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就一直看,又试验了一次,就会了?”周汉亮眼睛简直快要瞪出来了,“我学车可是学了整整半个月才敢上路呢。”

“天赋不同嘛……”初夏冲他笑笑,“我别的方面是肯定不如你的,不过这方面的天赋,你也是肯定不如我的,所以,老天爷还是很公平的。”

“哪止强点儿,我就是拍马也追不上嫂子啊。”周汉亮看向周蜜康,“团长,你第一次看嫂子开车的时候,也和我一样惊讶吧?”

“有什么好惊讶的?”

周蜜康扔下这么一句,一脚油门,把车子窜了出去,周汉亮呆愣愣的站了好一会儿,又抬头望望天,确定不是在做梦,才一脸纠结的回办公室了——他有些搞不明白,周蜜康自己也是用了一周的时间才敢开车上路,为什么林初夏只是看看练一次就敢上路他竟然会不惊讶?

胖婶和罗刚顺已经回到自己房间,看到被初夏扶着的一瘸一拐的女儿,胖婶赶紧上前扶住:“这是怎么了?”

“我自己走快了把脚给崴了。”生怕初夏说出真相,罗晓琼赶紧撒谎。

“走个路还能把脚给崴了……”胖婶嗔怪的看着女儿,“当了多半年兵,怎么还不如原先利索?”

“走的猛了点儿,正好有块活动的石头,我没发现。就一下子着了道儿了。”罗晓琼边说边吸凉气,“这药敷在上面火辣辣的。真不舒服。”

“不崴着脚舒服……”胖婶瞪她一眼,“看你以后走路小心不小心。这要是前面有个井,你是不是能直接掉井里去?”

“娘,看您,越说越玄乎了,我哪有那么笨?”罗晓琼边说边冲初夏摆手,“别管我了,你们去忙自己的吧?”

胖婶赶紧附和:“是啊是啊,周团长、初夏,你们忙自己的事儿去。晓琼这边有我和她爹呢,待会儿红旗也就过来了。”

才九点多,去拜年还不耽误,初夏和周蜜康就冲一家子告辞,回家找周喜康继续拜年之旅,一上午走了四家,吃过中饭后,初夏和周蜜康前往锦宇的小店儿。

连蕊早已经等在那儿,看到周蜜康牵着初夏进门时。眼神明显有些不自在。

苍白的脸色,眉目清秀,身量高挑,面前的女子算是中人之姿。只是看人的眼神有些儿过于犀利,对此初夏也能明白,在对方看来。她就是情敌嘛。

“你好连蕊,这是我妻子林初夏。”周蜜康向对方介绍道。

“你好。周蜜康。”连蕊牵强的挤出个笑,“想不到转眼间你也结婚了。时间可真是不顶混啊,印象中,你还是和锦宇一起玩的大学生呢。”

“呵呵……”

周蜜康的笑很官方,连蕊的脸色就更加苍白,犹豫一会儿,她看向初夏:“对于我找周蜜康过来,您生气吗?”

“不生气。”初夏赶紧摆手,“他带我一起来了,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而且,我相信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出什么有失规矩的事儿来,我相信他。”

“真的吗?”连蕊定定看着她,“你确定,你会完全相信他?”

“当然!”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来?”

“他让我跟着来的。”

“如果他不让你跟着来,你真的就不跟着来了?”

“是的。”

“现在只是动嘴说说,你当然会这样说,如果是你们来之前问你,回答就肯定不是这个样子了,我和他认识了也不是一天了,以我对他的了解,如果不是怕对方误会,他是不会带你来的。”

“好吧,你说什么是什么。”初夏无语的看着他,“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声,如果忘了你让我们来的正事儿,继续和我纠结这些有的没的,我不担保他会不会愿意和你谈。”

“你这根本就是生气了,故意威胁我嘛。”

“她没有威胁你,她是在替你着想……”周蜜康定定的看着她,“如果不是答应了锦宇,看在锦宇的面子上,在你问我妻子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拉着她离开了。”

“好,我错了……”连蕊看向周蜜康,“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转而看向初夏,“可以吗?”

“他自己决定,我不干涉。”初夏说着看向周蜜康,“没事儿,你进去谈吧,出来和我汇报汇报就行。”

锦宇:“……”

连蕊:“……”

在他们看来,这话周蜜康是断然受不了的,不管他对小妻子的感情多深,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她在外人面前践踏他的尊严。

然而事实却是让他们大跌眼镜,周蜜康竟然顺从的点了点头:“好,谈完了和你汇报……”随之看向连蕊,“还要谈吗?”

“不需要了……”摇摇头,连蕊叹口气,“我已经知道你对我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了,没必要再自取其辱,我现在只是希望你能调查出罪魁祸首,把他关进监狱,最好让他一辈子都在里面。”

周蜜康点点头:“好,这件事儿我可以答应,但是,过去这么多年了,能不能查到,就要看天意和运气了。”

“我知道很有难度,所以才找你帮忙……”连蕊凄苦的笑着,“如果不能把他绳之以法,我这辈子都会不甘心。”

“但是有一点儿我要和你说清楚,如果调查这事儿,你当年受辱的事儿就有可能被部分人知道,这个你必须做好思想准备。”

“我知道。”连蕊点头,“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而且,我相亲的时候,也会把这事儿告诉相亲对象,如果介意,就免谈,如果不介意,我就和他结婚。”

“姐……”锦宇无奈的看着她,“你愿意积极的去面对这件事儿,我当然非常佩服的,但是,你一相亲就说这事儿,那根本就是不想成。

所谓相亲,就是互相看看外表长相,再了解了解家庭背景,家庭成员是否容易相处,你一上来就说这种事儿,人家怎么想?”

“当我是神经病呗。”连蕊无所谓的挥挥手,“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不介意,我要的,就是那个真正懂得珍惜我的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