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到。

------------------------

“不……不用不用,俺不馋饺子,主任您……您就别为俺操心了……”张立柱急的连连摆手,“主任您那么忙,休息不好哪能行呢?”

“老弟,你看你这就是不实在了……”李爱国坐他床边,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你家张二妞同志是咱们公社的骄傲,为了让她安心在部队工作,为咱们红心公社争光,我这个做公社主任的,当然就要为她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张立柱老实,但可不傻,女儿只是名普通的小兵,就算再出色,也不可能让公社主任这么重视。

他现在搞不明白情况,但他相信,个中肯定有他所不知道的弯弯绕,不管是和女儿有关还是和女儿无关,他都不能不明不白的欠了过多的人情。

“主任,公社里对二妞的照顾,我是打心眼里感激,但是,我们不能不自觉,这要是咱们公社当兵的都这样,主任您哪还有精力做别的?

我妻子在这儿,我妹妹也会时常过来,家里还有我二弟和四弟,主任您就放心吧,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军人家属就是不一样,觉悟高啊……”李爱国拍拍张立柱肩膀,呵呵笑起来,“你嫂子的娘家就在县里,住的离这儿不远,这段时间你们吃的用的,就不用操心了。”

李爱国越是这样,张立柱心里就越没底儿。而且他看得出来,李爱国是打定了主意要关照他。

莫非是因为儿媳妇儿?

张立柱心里一惊。据他所知,李爱国的儿子和自家儿子好像差不多大。也还没结婚,莫非,李家的儿子也看中了自家准儿媳?

除了这点儿,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虽然觉得看中女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是,女儿就是一普通小兵,对方根本就不可能……莫非是看中了自家女儿?想让自家女儿嫁给他的儿子?

只刹那间,张立柱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相较于看中儿媳妇儿。他认为看中他闺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过,要是真是这样的话,倒也算是门好亲事儿。

张立柱的心就踏实起来,冲李爱国笑的也亲热了几分:“这么麻烦主任,实在是不好意思,主任,您实在是太平易近人了,这是我们红心公社社员的福气。”

“看你说的,见外了不是?”李爱国笑着往他身边再偎偎,“这段时间你嫂子就住在娘家了。有什么想吃的,就和她说,让她给你做,有什么难处。也和她说,让她打电话通知我。总之,老弟你伤好之前。什么事儿都不用操心。”

“谢谢主任了。”张立柱感激的看着他,又冲呆呆站一边的妻子和妹妹道。“你们俩和木桩子一样伫那干啥,还不快给主任道谢。”

“谢谢李主任。”

张妻和张妹同声道。

“弟妹。妹子,客气了客气了……”李爱国冲俩人摆摆手,“快坐下吧,别那么拘束,你们就当我是一个村儿的老大哥行了。”

“主任……”张立梅感激的冲李爱国笑着,“您可真是个好领导,和方主任一样好。”

李爱国眼神微不可查的闪了闪,随之爽朗的笑着:“身为人民的公仆,能得到这样的评介,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可,谢谢小张。”

这会儿李妻刘国玲端着饭盒回来,冲张立柱几人笑笑:“你们放心吧,罗医生那边,一定会尽心尽责的,我问他了,他说啊,小张你这腿只要养的好,将来是一点儿影响都不会有的。”

张立柱感激的笑着:“谢谢嫂子费心了。”

看一眼时间,李爱国站起身来:“我得回去上班了,国玲,你也回去准备午饭吧……”说着看向张立柱,“你想吃什么,和你嫂子说,让她回去给你们做。”

“不用不用,我们从食堂买饭就行了。”

“那怎么行?”李爱国瞪他一眼,“又和大哥见外了不是?”

“那……”张立柱和妻子妹妹对视一眼,就有些局促的道,“那就麻烦嫂子了,我们吃啥都行,啥都喜欢。”

李爱国看向妻子:“那你就看着安排吧。”

“行,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把这事儿办好了。”

把李爱国夫妻送走后,张立梅就一脸纳闷的看向张立柱和李香芬:“哥,嫂,你说他这是犯的什么邪性?他上任后,没一个说他好的,这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儿?”

李香芬便猜测道:“我怀疑啊,是有那看中了他的位置,想要把他拉下来的人故意放出来的风,其实,就是为了冤枉李主任!”

张立梅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咱和他无亲无故的,对咱们好到这个程度怎么着也说不过去吧?二妞是有出息,可还不至于让他这样吧?”

“我觉得……”张立柱就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俩女人拧着眉头琢磨了半天,也觉得张立柱说的有道理,但张立梅又忍不住纠结:“可是大哥,他要真是那意思,咱怎么办?真替二妞做主?”

“咱不能替二妞做主,到时候,把实情告诉二妞,让她自己拿主意……”幽幽叹一声,张立柱继续道,“也就是咱们瞎猜的,说不准不是这么回事儿呢。”

……

“国玲,能不能搭上这条线儿,就看你了,这几天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给他们,吃人嘴短,到时候他们肯定为咱们说话。”出了医院门口,李爱国一脸严肃的叮嘱妻子。

“我知道了,你说了不下十遍了,就那么信不过我?”刘国玲不满的盯着他,“你说我要是个不懂事儿的,昨晚上能由着你的性子忙活一晚上?”

李爱国赶紧讨好的冲妻子笑:“是是是,能娶到刘国玲同志这么通情达理的妻子,是我李爱国最大的福气。”

“这还差不多。”刘国玲白他一眼,又忍不住道,“你真的确定,他们家闺女认识了大人物?咱们真的能沾上他们家的光?”

“要不认识大人物,能半夜三更的打电话来探听他家的消息?那可是县长亲自过问啊,你说要是没关系,那个时间点儿,县长会过问这种事儿?”

“那咱们用不用去县长那边看看?”刘国玲就问道。

“不用。”李爱国摇了摇头,“不要刻意去领导面前晃,就这么悄没声的做,领导知道以后,才能打心眼里赏识。”

“行,你看着办吧,我回去补一小觉就给他们做中午饭送过来。”

“让妈给看着时间,别过了点儿,要做就得做到最好,让人家看到咱们的诚心。”李爱国不放心的叮嘱道。

刘国玲不满的瞪着他:“你要是再这么不放心,我不管了。”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李爱国讨好的冲妻子笑着,“回去帮我跟爸解释一下,等忙过这阵儿,我再去看他老人家。”

“知道了。”刘国玲白他一眼,摆摆手,去了车站。

看着妻子的身影消失,李爱国才走向一辆破的不像样子的吉普,这是公社里唯一像样儿的交通工具,虽然哪哪都漏风,但是比坐拖拉机还是要舒服的。

李爱国今年四十二岁,他家就是红心公社的,当年高中毕业后,考到了县里,正好分在时任保卫科科长的刘齐进手下。

李爱国嘴皮子好使,会赶眼色,很快就得了刘齐进的赏识,后来,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原本以为能沾着岳父的光大展鸿图,哪想到,就要退了,岳父站错队,连累的他也被下放。

好在,岳父多多少少还有点儿人脉,给他使了使劲儿,总算是分配回了家乡红心公社。

所以,不管是沾了光了还是沾了霉了,他这辈子都必须感激岳父,虽说他自己觉得,就算没有岳父,也未必比现在差了。

破车晃荡着驶出了医院大门不到五分钟,两辆军绿色越野驶进了医院大院儿,车上坐的正是初夏等一行人。

张二妞急不可耐的跳下车子就往住院区跑,知道她担心父亲的安危,没人在意她的没礼貌,初夏和罗晓琼迅速跟了上去。

周蜜康和林文斌则帮着把各种礼品拿下来,才和大家一起往住院区走去。

张立柱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张立梅和李香芬坐床尾小声唠嗑,俩人都是一脸的忧色,虽然想通了李爱国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好,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就算是看中了张二妞,至于讨好到这程度吗?

但俩女人琢磨来琢磨去,也没琢磨出更合适的理由,正纠结的要命,就咱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条件反射的,俩人抬起头,床上的张立柱也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爹,你咋样了?还疼不疼?”张二妞急急的跑了进来,打量着瞪大眼睛盯着她发愣的父亲,想要伸手触碰,却又不敢,跟在后面进来的初夏看不过眼去了,就提醒道,“二妞,叔叔伤着的是腿,又不是胳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