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启艳找过来了?”赵玉兰一脸惊喜的看着女儿,“过年的时候她也没回去,你二舅可担心着呢……”意识到自己没有回答到女儿的问题,她赶紧笑着保证,“放心吧,娘有数儿。”

小晶走过来:“三少奶奶,人已经带到侧厅了。”

“娘,你等等,我先去和奶奶她们说一声……”初夏转身去周老太太身边小声嘀咕几句,待对方点了头,又去林艳秋耳边嘀咕几句。

长辈们好说话不代表着她就可以没规矩,这种事儿,初夏一直还是很注意的,向长辈们汇报完毕,她才返回拉着赵玉兰去了侧厅。

原本矮胖的赵启艳,现在不只是胖的问题了,七个多月的大肚子配上她肥胖的身躯,给人的感觉是横着比竖着还要高了。

听到脚步声,赵启艳迅速抬头,一张又胖又肿的脸便被初夏和赵玉兰看了个正着,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显然,她不只是孕肿,而是哭过。

“小姑……”看到赵玉兰,赵启艳眼泪哗的就下来了,迅速起身搂住对方,像个孩子般的呜呜哭起来。

赵玉兰就一下下的轻抚着她的后背:“好了,好了,小姑知道你受委屈了,别哭,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得开心点儿,坐下好好和小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这孩子,过完年不回去也不给家里写封信,你爹和你娘都快急死了。”

“小姑。我现在知道谁对我好了,可是太晚了。小姑,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要被我自己给毁了?”终于平缓情绪后,赵启艳就开始大倒苦水。

“到底咋了?”赵玉兰着急的再次问道。

赵启艳就看向一直没说话,只是沉默的坐在一边的初夏,神色有些忐忑的冲她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夏,你不会还生我的气吧?我已经知道错了,真的,我其实早就觉得自己错了,就是不好意思找你认错。你别气了,好不好?”

“嗯。”初夏只回答了一个字,别的就懒得再说了,不用猜她也知道,肯定是赵启艳和刘振强的婚事出了问题。

上次罗晓琼遇到赵启艳的时候,刘振强对赵启艳的态度就有了些问题,现在,大概是闹到无可收拾了,赵启艳才想到来找她。

说真的。对于赵启艳,她是真的不同情,说白了,不管落得什么地步。赵启艳都是咎由自取。

赵启艳也知道,以前自己对表妹做的错事儿太多,太伤表妹的心了。绝对不可能因为她一句认错的话,对方就原谅她。

可她也知道。只把重点放在小姑身上是没用的,嫁到周家的是表妹。又不是小姑,她只求小姑,只会让事情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如果是她小时候认识的初夏,她现在大可以只向小姑倒苦水,可是自从去年,表妹的性格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正因为她自己的性格过于自我,才更清楚初夏性格的转变意味着什么,是以,她沉默了一会儿,再次露出个苦笑:“夏,对不起!”

“嗯。”初夏又淡淡的应了一声,还是不说什么。

“小的时候,我学习比你好,我娘又总夸我,我就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你那个时候只知道玩,又不听话,我就特别瞧不上你,加上爷爷奶奶(初夏的姥姥姥爷)总偏着你,我就特别不喜欢你,觉得你把原本属于我的宠爱都给抢走了。

我娘的性格你也知道,最不喜欢的就是爷爷奶奶给小姑东西,所以,我娘在我耳边唠叨的,也是小姑不好,你们一家不好。

久了,我就根深蒂固的瞧不上你,觉得你长大了,肯定是嫁最不好的人家,过最不好的日子,甚至,都会没人娶你。

现在想想很可笑,可那时候,就真的是那样认为的,征兵的时候,看到你也在,我觉得特别可笑,像你那样条件的,怎么可能会被选上?

所以,你落选的消息,我一点儿都不意外,相反,后来证实你是被人顶替了的时候,我特别奇怪,甚至私下里觉得,有可能是领兵的给搞错了,或者是刚顺叔帮着使劲儿了,反正,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你是比我强的。

再后来,知道你嫁了个团长,我第一反应就是又老又残又丑,要不然,人家怎么可能看中你,可惜,我又没有料对。

那个时候我特别想不通,明明你哪里都比我差,凭什么就总是有好运气?所以,我娘要带着我来找机会的时候,我是举一万双手赞同的。

正是这种错误的思想下,我越走越错,越走越远,甚至一度我还以为,我成功了,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也证实了我不比你差。

但是,这几个月以来,或者是肚子里这条小生命给了我启发,或者是我经的事儿比以前多了,又没有我娘总在耳边夸我,我终于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我错的离谱。

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才能,其实你哪一样都不比我差,以周团长的眼界,如果你真的差了,他又怎么可能喜欢你?

再想想我之前做的事儿,我很后悔,可是,从小压着你压习惯了,让我向你认错,我做不到,所以,我能做的就是,离你远一些,避你远一些,能不相见就不相见。

所以,后来刘振强借口我有身孕,他妈又不喜欢我,让我搬出他家的时候,我也没想过找你帮忙,我觉得,如果我生的是男孩儿,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虽然他派的照顾我的那个人像看贼一样的看着我,我还是没有失去信心,我觉得,他是怕我有意外,才让那个人紧盯着我的,别的,我真没多想。

我心心念念的,都是他曾经和我说的,他说第一眼看到我就喜欢我,就想要娶我做老婆,他还说我有旺夫运,说和我在一起后,他的一切才顺起来了,所以,我半点儿都不会怀疑他。

可我太无聊了,每天除了在家待着就是在家待着,实在燥的慌了,就去楼下找老头老太太们聊聊天解解闷。

可我和他们,真的聊不到一起,天知道我多盼着有个能陪我说话解闷的人,所以,当我去医院遇到钟红英,她哭着求我收留她的时候,我欢天喜地的就答应了。

只是,我从来没想到,她让我收留她竟然是有别的目的,刘振强过来看我的时候,她和刘振强聊的特别投机,后来过了三天,她说她找到工作了,那里管住,就搬出去了。

我是真的相信了她,直到昨天,她突然找到了我,告诉我,其实,她的工作是刘振强帮她安排的,这段时间,她也是和刘振强住在一起。

还说,刘振强之前就和她说过,等我生下孩子来,如果是女孩儿,就连我带孩子都不管,如果是男孩儿,就留下孩子不再管我,并且承诺了娶她为妻……”

说到这儿,赵启艳哭的说不下去,赵玉兰就边叹气边抚着她的背,只是消息太突然,又太意外,她实在不知道劝什么好,。

初夏也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没想到大家都找不到的钟红英,竟然又和刘振强搞到一起去了,这个女人,她真不知道怎么评介她好了。

以前,觉得对方除了争强好胜点儿,别的都还好,可是,自从来到部队以后,对方在一次次的刷新着她对她的认识……

赵启艳终于平复下情绪,又继续讲述:“只是,钟红英没想到,刘振强才和她在一起十几天,就又变心了。

这次,刘振强找到的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女人,这事儿其实我知道,以前在刘振强家的时候,我帮他整理东西,看过他的日记,知道他有一个一直惦着的女人。

当时我还问过他,他告诉我,那只是年少时的一个梦,让我别胡思乱想,并且说,无论如何,那个女人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只是没想到,最终他还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顿一顿,赵启艳继续道,“钟红英说的这些,我当然不会全信,就去刘家找刘振强了。

结果,他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他说他会补偿我,等我生了孩子,帮我安排份工作,至于孩子,如果我不想要,他就负责送人。

小姑,初夏,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才来找你们,我知道,除了你们,没人可以帮我找回公道,我也相信,你们一定会帮我的,是不是?”

“是你自己想要来找我们的,还是钟红英提醒你的?”初夏问道。

“是……是钟红英提醒我的……”赵启艳咬咬唇,“从刘家回去后,钟红英在我那儿,她说,刘振强已经铁了心要和那女人在一起了。

她说她自己无所谓,反正也没怀过孕生过孩子,再找一个合适的并不难,可是我呢,生了孩子以后,谁还愿意要我?

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和刘振强闹,她等着看笑话,可是,我又不能真的不闹,要不然,孩子生下来,我怎么养活?还有,我这一辈子,要怎么过?”(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