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夏,你愿意帮我吗?”黄苏爱再问一遍。

“不愿意。”初夏摇摇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不会插手,而且,我在大家心里的位置也没你想像的那么重要。”

“你还是不相信我?”

“是。”初夏并不否认,如果因为对方的一番剖白,她就完全相信,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黄苏爱就无奈的笑:“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嘛,我不至于傻到明明大家都猜到了还那样做的地步,为什么又不信我了呢?”

“这是两码事儿。”

“怎么会是两码事儿呢?”黄苏爱头痛的抚额,“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答应帮我?”

“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所说的那样才嫁给二哥,假以时日,大家一定会接受你,如果你有什么别的心思,不管隐藏的多深,大家也一定会发现。

反倒是你这么强调着让我帮忙让我特别疑惑,真的……”初夏认真的看着她,“你根本没必要这样的,二哥对你有多迷恋你自己非常清楚,只要你真心,他一定会给你把道儿铺的顺顺的。”

“好吧,我的确是多此一举了……”黄苏爱无奈的苦笑,“我这也是着了相了,路上的时候,你二哥和我说,大家都在担心我会陷害你,他特别郑重其事的问我,是不是真有这样的事儿,并且说,如果我真是这样想的,让他发现了,他会和我同归与尽的。

他说那话的时候表情特别认真。我知道,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这让我很震撼他对你的维护,也很震撼你在林家的地位。

而我。不仅希望自己能嫁过来,还希望我父母遇到困难的时候,让林家人伸出手拉他们一把。

而且我感觉这个遇到困难的时间不会太远,我怕以我自己的能力,到时候很难让林家人愿意帮我,所以,才会说了那么多,给你造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当然,你可能还是不信我所说的。算了,就按你说的吧,顺其自然,相信大家总会看清我的。”

“嗯。”初夏点点头,没再说别的。

黄苏爱就忍不住笑:“发现你和周蜜康的性格还真是挺像的,都是那么的惜字如金,你这是受他影响才这样,还是原本就这样呢?”

初夏就冲她淡淡的笑笑:“咱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你认为你对我的评介真的中肯吗?”

略略一回想。黄苏爱不好意思的笑:“好吧,我今天脑子真是有点儿糊涂,其实你和你的朋友们在一起,还是很开朗话很多的。是因为不喜欢我,才这样的吧?”

好吧,她现在知道了。所谓天才,就是某方面很聪明。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让人挺无语的。初夏就咳一声:“我对你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其实,真说起来,我一开始对你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要想成为朋友,还有很长的路。”

黄苏爱冲她笑笑:“我能理解,是我太心急了,其实说起来,你比我幸运,虽然说你小时候的生活环境不见的多好,但你父母特别好。

我不是为了让你开心才故意这么说的,虽然和他们打交道不多,但是,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我认识的女孩子中,没有一个能被父母这么宠着的。

你就是他们的全部,这种完全无私的付出,是比任何东西都珍贵的,然后,你又遇到了真心爱你的男人,还有真心愿意帮你的亲人,而这些,我都没法儿和你比。

所以林初夏,我很羡慕你,真的,如果让我以我所取得的一切去交换你拥有的一切,我会非常乐意。

大概,你是没法儿理解我的这种心情的,从小到大,亲人对你的宠爱,更多的是为了利益,而不是为了血缘亲情,这种感觉是很不好的。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说我想夺得你的一切,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是一个多么富有的人,好好珍惜吧。”

“我会珍惜的。”初夏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不过,还是谢谢你对我爹和我娘的肯定,回头我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我的父母要是也像他们那样豁达,我大哥就不会出事儿,我也不会这么为难……”重重叹一声,黄苏爱看向初夏,“你会不会好奇太奶奶跟我谈了什么?”

“不好奇。”初夏道,其实,她心里好奇的要死,但是,在什么人面前该好奇,在什么人面前不该好奇,她还是有数儿的。

她相信,如果可以告诉大家,太奶奶一定会说出来,如果不可以告诉大家,那她也不想做例外的那一个。

原本,她在林家的位置就是有些尴尬的,不管大家怎么重视她,她自己可不能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黄苏爱就无奈的笑着起身:“好吧,那我就不多嘴了,回去吧,免得大家伙儿担心你会被我欺负了。”

初夏就起身,手往前一伸,示意对方先走。

俩人一路沉默着回到正厅,大家视线齐刷刷的投过来,黄苏爱主动笑道:“我保证,我没有丁点儿欺负人的地方。”

“我也没欺负人。”初夏也赶紧道,她是冲着林文航说的。

林文航就苦笑:“初夏,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没个哥哥的样儿?我只是在担心你不开心而已。”

“是啊,我说和你谈,他其实挺犹豫的,生怕我说的让你不高兴,会引得大家伙儿更讨厌我。”黄苏爱说着坐到林太奶奶身边,冲对方笑,“我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如您所料,她根本不相信我。”

林太奶奶就呵呵笑:“我家初夏那也是个有主见的,你以为她会像一般孩子那么耳根子软啊?”说着看向初夏,“我和小黄谈了,我到这把年纪了,原本是不愿意掺合你们小辈儿的事儿的。

但是,这次的事儿如果任由大家这么闹腾下去,会影响到一大家子的关系,所以,我必须做牵头人来处理这事儿。

初夏,她和你说的内容,就是和我说的内容,她说完,我明确告诉她我不发表意见,看她以后的行动。

她说你是这件事儿的关键,所以她想和你谈谈,如果你愿意帮她,希望我不要阻拦,我答应了。

但我当时告诉她,她的算盘肯定会落空的,她不相信,结果证实,姜还是我这老的辣。”

黄苏爱笑着点头:“是的奶奶,林初夏非常有自己的立场,我说什么,她都很坚持自己的立场,虽然她没答应我,但我很开心。

最起码这可以让我相信,在以后的生活中,哪怕有人说我的坏话,在她面前瞎挑拨,她也绝对不会受影响。”

“这个你放心,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初夏冲林文航笑笑,“二哥,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放心放心,当然放心,妹,谢谢你。”

“啧啧,这称呼一下子就近起来了……”初夏撇撇嘴,“二哥,我强烈鄙视你……”说着又冲他笑笑,“不过,恭喜你,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是的是的,跟做梦似的。”林文航有些发飘的看着黄苏爱,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大哥和周蜜康呢?”初夏问赵玉兰。

“去书房了。”赵玉兰指了指书房的位置,小声道,“你大哥对你真没的说,夏,你可一定要好好帮你大哥盯着点儿找个好姑娘。”

初夏一头黑线,她娘这话的跳跃度还真够大的,林文斌像是个会缺了女孩子喜欢的人么?只不过他还没放下心结不愿意接受罢了,不过,现在应该能放下了吧?

算起年龄来,大哥也真的是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她脑子里就闪现出原慧的样子来,或者,她可以帮着牵牵线儿?

反正原慧自那次见过林文斌,每次上白班,都会跑实验室找她一起做实验,她才不信对方是那么好学呢,根本就是为了可以接近她和她聊天好不好?而且有意无意的还总会问她京城林家的事儿。

其实,她真正要关注的只有林文斌而已。

黄苏爱和林文航的事情已经基本成定局,至于谁的猜测更准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看出来的,但最起码已经有了个结论,林宝河便主动提了要离开。

虽说原本就说好了是这一天回去,可因为黄苏爱和林文航的事儿,大家都有点儿焦头烂额,根本没好好的坐一起亲热的聊聊天,这么让林宝河和赵玉兰走了,他们就担心以后再让两口子来,会诸多推辞,所以,一众长辈就极力挽留,要求一大家子第二天一早再走也不迟,反正京城到a市也就俩小时的路程,肯定耽误不了罗家的事儿。

没办法,林宝河只好应下来,一家人又住了一晚上。

一晚上虽说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但起码能让有些淡下去的关系稍稍再恢复恢复。

林宝河和赵玉兰看着长辈们小心翼翼的讨好的冲他们笑着,原本打定的主意就动摇了,最后,没等老太太说什么,两口子主动承诺了,以后逢年过节,肯定会过来。

这才算是让京城林家的一众长辈真的放下心。(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