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合一起了。

---------------------

“等会儿,你不和我说了我还要和你说呢……”罗晓琼拉住初夏,左右瞄瞄,又往门里面瞄瞄,才一脸严肃的道,“有危机感是对的,你是你不觉得你的危机感有些不太合适吗?”

“没有,我觉得挺合适的。”初夏道。

“你这想法儿实在是太危险了,周团长对你多好,你还疑神疑鬼的,初夏,别嫌我吓唬你,你家周团长是什么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了你这么怀疑他,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我没有怀疑他,我只是觉得,女人不能只想着依靠男人,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对女人来说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倒也是……”罗晓琼有些纠结的挠着脑袋,“可是我怎么还是觉得你的想法儿有些问题呢?

女人要独立,要有自己的事业当然没问题,可是,你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就是不相信周团长,要完全靠自己,我觉得这个是根本没有必要的,也是不对的!”

这问题想要和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罗晓琼说明白,是一个极困难的事儿,初夏就干脆推着她往院子里走:“我冷了,赶紧进屋暖和暖和。”

知道初夏是不想和自己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罗晓琼就不情愿的翻个白眼儿,捅捅对方:“要不要现在和启慧姐说一声苏琴要来找她的事儿?”

犹豫一下,初夏道:“说一声吧。”

“可是我担心那个江文元会不高兴咱们耽误启慧姐复习功课……”罗晓琼边说边往初夏身后退退。“要不……你去说,我在外面等着?”

初夏一脸好笑的看着她:“还有你怕的事儿?”

“不是怕。是咱俩身份不一样,我。没嫁过来之前,怎么说也是外人,万一引得启慧姐不高兴,以后还怎么和她相处?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她亲表妹嘛,对不对?”

“吱呀!”

还没等初夏说话,西间门猛的推开,赵启慧走出来,冲俩人笑笑:“我看着你们回来了。站外面干什么,赶紧进屋暖和。”

“姐,苏琴姐回来了,说是一会儿过来找你玩。”初夏边说边往东间屋门蹭,“姐复习吧,我们去东间屋里和姥姥姥爷说会儿话。”

“那一屋子的人,哪轮得上你们俩说话?”赵启慧急步上前拖住她,“复习也不在这一天两天,好不容易你们回来了。我哪学得进去?”说话间,已经强行把她拖进了屋子,罗晓琼只好也随着一起进来。

江文元坐在炕下的椅子上,面色淡淡的冲俩人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使得初夏和罗晓琼就有些不自在,人家那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是她们耽误了赵启慧的复习。虽然她们也觉得考不考得上大学,不在这一天两天。可是,一看到江文元的表情。她们就觉得自己罪过好大。

“姐,你复习吧,中午饭的时候咱们再聊。”初夏说着又想往外退。

“夏,你当不当我是你姐?”

赵启慧没再拉她,面色却是极严肃,初夏只好止了脚步:“姐,我一直当你是亲姐,这个你应该知道的。”

“那就听我的话,留在屋子里。”

“好。”初夏弱弱的应一声,和罗晓琼紧挨着坐在炕头上,悄悄瞄一眼江文元的表情,浑身那叫一个不自在啊。

不用问,这俩人应该是吵架了。

至于吵架的原因嘛,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江文元让赵启慧学习,赵启慧却想陪她们一起聊天,然后,意见没达成一致……

四个人待在屋子里沉默着的感觉,也太压抑了,终于,初夏忍不住,站了出来:“江大哥,你在生我们的气,对吧?”

没想到初夏突然来这么一句,江文元愣一愣,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是生你姐的气,很简单的题,她竟然做不出来,明明之前我都教过她了。”

初夏就看向赵启慧:“是吗?”

“是。”赵启慧点点头,“他嫌我心不在蔫,我就明确告诉他了,我妹和我弟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不可能心无旁鸢的只做自己的题。”

“然后你就开门把我们拉进来了?”初夏问道。

“是。”

初夏看向江文元:“江大哥,你就觉得我姐没定性,觉得我们不懂事儿,对不对?”

“不,我不怪你们,你们怕打扰她我已经看出来了,我就是对她恨铁不成钢,今天是你们来了,可是平常呢?

地里活多,影响她了,二婶那边有事儿,又影响她了,苏琴来找她,还影响她了,反正我所知道的,隔三岔五的,她总有事儿影响到学习,就这么个状态,到考试的时候能发挥成个什么样儿?

这先不说认真不认真的问题,这说明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太容易受外界事物的影响,分不清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什么事情是可以放一放的。

我要不是真心的希望她好,我犯不着这样吆喝她,和她吵,时间不等人啊,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了!”

说这些的时候,江文元的眉头紧紧皱着,语气也是越来越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动了气了。

初夏只好再看向赵启慧:“姐,是这样吗?”

“是,但是他根本不听我解释……”赵启慧就叹一声,“咱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启亮去当兵了,我当然就要替他多照顾爷爷奶奶和爹娘。

我爹是村支书,有时候难免照顾不到家里,我要是再不帮忙。还不得把我娘累死啊?二叔那边启艳是个什么样的你也知道,她回家显摆了一圈儿。就再没影了。

要是二婶是以前的那个性格,我肯定不掺合他们家的事儿。可她现在真的是大变样儿,有什么好吃的好衣料子,都不忘了先送过来给爷爷奶奶。

前些日子,她和我说,启艳在婆家过的不省心,在信上和她说,婆婆待她不好,想让你二婶去照顾她,她婆婆那边不答应。

二婶担心启艳。可是又没别的办法,过来说着说着就哭,你说我也不能装作听不到的,只忙活自己的事儿吧?

至于说苏琴那边,我和她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不管她劝我的事是对是错,反正她是一门心思的为我好,那她遇上难事儿找我说的时候,我总不能把她推出去吧?

还有。她现在又不是经常在家,一个月也就回来一次,你说我整天的在家闷着,也会想着有人和我说说话。村子里旁的人,我根本就和她们说不上来,而且。我要是真说了,没准她们还以为我在显摆呢。

这些事儿。只是每个月有那么一次,会影响到我的学习状态。可换句话说,上学的时候还有个星期天呢,这怎么到了我这儿,就成了分秒不能歇了?”

江文元气哼哼的道:“你这是分秒不能歇吗?就我放了假回来这些天,哪次过来不是你有事儿耽误了学习?”

江文元的怒气从另一方面来说,代表了他是真的关心在意赵启慧,这倒使得初夏和罗晓琼对他的印象好了一些。

“姐,你的学习质量怎么样?”初夏又问道。

“我很努力的想要学好,可是,有时候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再就是,我很难真正的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我总是在担心,万一这次发挥不好怎么办?”说着,赵启慧看向江文元,“我不是故意把责任往你身上推,但事实上,你每次都在追问我的学习进度,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很想让你满意,可我越是着急,就越是做不到你想要的样子。

而越是这样,我心情就越焦燥,有时候甚至盼着家里有点儿什么事,可以让我暂时把学习的事儿放开,我知道,我的这种心态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江文元,对不起,这些话我早就想和你说,但是我总是不敢,今天要不是我妹和我弟妹在,大概我还是不敢说的。

如果你接受不了这样的我,那就……”咬着唇,赵启慧久久的说不出后面的话来,看得出来,她不舍得,可是,她又坚持的很辛苦。

房间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这会儿,初夏和罗晓琼都不方便再说什么,当然,也不方便离开,无奈,俩人只好耷拉着脑袋坐那儿装标本。

“我真的给了你那么大的压力?”

终于,江文元出声了,这使得初夏和罗晓琼都悄悄舒了口气。

“是的。”赵启慧认真的点头,“因为我不想让你失望,可是,越是不想让你失望,就越让你失望,大概,我就是太笨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江文元重重叹一声,“我怕我承受不住外界的压力,我怕我有一天会妥协,所以,我只能不断的给你加压,想要从你那儿得到我想要的信心,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第639章

江文元话语中透出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嘴唇哆嗦半天,赵启慧问道:“除了你父母不同意以外,还有追你的女同学,对吧?”

“……”江文元没说话,这就代表了默认。

“原来是这样……”赵启慧长吐一口气,泪水也跟着滚落下来,脸上却是挂着笑意,“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我又不是那种不知廉耻死缠烂打的女孩子。

好了,今天话说开了,那我就表个态,既然你已经遇上了合适的,那我就只当你是我的老师好了,这样,对大家都好都……”

“你误会了……”江文元急的打断她,“我喜欢的是你,可是,我那个女同学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她从学校档案处查到了我家的地址,给我爹娘写了信。

她告诉我爹娘。她父母都是当领导的,毕业后。可以给我们安排好的工作,也可以给我妹妹找个工人女婿。还说可以解决我妹妹的工作。

她说只要我和她在一起了,我们家以后的大事儿小事儿,她全包圆了,我爹娘看了信以后,就着了魔的想要我和她在一起。

后来我没办法,就告诉我爹娘,那女同学信上写的是假的,要是她真像信上写的那么好,用得着对我这么紧追不放吗?

我还说。你今年肯定会考上我在读的大学,与其找一个不了解的,满嘴谎话的,哪比得上找一个知根知底的?

为了让他们答应,我就拿启亮说事儿,我说启亮现在就已经是军官了,现在你姑家妹妹又找了那么牛气的婆家,将来肯定能帮上启亮。

那么以后启亮的前途肯定错不了,我做了启亮的姐夫。他哪能不拉扯咱们一把?至于我妹的婚事,我也会给留意着,或者,到时候让启亮从部队给找个适合的。不比找个工人强啊?

就是我这么说了,才让我爹娘又有些三心二意的,可是我担心那女同学会进一步行动。要是我爹娘知道她说的是真的,绝对会逼着我和她在一起的。

如果到时候我不答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肯定会上演,我就算知道他们是演的。可是真的能放任不管吗?

万一因为我的不管,他们伤害到了自己,别说别人怎么想,我自己就不会原谅自己,毕竟是他们生了我养了我,对不对?

启慧,如果努力点儿,和我考到同一所大学,就算我爹娘逼我,我也有话说,而且,咱们也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帮到家里人,对不对?”

这是个孝顺的好男人,但是,做丈夫真的不合适,江文元话音一落下,初夏心里就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可惜,赵启慧却不这样想,她被江文元感动了,一个劲儿的向对方道歉,并且表示,她一定会加倍努力,争取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

初夏就无奈的抚额,刚才她还说,压力太重了,学不进去,现在压力更重了,真的能学进去吗?

但这事儿到了这一步,她不好说什么,但是,放任不管,她也做不到,她曾经是另一个时空的林初夏的时候,她父母就告诉她,选结婚对象,一定要搞明白对方的性格和父母的性格。

不孝顺的当然不能嫁,但是,孝子加糊涂父母更不能嫁,眼前这江文元,就是绝对的孝子加糊涂父母,如果赵启慧和他成了,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样儿的,她基本都能想像的到。

不过,她现在说什么估计赵启慧也听不进去,而且,俩人到底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不如,她就密切关注着这事儿,找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在初夏这儿,算是阴云密布,但是在其他三个人那儿,却刹那间晴天朗朗了,连罗晓琼都觉得江文元又孝顺又专情,是个值得尊重的好男人。

罗晓琼是个心直口快的,这么想了,当然就这么说了,这使得赵启慧脸上的笑容又甜了几分,江文元脸也挂了淡淡的笑意。

其实,江文元是个性子极冷清的人。

自从见面到现在,除了发怒的时候,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尤其是笑容,再满意,也只是浅笑了之。

眼看将近半晌午,赵家又来了这么多的客人,江文元就起身告辞,赵启慧出门送他,初夏坐着没动,原本罗晓琼要跟出去的,见初夏没动,也就退了回来。

“怎么了?”罗晓琼捅捅初夏,小声问道。

初夏就随便找个理由:“为了给我姐抬高身份,咱们也不能表现的太热情了吧?”

“这倒是……”罗晓琼点点头,又有些怀疑的看着初夏,“可是我看你的表情,怎么不像是这么简单?”

初夏只好道:“我要是告诉你我在担心万一启慧姐和他成了,会一辈子忍气吞声,你肯定又觉得我想多了,是不是?”

“忍气吞声?”眨巴眨巴眼睛,罗晓琼一脸的恍然,“你是说他家里人是吧?咱们之前不是说了嘛。反正又不生活在一起,怕什么?”

“但愿吧。”初夏叹口气。赶紧戳她一把,“启慧姐进来了。”

不只赵启慧来了。苏琴也跟着一起进来。

看到初夏和罗晓琼,苏琴牵强的笑了笑,就一屁股坐到炕沿下,呼呼的喘粗气。

“你这是怎么了?”赵启慧赶紧递杯热水给她,“又和姚新山吵架了?哎,不是我说的,你们俩这见天的闹腾,也太伤感情了吧?”

“我也不想和他闹腾,可他太过份了。刚才初夏和晓琼也看到了,大过年的,他来我家串门,就带了一封饼干和一包炸果子。

你说他这是诚心想和我好吗?他这根本就是瞧不起人,我给他台阶下了,想着拉他先来你家坐一坐,然后从你这儿捣腾点东西先凑合过去,回头我再来还你。

可他呢,在大街上就和我嚷嚷起来。说我嫌他丢人,才不让他去我家的,然后,调转车头就要走。正好我奶听了声音出来,他明明看到我奶了,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抬腿上了车子就走。

结果,害得我爹娘和我爷爷奶奶也跟着生了一场气。我爹娘倒无所谓,反正他们就是巴望着我嫁的好了能帮衬到家里。根本不在意我过的好不好,可我奶是真疼我。

他惹别人生气我都不在乎,惹我奶生气,我这心里就过不去,要不是觉得自己年龄大了,耽误不起,我早就和他分了。”

“你们俩最初的时候不是处的还不错嘛,现在怎么闹腾的越来越不像话了?”赵启慧就叹口气,“苏琴,别嫌我说话不好听,他这样的做法儿,根本就是不在意你家人的看法,一个男人,要是不在意女方家人的看法,那他对这门亲事还有几分诚心?”

“你知道他为什么敢这样吗?就是因为过年前厂子里放假,我和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遇上林初夏了,噢,不是咱们家这个初夏,就是那个,原本和他好的那个。

原本,我长的就不如林初夏,现在,就更没的比了,人家细皮嫩肉的,穿的也好,和城里人是一模一样儿。

当着我的面儿,姚新元就上去和人家打招呼了,只不过,人家不搭理他就是了,从那以后,他对我就不咸不淡的。

他现在是巴不得我赶紧和他分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林初夏,如果他的工作不是我小姑帮了忙,估计他早就和我分了。

其实,经了今天的事儿我也看明白了,这男人,根本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回去以后我就和我小姑说,让她想办法把姚新元给炒了。

没了工作,他要是还想三想四,那就是真没的救了,正好,我也就可以死了心,该怎么办怎么办好了。”

“原来是这样……”姚启慧叹口气,看向初夏,“那个林初夏的工作是你帮忙的来着,是不是?”

“是。”初夏点点头,“我觉得她人不错,就顺手帮了,苏琴姐,你现在恨那个林初夏吗?”

苏琴摇摇头:“不恨,我能恨着人家什么份儿?无论从哪儿说,都是姚新山对不起她,变的更好,又不是她的错儿。

初夏,你帮她帮对了,就应该让姚新山看看,离开他,大家都通过的更好,我也要让自己过的更好,找个更好的男人嫁了。”

“苏琴姐,这就对了。”罗晓琼赶紧道,“就应该马上蹬了他,才不在这种人渣身上浪费时间呢。”

“嘿嘿……”苏琴就讪讪的笑,“总得看看他的表现,我要是和你们这样的年纪,绝对会底气十足的立马蹬了他,可我年纪摆在这儿,要是真蹬了,说不准连这样的都找不上了……”

“怎么可能?”初夏一脸的讶异的看着苏琴,“我倒是觉得你要找个比他差的不好找,想要找个比他好的挺容易吧?”

苏琴沉默着不说话,只是苦笑。

赵启慧就道:“在姚新山之前苏琴相了好多个,都长的不合她的要求,她是相怕了,不愿意再把以前的经历重来一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