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如果你们坚持不准让我搬回来,那么以后的养老,也由方静紫负责吧,你们就当没生我这个儿子。”

这句冷冰冰的话一遍遍的在耳畦回响,方父简直无法相信,儿子竟然能说出这种无情无义的话来。

由于是家里最小的,又是男孩儿,全家人对儿子难免娇惯了些,但儿子一向是懂事儿又孝顺的,可现在……

眼看着儿子真的进了房间收拾东西,方母赵巧苗就有些慌,她悄悄推一把丈夫,示意对方赶紧拿出个办法。

方大军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儿子变成现在这个样了是他想都没有想到的,而且看儿子现在的样子,似乎除了李昕蓝的话,旁人说什么都不好使。

他的视线就移到李昕蓝身上,说实话,这女孩儿和他们家做邻居好些年了,以前,他只是觉得这女孩儿娇气了些,现在才发现,她不只是娇气,还心毒。

在儿子面前装娇弱装可怜,偏生儿子吃这一套,她这么做,就是想让他们痛苦,进而,不得不做出让步,以达成她的目的。

叹口气,方父尽量让自己语气柔和:“蓝蓝,方伯伯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很清楚你想找个什么样的,静文他不适合你,别再难为他了,行不行?”

“方伯伯,你也不信我吗?”李昕蓝眸中泪滴盈盈欲坠,“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谎言。我承认,我妈挺现实的。那个时候我不懂事儿,也就特别听我妈的话。

渐渐长大以后。我就觉得,我妈说的也不对,男人条件再好,要是不疼我,不尊重我,只把我当保姆使唤,那么,就算给我个金山银山,我也不会幸福。反之,随着他吃糠咽菜,我也是幸福的。

方伯伯,方伯母,静紫姐姐,静仪姐姐,请你们相信我,也请你们给我机会,好不好?我会和静文一起孝敬爸妈。成为两位姐姐最有力的娘家后盾!”

方静紫迅速接话:“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没必要介意我们的态度,到底怎么回事儿。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好吧。”李昕蓝叹口气,又垂下了脑袋,从一边看过去。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方静仪就撇了撇嘴,李昕蓝的妈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才把李昕蓝她爸从别人手里抢了过来。嫁给李昕蓝她爸以后,就完全变了个人。

当然,这事只有他们这个离的近的邻居才知道,别的人家看到的就是,李昕蓝她妈对李昕蓝她爸又温柔又体贴。

说白了,就是虚伪。

这个李昕蓝,和她妈是一样一样的。

而她的妹妹李昕丽,却她丁点儿都不一样,那姑娘才是真的善良懂事儿,她有时候就纳闷了,一个妈生出来的俩孩子,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方静文提着收拾好的提包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父母:“爸,妈,我先出去住了,你们做出决定以后给我个信儿。”

“静文……”赵巧苗急的一把拉住儿子,求救的看向丈夫和俩女儿,理智告诉她这会儿不应该拦着儿子,但是感情容不得她思考,看到儿子要走,她就急了。

这会儿她甚至想,就算李昕蓝要利用儿子,那就利用吧,大不了李昕蓝找到下家后再把儿子甩了,到时候儿子自然就知道谁是真心对他了。

只是,那样儿子会受到伤害,可现在这样,就不会受到伤害了吗?要是儿子就这么走了,要是李昕蓝真的愿意和儿子在一起,那他们是不是会和儿子越来越远?

或者,李昕蓝因为看清事实,知道不可能从方家沾到好处,出门就和儿子分手,而儿子又碍于面子不回家,那得遭多少罪?

各种念头冒上来,赵巧苗脑子里都快成一团浆糊了,无法思考下,说出来的话也就不经大脑:“静文,你别走,要是你愿意和蓝蓝在一起那就在一起吧,妈不拦着你了,真的不拦着你了,只要你不离开这个家,妈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你胡说什么?”方大国打断妻子,一脸严肃的看向儿子,“你妈从小就是不管对错的宠着你,事实证明,就是因为太宠你了,才让你变成了今天的样子,我和你两个姐姐的意见一致,要留下也可以,明天不准去定婚现场,以后你姐姐的事儿你也别掺合。

至于我们,除非正常的人情往来,都不会去林家沾一点儿光,儿子女儿都一样,我不可能因为你,就让你姐姐的生活受影响。

你坚持离开,我不拦着你,你想要留下来,我也不赶你,反正你妈妈身体怎么样,你都是清楚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自己做决定吧。”

方静仪嘴角抽了抽,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老妈有轻微的心脏病,弟弟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听父亲这样说了还离开,那真就是禽兽不如了。

事实证明,方静文比禽兽还是要强的,原本拉着架子要离开的他,听父亲这么说以后,手无力的垂下,包掉在地上,半晌,他面色痛苦的看向李昕蓝:“你先回家吧,等我姐出嫁以后,你再过来,这段时间,我有空就过去找你。”

“好。”李昕蓝痛快的起身,礼貌的向几人打过招呼后,才款款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方静紫不得不佩服。

才二十一岁,可是做起事儿来绝对的老练,搁一般人,这会早蹦了,可人家却能丝毫不动怒的就离开,相信平时在弟弟面前,是绝对的温柔体贴,也难怪弟弟能被拿捏住了。

“我回房了,吃饭不用叫我……”方静文转而面无表情的看向方静紫。“这段时间,我不会再和你碰面。你也知道我每天上什么班,请自觉注意一下。这样对谁都好。”

“方静文……”方静紫认真的看着他,“不管你现在恨我不恨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做为我唯一的弟弟,在我定婚的时候不能出现,要说我心里没有遗憾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方静文皱眉看着她:“不用说的那么好听,你根本就是怕我沾了你的光。才这样做的,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脸上贴一层金呢?说什么接近你是为了从你身边找到合适的,那我就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找到

了,自然就不和我在一起了,而到时候,我自然也就想明白了,对不对?”

“如果……”顿一会儿,方静紫才认真的看向弟弟。“如果她拖几年找不到合适的,又看到我对家里的照顾,坚持要嫁给你呢?

当然,她要是能嫁给你好好过日子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我最讨厌的就是只看钱只想享福的女人,我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做我的弟媳妇儿。”

“我自己就愿意找这样的,我觉得和这样的在一起开心。你凭什么拦着?”方静文一脸嘲讽的看着姐姐,“别找理由了好不好?越说越可笑!”说完。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要儿子不离家出走,赵巧苗心情立时放松了下来。这会就劝大女儿:“别和他一般见识,谁都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

他呀,从小就喜欢昕蓝,现在总算是圆了梦,自然就一门心思都在对方身上了,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也不信。

不如,就由着他,如果李昕蓝真的嫁给他,那就是他们的缘份,只要你别往家里带东西,别帮家里就行了。

其实,只要你坚持不帮家里,过一段时间自然能看出李昕蓝的真实想法儿,她这个年纪,你认为她会这么白白耗下去吗?

还有她那个功利的妈,真的会由着女儿把时间浪费在静文身上吗?咱们呀,就别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是。”

“如果真的娶了李昕蓝,你和爸的日子怎么过?”方静紫眉头紧紧的皱着,“她那个妈,能天天住在咱家给你们添堵,你们确定能受得了?”

“我说了,你别管家里,她妈绝对不会让她嫁过来的,再说了,谁鼻子底下没张嘴?到时候我就和街坊邻居们说,你嫁了好人家,家里一点光都没沾上,也说了,以后都不让家里沾光,不能给婆家添麻烦……

”说到这儿,赵巧苗脸上就有些歉意的看着大女儿,“只是这样,你就要受些委屈了,不过,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从全局来考虑,这算是个最好的办法儿,是不是?”

“你呀,就是什么都宠着他,要不是你总宠着他,用得着到这一步吗?”方大军叹口气,站起身来,“我出去转转,这心里呀,堵的慌。”

“别呀……”赵巧苗一把拉住他,“你这人有点儿心思全挂脸上了,明天女儿定婚,邻居们都知道,要是看你现在愁眉苦脸的出去,还不定怎么传呢。”

“那不正好吗?”方大军冷哼一声,“你不是刚说了嘛,让静紫背点儿黑锅,等李家断了念想再说,这样,倒省了你出去叨叨了,你不觉得这事儿我来办比你来办更有可信度吗?”

“对啊!”赵巧苗猛的一拍脑门,“我怎么没反应过来,大江,还是你脑子转的快,去吧去吧,你就阴着脸下去转。

要是邻居们见了你问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你就说,闺女还没结婚呢,心就全歪到婆家那边去了,让咱们写了保证,以后绝不准沾她婆家一点儿光。

我保证有这消息传出去,不出三天,李昕蓝和静文就得散,快去快去,再晚了,天暗下来,大家就看不清你的表情了。”

方父:“……”他只是说着玩玩的,妻子咋还当真了?

赵巧苗用力推着丈夫:“发的什么愣,快去快去!”

方大军就把视线转向大女儿,方静紫冲他点点头:“爸,我赞同妈的办法,虽然拙了点儿,却是最有效的。

如果这么拖下去,等静文感情更深以后再被李昕丽抛弃,那他受到的伤就会太重了,她不心疼静文,咱们得心疼对不对?

所以,就算是别人说我不好,我也不在意,反正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过不了多久就真相大白了,我没什么好委屈的。”

见女儿也赞同,方大军就叹口气,拉开门出去了。

不到第二天,整个小区就传开了,方家的大女儿找了个好婆家,却是丁点儿不想让娘家沾光,还逼着亲爹娘老子写了保证书……

李昕蓝的妈刘金丽自然也听到了这传言,就急急的跑回家问女儿,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李昕蓝撇撇嘴:“妈,你真信啊?让我说啊,那根本就是方家放出的烟雾弹,他们就方静文那么一个儿子,哪会舍得不管他?

方静紫要是不顾娘家,以前那几个对象也不能和她吹了,你说,她真的能狠下心来不管娘家?反正我是不信。”

“我闺女果然聪明!”刘金丽猛的一拍巴掌,瞄一眼坐椅子上拿份报纸看的丈夫,“幸亏你随妈,要是随了你爸,还不知笨成什么样儿呢。

不过闺女,就算是不能通过方静紫那边遇到可心的,也不能嫁给方静文,他呀,和你爸是一类人,太老实巴交了,一辈子没出息。

而且,你爸当时是厂子里唯一的技术员,他呢,是厂子里五个技术员中的一个,还因为旷工被领导给惦记上了,这样的人没责任心,真嫁给他,以后有的后悔。”

“妈,我知道。”李昕蓝点点头,“我又不傻,如果不是冲着他姐那边,我都懒得搭理他。”

“你们不觉得自己太过份了吗?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去利用欺骗别人,就算真的得到了,你们能做到问心无愧?”趴一边拿本书看的李昕丽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皱眉看向妈妈和姐姐,“邻里邻居的,要是真被揭穿了,以后还怎么见面?爸的脸又往哪儿搁?”

“没你的事儿,靠一边去……”刘金丽瞪一眼小女儿,“你爸还有脸吗?比他晚去的技术员都做了他的领导,他还在原地踏步,要是他知道脸面是怎么回事儿,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那是因为爸一心只想钻研技术,而不是把心思用在钻研人上,妈,要是你真找了个那样的人,会被照顾的这么好吗?”李昕丽不满的替爸爸打抱不平,“反正我认识的人中,还没有爸爸做饭做家务的呢,妈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