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东屋,赵玉兰也起身穿衣服,初夏就把脑袋往被窝里缩缩:“娘,外面好冷,再睡会儿吧。”

“你睡吧,娘起来做饭。”赵玉兰边说边伸手给女儿掖掖被角,“露着半个肩膀,你可不是冷?”

“娘,我真有福气……”初夏就咧嘴冲赵玉兰笑,“我比晓琼有福气,要是胖婶,肯定会说,露半个肩膀在外面,冻死活该!”

听着女儿惟妙惟肖的模仿,赵玉兰就笑:“你胖婶就那么个人,嘴巴不饶人,心眼可善着呢。

虽说晓琼是女孩子,可是打小,你胖婶就没格外偏着红旗,这在村里说,也算是独一份儿了。”

初夏就巴巴的看着赵玉兰:“娘,你说要是你和爹再有个男孩儿,是不是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

“就是再有两个男孩儿,娘和你爹对你也还是这样,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能偏着倚着?”赵玉兰笑着戳戳她脑袋,“都是人家媳妇儿了,还问这种傻话,你说你要是当了娘,可怎么办?”

“我要是当了娘,就让我的孩子也疼我让着我,那我就更幸福了。”

“亏你想得出来。”赵玉兰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儿,实在是不知道说啥好了。

外面,周蜜康和林文斌已经洗漱完毕,便结伴儿出去晨练,俩人有志一同的都没喊初夏。

缩在被窝里的某夏听着俩人脚步声走远,也悄悄舒了口气。这段时间,周大团长和林大少爷都在盯着她的体能训练。想偷懒一会儿,俩人就威胁她不准参加女子医疗队。

为了捍卫自己的工作权利。她只能咬紧了牙关坚持——早上起那么早,真不是人遭的罪啊!

难得今天放她的假,终于可以睡个舒服觉了,迷迷糊糊的,某夏就呼了过去,直到一双凉冰冰的手伸进被窝,才把她从美梦中拽了回来。

“大懒蛋,赶紧起了。”罗晓琼笑嘻嘻的跳后面去,不给初夏还手的机会。“我都起来帮我娘做好饭了你还在睡,还是做人家媳妇儿的呢,羞不羞?”

“就不起!”初夏再往被窝里缩缩,“难得让我睡个懒觉,你来添的什么乱?手那么凉就往人家身上搁,你能不能再坏点儿?”

罗晓琼上前推推她:“笨蛋,外面下雪了,快起来吧。”

“真的?”初夏赶紧爬起来,往外一看。可不是么,纷纷扬扬的大雪花子正争先恐怕后的往地上飘着,天地之间已是白茫茫的一大片。

这会儿,她也顾不上睡懒觉了。急三火四的把衣服穿上,被子卷个筒儿,就赶紧下了炕。

看得罗晓琼一脸无奈。干脆脱了鞋上炕给她把被子叠好:“让人家来看到你把被子这样卷,还能有脸吗?”

初夏冲她嘻嘻一笑。“劳烦嫂子了,我洗脸刷牙去。”

“讨厌!”罗晓琼白她一眼。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娘和玉兰婶在堂屋呢,肯定都听到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她娘似笑非笑的伸头往里瞄了她一眼,道:“嘴巴用得着咧那么大吗?”

“娘!”罗晓琼瞪一眼调侃自己的老娘,一脸的无语,有这么对亲闺女的呢?她娘要是有玉兰婶一半儿的好性格她也就知足了。

周蜜康和林文斌顶着一头热气回来的时候,林宝河和罗刚顺也从地里回来了,俩人结伴去看了看庄稼。

虽说看不出个啥来,可是能去地里看看,俩人就觉得心情特别好。

两家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的吃了早饭,便商量启程去小林村。

赵启亮不能回来,罗晓琼已经和她定了亲,当然就要代替他去看看家里的长辈们。

按说,罗刚顺和胖婶是不用去的,但是,他们和赵玉兰林宝河的关系摆那儿,也就没了那么些讲究,索性一起去赵家串亲戚了。

礼品在过年之前周蜜康就给准备好了,吃的用的各种稀罕物装了满满一后备厢,想着把赵老爷子赵老太太接过来团聚两天,便开了两辆车过去。

车子刚停在赵家门口,赵启慧就跑了出来,看到车子,话没说一句,又跑了回去,嘴里还大声喊着:“爷爷!奶奶!爹!娘!小姑……晓琼他们来了!”

然后,赵玉兰等人提着东西进门的时候,连带着老爷子老太太都迎了出来。

“启慧,又不是外人,你这是干啥呢?”赵玉兰瞪一眼赵启慧,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去搀扶老太太,“娘,下了雪路那么滑,您在屋子里等着就是了,干嘛还和自家闺女这么客气?”

“自家闺女不用这么客气,亲家来了哪能不尽到礼节?”赵老太太冲胖婶和罗刚顺笑着,“刚顺,茶香,你们能来我和你叔是真高兴啊!”

“叔,婶,我们不要脸的跑来凑热闹了,您二老别嫌烦就行。”胖婶说着又和赵玉山李爱媛打招呼。

至于赵老爷子,很奇怪,眼睛一直盯在林文斌身上,一直到了屋里,还直直的盯着他不错眼珠儿。

“姥爷……”初夏就在老爷子面前晃晃,“我也来了,您咋就不看我一眼呢?”

“谁说没看你的?姥爷一出去的时候就看你了,你比以前胖了,姥爷没啥好担心的,可小蜜一看就是瘦了,这孩子受了多少苦啊,就瘦成这样了?”

初夏就纳闷的挠挠脑袋:“姥爷,您看周蜜康干嘛要盯着林文斌看?”

“这不是小蜜吗?”老爷子眯了眯眼睛,终于恍然,“噢噢噢,看错了,看错了,这老花眼一不戴眼镜就不管用了。”边说边伸着手在身后一番摸索,找出老花镜戴上,打量打量周蜜康,再打量打量林文斌,终于满意的点头,“没错,俩都还是那个膘,没胖也没瘦。”

还是那个膘……,这是形容人呢还是形容猪呢?初夏好笑的扫一眼周蜜康,戳戳他:“姥爷夸你没跌膘呢,继续保持哈。”

哪能不明白初夏的意思,周蜜康就冲她笑笑:“姥爷夸你长膘了,这说明我喂的好,也继续保持。”

初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