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28号二更。

---------------

已经走到周家门外的叶老爷子,被欢快的笑意定住了脚步,半晌,摇摇头,返回了自己家。

几米之隔,叶家与周家的气氛完全不同。

叶家的三个儿子叶忠和、叶忠良、叶忠军难得的聚在一起,却因为意见分歧,谁都不愿意搭理谁。

三个儿媳妇当中,强玉娴和苗燕蕾、艾月红都不亲近,所以三个人外加两个保姆坐在那儿包饺子,却是明显分成了两个阵营。

叶忠和这边只有两个女儿,都出了嫁,但大女儿在闹离婚,小女儿叶美如丑事一桩接一桩,被黄家撵了出来,这让叶忠和两口子想高兴都高兴不起来。

叶忠良和苗燕蕾夫妇生了一儿一女,但儿子今年刚入伍,不能回家过年,女儿出了嫁,留在婆家过年。

叶忠军和艾月红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叶美琴嫁给了宋晓玉的弟弟,小女儿叶美芳待字闺中。

所以,三个儿子儿媳齐聚,孙子辈却只有叶美如和叶美芳在家过年,相比之下,叶美芳就成了香饽饽,老太太拉着她聊天,什么活儿都不舍得让她动一指头。

这使得艾月红心里很不舒服,小女儿才十九岁,对事非的分辨能力还有些不成熟,所以,她一直对小女儿的要求非常严格,就是不希望她被养的太娇了,将来嫁出去不受婆家人待见。

虽说现在都讲妇女解放,但是在她看来。男女体力的不同,必然会导致男女在社会分工上的不同。又要喊着男女平等,又要在外依靠男人。在家让男人操心,天长日久,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好吧,可能有那种受得了的男人,但她不敢保证女儿能遇到,所以,她一直教导女儿要自强自立,可这个年纪的女孩,有几个愿意做家务的。所以,现在有了老太太的庇护,小女儿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偷懒了。

苗燕蕾和艾月红走动的比较频繁,平时休息的时候也会相约着一起逛逛街为家里添置些东西,是以,此时打量着艾月红不甚开朗的神色,稍稍琢磨琢磨,苗燕蕾就大致猜到了她的心思,遂压低了声音对艾月红道:“一年就一次。让孩子玩会儿也没什么。”

“玩这一次倒是没什么,关键是,回去以后肯定好长时间顺不过来,每次回来过年回去。就要和我闹矛盾,说我是后娘,她奶才是亲奶。”

“都这样。我家那个以前还不是怪我?可现在呢?每次回家都和我亲着呢,说要不是我对她严格要求。她现在绝对不会成为婆家最招待见的媳妇儿。

这女人啊,真喜欢上一个男人了。就能明白这个道理了,所以,你现在与其担心她和你闹,但不如好好留意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有你这样做二伯娘的吗?这出的什么主意?”艾月红无奈的看着她,“再说了,我们住在驻地,出门全是男兵,她和很多男兵都熟悉,一群愣头小子,我又不是火眼金睛,哪能看出来她喜欢哪个?”

“那你就和她聊聊,别总是训她,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这道理你懂吧,你要是总打她巴掌,她会逆反的。”

瞄一眼正仰着脑袋大笑的女儿,艾月红叹气:“她不像你家梅子那么听话,要是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她估计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过了年二十了,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要是总拿对待孩子的态度对待她,她肯定不服气。

你就想想你自己年轻的时候,长辈要是总训你,好像你什么都做不对,心里能舒服能服气吗?”

还不待苗燕蕾回答,强玉娴盯着俩人面色难看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说的那么热闹。”

“闲聊呢……”艾月红冲她笑笑,“孩子都不听话,我在向二嫂取经呢。”

强玉娴的脸色更难看了:“你什么意思?”

略一愣怔,艾月红就知道强玉娴是多想了,的确,她的两个女儿都有够不省心,看她们窃窃私语,再听她这么一说,可不就误会了吗?赶紧解释道:“大嫂,我的确是在向二嫂取经呢,小芳过了年也二十了,平时说她句,她有十句等着,我真让她愁死了,你说这要是嫁到婆家,谁能忍得了?”

“妈,我在您眼里就没点儿优点……”叶美芳不满的看着艾月红,“你为什么不能向奶奶学习一下,多留意我身上的闪光点呢?”

艾月红就反问:“你身上有什么闪光点?”

“例如我钢笔字写的好,歌也唱的不错,不都是闪光点吗?”

艾月红一头黑线的看着女儿:“就你那狗刨一样的字也叫好?至于唱歌,你能唱一首带拐弯的歌给我听听吗?

小芳,奶奶夸你是因为她亲你,看你哪儿都是好的,你自己可不能分不清什么是夸奖什么是事实。”

“这是嫌我和孩子亲近了,你心里不舒服了?”叶老太太阴脸看向艾月红,“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她多陪我会儿,你就不高兴了?

家里又不是没有做家务的,离了她就不行了?你以为我老眼昏花没看明白啊,不就是嫌我霸着她,不去帮你包饺子吗?

艾月红,你要是不愿意干也可以过来坐着说话,有张妈和李妈在,你们都不搭手,她们也能在十点前把一切准备的妥妥的。”

在叶家做了这么些年,张妈和李妈都是有眼力见儿的,当然明白这个时候的夸奖,不能当真,而且主人间的事儿,也轮不着她们插嘴,就都低垂着脑袋干活,什么话都不说。

竟然拿自己和家里的保姆做比较!艾月红费了老大劲儿才把怒气压下去,勉强挤出个笑容:“妈,我哪能嫌弃小芳陪着您呢,要是您真稀罕她,让她天天陪在身边我也没有意见……”

叶老太太打断她:“你说的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

“真的就行了,没有不过。”叶老太太看向小孙女儿,“小芳,以后留在奶奶家,好不好?”

“好”字在喉咙口打了个转儿,叶美芳又强逼着自己咽了回去,她讨好的搂着叶老太太的胳膊:“奶奶,我知道您疼我,可是我要是住在这边儿,去上班也太远了,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休息的时候,我就来看您,行吗?”

“工作可以换,想去哪儿你说,让你爷爷给你调。”

“行了!”一直没说话的叶老爷子怒冲冲的看着叶老太太,“这个家里为什么这事儿那事儿的一桩接一桩?

身为长辈,你首先要以身作则,让自己大度宽容一点儿,就你这小鸡肚肠的,如何能教好了孩子?

不管哪个犯了错,不分青红皂白的,你就要护着,别人只要表达点儿不同的意见,你就要上纲上线,你以为你是真理,谁都驳不得?”

“你你你……”叶老太太一张脸哆索着,“大过年的,你就这么编排我,你不怕天打雷劈?”

“我巴不得天打雷劈了我,这么活着,我窝囊啊!”叶老爷子手指一一点过儿子媳妇儿,“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真的把互相当成亲人了吗?

平时各忙各的工作,过年总算是聚到了一起,可你们能只为了一丁点儿意见的不同,就怒目而视。

忠良忠军,你们以前很听大哥的话,你们的大哥,也的确是你们的榜样,什么时候开始,你们眼里就没他了?

刚才,你们一个个阴着脸不说话的时候,我坐不下去,去了周家,可是,到了门口,听着人家家里的笑声,我没好意思进去。

以前,你们笑话周家除了一个周景平,剩下的俩都是草包,至于小辈儿,没有一个省心的。

可现在你们看看自己,哪个比周家的几个儿子强了,孙子辈的,哪个比得了周家的小蜜和小喜?

还有小华那个孩子,待两年也绝对不是个差的,你们自己掰着手指头数数,叶家哪个孩子可以和他们比?”

“爸,我们错了。”

“爸,对不起。”

“爸,都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不敬大哥。”

三个儿子对父亲还是很尊重的,见父亲真的生了气,一个个的赶紧认了错,毕竟是亲兄弟,话音落下的同时,也真的做到了一笑泯恩仇。

叶老爷子摆摆手:“算了,大过年的,我不想给你们上教育课,你们一个个的,不管今天是真高兴假高兴,给我装也要装的高兴点儿,别的,等过了年再说。”

“妈,我肚子疼。”叶美如趿拉着拖鞋走了出来,自和黄保全的事情以后,她就被撵出了黄家,毕竟是双身子的人,叶老爷子心软,就让她回了家。

“怎丢个疼法儿?”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她做了那么些不靠谱的事儿,强玉娴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疼爱。

从做母亲的角度来说,强玉娴还算是有情有义。

“就觉得小肚子一坠一坠的疼。”叶美如苦丧着脸,“妈,我不会是要小产了吧,您帮我把荆哲喊来吧,他肯定有办法。”(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