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下午,罗刚顺胖婶和罗晓琼罗红旗一大家子来了周家拜年,张二妞要值班不能来,赵启亮去陪栾大江,也没能过来。

知道这一大家子来周家主要是为了见林宝河赵玉兰,打过招呼聊了一会儿后,周老太太主动把他们安排到了侧厅独处。

“玉兰,宝河,你们是真有福气,亲家老爷老太太真是太明事理了。”待关上门,只剩了熟悉的人后,胖婶忍不住感慨。

赵玉兰就笑:“听你这意思,是嫌你的亲家老爷老太太不明事理了?”

“看你,这就是故意挑刺儿吧?”胖婶无语的看着她,“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还冤枉我,哎,这人啊,在城市里住久了,感情是瞧不上我们这土老冒了。”

“还说我冤枉你,你这才是倒打一耙呢......”赵玉兰气得戳她一把,“你这是在影射我忘本了对不对?”

“你们俩啊,不见的时候都念叨着想,见了面又掐,也不怕孩子们笑话。”罗刚顺边说边指指一边笑嘻嘻看热闹的初夏几人,“以后还想不想在他们面前争个脸面了?”

“从小看着长大的,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什么脾气,装的什么装?”胖婶瞪一眼丈夫,“你以为你来装装,就真成官老爷了?”

“你看她这张嘴,是真不饶人啊,我怎么又想着成官老爷了?”罗刚顺一脸无语的看向林宝河。“你说她见天的和玉兰在一起,这性子咋就没点儿变化?”

林宝河笑道:“我整天和你在一起。性子也没啥变化。”

“还是宝河说话好听......”胖婶得意的挑挑眉头,“你以为你说我不好别人就真当我不好了?告诉你。把你的如意算盘收起来,要是有一天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大家肯定是向着我的。”

“看看,看看,说着说着又开始胡说八道了。”罗刚顺无奈的摇头,“孩子们不在家的时候,她见天的和我瞎叨叨,玉兰啊,你快好好劝劝她吧。再这么下去,快魔怔了。”

“还好意思说呢,为了不和我唠嗑,每天下了工也不回家,跑地里瞎转悠去,转着转着就着了道了吧?”胖婶鄙视的看着丈夫,“早晚有一天,你掉了了骚水缸里出不来就知道我是不是为你好了。”

“这是怎么了?”初夏小声问罗晓琼,“昨晚俩人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说起话来全是枪药味儿了,我们走了以后又发生什么事儿了?”

“闲得没事找事呢。”罗晓琼撇撇嘴,“你们走了以后,没一会儿二妞也回去了。我们一家子坐着闲唠,结果,说着说着就说到秦六婶的事儿。俩人就呛呛起来了,在来你们家之前。俩人是不说话的,你说他们是不是越活越活回去了?”

“大过年的。秦六婶找刚顺叔帮什么忙?”

秦六婶是村子里的寡妇,他男人下坑打石头的时候,给崩死了,四个孩子最大的今年才十岁,日子过的很艰难,偏生她长的模样儿还不错,村里的女人防她像防狼一样,没办法,她遇了事儿就去找罗刚顺帮忙,谁让他是村书记呢?

“进了腊月,不是下了场大雪嘛,她家房顶给压塌了一间,我爹主动带人去给她修好了,看她家里快揭不开锅了,就从家里找了一袋子玉米面半袋子白面给送过去。

因是为我爹主动帮的,村子里就有长舌妇瞎传,说我爹看是秦六婶了,我娘开始不当回事儿,可总被人提,心里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前些日子刚过来看到我和我哥,两口子高兴,就把这事儿给忘下了,昨天聚一起唠嗑,我哥说他攒了点儿粮票,让我爹娘回去的时候带着。

我娘就火不打一处来,说拿回去也是填补了外人,然后,就把我爹主动帮秦六婶的事儿说了出来,我爹的意思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秦六叔以前和我爹关系不错,眼看着他的四个孩子没饭吃,他这个村书记怎么可能不管?

这下子我娘就更生气了,问我爹到底是念秦六叔的情,还是念秦六婶的情,反正气头上的话,你想想行了,任我哥怎么劝都没劝住,要不是俩人爱面子没大声吵吵,还不知闹成什么样儿呢。”

“吃醋了,嘿嘿......”

“你还笑!”罗晓琼气得瞪初夏一眼,又掐她一把,“我都快让他们烦死了你还笑,太不厚道了,他们白疼你了。”

“看,你笨了吧?”初夏身子往罗晓琼面前探探,声音压的再低些,“胖婶这么生气,说明她特别在意刚顺叔,刚顺叔那么耐心的解释,说明他也特别在意胖婶的看法儿,父母感情深,你应该高兴才是。”

“这是什么逻辑?”罗晓琼无语的看着初夏,“你以为他们那个年纪,还懂什么爱不爱的?别开玩笑了。”

“懂不懂的不说,自然流露的感情是真的吧?”初夏下巴往父母那边点点,“看看胖婶笑的,是不是很娇羞?”

罗晓琼看向自家老娘,果然,原本一脸怒气,压着声音讨伐老爹的老娘,现在正面色红红笑的那么不像她自己......,她不自觉的打个冷颤,“这还是我娘吗?”

“以前有你们兄妹在家,他们所有的精力都在你们的身上,现在基本上确定你们兄弟是不可能回老家了,一段时间之内,要他们两口子生活在一起,各自的重心自然就往对方身上倾斜。

我们处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觉得到了他们那个年纪,应该什么都懂,什么都看开,其实在感情上,根本就不是的,哪怕到了七十岁,也还是会有看不清的时候。

但闹矛盾有时候也不是坏事儿,他可以让双方更明白对方的想法儿,在以后的日子里,尽量去避免,久而久之,俩人的感情不就越来越好了?”

“你咋知道的?”罗晓琼盯着初夏,一脸的纠结,“你可是比我还小呢,别这么一套套的来说教,我怪害怕的。”

“虽然我比你小,但是我已经结婚了,有时候也和我婆婆和老婆婆闲聊,还有前段时间我干妈和干爹不是也闹腾嘛,从他们身上,我就总结出了自己的看法儿。

在他们想不开的时候,我们看着他们闹的特别幼稚,可他们自己绝不那样认为,都还觉得自己特别有理,面对的是天大的事儿呢。”

“再这么下去,我岂不是要被你比的越来越差劲儿了?”罗晓琼叹口气,“为什么我有一种脱了鞋都追不上你的感觉?”

“那你在跟在我后面,由我领路就是了。”初夏话锋一转,转移了话题,“徐院长放了你十几天假,要不要和胖婶一起回家趟?”

“正犹豫着呢,到时候赵启亮就不能回去了,如果我自己回去......”罗晓琼皱皱鼻子,“我有点儿没脸去你姥姥家。”

“因为我哥在这边陪你过了年,你就不好意思面对我姥我姥爷我大舅和大舅妈了?”

“嗯。”

“那你把他们想的也太小心眼儿了,你和大哥亲近,他们只有高兴的份儿,回去吧,你要是肯主动去看看他们,他们肯定可高兴了。

尤其,你现在混好了,很多人就说你有可能看不中我大哥,别攀高枝儿,你说要是你这会儿去给他们涨涨脸,他们心里是啥感觉?”

罗晓琼就一脸担心的看着初夏:“是不是你从他们的信里看出他们不相信我的意思了?”

“没有,是我小姑给我们写信的时候说的,咱们镇上那边都瞎传,说你现在都成大官了,肯定看不中我大哥了。”

罗晓琼恨恨的咬牙:“这话我估计十有**是钟红英瞎传的,她自己过不好,就盼着别人也都过不好,昨晚上你们走了以后,她又跑过我们那边闹腾了一会儿,后来是我娘说,让她愿意死就去死,绝对不拦着,她才死心离开了。”

“不是,她到底什么意思?”初夏一脸的无语,“不是说不中意你哥,是想着让刘连长回心转意嘛,怎么转眼又变了?”

“谁知道,她现在有点儿神经兮兮的,那感觉就是逮着谁算谁,只要肯娶她,条件又不错,她根本就无所谓了。

你说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虽然不喜欢她娘,当然,对她印象也不好,但她不是这样的,挺能干挺勤快的一姑娘,现在怎么就变这样了?”

“以前是因为希望还在,而且对自己的将来有很多想法儿,现在呢?”初夏皱皱眉头,“所以说,人的不幸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要是她能安份守已的当好自己的兵,现在会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情形么?”

“我上午特意去她住的房间看了,不在屋里,东西也带走了,估计是自己回家了.......”罗晓琼说着又叹口气,“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的脸踩到地底下,才能心甘情愿的罢手不再折腾?”

“她走了就走了,你管她那么多干嘛,真能操心。”初夏瞪她一眼,拉着她起身,“让长辈们聊,咱们去看看大江吧,他自己在这边肯定挺不适应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