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成成,只要你们见到了肯替我带话,我就很高兴了。”钟大娘讨好的冲罗晓琼笑着,“婶就知道,你这孩子啊,和婶一样,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

“谁和你一样了?别埋汰人成不?”罗晓琼瞪她一眼,“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帮你捎话了。”

“哎哎哎,婶不胡说了,婶不胡说了,对了,你和初夏不都爱吃软地瓜嘛,我家里还有些好的,我回去给你们煮去。”

不待罗晓琼说什么,钟大娘已经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真够没脸没皮的……”罗晓琼猛的一拍脑门,“我是不是上了她的当了?其实她原本的目的就是这样吧?”

“才知道啊?”初夏无奈的摊摊手,“她又不傻,和咱们之间的交情怎么样又不是不清楚。”

“我可真够笨的。”罗晓琼蔫蔫的坐那儿,“咋就上了这么个女人的当呢?还让她一点儿人情都不欠我的。”

“行了,应都应了,就别后悔了,其实这事儿就算她不求不说,咱们要是真遇到钟红英,也不可能装作看不到的。而且我相信,你现在心里也在忐忑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对不对?”

“对。”罗晓琼诚实的点点头,“我是想不通,她在a市无亲无故的,外面的招待所比基地的还要贵很多,那么她出去住招待所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回来了,又能去哪儿?她姥姥那边如果有她的消息,肯定早就告诉她娘了。旁的,她好像也没什么亲戚。村子里更没有要好的朋友,我实在琢磨不出。她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

初夏就瞪她一眼:“真爱瞎操心,她那么大个人,又不傻不痴的,咱们遇上了帮一把是情义,遇不上也犯不着难为自己,对不对?”

“美英啊,好好跟初夏学着点儿……”胖婶边说边戳一把女儿额头,“看着挺精神,其实啊。傻直傻直的。”

“茶香,别这么说,初夏这会儿说的时候是挺明白的,真遇上了,还不是照样瞎操心?”

胖婶就笑起来:“倒也是,这俩孩子就这样,不过,心地善良总是比六亲不认要强的多,对吧?”

“林初秋你探头探脑的干什么?”罗晓琼边说边往外面跑。没一会儿又返回来,“混蛋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初夏撇撇嘴:“又过来探听消息呢,不过。我们已经和他们划清关系了,他还来探的什么劲儿?”

“要是你们没过好,他们巴不得把关系撇清了。现在过好了,就算撇清了也得想办法再挂联上点儿。”胖婶说着叹口气。“人啊,就是这样。

你们现在年纪小。看着这种人这种事儿觉得想不明白,等你们再大大,经的事儿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哎!”重重叹一声,罗晓琼神色落寞下去,“娘,我还是喜欢我们小的时候,哪用得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胖婶就瞄她一眼:“知足吧,你们俩已经算是运气够好的孩子了,你看看村子里大多数的女孩子,都是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村子里大多数的女孩子都是过了十**岁就开始相亲,双方比对一下经济条件,觉得合适基本就逼着孩子定下来,哪还管你找的另一半人品怎么样?

结了婚以后,立马就生孩子,然后,和壮劳力一样干活,收了工还要回家做家务照顾老的少的。

和她们比起来,罗晓琼也觉得自己的确是够幸运的,就不再抱怨,转而开始八卦:“娘,之前不是说林初秋和春妮好上了吗,现在咋样了?”

“还能咋样?春妮先前就说好了,初秋去当工人,她就嫁给他,当不了工人,她就不和他好。”

“也就是说,林初秋已经和春妮分了?”

“那倒还没有,不过,也没定,春妮家给初秋定了日子,要是明年还当不了工人,俩人的亲事就告吹。

其实大家伙儿都知道,春妮去当了工人没少相亲,只是一直没人相中她,她又怕把自己剩下,就这么拖着初秋罢了。”

“果然什么人找什么人,就林初秋那样的,春妮这么待他也活该,其实,他想和春妮在一起,不也是看中了春妮当工人的身份嘛。”罗晓琼边说边冷哼一声,“我就觉得,他落什么样都是活该。”

“反正啊,我这人是谁对我好我记谁的好,以后我们愿意帮的,就是初秋和大哥初东,别的人,谁也别想让我伸手。

当然,如果初秋和大哥仗着我们愿意帮忙就替别人求情,那以后他们的事儿我们也不再帮。”

赵玉兰点头:“嗯,娘同意你的说法儿,做人就应该这样,明明白白的,不能光为了个面子就该帮的不该帮的乱帮。”

“晓琼,咱家以后也这样,对咱好的,能帮上的咱就帮,对咱不好的,说破天也不能为了面子就瞎帮,要不然啊,开了头就没尾了。

今天这是刚回来,好些人还不知道,你看着吧,明天开始,七大姑八大姨扯着扯不着的就要跑过来了。

我今晚上得叮嘱叮嘱你爹,绝对不能耳根子软,像你大伯家那些孩子,就坚决帮不得。”

“娘,我完全同意。”

几名女眷边做饭边商定好了之后的行事准则,吃饭的时候,胖婶当着大家的面儿特意重申了一遍。

林宝河当即表示赞同,罗刚顺略一犹豫,也同意了。

看出丈夫的迟疑,胖婶就敲打他:“别觉得你自己是书记,就得在别人面前争个面子,你自己能轮到的,你愿意争那面儿我不管,儿女闺女这边,你别瞎给揽事儿。”

“我知道,看你又想多了不是,其实我刚才就是琢磨了琢磨,村子里条件好人品好的年轻人,以后要是有机会,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怎么拉?”胖婶瞪着他,“拉了一个有两个,答应谁不答应谁?什么是条件好人品好,什么又是条件不好人品不好?你上大街上随便拉着个人问问,谁会觉得自己条件不好人品不好?我看你还真是闲的没事儿干了,非得给自己添上点儿堵。”

经胖婶这么一阵叨叨,罗刚顺就讪笑,他刚才就是从村书记的角度出发,希望能给村里年轻从多点儿机会。

但是妻子说的的确有道理,哪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差,他要真那么做,估计最后得罪的肯定比满意的多。

算了,出力不落好的事儿,他还是少做吧。再说了,就以女儿和初夏现在的本事,也帮不了谁,要真帮忙,还是得劳烦周家和京城林家,那又何必呢?

周蜜康向来不是个愿意多管闲事的,哪怕看出了罗刚顺的不自在,他也干脆装作看不见,没吱声儿。

林文斌则是认为,以他的了解来说,除了罗家人,根本就没有值得帮忙的任何人,自然也就选择了沉默。

一时间,屋子里就剩了咀嚼的声音。

“咳!”轻轻咳一声,罗刚顺一脸不自在的笑着,“是我考虑的不周全,其实有时候水端的再平,也会让人觉得歪了,放心吧,我不会瞎揽事儿的,再说了,每年都有招兵的名额,还有考大学的名额,真有出息的,挡不住的。”

这个年代,农村孩子要想出人头地,只能走这两条道儿,相对来说,当兵要比考大学容易的多。

罗刚顺都这么说了,胖婶就不再难为他,冲他笑笑:“这还差不多。”顺便夹一筷子菜放他碗里,以示鼓励。

接下来的气氛又轻松了下来。

两家人正吃着,钟大叔来了,他是来送煮地瓜的。钟大娘很聪明,知道她来肯定会被拒绝,就派了老实人缘好的丈夫过来。

这个时候的地瓜已经放的到了火候,煮出来以后软软的粘粘的皮上还渗着一层油,看着就诱人。

初夏和罗晓琼都好这一口,赵玉兰略一犹豫,就收下了,只不过她把早就准备好的回礼,两包点心回给了钟大叔。

这年代来说,地瓜不是稀罕东西,点心却是绝对的稀罕。

钟大叔就摆着手不接,转身往外走,被林宝河和罗刚顺一左一右拦住,非逼着他带走点心,表示他要是不收点心,他们就不收地瓜。

这让已经开始剥地瓜皮的初夏和罗晓琼一脸的尴尬,这还回去,总不能还已经剥了皮的吧?

没办法,钟大叔就叹口气:“刚顺,宝河,我知道你们是怕欠我们家的情,我也知道,我家红英她娘来瞎叨叨了半天。

你们放心,钟家只要有我,就不能让她到处撒泼,她说的话你们不用往心里去,这地瓜我愿意来送,是真心想给俩孩子解馋。

你们要是再这么推拒,就是看不起我老钟了,我家里再穷,也不能拿几个破地瓜来换你们的点心,这要说出去,我脸还往哪儿放?”

最终的结果是,钟大叔拿着一包点心回了家,而这边,初夏和罗晓琼满足的吃了个肚儿溜圆。

-----

二更到。(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