴的找上去问他为什么不找我算帐吧?你说,我要是真那样做了,得多二啊?”

琢磨琢磨,初夏点头:“也是,那你就别急了,他们按兵不动,咱们也按兵不动,说不准首长老人家觉得有点儿丢人,故意放你一马呢,哈哈……”

周蜜康扫她一眼,提醒道:“笑的太猖狂了点儿,注意一下形象。”

“好,注意形象。”初夏揉揉腮颊,转移了话题,“刚顺叔和胖婶来了,要在这边过年呢,现在住在招待所。”

“是吗?”周蜜康打量她一眼,“你是想让他们来咱家过年?”

“不,他们想一家人团聚,我也觉得还是他们自己过年好,来了周家,他们就只能做配角,哪怕是在招待所,他们也是主角。”

“这话说的……”周蜜康摇摇头,又忍不住笑,“细想起来,还挺有道理,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吧,我肯定尽全力帮你达成。”

初夏无语的抹抹额头:“不用说的这么严重,我只是想要吃完饭后你和我一起陪我爹娘去看看刚顺叔和胖婶而已。”

“当然没问题。”周蜜康点点头,车子速度加快了一些,“咱们现在先去买些年货,他们现置办恐怕是有些来不及了。”

“这个点儿了,去哪儿买年货?”

“你忘了三叔在哪工作了?”

“对噢……”初夏不好意思的笑,“我这人上来一阵儿脑子有些犯抽。怎么就把三叔是供销大厦一把手的事儿给忘了?”

周蜜康笑着摇摇头没吱声。

“周团长,初夏。你们来了。”

俩人一进门,秦梅便笑着迎了过来。比起之前,她胖了不小,小腹也微微隆起,之前就听周山平说了她怀孕的事儿,初夏便笑着道:“秦姐,恭喜恭喜。”

周蜜康也紧随其后道了声恭喜。

秦梅面色就有些微微发红:“你们和我就别这么客气了,我这条命是你们救的,我的幸福也是你们给的,本来我是想去找你们报声喜的。可又觉得有点儿小题大作,就想着等生了以后请你们一起吃顿饭的。”

“三叔早就和我们说了……”初夏笑着拉住她的手,“看秦姐的样子,和姐夫感情是极好的吧?”

“还行,他对我挺好的。”秦梅有些扭捏的晃了晃身子,“反正人家都说做一天闺女当一天官儿,我倒是觉得,做了媳妇才是当官了,以前在娘家我没少了操心。还要被嫌弃,现在终于不用被嫌弃也不用怕过年了。”

对于秦家的家事,初夏不好说什么,就笑笑不吱声。

周蜜康已经列了张单子。递给秦梅:“照这个给我们来一套。”

“好的。”秦梅便吩咐上晚班的几个人一起帮忙张罗单子上的年货,等货配齐装上车子,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

驶回家的路上。初夏忍不住感慨:“看来,幸福的婚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看秦梅现在的样子和以前真的是没法联系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你幸福呢还是不幸福?”

“你说呢?”

“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的权利,关键要看你怎么想的。”周蜜康伸手摸摸她脑袋。“说实话给我听听,我这人比较喜欢听实话。”

初夏一本正经的点头:“好吧,我也不矫情,我感觉我正奔跑在幸福的大道上。”

“哈哈哈……”周蜜康开心的笑,“我喜欢这答案,希望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直到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你还是这样说。”

“那时候就跑不动了,就得换成,我们正蹒跚在幸福的大道上。”

“你呀……”周蜜康戳戳她脑袋,笑的更开心了,这答案明显是告诉他,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他过一辈子了,这是多么值得开心的事儿!

“对了,有件事儿我想问问你,我也要听实话,方便说你就告诉我,不方便说你就直接说这事儿不方便说,行吧?”

“行。”

团长筒子痛快的回答让初夏愣了愣,忍不住撇嘴:“你思维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一般来说,我这样说了,你应该这样回答,‘到底什么事儿啊,搞的神神秘秘秘的,快说吧,只要我知道就一定会告诉你的。’。”

“你思维也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咱们才能合拍嘛,说吧。”

人家都这样说了,初夏也不好再闹,便道:“于桃的姑姑于洋调到我们医院了,她今天特意问了我于桃好不好等一系列的问题,所以,我要问什么,你已经知道了吧?”

“你没问她?”

“废话!我又不傻,干嘛要问她?而且,如果我已经问了她了,还需要再来问你吗?”初夏不满的瞪着他,“我刚才已经说了,能说就说,不能说就不说,别给我来这些模棱两可,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回答方式了。”

周蜜康就笑:“火气挺大嘛,今天还有别的事儿吧?”

“先说这个能不能说,别的一会儿再说。”

“好,先说这个。”周蜜康无奈的摇摇头,“你呀,性子能不能不要这么急?其实,于桃和于洋的事儿也不复杂。

大哥和于桃是自由恋爱,去于家的时候,于洋对大哥一见钟情,然后,就背着大嫂给大哥写信,没想到,就让大嫂给发现了。

大嫂的脾气你也能看出来,就是那种特别能忍的,所以,虽然发现了,她并没问什么,而是悄悄把信给大哥放了回去。

大哥当时是想着,如果他不给于洋回信,对方打消了念头。他就不把这事儿告诉大嫂了,免得影响了姑侄俩的感情。

哪想到。于洋没收到大哥的回信,就以为大哥是没收到她的信。竟然偷偷的找到了大哥所在的部队,问大哥是怎么想的。

大哥明确的告诉她,他喜欢的是大嫂,让于洋别再搞风搞雨,说来也巧,俩人说话的时候,被路过的别人听到给传了出去。

后来自然就传到了大嫂的耳朵里,她仍然没有吱声,是大哥亲口告诉了她。并且把那封信拿出来给大嫂看。

大嫂当时就哭了,她说她已经看到过那封信,就是等着大哥做决择,之后,大哥和大嫂就定了亲,开始筹备婚事。

或者是因为年轻,或者是因为性格,反正,于洋在于家所有人的面前。公开的承认她也喜欢大哥,要和大嫂公平竞争。

说出这样的话来,结果你猜也能猜得到,于家长辈把她赶出了于家。划清了界限,这么些年,好像她一直没被于家人原谅。

这会儿她找你问大嫂的事儿。十有**是已经想通了当年的事情,想着重回于家。一个人在外面过年的滋味儿,不好受。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果然我猜的**不离十……”初夏叹口气,“亲姑侄争一个男人,啧啧……”

周蜜康打断她:“啧啧什么啧啧,于洋只比于桃大了两岁。”

“大两岁就该和侄女急啊?”初夏冷哼一声,转移了话题,“对了,叶美如今天要求调到荆哲手下做助手,好像被荆哲拒绝了,这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周蜜康摇摇头,“不过,以她的性格做出这种事儿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太佩服她的脸皮了,黄保全做完手术第二天,就强行要求转院,可她,竟然还能巴巴的回来,啧啧,周蜜康,你说当年你怎么和这么个人定婚啊,也太拉低我的档次了。”

“不好意思,这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改变不了,所以,你只能接受。”

听他这么说,初夏笑了起来:“看在你态度比较端正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赵玉兰和林宝河听女儿说罗刚顺和胖婶也来了a市,并且也要在这边过年,心立即就飘起来了,整顿饭都吃的心不在蔫的。

看得周老太太和周老爷子直笑,晚饭一结束,就吩咐初夏和周蜜康赶紧送两口子去见老朋友,“你们再不赶紧去,宝河和玉兰的尾巴都要长出来了。”周老太太笑着道。

林宝河和赵玉兰就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他们也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实在是控制不了。

一行人到达招待所时,胖婶和罗刚顺等人正好也刚吃完饭。

几个月不见,乍一见之下,竟然都现了泪花花,看得初夏和罗晓琼直摇头,为了给长辈们一个说话的空间,几个小辈儿干脆出去溜达去了。

“对了,你哥怎么没过来?”初夏问罗晓琼。

“他晚上有训练,要等训练结束了才能过来,张二妞害羞,让她过来她不来,只有等我哥自己去请了。”

“你哥现在是越来越认真了。”初夏忍不住感慨,“想不到你哥那么愣头的人,也能变成这个样子,啧啧,二妞魅力无限啊。”

“哈哈……”罗晓琼就笑,“你这话应该当着张二妞的面儿说,她总是特别没自信,任我怎么说,她都以为我是在说好听的安慰她。”

“从小在家被忽视惯了的孩子,大概会是那样的。”

“对了初夏,钟红英也来了,去找刘连长去了,逼着对方和她结婚呢。

对此初夏倒是不意外:“她是和刚顺叔胖婶一起来的?”

“我爹娘才不和她一起来呢,她早就来了,只不过我今天过来才刚刚知道,你说她这人可真有意思,回到家以后,不停的相亲,还处过对象,一听说刘连长回来了,竟然能巴巴的找过来,让人家和她结婚。

你说她那脑回路是不是和正常人不一样,让咱觉得,做了那么些拿不上台面的事儿,肯定不好意思再提些这样那样的要求。你说是吧?”

“人和人的性格不一样嘛,看来。她和叶美如倒有点儿像是亲姐妹,你说。她们俩会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不可能啊……”罗晓琼一脸认真的思考着,“我记得我爹娘说过,钟红英是钟大娘生的孩子,而且,在生孩子之前,钟大娘一直没离开村子,所以,钟红英和叶美如根本就没有机率是亲姐妹。”

初夏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讨厌!”罗晓琼推她一把。“你说的那么郑重其事,我当然就相信了,你就爱欺负我。”

“好了,说曹操,曹操到,前面那不就是钟红英吗?”初夏下巴往迎面而来的女子点了点,“可惜你哥不在,我真想看看她见到你哥的神情。”

“我也想,哼。她以前不是瞧不起我哥吗,估计现在知道我哥升到班长,肯定就动心了。”

“你想太多了,连长比班长大很多呢。所以,她现在心里眼里大概只有刘连长,等你哥成了罗连长的时候。大概她的眼神就会看过来了,当然。前提是刘连长还是连长。”

“初夏,我发现了。你绝对是骂人不带脏字的,却骂的那叫一个狠。”罗晓琼咂巴咂巴嘴,“以后我要向你学习。”

说话间,钟红英已经到了面前,礼貌的冲她们笑笑,算是打了招呼,又往后走去,到周蜜康和赵启亮面前的时候,却是停下了脚步,一脸恭敬的打招呼:“团长好,赵班长好。”

周蜜康看都没看她,径直前行。

赵启亮略一犹豫,小跑两步跟上了周蜜康。

被晾在那儿的钟红英愣一会儿,摇头笑笑,回了派出所,为了幸福,被冷落,被嘲笑,她都忍得下,她相信,只要她肯忍,就一定会如愿的。

几人继续前行,便看到了蹲在操场角落的刘连长,本来个子就不高,出了一趟任务,人整个瘦了一圈儿,蹲那儿竟显的那么可怜。

“刘连长,蹲这儿喝西北风呢?”刘连长曾去找过徐院长几次,罗晓琼和他的关系说不上多熟络,但也不陌生,说起话来就比较随意。

“你们都来了?”刘连长站起身,冲几人笑笑,“刚才遇到钟红英了吧?”

没想到他这么坦白,罗晓琼一下子卡住了,初夏就迅速接话:“是的,我们遇到她了。

“你们和她一个村儿,我想问问,在村子里的时候,她就是这种性格吗?”刘连手伸手比划了比,“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她以前也是这样吗?”

“这个……”略一停顿,初夏道,“说实话,我们俩以前在村里的时候,和她是根本没法儿比的,她是所有人心目中勤快能干的好女孩儿,不像我们俩,懒的出名。”

这叫什么回答?刘连长站那儿愣愣的琢磨,半晌,苦笑:“以前我把这些看成了积极上进的优点,可现在,我有一种逼我上吊的感觉,她怎么能这么执着呢?”

“你上次不是说已经想明白了吗?”周蜜康瞪着他,“敢情,你就是这样想明白的?”

“啊?”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加上灯光不够亮堂,周蜜康又正好站在篮球架下,刘连长根本就没认出周蜜康,待对方一说话,才明白自己在和谁发牢骚,看紧站直了身子,“报告团长,我已经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还蹲这儿丢人现眼?”

“我……”刘连长就卡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什么你?”周蜜康冷哼一声,“想好了怎么做赶紧解决清楚,越拖下去你越理亏,明白吧?

“明白明白!”刘连长赶紧点头,“我一定尽快把这事情解决好,可是团长,我和她说了,我不喜欢她那样的性格,不想和她结婚了,她非说我之前答应了她,只要我回来就娶她,说我现在是变了心的陈世美。

还说了,要是我敢反悔,她就找您告状,您不处理,她就找许师长,如果许师长不处理,她就再往上找周军长……”

周蜜康打断他““她还想找周军长?行,你让她有本事就去找吧,我倒是想看看,她找到最后能找出个什么结果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