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去……”胖婶站起身,嫌恶的推一把罗晓琼,“有这么说自己亲娘的吗?”转而换一副笑脸儿走向张二妞,把刚从床下包里掏出来的手绢包递给对方,“这是叔和婶给你的磕头钱,拿着吧。”

“不用不用……”张二妞手背在身后,一脸不好意思的摇头,“婶儿,您刚才都给我压岁钱了。”

“这不是一回事儿,依照我们那儿的风俗,过年的时候,未来媳妇来婆家,婆婆是一定要给包个大红包的,没结婚前,年年都要给,结了婚头一年给,再往后,就等着给小孙子小孙女压岁钱就行了。”胖婶边说边看向赵玉兰,“初夏娘,你给作个证。”

“收下吧,你婆婆说的是实事儿,一般来说,没定下来的时候,婆婆可以不用给,只要确定了关系,是一定要给的,这也算是对你身份的认可。”

“看,你玉兰婶都这么说了,快收下吧。”胖婶边说边强行把手绢塞到张二妞手里,“都是一家人了,别这么扭扭捏捏的不实在。”

无奈,张二妞求救的看向罗红旗,对方冲她点点头,瓮声瓮气的道:“收着吧,爹和娘的心意,你要是不收,就是不想嫁给我。”

听罗红旗这么一说,张二妞痛痛快快的把手绢包收下了,看得罗晓琼直眼热,故意哼哼两声:“闺女就是不如儿媳妇,这么些年加起来,我也没收着那么多的压岁钱。”

“你吃的什么干醋,想要磕头钱。回你婆家要去。”胖婶看向赵启亮,“大亮子。我闺女已经交给你了,这事儿你看着解决吧。”

赵启亮赶紧道:“娘。我已经把津贴全部上交给晓琼了。”

胖婶不满的看向女儿:“美英,你这可就是不厚道了,你自己有津贴,加上启亮的,再加上我和你爹给你的红包,你可是比我和你爹都有钱,还好意思和你嫂子攀比?”

“娘,咱能不能说着说着就把名字给叫回去了?”罗晓琼不满的翻着白眼儿,“说多少次了。我叫罗晓琼,别人都能记住,怎么娘就是记不住?”

胖婶冷哼一声,不搭理她。

初夏一看胖婶的模样儿就知道对方在气啥呢,依照当地的方言,“晓琼”念出来就是小穷,大过年的,胖婶可不是不愿意喊这俩字?

初夏能想到了,罗晓琼怎么可能想不到?就也冷哼一声。愤愤的嘀咕道:“我娘就是迷信。”

“不兴这么说你娘。”罗刚顺瞪她一眼,“大过年的,胡说八道什么呢,你看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懂事儿,也不怕周团长笑话。”

“周团长,你会笑话我吗?”罗晓琼就看向周蜜康问道。对方神色淡然的点点头:“还好,习惯了。”

罗晓琼:“……”

看出未婚妻的郁闷。赵启亮赶紧帮着打圆场:“晓琼这性格挺好的,真实。”

罗晓琼可怜巴巴的撇撇嘴:“当着我嫂子的面我也不怕她不高兴。我哥这还没结婚呢,我娘已经看我各种不顺眼了。

要是等我哥和我嫂子结了婚,我娘眼里压根就看不到我了,等有了小孙子小孙女,大概就记不起来她还有个闺女了。”

“大过年的,说什么疯话呢?”胖婶好笑的看着女儿,“真不害羞,干醋一瓶瓶的呷,也不怕酸坏了胃。”

“不怕。”罗晓琼说着猛的一拍脑门,看向初夏和周蜜康,“对了,那个苏伟民和姚立梅要离婚了,过年都不和姚立梅一起过了,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初夏摇摇头,“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姚立梅的丈夫苏伟民和新来的冯院长是同学来着,今天下午姚立梅去找冯院了,聊了半天。

我不是坐在外面整理材料嘛,隐隐约约就听到了,好像是苏伟民坚决要离的,冯院长让姚立梅主动认个错,她说她才不惯苏伟民那毛病,离就离,她离了他一样过。

然后,听后面的意思,好像又特别希望冯院长帮着劝劝苏伟民,我就猜着,她是后悔了,才去向冯院长求救的。”

“你听说过?”初夏看向周蜜康问道。

“知道。”周蜜康点点头,“我见过苏伟民了,他特意去找了我,向我道歉,让我别计较他之前的无理,并且代他女儿道歉,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以后他女儿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让我放她一马,我拒绝了。”

初夏冷哼一声:“本来嘛,听说他就这么被扫地出门了,又去向你道歉,我还打算可怜可怜他的。

既然他到了现在还惦着让你对他女儿怎么样,我就不可怜他了,也不同情他了,落得这样,他活该!”

周蜜康点点头,安抚的拍拍初夏肩膀:“说的是,下次要是再见到他,我就把你的想法儿告诉他。”

“好,就这么定了。”初夏看一眼时间,站起身来,“爹,娘,都二点多了,咱们回去吧。”

“行。”林宝河和赵玉兰就站起身告辞,罗刚顺和胖婶也不强留,送他们出了门口,并约好天亮后去周家拜年。

车子驶出驻地,初夏征询的看向周蜜康:“我们要不要去王婧那边看一眼,三婶一直惦着她们呢,咱们去看一眼,回去也好让她放心。”

周蜜康伸手揉揉她脑袋,“初夏,你这样想我很高兴,说明你现在真的是把自己当成是周家人了。”

“是不是周家人,主要看你的表现,你对我好,我当然就是周家人,要是你哪天背叛了我,我会第一时间离开。”初夏边说边哼哼两声,“爹,娘,你们一定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当然!”

不同于大多数父母的态度,赵玉兰和林宝河想也不想的就对女儿的话表示了赞同。

“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周蜜康笑着摇摇头,脚上的油门踩狠了一些,只三分钟,车子就停在了王婧所住的楼洞外。

因为王父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只能驻着拐走路,周家帮忙协调着,用原本的三楼换了现在的一楼。

下了车,走进楼洞,直冲着的,就是王婧家。

初夏伸手敲了敲门,等一会儿没有应答,她便抬手又轻叩几下,这次王婧的声音传了出来,“马上。”

“初夏?”看到初夏的刹那,王婧一脸的惊喜,随之条件反射的往后看,赶紧礼貌的一一打招呼,又招呼着众人进屋。

王父已经拄着拐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略显不自然的笑,如果细看,会发现,他紧张的面部肌肉都在抖。

虽然搬到女儿这儿住了一段时间,也见过周家人几次,大家对他的态度也极和善,但他就是控制不住的还是紧张。

今天,尤甚。

周老爷子周老太太曾向王蕾提过,干脆让王婧和王父一起去周家过年好了,这样她也不用挂心。

推辞再三,王蕾应了下来,就回来商量哥哥和侄女,结果,父女俩在这件事儿上,态度出奇的一致,坚决不去周家过年。

王蕾明白他们的意思,是怕拖累了她,让她在婆家没脸,可任她怎么劝,父女俩就是不松口。

没办法,她只能帮父女俩买了一堆的年货,让他们留在自己家过年。

即便这样,她还是惦着的,一晚上,初夏留意到她有好几次在走神,所以,才会这么晚了,坚持过来看看。反正依照当地的风俗,大多数人守年会守到凌晨四点左右。

直到这会儿看到稳稳坐在那儿的王军,她才明白王蕾真正担心的是她这个不省心的侄子,会大过年的来找不痛快。

这不,她们一群人进来了,王婧去开门,王父起身迎接,只有他妥妥的坐那儿嗑着瓜子吃着花生,犹如没发现前来拜访的一大群人一样。

趁父母和王父寒喧的时候,初夏拉着王婧往一边小声问道:“他这是故意来闹事儿了?”

“嗯,说他们家揭不开锅了,让我支援一下,我不答应,他就一直坐这儿不走,要不是我爸对他寒透了心,大概早就劝我答应他了。”

“你爸现在什么意思?”

“我能感觉出来,他心里是惦着那个女人的,是希望我能伸把手的,但是他也知道,这话他不应该说,所以,就一直没吱声。”

“那你打算怎么办?”

王婧撇了撇嘴:“我又不傻,当然不会顺了他们的意,愿意在这儿待就待吧,反正他知道我小姑嫁的人家是谁,也不敢做的太过了。

如果我爸真的向我开了口,那么对不起,我会把他送回去的。是他自己想要遭罪的,我有什么办法,对不对?”

初夏赞同她的想法儿,但大过年的,这种事儿,做为外人,真不好说的那么直接,就拍拍她的背,道:“你小姑大概一直在担心这事儿,晚上吃饭总走神儿。”

王婧就一脸担心的道:“初夏,你可千万别把王军过来闹腾的事儿告诉我小姑,她现在的身子实在是操不得心。”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