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团长筒子用再确定不过的语气答道,“当然会和现在对你一样,你是我的妻子,孩子的妈,不对你好对谁好?”

“真这样想的?”初夏不确定的看着他,“看你刚才的样子怎么像嘴上哄着我,心里诽腹我?”

“没有没有……”团长筒子赶紧否认,“我哪是那样的人,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口是心非过?”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初夏冷哼一声,又躺了回去,“别怪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等宝宝出生了你对我不好,我就带着宝宝离家出走,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

“不会有那一天的,放心吧……”团长筒子边劝边暗自抹冷汗,孕妇太可怕了,难缠起来太要人命了!

“你觉得原慧和我哥能走到一起去吗?”初夏突然转换了话题。

顿一会儿,周蜜康才道:“不好说。”

“不好说是什么意思?”初夏不满的盯着他,“我想要个有参考性的答案,原老对我不错,他拜托我帮原慧姐说合,可是,我总不能乱掺合。

我现在心里特别没底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是男人,肯定更明白男人的心思嘛,你就以你自己为例子,帮我分析一下。”

“这问题刚才不是已经谈过了嘛,你哥的意思代表了默许,也就是说他对原慧不讨厌,那么剩下的事儿,你就让原慧自己去做是了。

感情的事儿。外人牵上线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再干涉的过多。不但不会起好的作用,还会惹人烦。你不想做个惹人烦的吧?”

“讨厌!”初夏白他一眼,“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就是想知道,你以你的分析,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机率是多少。

放心,我不会瞎掺合,但是,万一原老问起来,我好知道怎么说嘛。我不能让他希望过大,也不能让他过于忧心嘛。”

“我和林文斌的性格虽然不一样,但是,其实有一点很相像,那就是倔,你看他整天笑呵呵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牵涉到原则问题,他什么时候让步过?

但这种人有一个优点。当他真的认准一件事儿、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会坚持到底,所以,你只要告诉原慧这一条就好。

至于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你控制不了,原慧也控制不了,看得就是林文斌对过往心结的打开程度。或者说,看的就是原慧是不是那个能真的让林文斌动心的人。”

琢磨一会儿。初夏又问道:“那你说,我哥对他那个同学真的动过心吗?”

“这个我没法儿说。我又不是他,或者,他只是对她的做法寒心,也或者,就是没遇到让他动心的,你想啊,他性格那么外向的人,这事儿就只是略略和你提了点儿,就不愿意多说了,如果真的是不介意,会这样吗?”

“哎!”初夏就重重叹一声,“我最怕的就是这个,万一原慧姐努力过,又投入了感情,而哥还是不能接受她,那怎么办?

如果原慧姐有父母疼爱,我也不会这么瞎操心,原老和师母年纪大了,对她的事儿是真着急,如果原慧姐受到伤害,他们老两口也绝对不会好受了,周蜜康,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合适?”

“初夏,你的纠结是因为你对原老的愧疚,他好不容易看中了你这个徒弟,结果你要中途离开他,所以,你总觉得自己欠他的,就想做出弥补。

而对他来说,孙女的婚事是最困扰的,又难得他拜托了你,所以,你就特别想替他把这事儿办圆满了,但,你觉得这事儿是你努力就可以的吗?

如果原老知道他的拜托让你这么难做,大概,就不会让你帮忙了,他要的是你尽心就可,别再瞎纠结了,回头我和林文斌好好谈谈,尽量帮他打开心结,好不好?”

“好……”初夏就流露出灿然的笑容,有周蜜康出马,这事儿成功的机率就高了许多,如果再成不了,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挂牵的了。

她知道自己在林文斌心中的位置,但是,这种事儿,男人与男人的沟通,确切的说,两个境遇略相像的男人的沟通,会比她的劝说管用多了。

放下心事,没一会儿她就沉入梦乡。

看着妻子恬静的小脸儿,周蜜康无奈的笑笑,手指轻轻划上她的脸颊,眸中是满满的宠溺,她的善良,是千金难换的。

离开房间,周蜜康去找了林艳秋,把在医院遇到郭阿姨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对此,林艳秋倒是没什么好意外的,之前她想问儿子来着,后来又觉得,儿子没提,大概是没遇到,就懒得问了。

见林艳秋没说什么,周蜜康又道:“看郭阿姨的意思,是想要和妈恢复联系,妈,如果她真的找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现在还有时间搭理她吗?”林艳秋好笑的看着儿子,“你是不是觉得你妈脑子不会转弯儿,所以在这儿瞎担心?”

周蜜康暗自舒口气:“没有,我就是担心妈心软嘛。”

“她家女儿一直没结婚,这些年,她把能用的关系都用尽了,也没为金兰找到合适的婆家,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你了,终于找到借口和我恢复联系,你说,她图的是什么?”

“妈,她家的事儿你都知道?”周蜜康一脸的意外。

“就算不来往了,圈子里的朋友还是会提起来,你宋阿姨,就被她拜托过,不过,你宋阿姨虽是应下来了,并没真为她操心。

不是不盼她好,是她那人太急功近利了,谁要是为她操了心,那谁就等于挖个坑把自己填进去了,都又不傻,哪能一次次的被她利用?”

“妈,看来我真是小瞧您了……”周蜜康笑了起来,“早知道您是这样想的,我就不来多嘴了。”看到周喜康扶着于桃过来,周蜜康赶紧转移了话题,“妈,我爸什么时候回来,您知道吗?”

“谁知道,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林艳秋说着迎向儿媳妇儿,“桃儿,咋不在床上躺着?吃饭的时候妈就去喊你了。”

“妈,我躺的身子都发僵了……”于桃边说边伸手揉了揉脖子,“妈,我得多活动活动了,才四个多月,就已经胖了十多斤,照这么下去,生产的时候我都要胖的动不了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林艳秋笑着摇摇头,“你这将近一米七的个子,才120斤,哪儿胖了?桃儿,可不能听别人的,怕身子走样就少吃,孩子营养跟不上,以后后悔可就晚了。”

“妈,我知道。”于桃赶紧点头,“我注意着呢,我就是想多活动活动,让自己别胖太多,免得生产的时候困难。”

“这样想也对……”林艳秋看向大儿子,“老大,你每天早点回来,领着你媳妇儿在院子里转转,做做孕妇操什么的。”

“行。”周喜康应下来,又忍不住笑,“我倒是觉得,以后可以让桃儿和三婶还有三弟妹一起出去溜达,又能活动着,又能互相交流心得,多好?”

“倒也是个好办法,但是,你三婶和桃儿初夏不一样,她是高龄产妇,医生交待了,一定要注意,不能累着,你让她们三个一起出去,谁能放心了?”

“我们可以跟在后面嘛。”

周蜜康就无语的瞄一眼周喜康:“亏你能想得出来,前面三个孕妇,后面三个大老爷们跟着,你这是想出名想疯了吧?”

脑补一下那场景,周喜康笑起来:“我觉得挺好呀,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也不是显摆,有什么怕的,你不愿意跟着我跟着,回头我再和三叔商量商量。”

“你和三叔商量好了,初夏马上开学就要住到学校那边了,就不参与了。”

“对噢……”周喜康挠挠脑袋,“我咋把这事儿忘了,人家说怀孕的孕妇记性不好,我这记性怎么也变差了?难不成这个也传染?老三,你有没有记性变差的感觉?”

“别什么事儿都扯上我,我好着呢。”周蜜康瞪他一眼,起身去了周老爷子的书房,年后老爷子去拜访了几名老友后,就一直窝在书房写回忆录。

自京城回来之后,老爷子一直在忙活这事儿,不只他自己,其他几位退休的老爷子也在整理,说是几人要联合出一本书,算是留给后代的礼物。

“妈,三弟刚才和你说什么呢?”周喜康好奇的问林艳秋。

“他陪初夏去医院的时候,遇到郭采萍了。”犹豫一下,林艳秋还是把实情告诉了大儿子,毕竟这事儿,和大儿子也是有些关系的。

周喜康的眉头就皱了皱。

“你放心,妈不会和她来往的,为了桃儿,也不会再和她来往。”林艳秋又道。

“妈,你说我用不用把这事儿和于桃说一说?”周喜康纠结的看着老妈,“我担心郭阿姨那人不按常理出牌。”(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