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锦叔叹口气,看向周蜜康:“小蜜,是不是对叔和婶儿的做法挺失望的?”

“没有。”周蜜康摇摇头,“我和叔婶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是什么性格的人我很清楚,能让你们把我结婚的事儿瞒下,肯定是有特别不得已的原因,如果不方便说,二老也别为难,我都能理解,真的。”

“你这孩子和以前不一样了……”锦叔欣慰的看着他,“要搁了以前,不管你介意不介意,都不可能和叔婶解释这么多的。

这男人啊,娶个好媳妇很重要,尤其是像你这种性格,还好,你总算遇到了合适的,叔先恭喜你,祝你们小两口甜甜蜜蜜,幸福一辈子。”

锦母迅速接话道:“你叔的祝福就是我的祝福。”

周蜜康和初夏起身齐声向两人道了谢,才又坐回去。

锦宇还是一脸的不高兴,显然,他非常介意父母对周蜜康成亲消息的封锁。

锦父叹一声,看向儿子:“小宇,你表姐对小蜜的心思你知道吧?”

“那又怎么着?”锦宇皱着眉头,“总不能因为她喜欢老周,老周就得娶她吧?也不能因为她的原因,我就不去参加老周的婚礼吧?”

“她最近这半年,不怎么来家里了,是什么原因,你想过吗?”

“她来的少了吗?”仔细回想一会儿,锦宇脸色缓和了一些,“是来的少了。好像有近半年没来了,为什么?”

“哎!”重重叹一声。锦母抹了抹眼角,“连蕊去年过完年以后。不是去乡下找她同学了嘛,这孩子太大胆了,不声不响的一个人就去了,结果……”顿了好大一会儿,锦母才道,“结果就被人给劫了道儿。

回来以后你大姨发现她话比以前少了,只当她是见了同学心情还没缓过来,直到怀孕四个多月,才发现她的不对劲儿。

你大姨再三逼问。她才说出实情,孩子肯定不能生下来,你大姨来找我,我就去求了你齐阿姨帮忙,总算是悄没声的把孩子给做掉了。

你这孩子心粗,她小产后是在咱家坐的小月子,你说那时候要是让她知道小蜜结婚的事儿,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你别怪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她当时私藏了一瓶子安眠药想要自杀,是你大姨发现的及时,才没酿成大祸。

我和你爸倒不觉得她还有念想和小周有什么瓜葛,只是。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听到对方结婚,大概会更悲观。我和你爸商量了以后才决定以后再向小周解释,先让她把身子养好了再说。

小周。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叔和婶知道做这样的决定挺自私的。可当时的情况下,我们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

就算是做到这一步,好了以后,那孩子也很少再过来,不是她不领我们的情,是心里的坎过不去,怕看到我们再想到她自己最不愿意回想的事儿,反正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儿,这辈子……”摇摇头,锦母没再说下去。

“大姨知道以后,没有报案?”锦宇问道。

“报了案不就都知道了?以后连蕊还怎么嫁人?”锦母叹口气,“要不是不希望你们误会,我和你爸是不愿意把这事儿说出来的。”

锦宇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

他本是想说,这样岂不是让犯罪份子逍遥法外了,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说出来很没有意义,唾沫星子杀死人,在活着和让罪犯伏法得到惩罚面前,当然是要选择活着。

心中也暗自怪自己太粗心,他只当大姨和大姨父又闹了矛盾,才带着表姐过来住下不走了,却原来是经历了那么严重的事情。

周蜜康也没说话,这种事儿,说安慰的话不但没有半点儿作用,还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索性,他就沉默着不吱声了。

别说现在,就是后世,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儿,心里也会留下永久的创伤,初夏很能明白锦父锦母的做法儿,遂上前拉住锦母的手:“都是我不好,让叔和婶为难了。”

“这孩子,这哪能怨你?”锦母苦笑起来,“明知道我们瞒了会在过年把这事儿揭开,可我们还是瞒了,唉,要怨也应该你怨我们,大过年的,让你们跟着不痛快。”

“叔,婶,这事不怪你们,换做是谁,都会这样做的。”初夏视线在屋子里睃睃,转移了话题,“看到锦大哥的时候,我心里还在琢磨,什么样的父母,能熏陶出这么儒雅有气质的男子。

这会来到家里才明白,有叔和婶这样有品位讲究的父母,再住在如此古色古香的房子里,时间长了,整个人的气质肯定也就沉淀下来了。

可惜我已经这么大了,要不然,肯定也来凑凑热闹,把自己熏陶成气质清雅书卷味儿极浓的女孩子,免得周蜜康老笑话我是土妞。”

周蜜康一头黑线,他什么时候说她是土妞了?劝人也不好把他给垫到底下吧?

果不其实,一听初夏夸这房子好,锦父的眉眼都亮起来了,起身就去书房拿了设计图纸出来,一点点的向初夏讲述他的设计理念。

阿门,初夏心里有个小人儿一直在忏悔,她以后再也不做这种缺心眼子的事儿了,明明就对建筑一窍不通,可是为了不抹锦父的面子,还必须装出很有兴致的样子,天啊,杀了她吧!

还好,周蜜康和锦宇是很厚道的,只让锦父念叨了十分钟,就迅速上前加入讨论,把初夏给解救了出来。

原本计划着待三十分钟就离开,可是因为锦父说的兴起,眼看着已经四十分钟了,初夏和周蜜康还牢牢的坐在屋子里。

好不容易锦父去了卫生间,锦宇赶紧给他把图纸拿回书房,拖着周蜜康就往外走:“不用和他告辞了,要不然,你今晚真的走不成了。”

锦妈也连连点头:“就是就是,这老头子就怕没人和他说这个,说起来就没完了,还有朋友等着你们,婶就不虚留了,串完了亲戚,你们一定要来家里吃顿饭。”

直到车子开出去,锦宇才长舒一口气:“老周,我错了,我真的以为我爸这毛病好了,上次我大姨夫和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就一脸没兴致的样子,没想到,他是分人去的。”

“但凡你在这方面有一点儿兴趣,锦叔也不会被憋成这个样子。”周蜜康瞪他一眼,“你可真是够不孝的。”

“我不是没努力过,可是我这人天生没有这根筋,只要一坐在图纸前,就呵欠连天。”锦宇边说边摇头,“连我自己都纳闷了,我怎么就一点儿也没遗传我爸的优点呢,你看他在琴棋书画方面,样样精通,可我呢,看上去像挺有文化的,其实就会做点儿糕点。”

“你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说试试。”

“那可不敢。”锦宇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要是我真这么说了,老爷子能拿把镰刀把我给收割了你信不?我大姨?”看到车旁经过的一名五十多岁的女人,锦宇愣一愣,赶紧道,“停车停车,我看她情绪怎么不大对劲儿。”

周蜜康在他喊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减速,即便这样,车子停下的时候,已经离锦宇大姨好大一段路,没办法,只好挂了倒档再退回去。

车子猛的停在自己身边,锦宇大姨吓了一大跳,待看清下车的人是谁,眼泪哗就下来了。

“大姨,你这是怎么了?”锦宇急急的问道。

“我正打算去你家,小蕊进医院了,家里没人,我寻思让你妈白天帮忙过去给看着点儿。”锦宇大姨边说边抹眼泪,“那孩子看着好好的,哪知道她就想不开了,好歹算是抢救过来了,你姨夫嫌丢人,搬回小蕊奶奶家了,小宇,大姨这边是真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爸妈帮忙。”

“大姨,你别急,这种时候让我爸妈帮忙是应该的,您看这样好不,我去店里开了车过来陪你一起去医院,您先在我们家等着行不?”

“行,小宇,谢谢你了。”

“大姨,和我客气什么。”锦宇安慰的拍拍大姨,“要不您上车和我一起去店里,我直接载您去我家吧。”

大姨现在脑子已经有点儿迷糊,就锦宇说什么是什么,顺从的随着他上了车,看到车上的周蜜康和初夏,赶紧礼貌的打招呼,看向周蜜康的时候,眼神明显有些复杂。

她不是没想过让这个孩子做自己家的女婿,可惜自家女儿福薄,哎,算了,她脑袋转向车外,强逼着不再去想过往的事儿。

周蜜康和她不熟,只是礼貌的问候了几句,就不再说什么,初夏就更没话和她说了,一时间车上陷入了真空般的沉默,好歹,锦家离店面近,只二分多钟,车子就停在了店门口。

一店门,周蜜康就去柜台结帐,初夏去书房找罗晓琼等人。

锦宇当然是不收几人钱的,但在周蜜康威胁如果他不收,以后他就不再过来的情况下,只能由着周蜜康把帐给结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