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第三更到。

----------------

罗红旗和张二妞及张立梅李香芬回来的时候,张立柱和刘国玲还在你来我往的客套着。

罗红旗是个话少的,张二妞也不是个话多的,进了屋后,俩人就候在一边,默默的听着张父和刘国玲的客套,越听,俩人就越站不住——当着面被夸奖的感觉,太不好意思了!

看出俩孩子的不自在,李香芬就上前解围:“嫂子,您和李主任看重我们家二妞,我们是打心眼里高兴。

可是说实话,二妞这孩子真没您说的那么优秀,现在她和红旗都在这儿,真就不好意思再劳烦您。

嫂子您看这样好不好,等我家孩子他爹出了院,您和主任要是有时间,就去我家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刘国玲就开心的笑:“好啊,妹子你诚心邀请,我们当然要去,不过你们还要在医院住不少天,总是买着吃,也是个不小的花销。

如果兄弟和妹子不嫌弃我们家做的东西难吃,就别和我客气,我娘家离医院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来来回回的很方便。

你们心里要真是觉得不好意思,就等出院了,好好给我们做顿好吃的,让我也尝尝妹子的手艺,怎么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李香芬就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她求救的看向丈夫和小姑子,希望他们给说句话。

说真的,一直让公社主任的媳妇儿照顾他们一家。她是绝对不敢的。

而且,她心里也非常没底儿。之前,他们两口子已经把公社主任两口子对他们热情的事儿说了。可亲家那边根本就没表态,看那意思好像是无所谓,但是,如果真的因为他们连累到亲家难做,可就是后悔都没用了。

不是她非要把公社主任两口子想的太坏,而是事实摆这儿,整个红心公社那么些当兵的,人家凭啥就对她家另眼相看?

为啥到了今天才另眼相看?

虽然啥也还没搞明白,但是。任他们再老实也知道,这当中肯定有他们不懂得的弯弯绕。

张立柱也很为难,在妻子等人没回来的时候,他就明确告诉对方,不用特别关照他们了,可是人家不听呀,现在他再说什么,估计结果还是一样的。

看出哥嫂的不知所措,张立梅咬咬牙。照实问道:“嫂子,您对我哥我嫂一家的照顾,我是打心眼里感激。

您刚才也说了,您这么照顾我哥我嫂。是希望我侄女没有后顾之忧,在部队好好发展。

虽然听上去挺有道理,可是。我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二妞再有出息。也还没到让主任和嫂子您这么另眼相看的地步。

我和我哥我嫂子,到现在也没搞明白我们亲家那边是什么一个真实情况。所以,我们也能猜到了,您肯定也是冲他们来的。

可这事儿,您这样做就是让我们难做,如果真的惹得亲家那边不高兴了,二妞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嫂子,您要是真心为我们好,为了我家二妞好,您就别对我们这么好,反正,我们记您的情,好不好?”

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刘国玲不能承认。

组织了一下语言,刘国玲笑着看向张二妞:“妞妞啊,你是不是也觉得婶对你们好,是有目的的?”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部民,张二妞愣了好大一会儿,才赶紧挤出个不自然的笑:“嫂,您对我们家好是真心的,我能看出来。

但是,我这几个月发的粮票攒了不少,我未来婆婆他们又留给我一些,还有初夏一家子给的,就算在这儿吃一个月也够了,就不麻烦婶儿了。”

一家子态度的坚决,让刘国玲就不好再强行的按自己意愿行事,她很清楚,如果她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恐怕不但不会让对方感激,还会让对方更加的排斥。

不过,她并不怪他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和对方的位置调一调,相信她也会这么防备的。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值得交往,那种只知道赚便宜的,就算是她们帮了,最终也不一定得到回报。

无私的人才会得到别人无私的帮助,处处算计的人,又如何能被别人重视?

想通了这些关节,刘国玲就不再坚持,表示她每过个一两天过来看看他们,顺便带点饭过来就好,别的时候,就让他们在食堂解决好了。

双方都退了一步,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

下午回到家,刘国玲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李爱国,把今天发生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而此时,初夏一行人也已经到了大林村,家里的房子一直还是张父张母住着,过年的时候他们回了老家,就是大刚爷爷一家给照顾着着,是以,一进门,便看到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屋子里暖融融的。

罗刚顺和胖婶也第一时间跑回家去看自家的房子,和林宝河家一样,亦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炕烧的暖暖的。

两口子便又迅速跑到林宝河家,约了他们一起先去大刚爷爷家拜年,然后,又去其他一些关系相好的人家拜年。

一圈儿走下来,回到家已经是晚饭时间,两家就决定在一起开伙,赵玉兰和胖婶在堂屋忙活,初夏和罗晓琼帮着俩人打下手,罗刚顺和林宝河周蜜康就坐了屋子里聊天儿。

扫一眼女儿和初夏,胖婶忍不住感慨:“玉兰,我还是更喜欢这种感觉,在咱们自己家里,觉得哪哪儿的都踏实。”

“嗯,还是自己家里更踏实,不过,我现在在那边住的久了,周家人性格也好,我倒还好……”叹一口气,赵玉兰继续道,“但真说起来,还是想家,其实,主要是想你和刚顺,以前天天见,现在好几个月见一次,是真不适应。”

“我也是一样啊,有时候不知不觉的就走你家里来了,刚顺就说,你不在,我就像没了魂似的。”

“那你和刚顺,就早些去a市呗,咱们两家还是一起作伴儿,多好。”

“暂时不行,你看我去a市的时候,惦着第一时间去见你,见着了也是真高兴,可心里就有一种在人家地盘上的不踏实的感觉。”

“我刚去的时候也是那样,现在,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你们去了,熟悉一段时间,也就适应了。”

“我看,还是再过一段时间等晓琼和红旗真稳定下来再说吧,我们可不能去做孩子的累赘。”

听着俩娘嘀嘀咕咕的互劝,罗晓琼就冲初夏笑笑:“听出来了吧,我娘亲我可不像你娘亲你那么亲。

我娘最先想的是她自己能不能踏实了,才不管我能不能踏实呢,你家玉兰婶是想着,只要你踏实了,她踏实不踏实都无所谓。

初夏啊,我可羡慕死你了,你说你咋就那么好的运气,做了玉兰婶和宝河叔的闺女呢?”

初夏得意的挑眉头:“因为我心地善良,所以,老天爷就赏了我一对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茶香,玉兰,你们回来了?”

伴随着问询声,钟大娘急吼吼的闯了进来,脸笑的跟朵大菊花般,似乎以前和两家的恩怨根本不存在一般。

“钟家嫂子过年好。”赵玉兰笑着冲她打声招呼,胖婶则是连看都没看好,脸皮都已经撕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钟大娘讪笑着扫一眼胖婶,道:“茶香,还生我的气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属驴的,上来那一阵儿倔,自己都能把自己给倔死,这不,我后悔的要命,一听说你们回来了,就赶紧过来看你们。”

胖婶撇了撇嘴没吱声。

这女人可真够不要脸的,明明就是一听说两家回来了,急着过来探消息的,却说什么是为了来看望他们的,骗鬼去吧!

“哎呀,夏,你可是越来越俊了!晓琼,你说你咋那么白了呢?这城市的水土就是好,瞧你们俩这细皮嫩肉的,可真招人稀罕。”

钟大娘又把夸奖的靶子对准了初夏和罗晓琼,俩人都是冲她笑笑,以无声做了回应的方式。

自顾自的夸了半天,见没人搭她的腔,钟大娘终于忍不住了:“玉兰,茶香,你们见着红英了没有?”

“她还没回来?”胖婶的眉头皱起来,“她早就离开招呼所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回家?”

“你什么意思?”钟大娘就一把抓住胖婶的胳膊,“茶香,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红英说她男人回部队了,她要去和她男人结婚。

还说了,亲事定下来就给家里打电话,让我和她爹给她准备嫁妆,说她男人家里会给好多好多彩礼,可是她这一走了,就什么消息都没有了,我和她爹见天的盼她,这眼珠子都盼绿了,也没见着封电报的影子,这到底都是咋回事儿啊?”

胖婶皱着眉头不吱声,以时间推算,钟红英早就应该回来了,她倒是不想管她的事儿,但是,毕竟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子,要真出了点什么事儿,她这心里也过意不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