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到。

---------------

“好了,我承认你厉害,行了吧?”林文斌白他一眼,不就是今天回家的时候,他说这位妹夫大人是武夫嘛,转眼就在这儿显摆心计,可真是够小心眼儿的!他怎么突然有点儿替自家小堂妹担心呢?!

“看你,小心眼儿了吧?”周蜜康冷不丁的一句,林文斌就觉得一口老血涌上喉头,这人,能不能别这么吓人?!

看着林文斌一脸郁闷的模样儿,周蜜康笑起来:“你真的是想多了,我并不是因为你说我是武夫,就在这儿向你显摆我有多聪明,呶,照照镜子。”说话间,周蜜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镜子递给林文斌。

林文斌疑惑的瞄他一眼,接过镜子照了照,随之,视线转回:“有什么好照的,还是那个模样儿,脸上也没灰。”

“你的神色,你不觉得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林文斌视线再次转回镜子上,“挺正常的,我没看出哪里不对劲儿来。”

“你这几天是不是总在琢磨一些事儿?”周蜜康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次,林文斌被惊着了,他怎么有一种,自己在周蜜康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虽然他没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但是被别人完全看穿,是一件太可怕的事儿了。

长长呼一口气,周蜜康再打量他两眼,才道:“你这些天总是恍恍惚惚的。什么都挂在脸上,还来问我怎么知道的。

大舅子。我们在感情上都受过伤害,所以。你现在的心情,我大致能猜个一二,本来,我也不想多嘴的,但是,你状态实在是太差了。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形这么紧急,我也不想和你说些这个,毕竟,两个大男人谈论这种问题。实在有些奇怪。

这几天开会的时候,你发过几次言?又记住了多少内容?你也是个老兵了,应该明白,就你现在的状态,如果是在战场上,十条命都不够丢的。

你现在是团政委,战士们的思想工作要你把关,就你这状态,能把好关吗?你把不好关。就是在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

说到这儿,周蜜康顿住不再说下去。

林文斌久久的沉默着,好半天,叹口气:“你找我来。就是要说这个?”

“是!”周蜜康点点头,“如果你不从心底里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真的去调整自己。那么,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你是初夏的亲人。自然也是我的亲人,最主要的。你对初夏是真的好,所以,我绝对不可以看着你再这么下去。

你给我的印象不是犹柔寡断的,这次这是怎么了?不喜欢,你就直接告诉对方,喜欢,就坦然接受,何必这么纠结呢?”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重重叹一声,林文斌一脸的颓然,“这些天我没过来,就是怕初夏问我这事儿,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想着我赶紧找个伴儿,从以前的阴影中走出来,我也努力了,但是,好像一时还做不到。

我怕看到她失望,尤其她现在怀着身孕,所以,我在感觉自己调整的已经很好的时候才过来,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得一清二楚。

我也不瞒你,我对原慧,有那么一点点感觉,但是,也仅限于一点点,如果让我现在就和她确定关系,我做不到。

但是,如果和她说不在一起,我又有些不甘心,我希望,她能给我时间,但这话我说不出口,我没有这个资格让人家姑娘等我。

如果到时候等到了还好,万一我还是不能和她在一起呢?那我不就是坑了人家吗?本来嘛,我也没这么纠结,可是……”

顿一顿,林文斌坦然的看向周蜜康,“可是前几天我见到苏月兰了,我们聊了一会儿,她现在过的并不好,她说,当很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能再选择一次,她肯定不会选择李鸣……”

周蜜康皱眉打断他:“你不会是想着再和她在一起吧?”

“没有,我还没那么贱……”林文斌不满的看着他,“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要脸没有底线的人吗?”

周蜜康点点头:“看你刚才的样子挺像的,如果真的是,我会把你打醒的,说实话,你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包括旧情,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别怪我多想。”

“我再重旧情,也不可能去拆散人家的婚姻,我只是在反思,她当年的做法是挺伤我的,但是,我自己在这方面也有些不够果断。

我们谈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我好像从来没有承诺过娶她的时间,那个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年纪小,不想早早的被婚姻束缚。

但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她更想要的是一个男人的疼爱和承诺,而我在这两方面好像都做的不够好,所以,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我很愧疚。

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看上去就像已对三十五六岁,如果不是生活太不顺心,怎么可能变的这么苍老?周蜜康,我的心情你能明白吧?”

“不能!”周蜜康淡淡看着他,“说我的时候你挺明白的,到自己怎么就糊涂了?你和苏月兰的感情已经是过去时,不管她现在过的好与坏,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当初你没有要和她分手吧?也没逼着她嫁给李鸣吧?是她舍你而去,选择了一个能给她带来激情的男人。

也因为她当时的做法,让你这么多年不碰触感情,不相信女人,现在,你又想为了她,丢掉自己的事业和感情,真的合适吗?

林文斌。本来我挺尊重你的,但你在感情上的优柔寡断让我很失望。这不应该是你的性格,或者。是你对苏月兰还有幻想?”

林文斌赶紧摇头:“没有,我对她的感情早就成为过去时了,我就是看到她现在憔悴的样子,觉得很愧疚。”

“她的生活是她自己选择的,你有什么愧疚的?如果你真的因为这个,工作生活都搞的一塌糊涂,你的家人该有多失望?”

“是,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就是绕不出去。要不然,这段时间我也不会这么痛苦……”闭一闭眼睛,林文斌苦笑,“毕竟是五年的感情,对方过的不好,我也不会真的开心。”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性格这么纠结呢?”周蜜康无奈的拍拍他,“既然道理都明白,我就不多劝你了,你呀。好好想想吧,还有,我建议你把你的这些想法和原慧谈一谈,让她自己来选择。别你自己在这儿瞎猜。

说真的,和你说了这么多,我都没搞明白你到底在纠结些什么。有些责任,不是应该由你来承担的。如果你这样,有一天嫁给你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过的幸福了?

你把对初夏的心态,转移到你将要娶的女人身上,就明白我说这些的意思了,好了,我回去陪我妻子了,你也早点儿休息。”

这边,林文斌还在纠结,那边,赵启艳一家三口也没睡。

晚饭后,生怕一家子别扭,赵玉兰和林宝河又过来陪着他们聊了一会儿。

无论从哪方面说,他们都得到了从未想过能得到的待遇。

也正因为这样,他们觉得特别对不住初夏一家子。

是以,赵玉兰和林宝河离开以后,赵玉水就开始哎声叹气。

林晓花也时不时的叹一声,她也不想麻烦小姑子一家,可是,女儿的情况摆这儿,她能怎么办?无论从身体健康还是未来生活上,暂时留在周家都是最好的选择。

赵启艳则是在盯着窗户发呆。

她更多的是羡慕初夏的好运气,也在反思自己的过往。

周蜜康对初夏的深情她都看在眼里,哪个女人不盼着被男人当成手心里的宝?她自然是更不例外,曾经,她以为她会得到,初夏也不会得到,但事实证明,她错了。

好在,她也明白了自己错在哪儿,更知道了要改正,可是,她仍然很迷茫,她改了,以后的日子就真的能好过吗?

刘振强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不敢深想,或者说是不愿意多想,其实,不管对方说的多好听,她都非常清楚,那只是为了让自家表妹高兴的,表妹高兴了,周家就不会难为他,那么,他的日子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如果现在初夏和她翻脸,她相信,刘振强也会马上和她翻脸。

哪怕做了普通的工人,刘振强想要找个农村的黄花大闺女也不是难事儿。

正因为明白这些,她才特别难过,也特别后悔,如果她早想明白了,肯定不会把生活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一团糟。

如果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她宁愿选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子嫁过去,安安份份的过日子,可惜,这世上唯一没有卖的就是后悔药。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儿是事实,大家却总是各种粉饰,不愿意说出来,但事实就是事实。

例如,一个人的容貌不重要,关键是心地。

在她看来,容貌和心地是同等重要的,如果初夏长成她这个样子,有一个好心地,周蜜康真的会娶她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可惜,她以前没看明白这事儿,才会心比天高,结果最后搞成了命比纸薄。

其实,虽说以前她总说她比初夏长的好,比初夏优秀,但她心里却是明白的,初夏比她耐看,不管长辈们喜欢不喜欢,反正很多小辈是喜欢的,每次初夏去她们村的时候,总有些半大小子缩头缩脑的去偷看。

那个时候她是很不屑的,但深想一下,似乎更多的是妒忌,而不是真的不屑。

“哎!”回想着过往的一切,再想想现在要面对的一切,赵启艳忍不住重重叹一声,转回头看到父母正一脸担心的看着她,赶紧挤出个笑容,“爹,娘,我没事儿,就是觉得以前做的太过份了,以后,要好好报答初夏,好好报答小姑和小姑父。”

“应该的,应该的……”林晓花连应两声,又道,“艳儿,时候不早了,你睡觉吧,你这身子,经不起熬。”

“好。”赵启艳顺从的应一声,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看着女儿身影消失在门后,赵玉水和林晓花担心的对视一眼,又叹着气嘀咕几句,也回了房间。

第二天,刘振强没过来,周蜜康却是带回了一个让赵玉水林晓花和赵启艳尤为高兴的消息,钟红英昨天已对被抓起来了,现在正关押在市局。(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