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我耳朵又不聋,那么大声干什么?”周蜜康皱眉看着周汉亮,“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已经成全了你,还发的什么疯?”

“团长,您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我可能担任不了师政委这个职务,但是,如果换成别的职务,想要直接协助您又有些难度,所以,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申请,给您配一名助手,还是团级的那种,好不好?”

敢情他这是想把师政委让给别人,他自己降级还跟在自己身边做助手,周蜜康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他:“你也是老兵了,听说过这种安排吗?”

“我……”周汉亮讪讪的笑着,“我这不是希望您努力一下嘛,以师长您的资历,没准上头能答应呢。再说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这么做,也是很有必要的,是不是?”

周蜜康冷哼一声:“是什么是,我给你两条路,要么,安安稳稳的做师政委,要么,调到别的地方去。”

想也不想的,周汉亮给出了选择:“那我继续做师政委。”

“到底谁让你这么不自信的?”周蜜康问道,他对此也是有些好奇的,周汉亮跟在他身边不是一年两年了,对方的性格他还是非常了解的,寻常的小事儿,绝对不会让他突然生出这种退意。

无奈,汉亮筒子就把昨晚的事儿详说了一遍,表示,他在这种事上。竟然顾此失彼,生怕以后的工作中真的也犯这种错。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也保证,他会用加倍的努力。保证不让自己犯这种错误,请师长同志一定要相信他。

“你个孬种!”周蜜康瞪他一眼,“多大点事儿,就这么瞎折腾,军队的工作和这种事有的比吗?

或者说,你以为感情的事简单啊?你以为居委会大妈好做啊?各有各的道道,你以为政委是万能的,什么都能解决了?”

周汉亮眼睛立时亮了起来:“师长,您不认为我错的太离谱?您不认为我太笨思虑不周?”

“你要是敢掉链子。我立马换了你!”训完自己上门找抽的周汉亮,师长筒子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把昨晚发生的事儿向小妻子讲述了一番。

挂断电话,初夏就坐不住了,马上就要离开了,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让刘美君名声受损。

当然,她也清楚周蜜康给她打这电话的意思,就是希望她在离开前能亲自把这事儿解决了。

看来。那家伙还是挺了解她的,这事儿要是被瞒下去,以后她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懊恼。

和婆婆请了假。又和老爹老娘请了假,初夏便在周吉萍的陪同下去了401,司机嘛。当然是二姐夫于明涛。

于明涛初七就已经正常上班了,不过。刚过完年工作不忙,他就隔两天回家一趟看看周吉萍。

今天是正好轮到他休息。就给抓壮丁了。

“二姐夫,你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还让我给占用了,真不好意思。”上了车,初夏就一个劲儿的向对方道歉,她倒是想自己开车去呢,可惜没人放心她,就算她答应带上小晶也不行。

“弟妹,你这就是把我当外人了吧?我和你二姐又不是刚谈对象的小年轻,巴不得分分钟腻在一起。

老夫老妻的了,要只我们俩待着还无聊呢,和弟妹一起出来转转,你二姐的心情还能好一些,所以,真的要说起来,也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二姐夫嘴巴是越来越甜了。”初夏笑着揽住周吉萍胳膊,“或者我应该这么说,二姐夫和二姐的感情是越来越深了,真让人羡慕。”

“再深有你和小蜜深啊?”周吉萍笑着打趣道,“小蜜虽然是我的亲弟弟,但是从小到大,我就没见他对谁那么顺着过。

他呀,我估计你让他把脑袋割下来,他也绝对不会有二话,有时候我和祥萍都妒忌的要死。

做为他的亲姐妹,从小到大都不多看我们一眼,什么事儿求着他,不是冷着脸就是木着脸,要不是遇到了弟妹,我们还以为他天生的不会笑呢。”

周吉萍这话当然是夸张了,不过,事实上周蜜康以前在家人面前也的确是这个样子,永远的冷着一张脸,谁都不爱搭理,虽然有周晓娆的原因,但根本上说,他性格还是有些纠结的。

要真这么想起来,初夏也觉得蛮有成就感的,是不是她可以自恋的觉得,是她拯救了原先的团长筒子,现在的师长筒子呢?

车子驶进401时,刚好是上午八点半,这个时候,医院还没什么人,于明辉在外面等着,初夏和周吉萍去了办公楼。

先去宋晓玉那儿打个招呼,坐了一会儿,两人才起身去找刘美君。

只有筠豆豆在,看到初夏,她并不意外,赶紧拉着对方出来,小声道:“美君请假了,说她妈妈病了,我正急着呢,老师说我们两个都请假不行,初夏,你快去看看吧,好不好?”

“好,我现在就去,有了结果我给你电话。”初夏边说边拉着周吉萍往外走。

出了门口,周吉萍却是拉住她:“初夏,你现在是孕妇,不能这么贸贸然的就跑到不熟悉的地方,去宋阿姨那儿打个电话给小蜜,让他派俩人和咱们一起去。”

“行。”初夏痛快的应了下来,她虽然觉得不会有事儿,但是周吉萍说的也有道理,要不然,真有个万一,后果绝对是她无法承担的。

电话打过去,周汉亮却告诉初夏,周蜜康已经前往401了,让她和周吉萍去院门口等着就好。

“小蜜可真够疼媳妇儿的。”打电话的时候,宋晓玉在一边,自然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就笑着打趣初夏,“这以后你去了学校,他心也得跟着飞过去了。”

当着周吉萍的面被宋晓玉这么说,初夏有些不太好意思,就找借口:“老师,你以为他是心疼我吗?那您可真就错了,他是担心他的儿子女儿受到伤害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