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栾青树一本正经的道谢,倒使得初夏不好意思起来:“小姑父只要不嫌我多管闲事儿就行。”

“那哪能,我又不糊涂,哪能分不清好坏?”栾青树脸红脖子粗的看向妻子,“宝娟,你快说两句,你说的话夏相信。”

初夏赶紧道:“小姑父,你说的话我相信,认识您这么多年了,您什么性格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刚才那么说就是不适应您身为长辈向我道谢,并不是我不相信您。”

“夏,我说的是真心话,你是不知道啊……”重重叹一声,栾青树就把这些日子栾老太太的表现讲述了一遍。

待栾青树话音落下,栾小香附和道:“姐,我爹说的是真的,你们来的时候,我们一家子正犯愁呢,年货吃不完,我奶是不能消停了,可是都给她吃了,再来客人怎么办?

我们都知道她应该是装的腿疼,可是,只要她不承认,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你这么给她揭穿了,她肯定就不好意思再在吃饭的时候屙尿在裤子里了。”

栾小香这么一说,初夏就觉得胃里一阵阵的往上翻腾,感觉要压不住了,捂着嘴跑到院子拐角一阵狂吐,周蜜康跟在她身后出来,又迅速回去盛了一缸子温水出来,待她吐完了赶紧递给她让她漱口。

林宝娟栾青树和栾大江也跟了出来,林宝娟一个劲儿的埋怨女儿:“小香,你爹都说明白了。你还强调那么清楚做什么?”

栾小香可怜巴巴的看向初夏:“姐,你没事儿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初夏已经缓过劲儿来,赶紧摆摆手:“不怪你。是我自己想多了。”

周蜜康大手在她背上顺着往下拍了拍:“现在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了,好了,进去吧。”对于自己的表现,初夏表示很不好意思,可这事儿真不是她能控制住的,栾小香一说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就脑补了,然后,就控制不住了……

再次回到屋子里。林宝娟赶紧翻开炕尾的箱子,找出一小包糖递给初夏:“快吃这个甜甜嘴。”

这糖还是她结婚的喜糖,“小姑,你可真留得住东西。”嘴里这么说,初夏心里却是酸酸的。

小姑对她们一家是真没的说,但现在的她,实在是没有能力把每一个对她有恩的人都关照的妥妥贴贴,虽然事实如此,她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虽然心里有些愧意。但她很清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再有二三年时间吧,市场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监管的这么严苛。那个时候,她就可以借给他们本钱,让他们翻身了。

栾小香拿过那包糖打量打量。一脸讶异的看向林宝娟:“娘,你还留出这么多来啊?我还以为早就吃完了呢。”

林宝娟不好意思的笑:“拿出这点儿来。就是预备着谁生病了,吃药的时候甜甜嘴的。”

“来。一人一块,都甜甜嘴。”初夏把包里的糖拿出来一一分给大家,“吃完了旧的,我给拿新的。”

栾青树缩着手不接:“你们吃,我不稀罕这东西。”

“不稀罕也得吃……”初夏强行给他塞到手里,“小姑父,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信吗?我结婚的时候,您吃糖可是吃的挺欢实的。”

栾青树立时闹了个大红脸,呐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吃了吧!”林宝娟好笑的推他一把,“孩子又不是笑话你,她知道你是想省着给我们娘俩吃,看你那张脸,都成什么样儿了。”

“小姑父,你吃这些其实是在完成任务呢。”初夏边说边推周蜜康,“快快,小姑父要吃新的,快去给他拿去。”

“不是不是,我吃,我吃。”栾青树边说边赶紧把糖剥了放嘴里,以此来证明,他并不是初夏说的那个意思。

“小姑父,你别听她的,她就是故意逗你玩呢。”周蜜康说着宠溺的摸摸初夏脑袋,转身往外走,栾青树就急走一步扯住他,“小周,你快坐下,咱家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

周蜜康顺势拉着他往外走:“小姑父,车上的东西本来就是给你们带过来的,正好,东西有点儿多,您帮我一下吧。”

栾青树还想推让,初夏就看向林宝娟:“小姑,要是当我们是外人,您就让小姑父就这么客气下去。”

“孩子的心意,你就和小周去一趟吧。”

妻子都发话了,栾青树就不再纠结,顺从的跟在周蜜康身后往外走。

“姐……”犹豫一下,栾小香看向初夏,“你给我们带吃的,我奶又要想着法子闹腾了,下次你来我家,就什么也不用带,好不好?”

初夏痛快的应下:“行,下次我什么不带,这不是过年嘛。”

“姐,张栋子给家里写信了,说他和大江关系可好了,还说让他家里人和咱家多走动,谢谢大江的帮忙,姐,你真帮他们了?”栾小香问道。

“没有。”初夏无奈的摇摇头,“大江去当兵后,张栋子先是没少说大江的坏话,后来,就开始讨好大江……”

栾小香就急的打断她:“大江让他几句好话就给哄过去了?”

“不是……”初夏就把张栋子跟着蹭玩的事儿说了一遍,末了道,“大江一直对他挺冷淡的,他应该是想着借用家里人的关系,拉近他和大江的关系。”

“我说嘛,这人太不要脸了……”栾小香忍不住翻个白眼儿,“打小我就看不惯他,让大江少和他玩,大江就是不听我的,这不最终吃了他的亏了?姐,要是大江还不长记性,你就别搭理他。”

初夏就冲她笑:“你和大江是双胞胎,应该对他特别了解才是,你觉得,他还会上张栋子的当吗?”

琢磨了一会儿,栾小香就摇摇头:“应该不至于,大江其实还是挺有原则的,上次张栋子的作法儿真伤了他,他应该长记性了。”

“这不就结了?”初夏笑着拍拍她肩膀,“你呀,要相信自己的亲哥哥。”

栾小香不好意思的笑:“以前我劝大江,他总是不听,我这一着急,就怕他再上了张栋子的当,其实细想想,他也不是那么傻的。”

“大江实诚,可不傻。”林宝娟替儿子说话,“你看着他话不多,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心里有数着呢。”

“娘,你就看大江比我顺眼,打小就是。”栾小香不满的嘟起嘴,“娘便心眼子。”

林宝娟就无奈的看着女儿:“你这孩子,娘哪有偏心眼,你和大江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在娘心里都是一样的,你话多,大江话小,娘可不是就多替大江说两句?”

“这也太多了,忒多了……”栾青树提着两个大蛇皮袋子跟在周蜜康身后,一个劲儿的念叨,“这家里啥都有,咋能总让你们浪费?”

“爹,是破费,不是浪费。”栾小香边说边伸手接下周蜜康手里的一个袋子,坠的她身子往下一沉,遂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姐夫提着那么轻快的样子,我以为不重呢。”

“你和他比?”初夏就好笑的摇头,“他提上二百斤的东西都看着挺轻快的,你能提得起来二百斤东西吗?”

“啊?”栾小香瞪大了眼睛看向周蜜康,一脸的崇拜,“姐夫,你比俺爹力气还大呢。”

“净胡说,你爹那点力气能和你姐夫比?”林宝娟看着放在炕下的四个大袋子,手足无措起来,“小周,夏,你们拿这么些东西哪能行,我们不能收,待会你们再拿回去,要是你爹娘还得回去,就给你姥那边送过去。”

“我姥那边的我们已经给送过去了。”初夏笑着揽住她肩膀,“小姑,给您送来了,您就安安心心的收下。

我们回来之前见大江了,他可惦着你们了,我可是亲口答应他了,要把他没尽的孝心补上,您要是不收,我回去可怎么向他交待?”

“可这也太多了。”林宝娟一脸为难的道。

“我说别拿这么多,小周非得都拿下来,放外边我怕让人给提出去,就都提进来了。”栾青树搓着手,一脸不自在的道。

“小姑,小姑父,我们一年也就回来那么几趟,平时不可能带这么多东西回来,正好过年,回来的车又多,就顺道捎回来了。

你们要是不收,可就是和我见外了,虽然我爹现在不是小姑的亲哥了,可是在我们心里,小姑就是我的亲小姑。”

“这孩子……”林宝娟激动的搂着初夏,不知道说什么好,片刻,手一挥,“行,小姑收下,侄女和侄女婿给的,小姑就收下。”

“小姑没白疼我吧?”

“那是,一点都没白疼。”林宝娟说着眼眶子里蓄满了泪,“小姑原先对你们好,可不是存了这个心,就是真的和你爹亲近,哪怕知道和你爹不是亲兄妹,还是觉得和他亲近。”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小姑那时候不知道我爹的身世还能对我爹那么好,那绝对说明了小姑和我爹的感情是真感情。”(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