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到,还有一更。

----------------------

“暂时没什么问题,不要劳累,保持心情愉快,医院那边就不要去了,你身体底子弱,比不得别人。”

荆哲的回答使得初夏哭笑不得,看他刚才凝重的样子,可吓死她了,就不满的瞪他一眼:“这些我当然知道,哥,不待这样的,你刚才把脸拉那么长,是想吓死谁不成?”

“我以为你还不知道,那也太粗心大意了……”顿一顿,荆哲一脸严肃的叮嘱,“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一定要按我说的做,别觉得自己年轻,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女人怀孕生孩子坐月子是最容易留下病根的,万一真留下了病根,可是要一辈子痛苦,所以,一定要听话。”

“大哥,你这么婆婆妈妈的,大嫂能适应吗?”初夏边说边冲曾梅丽笑,“大嫂,天天有人在耳朵边唠叨,你能适应吗?”

“说实话,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我有点儿害怕。”曾梅丽边说边打个哆嗦,“但愿,他在我面前别变成这个样子。”

“等你怀孕的时候,我肯定也是这样的,所以,你现在就开始做心理建设吧……”荆哲一本正经的看着曾梅丽,“不是我罗嗦,是你们女人啊,虽然道理都明白,但是,有时候为了漂亮犯糊涂的时候,是真拿你们没辙,所以,我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大哥。不待这么冤枉人的,我什么时候为了漂亮犯糊涂了?”初夏一脸不满的盯着他。“你得说出个所然来,要不以后我可不认你这个大哥了。就没有这么冤枉人的,太过份了。”

“你脚上穿的是什么?”周蜜康皱着眉头指了指初夏脚上的半跟皮鞋。

“这鞋子一点儿都不累。”初夏申辩道。

“和平底鞋比起来呢?”荆哲问道。

初夏就沉默着不说话,废话,就算是半跟的鞋子,也没法儿和平底鞋比好不好?不过,荆哲还真是没冤枉她,出门的时候,她只想到了鞋子和衣服的搭配,根本就忘了她现在应该把一切危险因素扼杀在摇篮当中。

“怎么不说话了?”荆哲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嘿嘿……”初夏讨好的笑着。“大哥,我这是一下子没适应过来,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绝对不穿高跟鞋出来。”

赵玉兰也不好意思的笑:“怪我,把这事儿给忘了,就没提醒她。”

赵玉兰这么说,荆哲倒是不好意思了,讪讪笑着向赵玉兰解释:“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就是想要提醒初夏,她现在是特殊情况,应该多注意一些。

其实。穿这种鞋子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她自己走多了路会累一些,我这不是为了引起她的重视。才说的那么严重嘛。”

“看吧,看吧。让你吓唬我……”初夏得意的瞄着荆哲,“以后再想吓唬我的时候记得要观察一下周边的环境。看我爹娘是不是在,他们可是不开玩笑的,你把他们吓着了,要负责任的。”

“这孩子,胡说什么呢,你大哥是为你好,咋就引来你这么一大串的抱怨?”赵玉兰不满的瞪着女儿,“人家不亲不疼的人谁愿意管你的死活?快向你大哥道歉!”

“大哥,对不起!”初夏顺从的向荆哲道歉,又冲他做个鬼脸,“我要和大嫂聊天去,不听你训我了。”说着走到曾梅丽身边拉起她,“大嫂,我要和你说悄悄话。”

“好。”曾梅丽脸红一红,看向朱心琴,对方就笑着冲她摆摆手:“去吧,你们年轻人聊你们喜欢的去,我们说话你们干坐着也无聊。”

“大嫂,你们婚期定下来了吗?”进屋后,初夏问道,“看你和大哥的感情进展很快,婚期应该就在眼前了吧?”

“我们这不刚定了婚嘛,想再处一段时间了解了解,再商定结婚的事儿。”曾梅丽打量打量初夏,笑道,“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养好身体,我们的事儿就不用操心了,放心吧,结婚的时候,肯定少不了你。”

“我事儿我就从来没担心过……”初夏笑着搂住曾梅丽胳膊,“大嫂,不会是大哥对我太关心了,你吃醋吧?”

“胡说八道!”曾梅丽不满的推一把初夏,“你们兄妹俩感情好,我有什和好吃醋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就是因为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才敢这样问,要不然,我不是找抽嘛。”初夏换个舒服的姿势倚在靠背上,“逗你玩呢,还当真了?”

“必须当真啊……”顿一顿,曾梅丽道,“其实,刚才你一进门你哥拉着你的手的时候,我心里还真是不舒服了。

以前他喜欢过你我知道,因为求之不得才认你做了干妹妹,算是改变一种方式来疼爱你,这些我都能接受,但是,如果他还理不清自己的感情,我就不能接受了。

还好,他只是因为看出你的身体状况,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初夏,我知道你肯定看到了我当时脸色的变化,才用这种方式来开解我。

谢谢你的坦诚,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我也知道,他现在对你的感情,更多的是兄妹情,我不会胡乱猜疑的。”

曾梅丽这样说初夏就放下心来,的确,她看到了曾梅丽当时的变脸,有些事情,憋在心里只会让猜疑越来越严重,是以,她选择了说出来。

不过,如果单刀直入的问,俩人都会尴尬,是以,她选择了这种方式,还好,她的决定是正确的,一切算是如她预期。

其实观察下来,曾梅丽和荆哲的感情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了良性轨道,无论是互动还是互相在对方心里的位置,都比以前均衡了好多。

如果是以前,今天荆哲感情表露的再明显,她都不会介意。

不是说她现在对荆哲不重视了,只能说,她在荆哲心里的位置重了,要求自然也就高了。

良好的恋人关系,不是一方永远在追着一方,而是均等的牵挂和恋慕。

疙瘩解开了,俩人的心情都轻松了好多。

“想过接下来的安排吗?”曾梅丽问道。

“嗯。”初夏点点头,“开学后我就认认真真的做一名学生。”

“我二姨他们竟然答应了?”曾梅丽讶异的看着初夏,一脸的不可置信。

“周蜜康和他们谈过了,说是答应了,在学校边上租套房子,我爹娘住过去照顾我,婆婆他们有空也会过去,等什么时候不方便留在外面了我再办理休学,搬回周家。”

“三哥对你是真好。”曾梅丽一脸感慨的叹气,“说起来咱俩的关系有些特殊,最初你是我的兵,后来你是我的嫂子,说真的,我承认你的优秀,但是,我认为你真的还没优秀到让三哥这样对你的地步,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千万别辜负他。”

“好吧,我承认,我没有那么优秀,但是你这样是不是太打击人了?”初夏故意苦巴巴的皱起眉头,“人家好不容易有点儿自信,又让你给一杆子打回去了。”

“装,再装……”曾梅丽冲她撇撇嘴,“以为我会信吗?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我这么说,并不是对你不满意,也不是认为你配不上我三哥,我就真心为了你们好。

就我现在的感觉,三哥对你真的是扒心扒肝的,可是你对他,理性占的多了些,我不知道长此下去,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但是,我希望你能重视这件事儿。”

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愣了一会儿,初夏不好意思的笑:“谢谢,其实,这是性格的问题,我并不是刻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刻意的,如果真的是刻意,我就不会告诉你了,而且,三哥也就不会喜欢你了。”曾梅丽冲她笑笑,“我且说说,你且听听,别造成困扰,俩人在一起,舒服最重要。”

“太难为人了,你一会这样说,一会儿又那样说,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行?”初夏无奈的叹口气,其实她明白给别人这种印象的根本原因。

在这个年代,虽然说是男女平等,甚至女人在忙活着往男人的方向发展,但是,受以往思想的影响,男人哪怕和妻子感情再好,也仅限于私下没人的时候才会关心体贴妻子,人前是绝对不好意思的,更别提为了妻子去和长辈谈判了。

尤其周蜜康的性格又摆在那儿,是以,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在曾梅丽看来,就是没了自我的一种宠溺,而她,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典型。

事实上是,她领情,也感动。

但是,后世的夫妻关系中,男人关心女人,为女人做这些事儿,都是非常正常的,是以,她自然就接受的非常坦然,却没想到,被曾梅丽误会了。

可这事儿她也没法解释啊,难道告诉对方,她也爱她三哥,和她三哥对她的感情是一样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