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周蜜康自坐下后,视线就一直若有若无的随着初夏转,当然也就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初夏的不对劲儿,人多,他不好说什么,就起身走到她身边,悄悄的握住了她的手,安慰的捏捏。

初夏正好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就借机往他袖子上蹭一下,拿起夹子来夹面前的点心往纸包里放。

这家铺子的感觉有点儿像后世的小超市,这让初夏特别有亲切感,甚至暗自琢磨,不会这家店的主人也是穿越来的吧?

随之又觉得自己太好笑了,如果真是穿越过来的,怎么可能就开这么间小点心铺子?

“这家店的前身是全国有名的锦记,后来被关停了,现在经营这家店的是老掌柜的孙子,和我是同学来着,是从国外学来的这种方式。

最初的时候,蛮有争议的,现在,很多人反倒故意来这家买东西,当然,他们家的各种吃食做的好吃也是很关键的。”

“现在允许这种店面自己经营吗?”初夏疑惑的问道。

“老掌柜曾经救过不少的革命人士,算是破例允许,老掌柜临终的遗愿就是希望自家的手艺能一直传下去,所以就有了这家店。”

“噢。”初夏应一声,继续挑各种吃的。

“老周?”伴随着略带沙哑的淳厚男中音,一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过来,不同于周蜜康的粗犷。这是个儒雅的男人。

周蜜康回过头,冲他笑:“过来给你拜年了。锦叔和锦婶身体都好吧?”

“嗯,他们身体挺好的。”男子伸手在他胸前擂一拳。“我可是等了你一天了,一年就来一次,你说你大半下午了才来,看来,我这个朋友在你心里的位置是越来越低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周蜜康指着初夏向他介绍,“这是你弟妹林初夏,初夏,这位就是这家店的掌柜锦宇。”

“锦大哥过年好。”

“弟妹过年好。”锦宇再一拳擂在周蜜康胸前,“不够意思。结婚都不通知我,要不是我遇上了,是不是还不打算告诉我?”

“你这就是冤枉我了,结婚前我来找过你,正好你不在,我和你们店的李梅说了,让她跟你说一声,你现在怎么可以倒打一耙?”

“她没和我说。”锦宇看向站在门口结帐处的一名年轻女子,“李梅。你过来一下。”待对方到了近前,他单刀直入的问道,“老周结婚前来找过我,让你通知我。你怎么没和我说?”

“我……”李梅眼神闪了闪,道,“我忘了。”

“这么大的事儿你能忘了?”锦宇瞪着她。“我以前不是没和你们说过,老周和老梅来找我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你怎么可以忘了?”

“对不起。”李梅耷拉着脑袋道歉。

锦宇冲她挥挥手:“你现在可以走了。明天我会帮你把工资结清楚的。”

李梅一听要被炒鱿鱼,急了,赶紧道:“少爷,不是我故意不说的,是老爷夫人不让我说。”

“为什么?”锦宇眉头挑起来,“我爸妈一直很喜欢周蜜康,怎么可能拦着?”

“是真的,不信您可以去问老爷夫人。”李梅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要是我撒谎了,少爷您可以马上撵我走。”

看李梅的样子不似做假,锦宇眉头皱的更紧了:“老周,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也一年没见了,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回趟家?”

“去看看锦叔锦婶是应该的……”周蜜康看向初夏,“锦宇这儿有个书房,你过去和大家说一声,各自挑了自己喜欢吃的点心,去书房看会儿书吧,咱们顶多四十分钟就回来了。”

“好。”初夏应一声走向罗晓琼等人。

锦宇安排了李梅一会儿带大家伙过去,开始上下打量周蜜康,:“你真的恋爱了?”

“婚都结了,你这问的什么话?”周蜜康瞪他一眼,“那可是你正儿八经的弟妹,尊重她就是尊重我,明白?”

“明白明白。”锦宇连连点头,“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老周,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人能降服了你,哈哈……”

周蜜康淡淡看着他:“别光哈哈,你可是比我大,锦叔锦婶快被你愁死了吧?”

锦宇苦巴着脸:“自己的伤疤才刚刚愈合,就跑来揭人伤疤,做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厚道?”

“你要是不说酸话,我能故意揭你伤疤?”眼见初夏过来,周蜜康就止了话头,带头往外走去。

锦家住的地方离店面也就一公里左右,初夏就感觉车子刚启动没两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下了车,锦年指着灰墙红瓦的小院子向初夏介绍:“弟妹,这就是我们家了,和周家是没法儿比。”

“古色古香,很有韵味儿。”初夏转头冲锦宇笑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爸要是听到这话,可就高兴坏了。”锦宇上前推开院门,带头往里走,“这房子是我爸设计建造的,谁要是夸这房子好,他立马就能把人当知已。”

“锦宇说的是实话。”周蜜康摸摸初夏脑袋,“冷场的的时候,你就夸这房子好,我保证你到明天早上都别想离开。”

初夏一头黑线,这也太夸张了吧?

锦宇瞪一眼周蜜康:“老周,你这话我要告诉我家老爷子,看他怎么收拾你,竟然这样中伤他,不就是担心他和弟妹多聊几句嘛,你这可就不够大气了。”

“锦宇,你是不是忘了当年我在你家待一晚上的事儿?”

锦宇翻个白眼儿:“我爸是喜欢别人夸他房子设计的好,建造的好,但还没到不分对象就没完没了叨叨的程度,那次和你说一晚上,是担心你离家出走,故意拖住你呢,你以为他真的愿意和你聊啊,别自做多情了。”

初夏讶异的看向周蜜康:“你还想要离家出走过?”

“没有。”

“你敢说没有?”锦宇看着他,“就那次你考试得了全班第二那次,是不是怕回家被爷爷奶奶骂,想着去鲁东找你什么亲戚来着?”

“小蜜?”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听到说话声,迎出来,看到周蜜康,一脸的惊喜,“快来快来,一年没见,小蜜又长高了,快进来。”

“爸,您是不是没别的话说了?”锦宇无语的看着他爸,“周蜜康都多大的人了,还能再长高,您还不如说他又添了条皱纹来的真实。”

“有说八道,才二十七八的孩子,哪来的皱纹?”锦父视线落在初夏身上,“这位就是小蜜媳妇儿吧?”

“锦叔叔过年好。”初夏赶紧打招呼。

“过年好过年好,你婶婶看到你,更要高兴坏了。”锦叔边说边冲里面喊,“老婆子,小蜜和他媳妇来了。”

“哎哎……”急急的应答声传出来,几人进了厅,却没看到人。

“这老婆子,跑哪儿去了?”锦叔疑惑的瞅瞅,“上厕所了?可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接个人的功夫,她也能跑厕所里去。”说着看向周蜜康,“快带着你媳妇坐,叔去给你们泡茶,小宇,拿好吃的给小蜜媳妇儿,别傻站着!”

“爸,您坐着吧。”锦宇一把将锦父按坐在沙发上,“您泡的那茶,能苦死个人,还是我来吧。”

待锦宇把茶泡好过来,一名五十多岁的女人才从房间里出来,一脸不好意思的笑着:“来晚了,来晚了,见新媳妇,得穿的喜庆点儿,我去换了件衣裳。”

众人:“……”

“老婆子,我可真服了你了。”锦父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刚才不就穿了件红褂子嘛,这再换,还是件红的,真不知道你折腾的些啥意思。”

“那可不一样,那件是浅红的,这是艳红的,大喜的事儿当然要穿艳红的,代表着感慨甜甜蜜蜜,日子红红火火。”锦母说着递个大红包给初夏,“小蜜媳妇,这是叔和婶的心意,你们结婚的时候,没能去,也没让锦宇去,是我们不对,现在叔和婶把礼补上,有不周到的地方,你们小两口多担待。”

“婶儿,不用,不用……”红包太厚,初夏赶紧推拒。

“拿着吧孩子,要不然我和你婶心里过意不去。”锦父看向周蜜康,“让你媳妇拿着,叔和婶知道你们不缺钱,但这是我们的心意,必须得收下。”

周蜜康看向初夏,“收下吧。”

“谢谢叔叔婶婶。”大红包拿在手里,初夏就觉得有些烫手,她估摸着,这里面绝对不会低于一千块钱,在这个年代,这可真是大大大钱了。

生怕周蜜康没理清楚情况,她就把红包递到周蜜康手里:“太贵重了。”

“爸,妈,看来你们真的是知道小蜜结婚,故意瞒着我的……”锦宇皱眉看着父母问道,“你们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是怎么样的,这种事儿,说什么我也不应该缺席的,现在能当着我们的面儿,说明白原因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