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认祖归宗搞的再风光,再隆重,林宝河在这个家里都是没位置的,否则,林大爷爷和林大奶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达成这种协议。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想明白了,心也就寒了。

原本对林大爷爷林大奶奶印象特别好,可现在,初夏再看向他们的时候,就会觉得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陌生。

她不知道,他们认回她爹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因为找上门了,碍与周家的面子不得不认,还是别的什么?

以为找到了靠山,却原来,还是镜中花水中月。

幸亏,她从来没有依靠谁就能过的幸福的想法儿,幸亏,她一直想着靠自己的努力让父母活的风风光光......

不!她还是有一个依靠的,视线转向林文斌,初夏的眸中满是感激:“大哥,谢谢!”

如果不是碍于这个时代的接受能力,她说的会是,“大哥,我爱你!”

明白她的意思,林文斌笑着拍拍她肩膀:“干嘛和我那么客气,听你这称呼,是决定让我取代荆哲的位置了,对不对?”

初夏摇摇头,诚实的道:“不,以后你们都是大哥,如果喊您二哥,和家里其他的哥哥就没法儿论了。”

“行,这样也算是给我升级了......”林文斌开心的看向周蜜康,“妹夫,以后你是不是应该正儿八经的喊我大舅哥了?”

“好。”周蜜康痛快的应下来。“以后我就喊你大舅哥。”

没想到周蜜康会答应,林文斌半张着嘴愣那儿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的印象中,团长筒子那是傲到极致的主儿。谁的仗都不会买的,这次竟然就这么答应了???

“那我们怎么称呼?”林文杰一脸纠结的看向林文斌,“初夏比我们都要小一些,可是,让我们喊周团长妹夫,实在是不些不太合适,但也不能总是什么都不称呼吧,正好趁着大家都在,咱们把称呼统一一下。好不好?”

林文斌一脸的理所当然:“初夏是咱亲妹,当然就要喊妹夫.....”不过看看自家弟弟的小嫩脸儿,再看看他纠结的表情,就又补充道,“你要是喊不出口,直接喊周团长好了,以后他职位变了你再跟着换。”

林文杰和林文秀对视一眼,齐齐点头,他们认为这个主意不错。喊职务,总不会显得那么没礼貌,说真的,以他们的年纪。和他们现在的位置来说,借他们个胆儿,他们也不敢直接喊妹夫。

周蜜康没发表意见。代表着他们也同意了这个建议,几人间的称呼就这么定了下来。

初夏心思一直在自家和京城林家的关系上。几人纠结称呼的事儿,她恍若未闻。直到被周蜜康戳一把,才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怎么了?”

“大过年的,开心点儿。”

“我没不开心。”

“脸都拉到脚后跟了,还说没有不开心?”周蜜康好笑的摇摇头,“初夏,咱以后撒谎的时候,先打打草稿行不行?”

初夏拧着他的胳膊小声警告,“我只是一时的情绪低落,不准你胡说八道。”

“哎!”林文斌叹一声,拉起初夏的手,却被团长筒子一把夺了回去,并貌似无意的把初夏推到了自己的另一边儿。

林文斌就无奈的摇头,“周蜜康,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我要是拉初夏去长辈们那边把事情说清楚,你没发现她误会了吗?估计二叔二婶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既然我把实情都说出来了,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大家把话都说的清清楚楚,要不然这门亲戚可真的就要毁在这个误会上了,当然,主要怪我这个人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

“走。”周蜜康冲他点点头,牵着初夏就往长辈那边走,林文斌一脸无语的看着某团长,怎么可以有这么霸道的男人?那是他妹妹好不好?!!

见一群小辈儿过来,长辈们就停了话题,视线转向几人。

“太奶奶,爷爷,奶奶,爸,妈,三叔三婶,我已经把实际情况大致告诉了初夏,但是有些事情不应该由我来说,所以,我带他们过来了。

既然说是一家人,就应该互相间坦坦白白的,有话说在明处,否则猜来猜去,只会伤了感情,绝了亲戚。

反正我之前就表态了,初夏就是我亲妹,保护她是我的责任,是做为她娘家人的责任,你们每个人的态度也都告诉她知道吧,她很不开心。

我再声明一句,大家原本是什么态度,最好现在还是什么态度,亲情间不需要虚伪,否则以后是真的不好相处。”

林大爷爷看向林太奶奶,见对方点了头,就道:“好,大家都坐下,文秀,去把你哥也喊下来,咱们开个小会。”

林文杰和林文秀就撒腿往楼上跑。

这一对才像是亲兄弟!这是此时大家发自内心的想法儿。

二三分钟左右,林文航跟着林文杰和林文秀下了楼,嘴角的血迹已经擦试干净,嘴唇还是略略的有些肿。

他默不吭声的坐到了林文斌的身旁。

初夏就一头黑线,她怎么有一种越来越看不懂这些人的感觉?不自觉的,她看向周蜜康,眼神中明显带着疑问句“我笨吗?”

周蜜康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听林大爷爷怎么说。

“宝河,玉兰,我也看出来了,你们心里一直挺慌乱不自在的,是不是?”林大爷爷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问道。

林宝河点点头:“是。”

“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并不是很亲近你,真心实意的让你回归林家?”

“没有。”林宝河再摇摇头,“大伯对我的真心,我能感觉得到,我相信,大伯是真心实意让我们回来的。”

“那你慌什么?”

“这个家不是大伯自己的家,我们也不想给大伯添麻烦。”林宝河道。

“好,只要你信大伯就好说,那我接下来就把详情告诉你们,不过我也声明我的态度,既然把你找到了,就坚决不允许你再把自己从林家外出去......”顿一顿,林大爷爷接着讲述了林文斌和林文航打架的根本原因。

这个初夏早已经知道,表情就没什么波动,可赵玉兰和林宝河就不一样了,原本他们就知道林文斌对他们是真心的好,可现在他们才发现,他对他们不只是真心的好的问题,是真的把他们当成了最亲近的人。

两口子最遗撼的就是没给女儿生个互相扶持的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欣慰一些了,林文斌绝对比亲哥哥还要合格。

讲述完俩小辈打架的原因,林大爷爷看向林文斌和林文航,“我说的没有不公正吧?”

俩人齐齐点头,表示认可。

林大爷爷就继续往下说:“俩孩子的意见你们已经清楚了,接下来就是长辈们的意见了,文航父母的意思是,支持文航继续追求黄苏爱,如果真的成功了,林家的发展就可以再迈一大步。文航奶奶同意他们的决定。

我和文斌父母的意思是,不赞同文航追求黄苏爱,因为两家原本就不是一个路子上的,强绑在一起绝对没什么意思。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就让老太太定夺,老太太的意思是,孩子们的立场不同,选择的道路也不同,长辈没有资格去掺合。

所以,最终我们听从老太太的,让他俩自己去解决,可是这几天下来,他们不但谁也没说服谁,还越闹越僵。

我相信,你们肯定都觉得,如果真的重视,就不应该在大年初三,你们刚到的时候,任由他们两个闹成这样。

是的,他们又不是孩子,当然知道这个时候闹腾,事实是,他们今天的这一出,是我安排他们故意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你们的反应。

当然,文斌的气也是真的,反正他只要听到文航护着黄苏爱,就会气到无法控制自己,这孩子对初夏,是真的当亲妹妹.......”

事实和初夏的猜测没有太大出入,可即便这样,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为什么一定要用演戏的形式呢?

开诚布公的告诉他们不可以吗?

林宝河和赵玉兰沉默着没说话,他们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也不明白这个探试是为了什么,反正刚才他们是忐忑的要命。

他们从来就不是想沾谁便宜的人,认回京城林家是意外,如果人家不稀罕,他们自然也不会巴巴的再过来。

有心问出来,又不好意思,憋在心里就好难受的说。

“生气了吗?”林大爷爷问道。

“心里不大得劲儿。”林宝河看向林大爷爷,诚实的道,“不大明白您老这是什么意思。”

林大爷爷就叹口气,拍了拍手:“出来吧。”

侧厅的门打开,林之灵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走向初夏:“是我要求这样做的,有没有生姑姑的气?”

初夏淡淡看着她:“我总要知道原因,然后才能决定生不生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