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林宝娟一家子能来,林宝河是最高兴的了。

对他而言,虽然找到了自己的根儿,可是要问他除了妻女,内心里最亲近的亲人是谁,那绝对是非林宝娟莫属。

是以,下午初夏和周蜜康走了没多会儿,他就时不时的跑门口去张望,这会儿终于迎得妹妹一家,上前拉住妹妹、妹夫的手,嘴都合不拢了。

“二哥……”哥哥对她的亲近,她能清晰的感觉的到,林宝娟轻唤一声,眼眶子立时湿了。

初夏就提醒道:“爹,您和小姑小姑父进屋去吧,要不大家都迎出来了。”

林宝河就赶紧点头:“对对对,几大家子人都在呢,家里可热闹了。”

几人走到院子中间,赵玉兰急步迎了出来:“宝娟,你们一家子可算来了,你哥这一下午坐卧不宁的,我就说呀,要是你们不过来,他今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一众人等进了屋,互相打过招呼,就都落了座。

打量打量宽敞的屋子,林宝娟就道:“二哥,咱这屋子建的可真宽敞,这要是别人家里,这些人在屋里,就塞的没缝了。”

她说的是实话,她们一家三口,罗刚顺一家三口,林宝河一家四口,外加赵老爷子赵老太太和林文斌,总共是十三个人,坐在屋子里,竟不会觉得拥挤,这在其他人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赵玉兰笑着道:“这事儿是小蜜想的周全,咱这儿都是习惯东屋会客。他就把这间屋用了一间半多的位置。”

“夏真是好福气,嫁了这么个好女婿……”说到这儿。应该是想到自家女儿亲事的不顺,林宝娟就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

赵玉兰和她认识这么些年了,看她的表情变化就知道她想什么,当即道:“宝娟,小香的事儿我倒不觉得是坏事儿,就那种人家,配不上咱们小香,早散了早好。

以咱家小香的人品,应该找个更好的。我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咱家那么些孩子在部队,我就不信大家伙儿一块使劲,就给小香找不到个合适的。”

“娘,周蜜康已经答应小姑了,小香的亲事儿,他会帮忙留意的。”初夏说着捅一把周蜜康,对方赶紧道,“娘。我是答应了,我让周汉亮给操持,他比较擅长这种事儿,反正他也见过小香。”

“行行行。你们办这事儿,我放心。”赵玉兰笑着看向林宝娟,“小蜜这孩子。从来不乱承诺,他答应了。你就别再担心了,也别再想王家的事儿了。”

林宝娟忍不住再叹口气:“二嫂。我知道,我也不是还念着王家,就是想到当初是他们家主动来求着的,结果突然就翻脸了,你说这让不知情的不就觉得是小香不好吗?”

“不会的,你这就想多了,大家眼睛又不瞎,小香的能干听话哪能看不见,再说了,就算有说的,你也别往心里去,等小香找到了好婆家,那些人的嘴巴自然也就堵住了。”

胖婶接着赵玉兰的话道:“宝娟,你要真往心里去可就是钻牛角尖了,那样的人家,你和他们生气,可不就是作践自己吗?”

“我知道我知道。”林宝娟赶紧道,“我也知道那样的人家早散了早好,但想起他们当初巴巴上门的样子,就忍不住上火。

其实细想想,我这还真就是犯傻,我在这生气,人家也不当回事儿,还欢天喜地的四处相亲呢,要是再气下去,倒真显得我们多中意他家一样。

嫂子,你们放心,我现在是一点儿都不遗憾和他们散了……”略一犹豫,她看向周蜜康,“小周,你替小香操心,我是一百个感激,但是,你也知道小香的条件,除了能干活,脾气好点,旁的,都不是上上人才。

那么,你给她物色合适的人选的时候,就要从条件上衡量一下,别让人家为难,也别让你自己落埋怨。”

周蜜康就笑笑:“小姑,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人家为难的,大江在那边表现也很好,小姑尽管放心,他将来的前途差不了。”

有周蜜康这句话,栾大江就不会是当两年兵复员回来的事儿了,栾青树和林宝娟一时之间激动的光搓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赵玉兰就站起身来:“正好,咱们就开饭吧,你们爷们儿都喝点酒,算是庆祝庆祝咱们这几家子都越过越好。”

吃饭的时候,罗晓琼当然是和初夏紧挨着,趁大家各自聊的热闹,她就脑袋往初夏那边蹭蹭,压低了声音:“你们走了以后,我出去溜达,遇到林初春了,他让我告诉你,不管你爷爷奶奶和初秋怎么扮可怜,都别搭理他们,说他们是想利用你。”

初夏点点头:“这个不用叮嘱我也会这样做的,我一向是这样,对我好的,我自然要回报,对我差的,我也绝对会记仇。”

“估计今晚上就得过来了,能抻到现在,我觉得他们已经够觉得住气了,下午我娘也出去串门来着,听村里人说,你爷爷奶奶现在不说你们的坏话了,见谁都夸你们好。”

“哟,改变策略了?”初夏好笑的摇摇头,“倒是变聪明了,把我们夸上天去,然后找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帮他们,就可以扮可怜博同情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肯定是想着就此逼得我爹娘没法在村子里立足,然后,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来霸占我们的房子了。”

“要是到现在了他们还那样想,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你嫁的是谁他们又不是不知道,真当你们还是以前那么好欺负?”

“他们哪会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就觉得,如果我爹娘不回来了,这房子空着,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来住,就算有人撵他们,他们也可以耍赖说这是他们二儿子的房子。

晓琼,他们那些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是我故意把他们想的坏,而是,他们的行事准则就是这样,他们一辈子就没离开过大林村,在他们眼里,我爹就是无能的代名词,不管我爹遇上了谁,变成了什么样儿,在他们眼里我爹还是那个任他们拿捏的我爹。”

“哎。”罗晓琼就叹一声,“宝河叔以前过的可真不容易,其实,他们真是太不了解宝河叔了,要是他们肯好好的,就宝河叔的性格,哪能真的和他们断了?”

“人心和人心不一样,他们在我爹面前强势了一辈子,你让他们软下来,他们当然不乐意,当然,他们不是不能软,只是,他们想要的是,只要他们一软,我爹就得马上巴巴的听他们的,要是不听,就是我爹不对,他们就要对我爹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想起上次的事儿,罗晓琼就点头:“那倒也是,他们软一软不见效果,就立即又硬起来了,不过,我觉得他们这次应该坚持的时间比较长一些。”

“我信,因为之前碰过钉子了,这次应该会坚持的时间长一些,但是,你放心,在我爹离开之前要是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还会再闹的。

这样倒也好,让我爹对他们彻底死了心,以后我也就不用再担心我爹会上他们的当了,人啊,都容易淡忘,好的坏的,时间久了,感觉就淡了。

我爹对他们也是一样,曾经寒透了心,可是过了这么久之后,那份寒意就渐渐的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曾经的那一点温情的怀念。

虽然他从来不在我面前说,但是,我从他偶尔透出来的话音中还是能听出来的,所以,我一直担心他再和他们走的近了。

其实,他们要是真的变好了,我爹和他们走近了我也没有意见,毕竟,上一代人的恩怨,做小辈的,不好多掺合,只要我爹开心就好。

可问题是,他们总是带着目的和心机接近我爹,我当然就不喜欢,现在想想,我也挺傻的,我爹又不糊涂,他们要是真带着目的和心机的时候,他怎么能不知道?”

罗晓琼附和的点头:“你家宝河叔才不糊涂呢,他只是不愿意和别人计较就是了,不过,我最喜欢宝河叔的就是,只要一关系你的事儿,他就立马变个人,和周团长有的一拼了。”

初夏也开心的笑起来,的确,她爹有时候真的是好酷的。

俩人边吃边聊,时不时的和其他人说上一句,一顿饭,不知不觉的就吃到了九点钟,这在农村来说,可真就是晚饭了。

收了饭菜后,赵玉兰便赶紧上了山楂茶让大家消消食,尤其是赵老爷子赵老太太,年纪大了,吃的太饱睡觉早上起来会特别不舒服。

一直到十点钟,才散了场子,罗刚顺一家子回去睡觉,而初夏这一大家子的人,就男的一张炕,女的一张炕,睡起了大通铺。

这是初夏来到这个年代后,睡的最热闹的一晚,五个女人一张炕,直聊到凌晨一点多,才一个个的呼过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