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紧接着是二更。

------------------------

大家在一个屋子里说起话来闹嚷嚷的,是以,和长辈们亲热了几句,初夏和罗晓琼就随赵启慧去了西屋儿说体已话儿。

西屋的炕头上摆了厚厚的一摞书,初夏随手拿起几本来看了看,就笑道:“姐,你现在是不是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候全用来看书了?”

“差不多。”赵启慧不好意思的笑,“上次离我的第一志愿差了二十多分呢,江文元说了,我要是不加倍努力,今年还是有点儿悬乎。”

初夏就八卦的往前探探脑袋:“姐,听你这意思,我姐夫的人选是不是已经正式确定了?”

“没有。”赵启慧摇摇头,“如果我考不上理想的大学,是不可能确定的。”

罗晓琼皱起眉头:“是他说的?”

“没有,他倒是没说,但是……”叹口气,赵启慧苦笑道,“之前我不是总去他家找他问问题吗?那时候他爹他娘对我都挺热情的,话里话外的还总是试探我,能不能和江文元在一起。

后来考完试下来通知后,我就觉得他帮了我那么多,不管我考的是不是比他差,都应该去恭喜他,结果他爹娘见了我就特别冷淡,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他们是在替我难过,就安慰他们,说我来年再考,没事儿的。

回家的时候,他来送我。他娘就喊他去帮忙干活,我再傻也就明白了。然后,我就再没去他家。

去报道之前。他来找我,说他喜欢我,让我好好努力,争取来年考上大学,他说他在大学校园等着我。

然后我就问他,是不是我考不上,他就不喜欢我了,他告诉我不是的,他说他看出来了。我的自尊心特别强,如果考不上,我和他在一起,大概不会开心,所以,他更希望我能和他站的一样高。

去了学校,他每半个月都给我写一封信,都是在大学的趣闻轶事,还有。就是他想到的一些难题解答也给我列在上面。

再后来,他就要求我把自己解不出来的题写在信上,由他在下一次回信的时候,把正确解答给我写在上面。

说实话。要是没有他这样帮忙,我对自己的坚持也没有底儿,但现在。我觉得,今年我基本是没有问题的。”

“你喜欢他吗?”初夏问道。

沉默一会儿。赵启慧道:“应该是喜欢的。”

“怎么能用‘应该’这俩字呢?”罗晓琼叹口气,“姐。你要想好了,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如果你喜欢,那么,你就要做好和他考同一所学校的准备,或者别的学校也行,但是可以给他准话,就是你赵启慧认定他了。

如果只是因为感谢他帮了你,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他,那你就最好不要和他考同一所学校,慢慢的淡化关系,这样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挺有心眼儿的嘛!”初夏戳一把罗晓琼,又看向赵启慧,“姐,我赞同晓琼的意见,如果他家人是那么势利的,你嫁给他,以后的日子也免不了烦心。”

罗晓琼附和道:“就是,不管你考的是比他好还是比他差,他家里人都会觉得,你是靠他才考上大学的,你嫁给他,也是高攀,别嫌我把人想的太坏,是他们的做法儿让我不得不这么想。”

赵启慧就认真的看着俩人:“听你们这意思,是都不太赞同这门亲事?”

“不不不……”初夏连连摆手,“我们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的感觉,我们这不是怕你感觉不准,误了自己嘛。”

罗晓琼迅速接上:“就是就是,我们就是起个提醒的作用,关键的问题要靠你自己去琢磨,还有,你要想想那江文元对你的态度是不是认定了你非你不可,这个很重要的。”

“是啊,如果他认定了非你不可,他家里人的态度就不重要,因为你们不可能回村子里,以后和他家里人的来往也不会特别多,对不对?”

“就是这么个道理,你看初夏和周团长就是这样,因为周团长非初夏不可,所以,从初夏嫁到周家,就没人敢欺负她。”

初夏无语看着罗晓琼:“这怎么还扯我身上来了?姐的事儿和我这事儿是一回事儿吗?”

“虽然不是一回事儿,但是情形也差不多嘛,如果不是周团长那么坚定,你认为周家人会那么容易就接受你?

要知道,当时宝河叔的身世还没人知道,你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小农村丫头,我这话说的不好听,但事实就是这样,对不?

再拿我来说吧,是我先看中的赵启亮,要不是你帮着牵线搭桥,他根本就不可能选我,但是,我还敢坚定不移的和他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我以前和你来过赵家,知道这一家人的品性,知道他们不是势利的人,不会因为这样就瞧不起我。

所以说启慧姐,我拿我和初夏的事儿作例子就是告诉你,要么男人够坚定,要么婆家人够好,否则,你就得提前做别的打算。”

初夏和周蜜康的事儿,赵启慧知道。

罗晓琼和赵启亮的事儿,赵启慧也知道。

是以,当罗晓琼把俩人的事情拿来比较的时候,她也在认真的思考。

虽然她年纪比初夏和罗晓琼都大,但是在感情上,她必须承认,她好像不及两个人看得更明白。

首先,江文元的家人没法和她的父母比,所以,罗晓琼的例子无法复制在自己的身上。

那么,她就只能考虑江文元对自己的感情。

回想起俩人之间的交往和互动,似乎更像是师生,包括俩人在一起的时候,对方和她说的也永远是学习学习学习。

江文元放寒假回来的第三天,就来找了她,客气的和一家人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出题考她,因为答错了一道非常简单的几何题,她被训了个狗血喷头。

爷爷和奶奶倒是向着江文元,说他是为了她好,严师出高徒。

是的,严师出高徒,这对她的学习的确是有用,可是她对他的感情,似乎惧怕所占的百分比越来越大。

想到这儿,她认真的看向妹妹和小姑子:“好像和你们说的都不卡标,他父母不可能像我父母,他也不可能像周团长对初夏那样对我。”

初夏就一头黑线:“姐,这不可能是完全的复制,晓琼说的虽然有道理,但这世上哪有这么完全一样的事儿?

而且我不赞同罗晓琼说的我哥不在意她的话,是的,最初是她主动的,但是后来,都是哥主动的好不好?

哥的性格摆那儿,不可能像周蜜康那样霸道的维护一个人,而姐现在遇到的江文元,性格应该和哥和周蜜康都不一样,那他和姐的相处,肯定也有自己的方式。

姐你就好好想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踏实,是不是真的盼着将来能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至于说他的家人……,对了姐,他家里兄弟姐妹几个?”

“他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哥哥姐姐都结婚了,弟弟明年结婚,妹妹还没找婆家。”

“孩子好多……”初夏就抚抚额,“姐,你现在就要想好了,这种人家,出了这么一个大学生,肯定是一大家子都盯着呢。

如果你们真成了,负担肯定不会小,我倒不是说,为人子女的不应该孝顺父母,我的意思是,有时候过份的孝顺,绝对会累死你。

打个比喻,哥哥家的孩子病了,姐姐家要盖房子了,弟弟家出了什么事儿了,妹妹需要解决个工作了,爹娘身子不舒服了,亲戚家有什么事儿求着了……,这些,都会理所当然的找你们帮忙。

如果不帮,就会说你们忘恩负义,如果帮呢,你和未来姐夫的生活就会变成一团乱麻,还有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

你生了孩子,如果自己带,就不能上班,关在家里,不放心,给婆婆公公带,也不放心,给大舅大舅妈带,怕婆婆公公不愿意。

反正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肯定少不了,你现在必须提前都想好了,要不然,真到了那时候,愁都能愁死你。”

罗晓琼一脸讶异的看着初夏:“我说,你怎么会想到这么多?还说的头头是道的,好像你经历过似的,夏,别这么吓唬人好不好?”

初夏就白她一眼:“滚蛋!动脑子想想这些问题都是能想的到的,干嘛非得自己经历过才能说的出来?”

罗晓琼不服气的道:“我就没想出来,启慧姐也没想出来。”

“你是从小在福囤子里长大的,当然想不出来,姐是当局者迷,如果换到别人身上,她肯定早就想到了。”

赵启慧苦巴巴的看着初夏:“夏,让你这么一说,我怎么一想我和他在一起的未来,就是一片灰暗啊?”

“一片灰暗不至于,只要你有承担这一切的勇气就行,当然,我说的可能夸大了点儿,预想嘛,难免有些夸大,对不对?”

赵启慧脸抽巴的更厉害了:“你这一夸大,可是把我的信心全夸没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