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果然是生姑姑的气了。”林之灵笑呵呵的拉住初夏小手,上下打量着她,“几个月不见,又漂亮了,不错,不错,看来周家把你照顾的非常好。”

初夏暗自翻个白眼儿,她和她有那么亲热吗?

她吧,她就是这样的人,原本因为接受,所以看谁都顺眼,现在失望了,就看谁都不顺眼中……

“看来火气还不小,都不愿意搭理我了。”林之灵笑呵呵的摸摸她脑袋,“小傻瓜,多大点事儿啊,就让你把一大家子人全否了?”

初夏:“……”

赵玉兰和林宝河急的在一边直冲女儿使眼色,可惜,某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耷拉着脑袋坐那儿,一眼都不多看林之灵。

“以为我是向着黄苏爱的,对不对?”林之灵笑着坐在她的身边,“咱俩长的最像,当然是咱俩最亲了,是不是?”

初夏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眸中是满满的不赞同,她是绝对不想掩饰自己情绪的,反正一来被迫看了那么一场戏,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如果真的尊重他们,用得着那样吗?连带着,她对林文斌的感动也浅了一线,演戏嘛,她哪知道该不该相信?

“不管你是不是当我最亲,反正这个家里的小辈儿,我当你是最亲的……”轻叹一声,林之灵挪坐到初夏身边,揽住她肩膀,“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要求大家配合的。因为,我想知道你对这件事儿的态度。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态度,自然也就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

“什么意思?”林大小姐终于开了金口。

“你姑父是黄苏爱的二叔。平时来往倒也不算太多,但感情还算是不错,文斌去找了我们,希望我们尽量减少和黄苏爱的来往,说担心她通过你身边的亲戚,和你套近乎,真的伤害到你。

说实话,我和你姑父都认为他有些大惊小怪,但是。看他那么坚持,只好答应了他,可是回头你二哥又来找我们,说不要因为文斌的无理取闹,就真的和黄苏爱疏远,那是太幼稚的表现。

那段时间我和你姑父被他们俩烦的要死,就回来向老太爷和老太太求助,他们没给任何主意,只说让我们自己看着办。

我们哪有办法。想来想去,我决定看你的态度,如果你介意,我就听文斌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听文航的。”

初夏一头黑线,那也用不着他们一来就上演这么一场吧?又不是时间来不及。而且,好好问她不可以吗?

“我如果问你。你大概不会说的那么直接,我要的是你最直接的感觉。刚才你们在这边的情况,其实我看的清清楚楚。”林之灵冲她笑笑,指了指正厅旁边的玻璃幕墙,“在这后面,可以把你们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但你们却是看不到我的。”

“谢谢。”初夏总算是道了声谢,虽然还不是十分赞同对方的做法儿,但想到人家对她也是一番真情,她也不能表现的太不识趣了。

只是,看到父母半信半疑的神色,她心里还是有些堵的慌。

如果她和父母不是这样的身份,他们真的敢这样验证吗?

“虽然您是一番好意,但是,您这样做却让我们大家都不怎么开心。”周蜜康看着林之灵,“如果信任,不会用这种办法。”

“对不起,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谈不上了解,我能用的只有这种办法……”苦笑一声,林之灵又叹口气,“我说的直白点儿吧,我们科研室的经费是卡在黄苏爱父亲的手里的,如果真的和她疏远了,那我大概就要再重新申请经费了。”

“不用疏远。”初夏认真的看着她,“姑姑做的是正事儿,没必要因为小辈儿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儿去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如果她真的有心破坏我和周蜜康之间的关系,以她的聪明,肯定能找到办法接近我们。

如果她没有那个心思,我们这么兴师动众的,就有些可笑了,而且,我也不怕她,她聪明,我也不是个笨的,对不对?”

“对。”林之灵欣赏的看着她,“我们家初夏果然是个有勇气的孩子,不过,姑姑决定了,要想办法保住经费,还少和黄苏爱来往。”

“她和姑姑的联系,比以前多了吗?”

“暂时没有。”

“那不就结了……”初夏摊摊手,“或者,根本就没有的事儿,看我们自己把自己给吓的,那样岂不是更冤?”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不过,防备着点儿总不是坏事,主要那孩子太聪明了,性格又沉稳,就让咱们摸不着头脑。

以她的性子来说,黄心龙那么去了,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可她竟然什么都没做。

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担心,整个黄家,她最关心的就是黄心龙,关系最好的也是黄心龙,不夸张的说,她可以为了黄心龙舍弃半条命的,所以你说,她一点点反应都没有,算是正常吗?”

“不正常,但是……”迟疑了好大一会儿,初夏才道,“我想,她已经动手了,只是,咱们没有发现罢了。”

“你有发现什么线索?”

大家伙的视线就投向了初夏。

琢磨了琢磨,权衡了权衡,初夏牙一咬:“叶美如前段时间出丑的事儿,你们应该知道了吧?”

众人就点了点头。

林文斌瞪大了眼睛:“夏,你的意思是,那是黄苏爱设计的?”

“事情发生的前几天,黄苏爱去过医院,还见过叶美如,在此之后,叶美如就疯了一般的纠缠着黄主任,再然后,就出了那样的事儿。”

初夏没有正面回答林文斌,而是把她怀疑的缘由说了出来。

“如果这真的是她设计的,那她的心机也太深了,就算她恨叶美如,也不应该那样对付黄保全啊。”林文斌看向林文航,“现在你说什么?”

“这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我拒绝回答。”林文航道。

初夏淡淡瞟他一眼:“任何案件的侦破,都需要先从猜测推理开始,至于案件的真相,需要的是更长时间的取证和调查。”

“初夏,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她,行吗?”林文航眸色中透着隐隐的痛苦,“我已经明确的说过了,要是她有加害与你的意向,我肯定是向着你的。”

“文航,这种解释连我都不信,初夏就更不会相信了。”林之灵看着侄子,叹口气,“你拍着自己的心问问,你到底对初夏更亲近还是对黄苏爱更亲近?”

林文航就沉默着不吭声。

“二哥,我并没有怪你,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非要向着我的理由,莫不说现在根本是在怀疑,就算是真凭实距摆在这儿,你们到底要偏向谁也是你们的自由,我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们站在我这一边。

而且,喜欢了几年的女孩子,要是说放下就能放下,那得多薄情寡意?二哥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别勉强自己,要不然,我不但不会感激你,还会鄙视你呢。”

明知道初夏这话一半真心一半劝解,可林文航还是控制不住的呜呜哭起来。

这段时间他太压抑了。

家里分了两派,一派支持,一派反对。

支持的是因为觉得他可以为家族带来利处,反对的是因为他有可能成为陷害初夏的内奸,不管哪一种,都没有从他的感觉出发,去替他考虑。

他喜欢了她五年,哪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放手的?

他是人,不是动物啊!

他以为,在知道了真相后,最恨他最讨厌他的应该是初夏,却没想到,真正说到他心里,替他着想的会是初夏。

被重视,被理解的感觉,真tm的好啊!

“唉!”林宝河也重重叹了声,这会儿,他已经完全搞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也明白人家这样试探他们,其实没什么错处。

毕竟,谁也不可能就因为一个假设和怀疑,就把所有的利益抛掉。

就目前来看,京城林家待他,比大林村的爹娘待他,是强了千百倍。

当然,如果大林村的爹娘也是亲的,一切大概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可惜已经没有可能性让他体验一下做亲儿子的感觉。

“这事儿,顺其自然吧,谁也不要强迫谁,要不然,我们以后就真的没法来了。”林宝河表了态。

林大爷爷就点点头:“我们也是这个意思,这事儿如果有了真凭实话,我们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初夏这边,但是在假设的情况下,大家就提高警惕,各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好了,这事儿算是解决了,现在翻篇,说些高兴的事儿。”他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你太姑奶奶和太姑爷爷后天来咱家,说是特别想你们俩。”

这意思就是说,你们今天别走了,留在家里吧,还有别的亲人等着见你们呢,又是年纪那么大的长辈,好意思走吗?

初夏就一脸的恍然,难怪老爷子老太太任由孙子演戏,移坐钓鱼台,原来他们是看准了林宝河和赵玉兰的孝顺,知道只要搬出太姑爷爷和太姑奶奶,两口子肯定就不好意思离开。(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