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快的码了两章,放一起传了。

----------------------

成果进门的时候,小姑成美还在,不等别人说话,她抢先问道:“送走了?”

“没有车了……”成果坐在沙发上,淡淡扫她一眼,道,“小姑,我已经决定娶小如为妻,那她就是你的侄媳妇儿,以后再见面,能不能对她好点儿?”

“你这是在质问我?”成美皱眉瞪着他,“我那样做是为了谁好你不知道吗?因为可怜她就娶她,你真当自己是大英雄啊?

大果子,小姑也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你是什么脾性,小姑还能不知道?你要是真喜欢她,用得着到现在才在一起?

怜悯代替不了感情,这是一辈子的事儿,小姑希望你慎重,再者,如果这点儿委屈她都受不了,那她根本就不适合做成家的媳妇儿。”

成果叹一声:“适合不适合的我知道,小姑,我喜欢李小如,娶她做妻子,我丁点儿勉强都没有,如果您真的是为了我好,就别再掺合了,好不好?”

成美直直盯着他的眼睛:“你敢拍着良心说,你是钟意她才要娶她?”

略一顿,成果应道:“当然!”

“当然个屁!”成美忍不住爆粗,“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如果李家不出那么多事儿,你根本就不可能娶她!

你喜欢的是你的那个师妹,叫什么来着?”成美看向女儿肖楠,对方赶紧道。“妈,哥的师妹叫吴静波。”

“对。吴静波!”成美视线转回成果身上,“你真正喜欢的女孩子是吴静波。不是李小如,我难为李小如不是瞧不起她,也不是瞧不起她妈,而是心疼你,傻子!”

成果一脸吃惊的看着几人,他的这个心思,可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难道,他表现的那么明显。他们都看出来了?

“果子,我和你爸也知道……”成妈叹口气,“妈不是不通情理的,妈也可怜小如,可是,妈更心疼你,儿子,妈希望你为自己活着。”

“你们……怎么会那样想?”成果迟疑着问道。

“是我看出来的……”咬咬唇,表妹肖楠一脸歉意的看着他。“我不是去医院找过哥几次嘛,自然就发现了哥对吴静波的不同。

或者哥自己没有发现,你看向李小如的眼神,根本就是亲人般的。而看向吴静波的时候,才是男人看向恋慕的女人的感觉。

本来,我也不想多说话横生枝节的。可是,看到肖军的痛苦以后。我怕哥有一天也会落得那个样子,所以。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我妈。

哥,你或者会生我的气,但是,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你要是看看肖军现在的样子,你一定会有所感触的。”

肖军是肖楠的大堂哥,今年二十九岁,结婚七年,有一个六岁的儿子,他的妻子也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成果过年的时候见过肖军夫妇几次,感觉上,两口子感情还不错,他不明白肖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就疑惑的问道:“肖军怎么了?”

肖楠看向成美。

成美叹口气:“告诉他吧,要不然,他是不会相信的。”

“哥要是和李小如结婚,基本就等于肖军和陈静的翻版,我大伯大伯娘和陈静父母是一个厂子的,两家关系非常好。

陈静从小喜欢黏着肖军,肖军也很疼爱她,在俩人十六岁那年,长辈们就约好等他们年满十八岁把亲事定下来。

我那时候九岁,已经懂得了定亲的意思,就问肖军,是不是可以直接喊陈静嫂子了,结果他阴着脸和我说,不准胡说八道。

那年,本来应该报考本地高中的肖军瞒着家里人报考了外地的中专,大伯大伯娘很生气,大家也都不理解他的做法儿。

为此,大伯和大伯娘还想让他复读来着,结果,他告诉大伯大伯娘,他一直当陈静是妹妹,他有喜欢的女孩子,是他的同班同学杜丽,为了让家里人不再把他和陈静强行安排到一起,他只能那么做。

出了这种事儿,大伯和大伯娘觉得很丢人,劝又劝不了,只好由着他去外地上学,心里却是想着,也许过几年,他心思就变了,就没和陈家说,也不让肖军把这事儿捅开。

杜丽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母亲和我大伯他们也在一个厂子,为了不影响到几家长辈的关系,肖军同意了我大伯和大伯娘的建议。

陈静没考上高中被安排到了街道工厂上班,肖军中二那年的一个晚上,陈静下夜班回家遇到了劫道的,差点儿没了清白,回家后她想不开就自杀了,所幸她母亲半夜起来习惯性的去她房间给她盖被子,发现的及时,救了过来。

当时为了救人,陈静的父母并没背着大家伙儿,所以,陈静还在医院里,流言就传开了,我大伯和大伯娘当然也知道了这事儿。

他们去医院看望陈静的时候,陈静就看着他们一个劲儿的流泪,说她已经配不上肖军,这辈子做不成肖家的媳妇儿了。

我大伯和大伯娘当时也挺为难,他们知道大堂哥心里喜欢的是另一个女孩子,而且,去学校看望大堂哥和杜丽相处之后,也确切感觉到她和大堂哥更合适。

他们一直在等机会把事情和陈静的父母挑明,没想到就出了那样的事儿,实在不知道如何决择,他们就写了信给肖军。

肖军回来的时候,陈静已经出院了,他去陈家的时候,陈静在自己房间里,陈母就先拉着他说了会儿话,然后告诉他陈静并没有真的没了清白,只是过不了心里的坎儿。希望他能尽早和陈静确定关系,说是怕陈静再做傻事儿。

肖军当时没答应下来。和陈静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没说什么明确性的承诺。结果,在他离开后,陈静又割了腕。

这次,陈静的妈直接找到了我大伯娘家,跪下求肖军,说要是他不做出承诺,陈静就真的没命了,我大伯大伯娘看不过眼,也帮着陈静她妈说话。最后抗不住压力,肖军就答应了下来。

陈静出院后,他就和陈静定了亲,肖军和杜丽谈对象的事儿,除了我大伯和大伯娘,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杜丽的母亲在内,所以,没人知道真正被负了的人是杜丽。知情的人都只是说肖军够仁义。

顶着这个仁义的帽子,肖军和陈静结了婚,原本以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是十分了解的。但事实证明,他们的性格真的生活在一起,非常不合适。

陈静是特别敏感的人。肖军稍稍的疏忽就会让她胡思乱想,而且她看肖军看的特别紧。只要他单独跟年轻异性说话,她就会生半天闷气。

后来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了肖军和杜丽的往事。就找到了杜丽的单位,把杜丽骂了一顿,结果搞的杜丽把工作都丢了。

杜丽在和肖军分手后,一直就没再找男朋友,所以,肖军对她愧疚的不得了,你想想,一个人每天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还能有舒心日子过吗?

哥,我说这些,并不是说你和李小如在一起后,也一定会这样,但是,我们都觉得,你要是和李小如在一起了,绝对存在这种可能性,前车之鉴已经有了,你是不是应该慎重一些?”

半晌,成果叹口气:“真想不到,肖军还经了这么多事儿,不过,我和他不一样,他和杜丽是真的在一起过,而吴静波对我,根本就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还有,我原本的确把小如当成是妹妹,没想过要和她在一起,但是,在经了那么多事儿以后,我是从心底里疼惜她,想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

小如也不是那种敏感多疑的性格,就算是将来她知道了我对吴静波的心思,也一定会理解的,小姑,肖楠,爸,妈,你们要相信我的眼光,我不会看错的。”

“哼!”成爸冷哼一声,“你现在昏了头了,还能有什么眼光?”

成妈赶紧道:“他爸,也别这么说,果子还是有数的。”

“有数有数,有个屁的数儿!”成父瞪一眼妻子,“现在没结婚看明白了对谁都好,真要结了婚了发现错了,伤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成果一脸的不解:“爸,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小如的嘛,她遇到了那么多事儿,您应该更疼她才是,怎么反倒是那么排斥她了呢?”

成父叹一声:“肖军的事儿我比你妈知道的早,感触也比你妈深,所以,我才极力反对你和小如,如果我不知道你对你那个师妹的感觉也就罢了,儿子,感情的事儿,是骗不了自己的心的,你要是真的想做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就好好想明白了再做决定。”

“爸,我想明白了,我真的喜欢小如。”成果认真的看着父亲,“以前,我也以为我对她只有妹妹的情义,可是,当她离开的时候,我心空了一半儿,所以,在知道她的大致行踪后,我才会不管不顾的去找她,见到她的时候,我所有的郁闷都没有了,爸,我确定,我爱她。”

“……爸,我确定,我爱她。”

儿子的这句话,让成父长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拍拍成果的肩膀:“好,有你这句话就行,爸一直反对,不是瞧不上小如,是不希望给李林庆雪上加霜,他不容易啊!”

“爸……”成果定定的看着父亲,“对不起,我一直错怪您了。”

“不怪你……”成父摆摆手,“是我故意的……”说着看向妹妹,“成美,对不起,害的你和肖楠把肖家的私事也拿出来说,不过我保证,我们一定不会把这事儿说出去的。”

“哥,你也太过份了……”成美一脸无语的瞪着他,“你这不是玩我嘛,坏人全让我做。敢情您这是拿我当试金石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要是说出来我的想法儿。你也不会把这事告诉果子,是不是?”成父一脸的不好意思。“我知道,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不对,哥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儿让哥帮忙,哥一定会拼了命也让你满意。”

成美视线转向成母:“嫂子,你不会也一直知道吧?”

“我不知道。”成母摇摇头,“他当着我的面也是对这门亲事一肚子不满意,害得我一直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大哥可以去当演员了。”成美鄙视的看着成父。撇撇嘴,“把一大家子都骗了,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嘿嘿……”成父不好意思的笑。

“舅舅,以后我也不敢相信您了……”肖楠一直在打量成父,终于忍不住道,“自小到大,我都觉得舅舅是最老实的人了,现在看来,我这眼力实在是差远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赞同成果和李小如在一起,你们想过没有,要是真成了。以后你们要一直活在别人的议论当中。

外面一直传李小如也被欺负了,而且,还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以前我怕引得你们心堵,就没往外说。现在到了这一步了,我也没什么好瞒的。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她们母女长的都够招眼的,就算她们不是那样的人,但是,结果往往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所以果子,哪怕你讨厌小姑,骂小姑,小姑还是想多这句嘴,你最好把这些事儿查清楚了再决定到底要怎么做。

而且,就算是李小如真的清清白白的,被冤枉了,但谁又能证明呢?只要你和她在一起,你这辈子就免不了被议论。

你现在可能会说不在意,别人爱说啥说啥,但是,等过了这阵热乎劲儿,你可能就不是现在的想法了,还有,以后有了孩子,他能受得了别人的议论吗?

大人嘛,不管心里怎么想,当着面儿不会把这些事拿出来说,可小孩儿呢?他们可是没有忌讳的,不高兴了,哪句难听往外戳哪句。

到时候孩子回家问你们,你们又怎么回答他?小姑希望你把这些都好好想一想,分开,其实是对你们两个人的保护。

李林庆一家搬到那边去没人认识,他们过去的事儿自然也没人知道,小如找个好人家嫁了,照样可以过的舒舒心心的。

如果不是至亲,我不会多这些嘴,果子,无论是为了你爸爸妈妈,还是为了你自己,亦或是为了李小如,小姑都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小姑,你为我好我知道,我也感激你,但是,这真的决定了,而且我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看到我们过的幸福,别人也就不会说三道四了。

还有,关于小如的传言,其实是对她最大的不公平,她之前的确是被肖玉文惦记上了,不过,肖玉文什么好处都没得到,是我的老师和我一起,把肖玉文给收拾了。

肖玉文为什么成了废人,就因为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才落得了那样的下场,小如,也的确是在最危急的时刻被我们救了下来。

所以,小楠刚才讲肖江的事儿我才会说,小如不会,因为在肖玉文想要对她下手的时候,她拼了命的反抗,被我们救下后,她没有半点儿消沉。

她选择离开,就是考虑到了小姑说的这些,才想避开,她是一直一直在为我着想,不是在为自己逃避,这样勇敢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像肖江的妻子那样?

小姑,如果我因为怕流言就选择逃避和退让,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希望以后小姑再见到小如的时候,能疼惜她一些,我会感激不尽!”

成美面色郁郁的叹口气:“好吧,你都这样说了,我再劝,就真是狗拿耗子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小姑……”看出成美的不高兴,成果有些为难,他知道自己说话的语气可能重了些,但是,做为男人,他必须为心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如果连身边的亲人都不能接纳李小如,他又如何为对方撑起一片天?

成美不耐烦的摆手:“好了好了。别做出一副子让我冤枉了的表情,你自己乐意的事儿。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该尽的心也尽了。将来过的好不好的,都是你的命了。”

“哥,你就不识好人心吧……”肖楠冲成果皱皱鼻子,“看你,惹得我妈生气了,她再也不会替你瞎操心了,后悔去吧。”

“别胡说八道……”成美瞪一眼女儿,“我是他姑,会和他一般见识?”

众人就偷偷笑起来。成美就是这么个脾气,你想让她说软和话,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在的说辞,就代表着她已经不生气了。

第二天,成果早早的去找了李小如,把她拉到僻静处,开心的笑道:“小如,昨晚我回去和我爸妈还有小姑他们谈过了。大家都统一了意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冲你甩脸子的事儿了,你今天可以和我一起回家住了。”

沉默一会儿,李小如抬头冲他笑:“果子哥。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不想去你家住了,今天。我就回家了。”

“小如……”

李小如打断他:“果子哥,我不是说气话。昨晚我一晚上没睡着,想了很多。其实,我现在这样住在你家里,会让更多人说闲话,虽然说我们可以不介意,但是,天长日久,不好听的话传到耳朵里,总还是会介意的。

我保证,如果果子哥愿意娶我,我一定不会再逃避,但是,我也希望果子哥能想明白,你对我到底是爱情还是同情。

还有……”顿了好大一会儿,李小如才道,“其实我一直知道果子哥心里有别人,我希望果子哥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选对了人。”

成果脸“腾”的就红了,昨天刚被人说过这事儿,现在李小如又这么说,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之前的表现太明显了?是不是代表着老师和吴静波也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心思?越想,他的脸就越红,一时间,忍不住精神恍惚起来……

李小如暗自叹口气,果然是这样的,不过,她并不妒忌被成果喜欢的人,自己和对方比起来,的确是差远了。

其实,昨晚她故意试探过吴静波,结果发现,对方对成果真的是一点儿心思都没有,而且,吴静波也看出了她的意图,还特别严肃的和她谈了。

她喜欢坦白的女孩子,所以,不管成果心里是不是一直装着吴静波,她都不会因此舍弃吴静波这个朋友,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吴静波给予她的帮助不亚与成果,她特别特别感激对方。

如果可以,她倒真的希望成果能和对方在一起,可惜,目前来看是不可能的,不过,看成果的样子,或者,她应该再努把力,帮帮他……

“不好意思……”回过神来,成果赶紧道歉,“我承认,我对吴静波有过想法儿,但那时候,咱们还没有再次相遇。

现在,我是真的喜欢你了,我刚才走神是在想,我当时的表现是不是让很多人误会了,要真是那样,我……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

“别急着回答我,我希望你想清楚了再做决定。”李小如冲他笑笑,“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太突然,我脑子也有些浑沌,昨天小姑把我骂醒了,这是一辈子的事儿,我不想让你后悔。

果子哥,你也别把我看得太弱了,就算你喜欢的不是我,娶的不是我,我也会好好的生活,我要孝顺我父母,让他们过的幸福。

他们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为我操心,我会努力做一个让他们骄傲的女儿,而不是一个依附别人生存的寄生虫。”

“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我支持你,但是……”成果笑着揉揉她脑袋,“你这辈子都要在我身边,否则,你做什么我都会去给你捣乱!”

有时候,这种玩笑话,比认真的承诺更动听,李小如唇角绽开大大的笑意,她觉得,老天还是很厚待她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