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哎!”待周蜜康带着初夏一行人离开,锦宇大姨重重叹一声,苦笑,“小蕊以前就是做白日梦啊,小周的眼光,怎么可能中意她?”

“大姨,上车吧。”不好就这事儿发表什么看法,锦宇没接话茬儿。

周蜜康载着一群人先去了驻地把张栋子放下,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张栋子回自己家的,不差那一个人的饭,但是,却不能让他觉得,他那种无赖的方法真的管用。

“去接了二妞一起吧。”看一眼时间,张二妞应该已经下班,初夏就提议道。

罗刚顺一家子晚上都要留在周家吃饭,做为罗家准儿媳的张二妞独自留在这儿,难免罗刚顺和胖婶要惦记,顺便的事儿,不如就一起接了去。

“不用了吧。”罗红旗道,在他看来,他们一家子去周家已经是有些逾越了,要是再把张二妞带上,就太不合适了。

“你说了不算。”初夏瞪他一眼,正好车子停下,就顺手拉着罗晓琼下了车。

……

“二妞,大过年的你一个人在这边也没意思,跟我回家吧。”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利索了,王春丽看向还坐那儿看书的张二妞邀请道。

张二妞抬头,一脸拘束的笑:“老师,食堂的饭挺好吃的,您就不用挂念我了,快回家吧,别让涛涛等急了。”

王春丽就忍不住叹口气,涛涛是她的儿子。今年九岁,上小学二年级。和公公婆婆关系一般,整个寒假。儿子都被锁在家里,只有她和老公下班了,才可以放出去疯一会儿,“那你……”她话还没说完,叩门声响起,抬头一看,是初夏和罗晓琼,就笑着道,“二妞有伴儿了。我就不多操心了。”

“老师再见。”

“王主任过年好。”

“王主任过年好。”

几人间几乎同时打招呼。

坐在另一张桌的年轻女孩子就撇了撇嘴,她是王春丽带的另一个学员宁芹芹,对于张二妞,她可是极瞧不上的,原本就是个实习护士,又傻又笨的,老师竟然就中意她,愣是给她转成了实习医生一起带着,和这样的人做师姐妹。她觉得特别丢人的说,连带着,对她的朋友,也看不顺眼。

还有啊。明明她也坐在这儿,老师就只邀请张二妞一个人,当她是空气一样。这心偏的也太过份了些吧?

“走,收拾利索了赶紧和我们一起走。”待王春丽出去。罗晓琼便手忙脚乱的帮张二妞划拉桌上的东西,“我哥他们在外面等着呢。”屋子里还有个陌生人。她就没提团长筒子也在车上的事儿。

“叔和婶回来了?”张二妞问道,说来也奇怪,一直以来见了未来公婆挺紧张的,可自昨晚上一起吃了年夜饭,她就打心底里和对方亲近了。

“没呢,我们接你一起去吃饭。”

罗晓琼这么一说,张二妞就知道这是要去周家吃饭,神色立时忐忑起来,想要说不去,又怕初夏不高兴,可是去……,想到团长筒子也在,她就紧张的腿肚子打哆索的说。

罗晓琼一脸好笑的看着她:“嫂子,有我哥在呢,不能卖了你。”

“我……我……”眼睛瞄着初夏,张二妞不知道说什么好。

“窝囊费!”宁芹芹小声嘀咕一句,背起包往外走,“张二妞,别忘了锁门儿。”

“你刚才说什么?”罗晓琼挡在她面前,“有胆儿你再说一遍。”

“晓琼,没事儿,没事儿。”张二妞赶紧伸手拉罗晓琼,“老师有规定,谁走的晚谁锁门儿,她让我锁门是对的。”

“我没说锁门的事儿,是她骂你的事儿。”罗晓琼挡在门口不让开,“宁芹芹,立即向张二妞道歉,要不然,你就别想从这儿出去。”

“不出去就不出去,谁还怕了你不成?”宁芹芹翻个白眼儿,又坐了回去,她看得出来,自己根本不是罗晓琼的对手,自然不会硬往上撞。

“好,有本事你今天就留在这儿吧。”罗晓琼扭头示意初夏和张二妞出门,然后她盯着宁芹芹,“你确定不道歉,是不是?”

“我为什么要道歉?”宁芹芹瞪着她,“我又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凭什么让我道歉,你们这是仗着人多欺负人,从为我……”

“咣!”

不等宁芹芹说完,门被罗晓琼狠狠的带上,“卡嚓”一声,锁头锁在了门上,转而推着张二妞和初夏,“走了走了。”

对于这种莫名优越感,喜欢欺负人的女生,初夏是绝对不喜欢的,所以,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罗晓琼做的不对。

身为小姑子为嫂子出头,也是应该的,是以,她一句话都没多说就痛快的往外走,张二妞却是有些不放心:“晓琼,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这么把她锁里面,不好吧?”

“我问她了,她说不道歉,她也说了,她要一直在里面,我这是成全她,有以不好的?”罗晓琼推着她走,“出了事儿我担着。”

听她这么一说,张二妞更不敢往外走了,笑话,这事儿是因她而起的,小姑子要是真被罚了,她以后还怎么有脸嫁到罗家去?她伸出手:“晓琼,你给我钥匙,我不在意她骂我的,真的,本来我就是笨嘛,她骂的也没错。”

“你能不能争点儿气?”罗晓琼一脸无语的看着她,“我是在为你打抱不平,你怎么这么个态度?”

“为了她,影响到你的前途不值当的。”张二妞认真的看着她,“我和你哥都不是有大出息的,罗家就指着你了,你可不能出事儿。”

“能出什么事儿?顶多批评我两句,可是她实实在在就是骂人了,也是她自己要求我把她留那儿的,你怕什么?”罗晓琼强行拖着她走,“她能在里面一声不吭,就说明在里面待的挺开心的,别操心了。”

宁芹芹还真是没着急,她认为罗晓琼是不敢真的把她锁在里面的,是以,她既没喊也没叫,就稳稳的坐那儿等着罗晓琼和张二妞回来给她开门。

可惜,等了五分钟,门外没有动静。

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有动静。

到一刻钟的时候,她熬不住了,跑到门口晃着门大喊大叫,可惜,这个时候罗晓琼早已经把张二妞拖上车,离开驻地了。

一路上,张二妞慌的不行,她用尽各种办法希望有人支持她回去把门开开,可惜,所有的人,包括周蜜康在内,都没有怪罗晓琼的意思。

车子停在周家后,张二妞叹口气,不再吱声。

自小辈们离开后,罗刚顺和胖婶就开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汇报村子里最近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谁家妻媳妇儿了,谁家生娃了,谁家吵架了,谁家老人重病了,谁家和谁家好上了......

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将近傍晚,看一眼时间,已是将近五点一刻,这个时候天短,太阳四点半多就落山了,五点一刻已经有些朦朦黑。

“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吃饭吧......”胖婶压低了声音对赵玉兰道,“你们毕竟是住在初夏婆家,再者我那边还有个没过门的儿媳妇儿,把她自己撇下不太好,你也知道我家红旗那倔种,好不容易遇上个可心的,可不能再散了伙儿。”

“初夏公公婆婆和老公公老婆婆早就说好了,让你们留下吃晚饭......”赵玉兰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就这么离开,让他们怎么想?”

胖婶就有些踌躇的看向罗刚顺,不知道怎么办好。

林宝河坐在窗前,正好看到几个小辈儿说说笑笑的往里走,打量两眼,笑道:“茶香,你儿媳妇来了。”

“真的假的?”胖婶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宝河,你是在逗我玩呢吧?”

“我家夏那么懂事儿的孩子,绝对能把你们的担心想在前头。”林宝河得意的挑挑眉毛,“不信你一会问问,肯定是我闺女的主意。”

胖婶犹犹豫豫的走到窗旁,看到了只有空旷的院子,就瞪一眼林宝河:“我就知道你是在逗我玩儿呢,算了,为了夏,我们得留下,要是再散了,那就是红旗的缘份还没到。”

林宝河好笑的摇摇头,视线转向门口。

初夏等人进了大厅先和一众长辈打过招呼,才来到侧厅,打开门的时候,就见八双眼睛正齐刷刷的盯着门口。

“干......干嘛呢?”初夏被吓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一步,看向赵玉兰,“娘,你们这样看人也太瘆人了,咱能不能含蓄点儿?”

“二妞来了?”胖婶单刀直入的问道。

“婶儿,我来了。”张二妞赶紧往前挤挤,冲胖婶挥挥爪子,表示她在这儿呢。

“夏,把二妞也接过来,是你的主意吧?”胖婶笑眯眯的看着初夏问道。

“是啊,怎么了?”初夏疑惑的打量着她,“胖婶,你别这眼神看我,我害怕。”

“你爹刚才说这肯定是你的主意,我就是想看看,你爹是不是真了解你。”

初夏:“......”

在周家吃过晚饭后,周蜜康和初夏送罗家人回驻地,车子停下的第一时间,张二妞撒腿就往医疗区跑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