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大家别急,这一家子,会和初夏大学生活有关联,暖尽量快更。

----------------------------------------

方静紫的二叔二婶和大姑小姑都候在方家,衣服试了一遍又一遍,礼品点了一次又一次,老太太还是各种担心,生怕遗漏了什么,失了礼数。

看着明明累的不行,却强撑着指挥大局的老太太,方静紫一脸的无奈:“奶奶,文杰家的长辈都特别好说话,您放心的回房休息吧,好不好?”

“奶奶知道林家人好,可是,咱们不能因为人家不挑理,就不重礼……”方老太太虚弱的笑笑,“奶奶一点儿都不累,回了家,奶奶心里高兴,这些日子天天躺在医院的床上,奶奶都快要憋死了,这一回了家,喘气都顺溜了,唉,哪儿也不如家好啊!”

“还不累,看您的脸色就知道您累坏了……”方静紫板起脸,“您要是再这么不听话,我明天就不定婚了,奶奶,您可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好好好,我回房休息会儿……”方老太太冲站一边乐的小女儿方四芹招招手,“四芹,你过来扶着娘过去……”又冲其他人道,“再好好检查检查,看有没有落下的。”

“娘,我们会看好的。”

“娘,放心吧。”

“娘,我们保证不会出岔子。”

“奶奶,您太小瞧我们了吧?”

“就是。姥姥太不相信人了。”

“……”

方家一众儿孙辈儿又是保证又是抗议的把老太太送回了房间,返身却又开始慌乱的检查定婚的各种物什。

方静紫倒是表示抗议了。可惜,她爸妈和二叔二婶大姑全表示了抗议。好在弟弟妹妹和表弟表妹堂弟堂妹听从了她的,不再跟着各种检查。

看着站那儿一脸无奈的方静紫,妹妹方静仪笑着拉她进了俩人的卧室,“姐,他们盼这一天盼了多久姐又不是不知道,让他们再过几遍吧,要不然他们心里不踏实,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哎!”方静紫叹口气,歉意的看向妹妹。“小仪,都是姐耽误你了,要不然你和秦涛早就应该结婚了。”

“说什么呢?”方静仪推一把姐姐,“我才不想那么早结婚呢,我应该谢谢姐才是,要不是姐姐帮我拦着,我哪能自由这么长时间?”

“秦中涛应该恨死我了……”方静紫就笑,因为妹妹总是以姐姐不结婚自己就不结婚来推辞,准妹夫要是不恨她才怪呢。

“他敢!”方静仪挥挥拳头。神色认真起来,“姐,我特别替你开心,也特别佩服你。如果是我,未必有这个勇气,我相信。姐这辈子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幸福。”

“等我结婚的时候再和我说这话。”方静紫轻笑,“小仪。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求我吧,说这么好听。我不适应。”

“是有事儿要求姐……”方静仪一脸认真的看着姐姐,“姐快嫁出去,让我自己睡一间屋吧,和你挤了二十多年,总算是熬到头了!”

方静紫:“……”

“哈哈……”方静仪得意的笑,“是不是挺失望的?”

“你呀……”方静紫轻叹一声,伸手抚抚妹妹的脸颊,随之,促狭的笑着,“你是我妹妹,对我好是应该的,我才不感动呢!”

方静仪:“……”好吧,从小到大,她就没在姐姐那儿占到过便宜,半晌,苦着脸道,“姐你也太不厚道了,明知道我是不希望你过于感动,才那样说的,竟然一点儿都不领情……”

“我是你亲姐,用那种方式,是对我的不尊重,懂吗?”方静紫瞪她一眼,“就算以后我嫁了,你嫁了,也不能说话拐弯抹角的,对对方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关心就是关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瞒来瞒去的还叫亲人吗?”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方静仪赶紧求饶,“我保证,以后不再这样做了,我对姐的一点儿好,也要立马让姐知道,肯定的!”

方静紫:“……”好吧,什么叫断章取意,她算是体会到了。

“姐,你休息会儿,我出去看看……”方静仪不再和姐姐逞口舌之利,摆摆手,退出了房间,见方静紫想要站起来,立时瞪她一眼,“明天你要美美的见人,别跟着瞎操心了!”

“好好好,你们忙活吧,我巴不得躲清闲呢。”方静紫索性脱下鞋子躺到床上,“到时候可不准抓我的错处,嫌我懒。”

“那可说不准。”打趣一句,方静仪退了出去。

盯着门口半晌,方静紫起身站到了窗口,盯着楼下熟悉的一切,莫名的,心中就添了些不舍。

虽然知道,结婚以后她可以照常回家,可是,心里就是忍不住的酸楚,别人都说,性格外向的孩子不重情不恋家,而她恰恰相反,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事儿就是离开家,离开父母。

在遇到林文杰之前,她谈过恋爱,分手的原因,都是缘自于她的一条要求——结婚后,双方父母都要赡养。

她认为这点要求不过份,但是,没有一个人接受,除了林文杰。

俩人认识的时候,他是学生,她是老师,她对这个秀气好学的男孩子很喜欢,当然是老师对学生的喜欢。

可是有一天,他走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他喜欢她。

她笑喷了。

当时她二十二岁,他十六岁,在她的眼里,他根本就是个孩子,当然也把他的话当成了孩子的冲动,她没训他,只是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我会照顾好你的,相信我!”他在后面大声喊道。

她当然把他的话当成了孩子的疯话。

第二天,他给她买了早饭,又买了午饭,她不吃,他就要扔掉,她心疼粮食,只好遂了他的意。

她以为,他的坚持不会超过一个月,结果,一年以后他还在坚持。

除了帮她买饭,他还会在她放学回家的路上候着她送她回家,见他当了真,她认真的和他谈过,说她是老实,他是学生,不合适,让他不要再做傻事儿。

他什么也没说,依旧我行我素。

也不知道从哪天起,她习惯了他在她的身边,有一次他生病没有去学校,她就坐立不安了一天。

也就是从那天起,她知道了自己的感情,也决定勇敢的面对这段感情。

最先反对的是家人。

因为两家的差距太大,俩人的差距也太大。

她是那种认准一件事儿就不会改变的人,所以,哪怕她那么恋家,那么爱父母,也没有听从了父母的意见和他分手。

她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刻,他眉眼中的欢喜立时溢了出来,他没有如她想像中般欢呼,而是挽住她的手,认真的告诉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对她的关心都不会变。

她应了,心里却是不信的。

但事实证明,她又错了。

这两年,他对她一如既往。

她以为他的家人会是最大的一道坎儿,却没想到,在他们那儿却没有受到一相点儿的阻碍,他们说相信他的眼光。

也是因为这句话,她更加坚定了和他在一起的决心,哪怕别人闲言碎语,她都不会在乎,因为,他的长辈和她的长辈,在某些方面是有共同点的。

这,就是缘份!

她一直在盼着这一天,真到了这一天,却又心里慌慌的没着没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慌什么。

“嘎吱!”

房门推开,方静紫回头,是大姑方三青。

“大姑……”礼貌的唤一声,方静紫迎了过来。

“小紫……”方三青笑着坐到床边,“昕蓝过来了,听她说话的意思,好像是想要明天和静文一起去,我过来和你说一声,你心里有个数儿。”

静文是方静紫的弟弟。

方静紫眉头皱起来,自家弟弟哪儿都好,就是识人不怎么清,李昕蓝是邻居的女儿,之前对弟弟一眼都不愿意多瞧,可是自从知道她和京城林家的人谈对象后,对弟弟那叫一个热情。

爸爸妈妈和她还有妹妹都劝弟弟别再和李昕蓝来往,可弟弟就是听不进去,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对方娶回家。

所以,到现在为止,李昕蓝和弟弟方静文的关系,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说是恋人吧,两家家长常见面,却从来没商量过俩小辈将来的事儿。

你说不是恋人吧,她还有事没事的就拉着方静文一起去看电影逛街。

呶,这会儿又自己送了过来,说白了,对李昕蓝而言,方静文根本就是个跳板,而她方静紫,就是李昕蓝接近并利用的目标。

真当她是个傻子?!

想了想,方静紫看向方三青:“大姑,如果静文要带她去,我直接让静文在家,她想嫁好人家我不拦着,可是她想利用我弟弟,我绝对不会答应!”

“好。”方三青放心的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就是怕你因为明天日子特殊心软上了她的当,这女人和她娘一样,小姐身子丫鬟命!”

方三青和李昕蓝的妈姚爱凤曾是同学,被对方阴过,是以,她对姚爱凤不是一般的不待见,连带着,对李昕蓝也待见不起来,这就是别人都不来报信,她却巴巴跑来报信的最根本原因。(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