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二了,因为怕传不上来,设了定时,结果,设错了,结果,全勤在这个月的月初,全跑了...阿门,以后请叫我二暖

-------------------------------------

第二天早饭后没一会儿,林文航就跑门口去候着了,看得林奶奶直皱眉头,林二婶儿也暗自叹气。

“要不是看他对那姑娘动了真心,你们以为我会答应他?”林太奶奶冲俩人摆摆手,“大过年的,都开心点儿,别苦丧个脸,难看。”

“奶奶,你说这要是真成了,文航不得受一辈子欺负?”林二婶说着又重重叹一声,“想到我儿子要事事都听那女人的,我这心里就难受。”

“成不成的还两说着,你愁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了,原先你不是一百分热心的想要她做你儿媳妇儿嘛,现在不盼了?”

“奶奶……”林二婶一脸的不好意思,“我那时候不是脑子发热,没想明白嘛,现在……现在是真不想和黄家扯上关系。”

“可惜,现在你说了不算了。”林太奶奶笑着拍拍她,“孩子的事儿,少掺合吧,看他自己的造化喽。”

“想掺合也掺合不了,除了和您叨叨两句,我还能做什么?”林二婶嘀咕一句,又求救的看向林太奶奶,“奶奶,您多敲打敲打她,让她绝了做林家媳妇的念头,好不好?”

林太奶奶淡淡的扫她一眼:“该敲打的地方我当然会敲打,但是也不能没有道理的瞎敲打。你真想让人家觉得,我已经老糊涂了?”

“不是不是……”林二婶急的摆手。“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您是咱们家的老祖宗,您的把咱家的规矩和她说说,这只有您能说得着份儿。”

“说着份儿说不着份儿的,那姑娘是个聪明的,自己心里有数着呢,而且,你儿子对她是个什么意思,你应该看得明明白白,你以为。咱们难为她,他会袖手旁观?”

林二婶身子就萎下去,她是真的心疼儿子,看儿子现在的样子,要是真和黄苏爱成了,这辈子是别想在家里抬起头来了,好歹也是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能最后就成了别人家的奴隶?

好在,还有个小儿子……。她不自觉的往林文秀瞄一眼,却被小儿子误会了,连连摆手:“妈,我更没资格说话。我这身份,连插嘴的份儿都没有。”

“谁让你说什么了!”小儿子闹这么一出乌龙,反倒让林二婶心里松快了些。就嗔一眼小儿子,“我是琢磨着。你以后别和你哥一样就行。”

“放心吧,我才不会呢。”林文秀嘿嘿一笑。“这事儿你应该担心文杰,他和邵敏有可能变成这个样子也说不定,嘿嘿……”

“去去去,说你的事儿呢,怎么扯我身上了?而且,我才不会这样对邵敏呢,她算老几,我宁愿娶个不认识的,也不会惯她这些毛病。”林文杰边说边冷哼一声,“还想跟我拿把,以为我会吃这一套?做梦去吧!”

“小杰!”林大伯母瞪一眼儿子,“说的什么话?小敏多好的孩子,而且,黄苏爱哪能和她比?你给我听好了,下午主动去找邵敏,好好和她沟通沟通,别真的等她要和别人定了再去后悔。”

“妈,你也太长她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就看她有没有本事真和别人定,她要是真选了那个姓黄的,我保证她这辈子悔的肠子都耷拉到地上。”

“你能别光嘴道士吗?”林大伯母瞪着小儿子,“你说些这样的话,就说明了你心里介意她和别人相亲,可是你也要想想,她妈一直对你不特别满意,你再和她闹矛盾,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高枝儿,她妈能不灭灭你的威风?”

“这怎么扯我身上来了?”林文杰说着往外一指,“来了来了。”

大家看过去,果然,林文航和黄苏爱并排着进来,林文航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了。

“那就是?”赵玉兰不敢确定的问女儿。

“嗯。”初夏点点头,“娘,长的还行吧?”

“不如我闺女。”赵玉兰边说边摇头,“难怪小蜜相不中她,一看就是薄相的,没半点儿福气相,不像我闺女,虽然瘦,可是一脸的福相。”

“娘,您这可真是看我哪哪儿的都好了。”初夏好笑的搂住赵玉兰肩膀,“我估计在娘的眼里,全世界上数自家闺女最好看最优秀了。”

“那是,我闺女不优秀,能让周团长一眼看中了?”

初夏实在不知道接啥话好了,敢情被周团长看中也能做为衡量的标准?她娘这得多中意周大团长啊……

这功夫,黄苏爱已经进了门,赵玉兰便不再和女儿叨咕,待对方和她打招呼的时候,也礼貌的冲对方笑笑,回了个过年好。

看得出来,黄苏爱也有些紧张,坐那儿和林太奶奶说话的时候,手指有些微微的抖,不过想想也是,林家人算是倾巢出动,她一个人被一家子这么审视着,不紧张才怪了呢。

由其是她应该知道,大家对于她嫁到林家都不是很满意,所有的眼睛都是带着挑剔的,包括林初夏和周蜜康在内。

在外面聊了一会儿,林太奶奶就拉着她进了屋,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才放她出来。

一众人等悄悄瞄一老一少的脸色,可惜,俩人都是笑呵呵的,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黄苏爱主动坐到了初夏身边:“林初夏,咱们可真有缘。”

“呵呵……”初夏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上次去参加婚礼,那是你们家的亲戚,现在论林文航。又是亲戚,看来。咱们俩迟早要做亲戚……”笑笑,黄苏爱看向赵玉兰。“阿姨,您女儿特别优秀,由其在医术方面,是绝对的天才,比我都一点儿不逊色,只要她努力,假以时日肯定会超过我的。”

“嗯,我闺女是挺优秀的,我知道。我听说了。”赵玉兰笑笑,“荆哲早就和我们说了这事儿了,我家夏打小学东西快。

不过,我们家的条件一般,要不然夏现在取得的成绩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我和她爹最对不住孩子的,就是我们没能给她好的条件,埋没了她。好在,这孩子运气还不错。一步步的,总算是走对了方向。”

“阿姨,您说话特别有逻辑性。”黄苏爱夸赞的竖竖拇指,“而且。您不象一般的家长,总喜欢贬低自己的孩子,等别人来夸。我最喜欢您这种重视自己孩子的家长了。”

“我闺女本来就聪明,我们干嘛贬低她。那就太虚伪了。”赵玉兰说着摸摸初夏脑袋,“夏。娘说的对不对?”

“对,娘说的当然对。”初夏冲她笑笑,又眨巴眨巴眼睛,“我在娘的眼里是最好的,我知道,娘刚才已经告诉我了。”说着看向黄苏爱,“不好意思。”

黄苏爱一愣,赶紧摆手:“没有没有,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很正常的事儿,妈妈的眼睛里,自己的孩子一定是最好的嘛,是我不会说话,是我不好意思。”

“行了,别客气了,大家说话随意点儿……”林太奶奶说着吩咐厨房那边开始着手准备午饭,这意思就是要留黄苏爱在家吃午饭了?

一直巴巴看着老太太和黄苏爱的林文航神色立时欢喜起来,如果不同意他和黄苏爱在一起,老太太是断然不会留黄苏爱在家吃饭的。

那边,林文斌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直直盯着黄苏爱,一副子生生想要把对方吞了的感觉,看得周蜜康一头黑线,轻轻扯了他一把:“别这样,太奶奶不糊涂。”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林文斌冷哼一声,“我就是看她哪儿都不顺眼,想到以后她要经常出入这个家,我就全身难受。”

“没事儿,反正你年后就a市部队那边了,不看她就是了。”

“那可能吗?”林文斌翻个白眼儿,“到时候她也会过去,我想不看就不看了?”

“所以说嘛,既然避不了要和她打交道,近一点儿其实比远了更安全,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而且,文航那边,你也要相信他。

虽然我和他见的次数不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虽然深爱黄苏爱到了盲目的地步,但是如果对方有想要对初夏不利的地方,他肯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我不信他,他现在眼里哪还有别人,自打那女人来了,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女人所在的方向。”林文斌说着站起身,“不行了,我要出去透透气。”

周蜜康只好由着他去,同时,他心里很感动,对堂妹能做到这个样子,真的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儿,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换言之,就算他把初夏当成了离去的表姐的影子,那也说明他是一个特别重情的人。

他自己和小娆不就是这样么?

这让他有一种和林文斌惺惺相惜的感觉。

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早一些认识林文斌,否则,俩人之间绝对会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如同他和周汉亮之间的关系。

午饭前的时间,林太奶奶开了个简短的小会,大致意思是,欢迎黄苏爱来林家作客,不管以后黄苏爱和林文航能不能在一起,她都是林家欢迎的人。

这话等于直白的承认了她对黄苏爱的认可。

初夏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不认为黄苏爱会是个鲁莽到一上来就斗鸡般惹老人生气的女孩子,她不是叶美如那种性格,你和她交往的时候,基本上摸不到她真实的情绪,她总能在和任何一个人相处的时候,都是如沐春风般。

当然,她这应该也是有选择性的,像是之前。大家印象中的黄苏爱就是清高冷傲的,大家盼着成为她的学生。却又都怕她。

如果没有点儿个性,别人又怎么会怕她?

午饭后。黄苏爱刻意和初夏坐到了一起:“我们出去转一圈儿,好吗?我感觉吃的太饱了些,坐着有些不太舒服。”

如果她没有任何要求,初夏倒是意外了,是以,她这么一说,初夏就应下来,随之起身往外走,见林文斌也要站起来。初夏就冲他笑笑:“大哥,我陪黄老师出去转转消化消化食,一会儿就回来。”

这么说,就是摆明了不让林文斌跟着,犹豫一下,林文斌点点头:“好,你去吧,有什么事儿就喊我。”

“在你家,又有我一起。会有什么事儿?林大哥,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要把初夏喊出去揍一顿吧?我看,您对我的成见可真够深的。”黄苏爱说着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往外走。

“大哥。放心吧。”初夏冲林文斌安慰的笑笑,迅速跑了出去,心里。特别温暖,这种关爱。不管霸道不霸道,她都喜欢。

“太奶奶……”待初夏和黄苏爱的身影消失。林文斌有些抗议的看向林太奶奶,“您不是答应了我,要保护初夏嘛,怎么就这么容易的被黄苏爱给说服了?”

“她说的话很实诚,所以,我愿意给她个机会,也是给文航个机会,文斌,太奶奶明白你的担心很有必要,但是,在不确定之前,一杆子打死一个人是不公平的。

再说了,初夏不是个笨孩子,黄苏爱也不会笨到正大光明的就去对付初夏,你说你瞎担心的什么?还有啊,文航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不让他试试,估计他这辈子也就让他自己毁大半了,不管是为了谁,试试总是好的。”

“试试试试,万一试出事儿来怎么办?”林文斌紧皱着眉头,“我真的是觉得她是个危险的人物,能不试最好不要试。”

“小蜜和你二叔二婶都没说什么,你看你,没完了。”林太奶奶无奈的摇摇头,“你呀,把初夏想的太弱了,她现在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不是八岁的孩子。”

“她以前的生活经历太简单了,哪能想到这些人的阴暗手段儿?”林文斌厌烦的站起身,“算了,我不说了,反正我丑话说前头,要是那女人真做出什么让我生气的事儿来,别怪我不顾林家的前途。”

周蜜康迅速扫他一眼,眸底掩饰住了一闪而过的感动。

“哎!”重重叹一声,林太奶奶无奈的摇头,不说什么了,大孙子和二孙子一样倔,认准的事儿,想要说服他,太难了。

此时,初夏和黄苏爱已经溜达到了暖棚,这个天,也就这儿是说话的好地儿。

负责打扫暖棚的工作人员看到俩人进来,自动退避出去。

“这里面真舒服。”黄苏爱道。

“是啊,我也特别喜欢来这里,温度好,湿度好,景色也好。”初夏坐下,帮她倒杯水,“这茶味道不错,你尝尝。”

“你对我没有敌意吗?”黄苏爱笑眯眯的看着她,“而且,你肯定想说,单单把你喊出来和你谈,要是说我想嫁林家和你没丁点儿关系,根本就是撒谎,是不是?”

“敌意谈不上,但是喜欢也谈不上,你找我出来聊聊嘛,我也不是很意外,想来二哥也告诉你了,大家都会猜测你嫁过来的缘由。

咱们明人也不说暗话,你和我之间,好像真的存在解不开的疙瘩,不管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亲情,你似乎都有针对我的理由。

所以,大家会防备你怀疑你是正常的,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认为你这么聪明的人,在大家都能想到原因的时候,不可能一定要把自己送进来。

而且,以你的傲气,如果对二哥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应该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毕竟对女人而言,这种事儿还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有什么事儿,你不妨直接告诉我,我不喜欢猜来猜去的,我相信,你应该也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否则,就不会这么直接的找我出来了,对不对?”

“你娘夸你其实也没夸错,你很聪明,反应也快。对事物的分析也非常清楚,没错。不管是从我差点成了周家的媳妇儿上来说,还是从我大哥的死来说。似乎我都有把恨转嫁到你身上的理由。

而事实上,我也真的生过你的气,倒不是因为周蜜康,而是因为我大哥,自小到大,我和大哥的感情最好。

因为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哪怕是在黄家,其他的孩子也都不喜欢我,只有大哥最关心我。所以,我对他的感情,比对父母的感情还要深。

他出事儿以后,也是我陪着他一路走过来的,他也特别依赖我,什么事儿都会事先征求我的意见,唯有和叶美如结婚这事儿,她是先斩后奏。

等我知道的时候,米已成粥。除了接受,我没有别的办法,当然,我也和叶美如谈过。希望她好好的待我大哥,我们一家都会非常感激她的。

可惜,从嫁到周家。她就是带了目的,而偏生我大哥对她的迷恋到了盲目。所以,最后一点点失望。只能把性命丢在了她的手上。

而她选择我大哥的根本原因是为了从你的手里抢回周蜜康,如果没有你先前嫁给了周蜜康,她压根就不会嫁给我大哥,利用我大哥,我大哥自然也不会死。

这是我最初的想法儿,甚至,我也是真的想要报复你,但是随后一冷静,就真的觉得,这事儿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由其在和你接触多了以后,我发现你是个善良聪明的好姑娘,周蜜康娶你这样的女孩子,也是特别容易理解的事情。

而我也非常清楚,他是不可能娶我这样的女人的,一个男人,更喜欢的是小鸟依人的妻子,不是强势的大女人。

所以,无论爱情还是亲情上,我怪你,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所以,我渐渐的从怨恨中走出来,当然,我也不骗你,叶美如迟早要为她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或者可以说,她现在已经开始付出代价了,如果,你认为我这样做有些狠毒,那我无话可说,对我而言,她是绝对无法原谅的。

她利用我大哥的爱,达到自己的目的,再害的我大哥命丧黄泉,这个仇我要是不报,我就不配做我大哥的妹妹!”

初夏点点头:“我能理解。”

“我找你出来谈就是想告诉你,用不着防备我,嫁到林家,我说不上特别情愿,但也不是被逼无奈,没错,我二哥是在逼我,但是,关键是我对自己的未来做过详细的考虑,也认为这或者是最好的选择。

从小到大,大家都说我是天才,没错,我是比别的孩子天赋高一些,但我付出的努力,大家都没看到,似乎我取得的一切,都是简简单单就得来的。

所以,我更多的是被当成了家里交换利益的筹码,换句话说,我这个天才,其实是黄家主动吹出来的,因为这样,才能换来更多的利益。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婚姻,是根本不可能的,或者说,从我大哥受伤以后,这种可能就变成了不可能,因为我做不到无视父母的感觉。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林文航是我能想像的到的最好的选择,我们从小认识,我对他不讨厌,他这么多年也从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初衷。

因为和他曾是同学,所以我非常清楚他面对过多少的诱惑,可是,他没有选择她们当中的任一个,一直默默的等着我。

哪怕我明白的告诉他,我不喜欢他,让他不要浪费时间,他都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心意,这在这些世族子弟的身上是极难得的。

所以,既能嫁给一个真心爱自己,而自己又不讨厌的男人,还能让父母过的舒心一些,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当然,随后可能因为我的不作为,我父母在黄家会越来越没地位,但是,在经历过更多以后,我相信他们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到那个时候,他们的选择还是让我妥协,那么,我也就不会再愚孝下去,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为自己活。

找你说这些,是我相信,所有的矛盾,都是大家要保护你,所以,只要你肯相信我,大家也就会相信我,我猜对了,对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