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艳儿,你长大了。”赵玉兰一脸欣慰的看着侄女赞一句,又看向女儿,“夏,你姐说的是真的,做娘的,最念着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了。”

沉默一会儿,初夏握住赵启艳露在外面的手:“姐,一会把汤喝了,要是让二舅和二舅妈看到你脸色不好,会心疼的。”

这是初夏第一次喊自己姐,也是初夏第一次亲热的拉住自己的手,赵启艳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滚,感动、懊恼、后悔、庆幸……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五味杂陈。

原来,被亲人认可的感觉这么好,以前,她怎么没意识到呢?赵启艳吸吸鼻子,看向初夏:“夏,以后回家不可以只搭理大姐不搭理我。”

初夏笑着点点头:“嗯,你们俩都是我姐,我不会厚此薄彼的。”她没再补充什么“你如果没撒谎”之类的话,这个时候,信任,是最好的良药,如果她信错了,那么,这辈子赵启艳在她心里就别想翻身了。

“小姑,我喝汤。”赵启艳看向赵玉兰,主动要求道。

“好,好好好,小姑喂你……”赵玉兰刚想起身,被初夏按住,“娘,我来。”难得表姐妹俩这么合拍,赵玉兰就没拦着女儿。

下午四点,赵玉水和林晓花来到了医院,是周蜜康派人把他们接来的,这几天周蜜康很忙,没法儿亲自盯在这边儿。包括林文斌也好几天没露面了,初夏心里惦着。却又不好多问,涉及军事机密的事儿。她不想让他们为难。

“启艳,娘来了……”一进门,林晓花就扑到床边哭起来,“你说好好的,咋就搞成这样了?”说着又看向跟进来的刘振强,“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我闺女吗,咋就照顾成这样了?我和她爹那么相信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

“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您打我吧。”刘振强说着上前,把脑袋伸到林晓花面前,“您打我出出气吧。”

“我打你有什么用?”林晓花一把推开他,“你怎么好意思让她小姑和表妹在这儿照顾,你自己躲外面躲清闲?这个时候,你得好好照顾她,你不知道吗?”

赵玉水也怒气冲冲的盯着刘振强。那架式,像要把对方撕了,他话不多,对女儿也有诸多不满。可是,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疼惜自己唯一的女儿?

“我……”刘振强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怎么说好。

“爹。娘,是我不让他进来的。”赵启艳边说边冲刘振强摆摆手。“你出去吧,我会和我爹娘说清楚的。”

“到底咋了?”问完这句。林晓花又意识到自己太慢待小姑子和外甥女了,赶紧转向赵玉兰和初夏,“玉兰,夏,这次可多亏了你们了,来的路上,我和玉水保证过了,以后绝对绝对不再惹你们生气,能搭上手的,我们一家子肯定会搭手。”

她说的没头没尾的,初夏和赵玉兰却都明白她的意思,娘俩照顾赵启艳,只是尽亲人的本份,并不想邀功,也不想以此交换什么,赵玉兰就冲她笑笑:“二嫂,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出了这样的事儿,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不管的。

这样,你们一家先在这儿说说话,我和初夏就回去了,晚上我带饭过来,夏就不来了,还不到三个月,她不能太累。”

“小妹,夏,我记下了。”

赵玉水吭哧半天,说出这么一句来,初夏就有些哭笑不得,如果外人听到了,还以为他记下帐以后要报仇呢,这老实人啊……

“二哥,你就别和我客气了,我们走了。”赵玉兰摆摆手,拉着初夏转身离开,本来,周家是要派人来陪床的,被她拒绝了。

她不能什么都依靠周家,这是她的家事儿,不能女儿的婆家不计较,她就真的坦然接受,只是女儿跟着来,让她很心疼。

看到娘俩进门,周老太太和林艳秋都很高兴,她们是真担心初夏的身体,而且,也不希望初夏到医院里去,但是,遇上这样的事儿,要是她们硬拦着,显得太不近情理,而赵玉兰和林宝河住的不踏实他们也知道,所以,哪怕再担心,也只能忍着。

知道周老太太和林艳秋的心思,初夏进门后没急着回房,而是坐到她们身边,一脸精神奕奕的和她们聊起天儿来。

只是,她眼底的倦色却是掩不住的,陪床是最累人的事儿,哪怕坐着不干,或者是医院气场的事儿,反正就是让人觉得累。

周老太太和林艳秋又哪能看不出来,待说了一会儿,把初夏撵回房间休息后,周老太太也催着赵玉兰回房休息。

走了两步,赵玉兰返回来,坐在两人对面,一脸的认真:“周婶,嫂子,对不起,这次的事儿是我太倔了,我保证,以后不再这样。”

婆媳俩就都愣了神儿,不太明白赵玉兰这话根本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儿,我不拒绝周家的好意,我也不会敏感,我知道,你们是真心待初夏,也不觉得我们是拖累,我都知道的,我这么倔反倒是搞的大家都累都难做了,对不起。”说到最后,赵玉兰再次道歉。

“好好好……”周老太太连说了几个好,又道,“我就说嘛,能生出初夏那么好的孩子来,你们两口子也不是寻常人,果然我没有看错。

玉兰,我在这儿也说句底实话,从一开始,我们就把你和宝河当成了一家人,但是有时候又要顾忌到你们的自尊,有些事就不敢替你们作主。

其实说起来,我和你周叔和你们的父母也差不多年纪了,是不是?就算我们做主一些事儿,你们也不会特别反对,对不对?”

“对!”赵玉兰肯定的点头,“婶,我和宝河一直当您和周叔像亲爹娘一样,真的,只不过之前总担心让您二老难做,就想的多了点儿。

这次看到初夏非在那陪着我,我就开始后悔了,细想想,我和宝河的坚持,挺自私的,害得孩子跟着受苦不说,还害得你们也难做,哎……”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周老太太一脸开心的看向林艳秋,“跟你爸打个电话,让他也高兴高兴。”

“好。”林艳秋应一声,就去给周老爷子拨电话,这边,周老太太就解释:“老头子也担心初夏的身体,去京城开会也不忘了打电话回来嘱咐我,和他说说,他心里踏实。”

赵玉兰脸上的愧意就更浓,要不是她所谓的坚持,哪用得着让一大家子有这么多的顾忌?

“玉兰,爸让我和你说声谢谢……”挂断电话,林艳秋冲赵玉兰笑道,“他说了,你能这么快做出这样的决定,特别不容易,还说了,他明天回来的时候万老也会一起回来,到时候,咱们一大家子聚一起好好乐呵乐呵。”

“叔那是替我开脱……”赵玉兰脸涨的通红,“再这么夸我,我可都没脸见人了。”

周老太太笑着拍拍她:“你呀,赶紧回房休息去吧,饭菜我都交待张妈单独做了,等晚上的时候,让小蜜和你一起送过去,陪床就让小晶去吧。”

“婶,那我先回房了。”赵玉兰没再说拒绝的话,而是顺从的应了下来,再者,她也急着回房和林宝河商量这事儿。

本来,她是想商量以后再说的,可是,看到周老太太和林艳秋担心的神色,她没忍住,就先说了出来,不过,她相信丈夫一定会同意她的做法儿的。

果不其然,林宝河听了她的决定后,想都没想的,就表示了赞同。

本来嘛,他不方便去陪床,心里就担心的要命,这一下午坐这儿,脑子里净胡思乱想了,要不然也不会妻子女儿回来他一点儿都没听到。

周蜜康是晚饭前回来的,林文斌也和他一起回来了,初夏悄悄打量了打量脸人的脸色,见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不过随之又觉得好笑,这俩人的养气功夫,就算真有点什么事儿,又哪会表现在脸上?别看林文斌平时说说笑笑的没个正形,真到了正事儿上,可就完全变个人了。

“这几天是不是担心哥了?”饭毕,林文斌坐到初夏身边,一脸笑意的问道。

既然对方主动挑起了话题,初夏自然就不再背讳:“是啊,哥可是好几天没露面了,我还在想,是不是恋爱了,把妹妹就忘了呢。”

“放心吧,哥就是恋爱了,也不会把你忘了的……”林文斌笑着捏捏她鼻子,随之又拉下脸来,“都是要当娘的人了,咋还能跑医院去陪床?也太没轻没重了,回头我和二婶谈谈,咱们林家的条件也不差,可不能委屈我们的小公主。”

“哥,我娘和我爹已经决定了,以后不拒绝周家的帮忙……”初夏说着又开心的笑,“不过,知道哥这么重视我,我还是很开心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