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来着,今天汽车倒火车回来,好累,就少一些,明天补上。

---------------------------------------------------

原老这个年纪的专家过年的时候是可以休到正月十五的,但原老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唯一的弟弟当年和他划清了界限,到现在没恢复来往,是以,没有亲戚走动的他,索性提前上班了。

初夏去办公室没找到他,就转身去了实验室,果不其然,老爷子正对着人体模型冥思苦想,她就悄悄坐到了一边儿。

大约一刻钟后,许淑娴找了过来,听到脚步声,初夏回头,赶紧冲她笑笑,做个噤声手势。

许淑娴就不满的瞪一眼初夏,坐她身边小声道:“三嫂,你太不够意思了,我明明是为了帮你才和婧姐她们出去的,你倒好,等都不等我就自己溜了,这让我回去怎么和我妈还有姥姥姥爷舅妈他们交待?”

“对不起……”初夏歉意的笑笑,就不再说别的。

“这就行了?”许淑娴无语的看着她,“好歹,你给我个理由吧?”

初夏就微微叹口气:“你也看到了,原老特别痴迷于医术,难得他认可我,给我学习的机会,结果……”说到这儿,初夏忍不住再叹口气,“我就是想早一些过来看看他。”

“这事儿也不能怪你……”原本怪罪初夏的许淑娴,反倒开始安慰对方,“再说了。这是喜事儿,你看姥姥姥爷舅妈他们多高兴啊。三嫂,你知道吗。我妈总说,你是周家的福星,自从你和三哥在一起,周家就越来越顺了。”

初夏被许淑娴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就道:“那是小姑心疼我。”

“不,我妈说的是真心话。”许淑娴认真的看着初夏,“没认识你之前,别说和三哥开玩笑,就是好好说话我们都不敢。每次见面打声招呼,就赶紧离他远远的。”

这事儿是事实,但是初夏却没法接。

周蜜康之前和家里的矛盾,是因为周晓娆,说白了,他是因为不想看到父亲,才不愿意回家,不愿意和大家亲近。

遇到她以后,那个伤疤渐渐愈合。他的性格也就越来越平和,当然,仅限于和自家人,是以。大家和他的相处也就越来越放松。

事实虽是如此,她却不好真的那么接话,俩人间就陷入了沉默。

还好。这会儿原老发现了初夏,就惊喜的冲她招招手:“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招呼我?”

初夏就赶紧过去:“看您在忙。我就先候着了,其实我来了也没多会儿。”

“有个病症。一直想不通……”原老摆摆手,“算了,不钻牛角尖了,回头再说,你不是还有三天假期吗,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咬咬唇,初夏实话实说:“原老,我食言了,暂时,我可能不可以跟在您身边学习了,如果……如果您还能接受我这个学生,我希望在我毕业后能跟着您学习,行吗?”

“出什么事儿了?”原老眉头皱起来,“说来听听,如果我能帮上门,一定会尽全力。”

“不是的……”初夏的面颊有些微微的红,“我……我怀孕了,暂时只能去学校,医院这边就过不来了。”

“真的?”原老开心的拍拍巴掌,“这是好事儿嘛,瞧你刚才那模样儿,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儿呢,让你吓死了,你这孩子可真是的,难不成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不通情理的老古董?”

“不是不是……”初夏连连摆手,“我就是觉得自己食言了,特别愧疚,我说了,要跟在您身边好好学习的,结果……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我……”

原老笑着打断她:“这有什么好愧疚的?你是结了婚的人,怀孕生孩子非常正常,我要是连这事儿都没法理解,那可真是心理有问题了。

而且,你去学习和跟着我学习并没有冲突,本来我正在犹豫一件事儿,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下定决心了。”

“什么事儿?”初夏好奇的问道。

“容我先卖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看看时间,原老邀请道,“今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家老太婆和原慧在家包饺子。”

“原老,我中午想请您和老师一起吃饭,可不可以把师母和原慧姐也喊上?如果饺子已经包了,就煮出来提过去也算一个菜,行吗?”

“你这孩子……”原老无奈的摇头,“你见谁去饭店吃饭提着饺子的?这样吧,我一会回去让你师母多包一点儿,中午把宋晓玉和你的那几个好朋友喊过来一起热闹热闹。”

犹豫一会儿,初夏答应了下来,原老是诚心的,而且,原家在这边没亲戚,过年家里一直是冷冷清清的,一起热闹热闹多多少少还能有点儿年味儿。

长辈们这边的事情解决完,初夏就返身再去找她的小伙伴们。

第一个当然是刘美君。

现在的资讯不像后世,随时可以电话联系,她们自从年前分别,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见过也没联系过,是以,刘美君看到初夏的时候,立时一脸的惊喜:“初夏,你这就上班了?”

“没有,我提前过来看看你们。”初夏打量打量她,笑,“看样子过年吃的非常好,脸都圆起来了。”

刘美君就懊恼的摸摸脸颊:“没管住自己的嘴,就横向发展了,我决定,十五之前再由着自己的性子吃几顿,过了十五,就要正儿八经的减膘了。”

“减什么减……”初夏就白她一眼,“你现在也不胖,我就是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顶多也就一百出头吧?”

“102斤了,年前我98呢。”

“只有四斤而已,过完年伙食一降,你的体重也就很快降回去了,对了,你现在忙吗?”

“我去老师那边交待一声就没事儿了,你等我一下。”话音落下,人已经跑出了老远,初夏就无奈的笑,“晓琼走了,你倒是接了她的班了。”

不出五分钟,刘美君和筠豆豆一起返了回来。

俩人现在跟着一个老师学习,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交情和初夏罗晓琼有的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